攻佔立法院的「曇花運動」,凸顯國民黨謀士的程度有多麼慘不忍睹

攻佔立法院的「曇花運動」,凸顯國民黨謀士的程度有多麼慘不忍睹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領袖一定要想出方法執行甚至逆轉,他們要開創一個議題吸引目光,導引政局,讓媒體和輿論跟著他們設定走向,這始方策。憲政民主體制下,政黨成立本就為了獲取席位與執政準備,這無可厚非,但就正是依上揭標準,江啟臣麾下諸謀士搞得一塌糊塗、慘不忍睹。

從結果來看,國民黨攻佔立院的行動顯然失敗,無論從決策層面或效益取向來考察都是敗局,更且收場饒有鬧劇模型初具。

當然這無疑是模仿太陽花舉措,國民黨想模仿當年他們口中那群「暴民」,藍軍企圖用較兇悍、傾勇武的抗爭來主導議題,從而希望能夠凝聚藍營向心並捲起政潮,只是這樣的東施效顰未能見效還在多處流為笑柄。

先不談吳斯懷的輪椅秀和國民黨幹部林為洲等、闖進議場卻要求要開冷氣的笑談,國民黨這號稱已籌畫兩星期的攻堅,期間許多愚蠢抉擇令人不可置信。

政黨競爭尋常與抗爭議題設定

坦率言,就政黨政治競爭來說,在野黨設定、甚至創造戰場,並用強度較高方式抗爭不必然有錯。只是今回國民黨選擇監察院人事案,聚焦曾經政治黑牢的陳菊為標的,這並不聰明。或者至少說,國民黨選擇這議題將之拉高到肢體衝突,以此為哭天搶地的政治秀場很難取得正當性,社會也不會同情。

當然何謂「正當性」這是一個法律哲學和政治哲學的極難題,要往深裡說,我們可以談到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或阿列克西(Robert Alexy)。若然明確白話說,那就是為何太陽花時攻佔立法院就有政治甚至道德正當性?而如今國民黨人同脈相習、怎麼又變成不正當了呢?

也就是說,我們怎麼證成哪些人、在什麼情狀下採取的手段獲有正當性?不論藍綠皆然,那些批評所謂「暴民」的人,會不會自己陷入雙重標準危機?

「Habermas難題」艱深且甚難跟進,這涉及「客觀正確性」鑄成,三言兩語難盡。不過如若我們把情況推到極致,例如蔣家威權時期仍未全面改選的台灣國會,時少數派議員運用強度較高手段抗爭,這在我看來就有比較高的正當性。再如涉及種族、女權等命題,關涉人民言論集會出版等基本權也然,此時人民或少數黨便有比較大空間揭竿對抗,今日香港就是個好例子。

延此而論,如若抗爭目標是為了達成「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這樣讓人民意志可以直接貫穿政府權力的民主價值,那麼反抗者立基的正當性基礎就更深厚。那又為何如此正當性更深厚呢?本文以為係因民主體制雖不完美,但這是人類歷史發展至今所能想見最優瑰寶,這難得瑰寶背後意義彰顯直指人民聚集自我意志決定政府誰屬、而國家權力所至正因為人民這份授權。所以凡是從根本上欲剷除或敵對民主體制的,則人民或國會議員都能用逸脫體制範疇的手段對付之。

國民黨立委占據議場抗議 發生推擠(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決策時點和方法論都堪稱失敗

暫且繞過正當性、回到純然決策。國民黨今回選擇出手時點過於刻意、我以為是首要大傷。蓋監察院審查流程並非鑲嵌國家民主體制存亡或一般所稱「大是大非」,國民黨這番硬是要擋,明白地和政治情勢與政黨利益有關。

直白地說,國民黨新逢總統敗選和罷免慘輸,政黨聲勢直直落下路人皆知。垓下兵圍的藍軍人人心急不難想見,他們此刻想的是高雄市長補選、是立委自己選區捍衛、還有台中紅派少主還沒坐穩的主席大位。

故而國民黨領袖一定要想出方法執行甚至逆轉,他們要開創一個議題吸引目光,導引政局,讓媒體和輿論跟著他們設定走向,這始方策。憲政民主體制下,政黨成立本就為了獲取席位與執政準備,這無可厚非,但就正是依上揭標準,江啟臣麾下諸謀士搞得一塌糊塗、慘不忍睹。

就設定議題,這本非國民黨人擅長戰場,連勝文前些日子提到的很多藍黨不分區議員「不開記者會」、「民眾叫不出名字」這是一個事實,而且這情況同樣適用不少藍軍區域立委。再又趙少康等一再批評地、國民黨不夠強悍沒有鬥爭準備,我以為這也是精確觀察。

只是可悲的是,想要改變、想要兇悍動起來的藍軍學不會當年民進黨街頭那套,或許這和部分藍血人骨子裡自命特質與形象有關。想來國民黨就是個執政成效不彰,但當在野黨也無法找出正確議題和方法有效監督的失敗聚集。若然真要簡短談談原因,除了上揭藍血人傳統性格,國民黨始終無法認清「親中」在台灣主流民意已失去市場,這是主因。

光就結果論也是失敗的操作慘劇

實務政治操作往往不從開端的「正當性」論斷,這是當然。惟光就結果論而言的效益取向,這場鬧劇無法引從藍軍原本想要效果,得不到政治利益。也就是對他們心裡所想、馬上到來的高雄市長選舉是莫大傷害,這點光從李眉蓁公開劃清就能明瞭。

不是一定要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但從謀略發想、執行徹底到細微的發言控管,國民黨的表現都在在暈成明日黃花。國民黨沒有能力帶領風潮,更絕無辦法點火太陽花那樣地年輕世代,有的只是揮舞國旗身形佝僂的鄉音老兵,如此百年政黨聞之令人喟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