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展覽:專訪台師大藝術史研究所副教授蔡家丘

《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展覽:專訪台師大藝術史研究所副教授蔡家丘
Photo Credit: 楊淳嫻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穿梭時空回到19世紀末,跟隨西鄉孤月的腳步從東京到台灣,再快閃到2020年的當下一同解密他來台取材的創作《臺灣風景》。

文:漫遊藝術史編輯部

蔡家丘老師任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研究所,他長期關注台灣與近代東亞美術史中的旅遊議題,也向漫遊者導覽了當中不少的風景。

最近老師在文章〈【不朽的青春】南國陽光普照—西鄉孤月的末日之旅〉中,帶著各位穿梭時空回到19世紀末,跟隨西鄉孤月的腳步從東京到台灣,再快閃到2020年的當下一同解密他來台取材的創作《臺灣風景》。

這件作品將在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今年十月推出的展覽《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中與大家見面,我們也迫不及待地詢問老師關於展覽的細節。

  • Q1:請問老師為什麼展覽題目要說「台灣美術『再發現』」?又要怎麼「再發現」呢?

這個展覽最初來自顏娟英老師的研究計畫,在福祿文化基金會的支持下,顏老師帶領我們幾位研究台灣美術史的老師組成團隊,一起調查散落在美術館以外各處的台灣美術作品;展覽由林曼麗老師率領的北師美術館精心策畫,將研究成果介紹給大家。

目前大家知道的台灣美術作品,大多是公立美術館透過購藏或者受贈而來。同時也有一些作品是由藝術家家屬與收藏家保存至今,或是尚庫藏在非美術館的公家單位,它們沒有太多機會藉由展覽被大家認識。調查訪問過程中,策展團隊也從中得知更多線索,進一步再發現其他作品。

台灣天氣比較潮濕,無論是油畫或紙絹作品在保存上需要良好的溫溼度控管,有些行有餘力的藝術家家屬與藏家有辦法給予作品適合的保存環境,但研究團隊也曾在調查過程中遇到狀況不佳需要搶救的作品,這時候我們會轉介專業的修復老師。

參與展覽前端作業的調查過程中,研究團隊希望做到的就是一方面協助保存作品,另一方面也透過研究,挖掘它們的意義。所以對作品的調查、修復其面貌、認識其意義,從這幾個方面來說都是一種「再發現」吧,這也是作為研究人員所能陪伴作品的一種方式。

5-3
Photo Credit: 楊淳嫻攝影
郭江宋老師(左一)向團隊與公視《藝術很有事》製作人徐蘊康女士(右一)說明鹽月桃甫作品修復。
  • Q2:那「不朽的青春」與這些再發現的作品之間有什麼聯結呢?

展覽標題「不朽的青春」的概念,出自黃土水1922年在雜誌《東洋》發表的文章〈出生於臺灣〉。黃土水認為儘管生命短暫,藝術創作與精神卻能不朽,尤其當時人的平均壽命並不長,藝術家更要把握青春,投入生命進行創作。

20歲左右的同學們若在當年,壽命說不定也已經接近一半,會怎麼思考自己的人生呢?研究團隊的我們其實是很有感觸的,而黃土水在文章中所展現身為台灣現代藝術家的自覺,我們也覺得深具時代意義。

因此《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中展出的作品,為了讓觀眾能夠更完整的體會台灣藝術家投注生命的不朽精神,我們從調查成果中精選出,不局限於藝術家年輕時的創作,同時也有少部分展品是公立美術館的館藏,取得平衡。

3-3
Photo Credit: 蔡家丘攝影
鈴木惠可博士(左一)說明黃土水少女胸像歷史與取名「久子」由來。左二起林曼麗老師、森純一老師、太平國小徐昀霖校長。
  • Q3:面對這些再發現的新作品,老師需要特別的新方法才能研究它們嗎?

比起使用嶄新的研究方法或者理論,我們想做的是回到作品本身,讓它們當時的脈絡更加清晰。這跟我們這次在研究過程中所引述的文獻有點相似,那些檔案都不是新的,它一直都在那裡,只是重新被我們看見了。

研究團隊的每位老師都非常地認真,撰寫展覽圖錄的時候,除了說明藝術家與創作年份並描述畫面,我們更會進一步考察作品的意義。每位老師多多少少擁有各自關懷的議題,遇到相關的作品也很樂在其中。過程就是,一邊擔心圖錄字數有限,一邊又忍不住越寫越多(笑)。

我個人偏心地希望這個展覽是很「藝術史」的,期待能讓大家對台灣美術史有多元豐富的認識,因此展覽特別安排了一個區域呈現相關的文獻檔案。雖然現在策展常會以開放性的方式,讓觀眾去自由闡述作品的其他面向,不過我們更希望先交代作品最初的歷史脈絡,為後續的那些可能性做好奠基。

4-2
Photo Credit: 蔡家丘攝影
與北師美術館展覽統籌王若璇女士(右二)討論文獻展示規劃。
  • Q4:老師在展覽籌備過程中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我想印象深刻的事情是與公視節目《藝術很有事》的合作,節目製作人徐蘊康女士得知了這個展覽計畫以後,就全程記錄著我們到各地拜訪家屬、藏家,以及一些公家單位的過程。節目預計在十月播出,由於拍攝團隊既專業又保持獨立性,所以我也很期待最後的節目呈現。

不過最讓人感到意外的應該就是疫情了。由於展覽原訂於三月開幕,北師美術館作為策展方必須費心調整已經安排好的行程,相關合約也需要協調日期。研究端相對受到的影響比較少,不過這也讓人更強烈的意識到,這個展覽真的非常感謝能有各方的支持,像是後來顏水龍的家屬便親自將作品帶回台灣。

2-5
Photo Credit: 張閔俞攝影
公視《藝術很有事》訪談顏娟英老師。
  • Q5:目前老師在漫遊藝術史與大家介紹了西鄉孤月的作品,這件作品也是「再發現」的嗎?這個部分與展覽有什麼聯結呢?

如果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的話,其實「再發現」反映的是「被遺忘」。比如以西鄉孤月的《臺灣風景》來說,其實我們一直都知道日本美術館收藏著這件作品,但它卻因為處在台灣與日本兩國美術史界關懷議題的邊界,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被完整的研究;我之後也會在漫遊藝術史發表另一篇文章,透過藝術家山崎省三作品的再發現過程,跟大家聊聊這個「被遺忘」的議題。

而這些日本人畫家來台的見聞與創作,將會集結成展覽其中之一的子題「旅人之眼」跟大家分享。那時候日本人來台灣旅遊,一方面是來尋覓當時蔚為流行的「南國畫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台灣作為殖民地有日本人社群,旅行起來不但較為安心,甚至也可以在路途中賣起畫來籌措旅費。

e59c962-e8a5bfe983b7e5ada4e69c88_e58fb0e
Photo Credit: 西鄉孤月,《台灣風景》1912,42.0 x 118.0cm,絹本著色,松本市美術館。《西鄉孤月生誕135年記念展 孤月甦る》,圖版93
  • Q6:說起來老師從碩士時期就開始關注台灣美術史中的旅行議題了,感覺那是老師研究路途上一個很紮實的起點。請問要怎麼樣寫出不會後悔的論文呢?

其實現在回頭看自己的碩士論文,也會看見許多不成熟的地方。不過我也會跟學生這麼分享:現在作為碩士生,那就去做現階段能夠做到的事情,只要尊重研究對象並盡力地去寫就好了。如果未來回頭能看見現在的不足,反而表示自己有所成長,值得高興,不是嗎?

本文獲漫遊藝術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