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背景的TikTok成新興政治輿論平台,將如何影響美國大選?

中資背景的TikTok成新興政治輿論平台,將如何影響美國大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場疫情的推波助瀾下,吸引年輕族群的抖音國際版TikTok已經成為了不可忽略的政治輿論平台,並協助推動了年輕人的民主參與,不過TikTok的傳播方式能否提升民主參與的品質?以及TikTok的中國背景是否能讓他在美中對抗中扎根美國?都是當前必須面對的問題。

中國社群軟體「抖音」的國際版TikTok爭議層出不窮,但仍受到民眾喜愛,而且縱使TikTok透過禁止刊登競選廣告等方式與政治議題脫鉤,但該軟體還是對美國政治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日前川普(港譯「特朗普」)總統在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杜爾莎(Tulsa)市的造勢活動,到場人數不盡理想,先前預告盛況空前的10萬名報名者,實際現場卻有1萬9000個座位未坐滿,川普執政團隊在事後施壓競選總幹事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然而一群TikTok上的年輕韓團粉絲,隨後承認是他們藉由假購票來製造如此的窘境。

與此同時,仍在美國各地發酵的種族平權運動,透過了TikTok傳播、號召、動員示威人士,光示威口號「blacklivesmatter」的標籤內容就有高達144億的觀看次數。六月初,在TikTok的網友們發現高留言量能帶動提升觀看次數後,便在一則看似維吉尼亞州(Virginia)列治文市(Richmond)警察,對遭捕示威者吐口水的影片下方大量留言「為了演算法」(for the algorithm),讓該影片迅速在TikTok瘋傳,最終促使列治文市警局釋出慢動作畫面澄清該警察是吐口水於草地而非示威者。

繼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後,TikTok也加入了影響政治生態、帶動輿論的社群平台。

TikTok:不可忽略的新興政治輿論平台

根據數位媒體調查機構Sensor Tower的數據,今(2020)年四月,TikTok營業額排名全球第一,高達7800萬美元,其中有8.2%營收來自美國。就下載數來看,美國是在中國與印度後,擁有最高Tiktok下載量的國家,高達1.65億次,Sensor Tower就指出,由於人們防疫期間大多留在家中,因此透過短片進行社交的TikTok,就成了避免外出時和外界接軌的方式,這也讓TikTok在短時間創下驚人的下載量。

根據路透社報導,60%的美國TikTok使用者年齡介於16-24歲之間,因此TikTok對美國年輕人的輿論和政治信仰價值有格外重大的影響力。TikTok同時是自由派和保守派人士傳播理念的工具,著名的自由派帳號gabikatharina有超過22萬的追蹤人數,而保守派的「保守屋」(Conservative Hype House,Hype house是讓TikTok內容創作者聚集、開發影片內容的豪宅)則是TikTok上最大的政治專頁,有高達110萬的粉絲。

雖然TikTok還尚未成為政治人物們傳達訊息的主要場域,但不難想像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政治人物使用TikTok拉近與年輕人間的距離。今年四月,美國芝加哥市長萊特富特(Lori Lightfoot)就透過TikToK拍攝跳舞影片,宣布所有芝加哥高中畢業生將舉辦視訊畢業典禮。

美國青年在過去多場選舉中投票率皆相當低,2016年美國所有大大小小的選舉中,僅有43%的18-29歲民眾參與投票,受到年輕人高度支持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在今年三月落選時遺憾表示,實在很難動員年輕族群投票。但若將時間軸拉長來看,並比較過去的綜合選舉黨內初選數據,年輕選民的投票率確實有逐漸上升的趨勢,而聚集了年輕人的TikTok能否協助推動年輕人的投票率,今年十一月的總統大選就是一大測驗。

不過,雖然聚集眾多年輕人的TikTok能夠推動年輕人的民主參與,但就如同其他社群媒體一樣,在大數據的推播下,使用者僅接收到與自己想法相同的訊息,恐怕使得同溫層固化,導致社會不同聲音的團體更難以溝通、相互了解,擴大社會的分裂。

此外,僅15秒的短片也難以傳達深入且具有結構脈絡的內容,因此縱使民主參與度提高,民主參與的品質能否一併提升,恐怕令人擔憂,但TikTok最大的疑慮仍是其公司的中國背景。

RTX7APO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ikTok抖音的中國疑慮

TikTok對美國政治起到了重大的影響作用,然而TikTok能否在美國繼續使用,仍是個問號。TikTok極力撇清和抖音的關係,但隨著中國科技公司連連爆出資安以及言論審查問題,外界對TikToK的疑慮絲毫未減。

去(2019)年十一月,美國聯邦政府「外國在美投資委員會」(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就針對了兩年前中國「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收購美國社群平台Musical.ly並創建TikTok的交易案,進行國家安全審查,今年一月以色列網路安全公司Check Point報告又指出,TikTok存在嚴重的安全漏洞,駭客可以利用漏洞竊取用戶數據。

三月時,不僅FBI網路部門官員華勒斯(Clyde Wallace)表示:「Tiktok就是其中一個民眾不了解,但基本上就是由國家所控制的應用程式」,專門調查政府濫權的美國新聞網《The Intercept》更取得了一份內部資料,發現TikTok會言論審查使用者直播內容,凡被認定傷害中國「國家榮譽」的內容一律被禁止。

目前美國軍方運輸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TSA)已禁止內部使用TikTok,而就在六月二十八日,擁有全球第二大下載量的印度也對TikTok等多個中國應用程式發布了禁令,美國目前尚未傳出有禁用TikTok的消息,但已有多位國會議員對TikTok提出質疑,若美中矛盾在貿易戰和疫情卸責下加深,不難想像TikTok將繼中興和華為,成為美中對抗的下一個重要角色。

不過屆時跳出來反對的民眾,恐怕遠超過反對對中興、華為制裁的人數,且多會以年輕人為主,而為了年輕選票,政治人物們會不會對TikTok開刀,就值得外界持續觀察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