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迷們請聽我說,為什麼我們該拒絕免費送上門的音樂?

樂迷們請聽我說,為什麼我們該拒絕免費送上門的音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歌迷,你可以做的就是花錢聽你想要的音樂,真正與它產生連結,也許你無法花錢買一張張唱片,但至少你要拒絕Freemium!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無限期支持實體唱片

各位知道嗎,台灣串流音樂龍頭KKBOX即將要推出「Freemium」的服務,這無疑是為多年來已經惡化的音樂產業再火上加油。

Freemium是什麼?就像現在Spotify的免費會員,聽歌不用錢但當中會穿插廣告。對於使用者當然很爽很開心,但大家有沒有想過,那這些數位音樂平台、提供歌曲的唱片公司、版權公司、歌手、詞曲作者、編曲製作人、樂手…他們要怎麼賺錢?

相信有些人知道,在Freemium的模式下,平台是靠著廣告收入盈利,在將所得拆分給提供歌曲與版權的公司及個人。但是這當中的問題是,平台並無法保證廣告的收益,而且如今串流音樂當道,實體唱片消亡,這些以音樂為名的科技公司,挾持了音樂人的命脈,要你生要你死都可以。當串流音樂成為主流,平台說他要拿99%,分給你1%,你敢說不嗎?你有本錢抵制嗎?

串流平台塑造的假象是:你不用花一毛錢就可以在這裡聽到全世界的音樂,但是攤開他們的報表,九成以上的音樂根本依然乏人問津。不懂得看書的人,把他丟到全世界最大的圖書館,他也不會就變得會看書。就好像連鎖便利商店壟斷了零售業,向有意販賣商品的公司索取上架費,然後全世界都賣一樣的無聊的東西;或者是原本攸關人民居住權利的房屋,被不肖建商炒了數十年,壓迫一般希望安居樂業的平民。

為什麼我們常苦笑說現在藝人發專輯像名片?肇因於數位時代,而串流音樂更是惡上加惡,因為他們直接要把音樂的價值變成零。當音樂價值變成零的時候,請問音樂工作者該如何賺錢過活?有人會說他們可以靠商演吃飯,靠接廣告吃飯,但那些幕後工作人員呢?詞曲作者難道能上台演唱或是接廣告嗎?

你能想像自己辛苦做出來的產品,被人拿去當營運資產,卻不給你一毛錢,反而跟你說,如果我們有賺錢再分你。拜託,借錢給人也是要收利息的吧。如果你進到一家全聯或小七,架上的東西通通不用錢,商品提供者只能靠全聯或小七收到的廣告費拆分,這不是超級荒謬嗎?最後有賺錢有前景的是誰?不就是全聯小七以及那些出得起廣告費的大公司?

現在的串流月費已經非常低了。假設一家平台擁有百萬付費會員,月費149元,每天每個人平均聽四小時音樂(約64首),那麼每個人聽一首歌所支付的費用是149 * 1000000 / 64 * 30 * 1000000 = 0.0776元,然後這0.0776元要分給平台、唱片公司、版權公司,再往下分給詞曲作者等等,請問一人能拿多少錢?

這還只是個粗略的計算而已呢。而付費又有什麼前景?每個人最多就是付149元,市場終會飽和,到了所有人都付了149元的那一天,還要怎麼玩下去呢?

信不信由你,比起沒串流有盜版的年代,在有串流沒盜版的年代音樂是更沒價值的。起碼在從前,你必須花時間去找種子,找盜版商,花時間整理你的音檔或燒錄片;現在呢,你只要上網打打字就解決了,還不用付錢花任何時間。人與音樂的關係是疏離的,因為你沒有為它花過一分力氣,你沒有嘗過在唱片行找到一張苦尋多年的專輯的歡喜。當音樂跟自來水一樣開了就有,你哪會去珍惜呢?

說真的串流音樂跟本專頁沒有關係,有關係的是它傷害了我們珍愛的音樂、以及幕後辛苦的音樂工作者。我們再也很難買到想要的專輯,因為現在唱片市場縮水唱片公司不敢引進;我們親眼見證大眾對於音樂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翻轉;加上唱片公司的預算也逐年下降,製作人又能怎樣做出好音樂?

我們來看看KKBOX為什麼要來搞Freemium。他們的其中一個說法是「為了擴大用戶,提高付費會員數」,但是你推出免費方案,怎麼會有人還想要對付費買單呢?而KKBOX自己提供的數據也顯示,近四成退租的付費會員的退租原因是「Freemium就夠用了」。這還不夠荒謬嗎?

KKBOX執行長去年表示「我們其實不用拯救音樂產業」,這當中的驕傲自大彰顯無疑。音樂產業為何自甘被「根本不屑你是生是死」的公司牽著走?請唱片公司仔細想想,你們為了宣傳、為了先前對串流音樂公司的投資而墮落至此,實際上是自尋死路!創作人要聯合起來拒絕串流平台的要脅,藝人樂手製作人編曲人都應該要站在同一線,因為你們的付出本就該有價!

而歌迷,你可以做的就是花錢聽你想要的音樂,真正與它產生連結,也許你無法花錢買一張張唱片,但至少你要拒絕Freemiu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繼Taylor Swift退出Spotify之後,日前冰島歌手Björk也表示「我花了兩三年的心力在上面,然後這張專輯突然就免費了。」Björk表示她在意的不是錢,而是聽眾是否尊重藝人的技藝,以及他們為專輯付出的努力。

如果所謂科技或時代進步帶來的是惡果,我們必須擁有這樣的勇氣說「我們不要這樣的時代!」

本文獲無限期支持實體唱片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