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佛洛伊德事件看「警察績效制度」:一旦要求警察「積極執法」,被開刀的就會是這些族群

從佛洛伊德事件看「警察績效制度」:一旦要求警察「積極執法」,被開刀的就會是這些族群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警察政策討論到最後,其實就是「強勢執法」這個概念的各種版本,而目標值制度造成的各種狀況,則是赤裸地呈現這個思維的問題。

文:蕭仁豪(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理事)

5月25日的佛洛伊德案再度引爆美國社會與美國警察間的緊張關係,隨著行動的激化,對於到底美國警察有沒有種族歧視、相關議題中的美國警察工會、警察勞權行動狀況之間的糾葛的問題又再起討論,甚至關於在政治上是否涉及兩黨或甚至國外勢力操作也議論紛紛。

對於這個長久以來的問題,筆者認為單就個案其實很難做出討論,而實際上「一個種族歧視的警察殺了一個少數族裔」這種鮮明的個案問題,反而是非常罕見,「不帶有明顯偏見的警察造成執法爭議」的狀況才是常見的,而對於這個事件的政治面猜測,只能說不論如何揣度各方勢力的操作、誰有操作誰怎麼操作,最終也只是淪為打高空而徒做虛功,無法進入問題本身。

故筆者選擇從近年來被認為跟警察濫權有關的「警察績效制度」展開,從警察內部的系統性的角度,來探討美國警察與種族問題的關係,縱觀「績效」這樣看似中性的管理工具,放在警察體系中產生了什麼樣的狀況,而也藉此側面去觀察美國警察的歧視執法議題。

美國警察「績效問題」的不同面貌

所謂的「績效」,在一般的討論上,是一項管理工具,目的在於鑒衡一個組織的運作效能跟工作成效、評量每個工作人員的工作能力與能力向度,最常見的名詞便是所謂的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簡稱KPI)。績效或KPI在本質是中性的管理工具,隨著近代的行政管理學,公司管理方法被引進政府部門管理而普遍應用。

但是如果要以整個美國警察制度的演進與研究來說,中文的「警察績效」這個詞實際上是不正確的用詞,因為我們台灣警察稱為「績效」的東西,在美國警察制度討論中,實際上分為兩個類型:

  • 第一種是「performance measurement」,直接翻譯意思大概是「對於表現的評測」,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各種管理工具如KPI的應用,對於警察人員的個人,或警察機關的工作能力的整體評量工具。
  • 第二種則是「quota system」,直接翻譯就是「配額系統」、「目標值系統」,或者是常見的白話是「扣打」,是「訂定一個明確的達成目標,不論是數量上的目標值,或比例上的目標值」的制度。

在「quota system」的部分,就凸顯台灣與美國對於警察制度的認知是非常不同的,在台灣,普遍不會認為警察訂定一個達成目標是有問題的,但是在美國而言就不同了,美國社會對於「警察有一個執法的目標值」非常忌諱,最早在1981年就有州直接立法禁止這種目標值制度。

因為在美國認為,執法就是執法,不應該有特定的目標值,所以有很多的網路上文章是在質疑美國警察到底有沒有這種制度,以及一直有法律上的爭論,討論這種制度到底有沒有違憲的問題,在近年來的關於美國警察濫權的實證研究中,目標值制度也被視為一個影響要素。美國警察也常一再保證沒有這個制度,而實際狀況則是很多警察局會私下做、私下要求,而一旦被吹哨、被發現就會被視為醜聞。

而也影響到了對於「performance measurement」的部分。有組織就會需要管理,有這種制度就自然比較沒有爭議,但是因為對於quota system的態度不同,美國警察不能直接用「查緝數字」決定升遷,所以就會以其他的各式指標或能力去評估,而台灣警察會因為可以看查緝數字,所以其他部分的能力評估就會相對比較簡略或不重視。

而從全觀的角度來說,為什麼需要去分出這兩種概念?以交通問題為例,假設一個城市的警察局年年都可以開出很多的交通罰單,甚至越開越多,表面上固然可說這代表這個警察局的人員很積極在查緝,是「好警察」,甚至某角度可以解釋為「這個城市的地方政府很重視交通問題」;但是這個「好」的實際上反而代表了「不好」,一個城市會出現這麼多的交通違規可以讓警察開單,實際上說明的反而是「這個城市的交通規劃有問題」,這就是為甚麼管理上不應該混淆這兩個面向,因為那會造成「不好的被解釋為好的」,也會造成問題被轉移焦點,變成「一旦有交通問題,警察開單都能解決」的奇怪認知,而如果在內部管理也這樣混淆的話,最後整個組織的運作就會往錯誤的方向前進。

shutterstock_10959302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police quota」與美國警察執法問題的法律爭論

在法律上關於「police quota」的爭論,主要會主張「這個制度是否造成警察的執法不正當」,特別是「盤查、攔停、逮捕」等階段,美國警察與台灣警察法規的規範原則類似,警察人員需要基於「合理懷疑」發動盤查、基於「相當理由」發動拘捕(這部分相對台灣有些許不同),裡面都涉及高度主觀的判斷成分。

理想上,警察形成這些判斷的時候,應該是基於中性的現場狀況去研判,也就是到底對象涉及犯罪行為的可能性有多大,而如果警察在執法的時候考慮目標值的問題,那就會變成警察考量了不應該考慮的部分,而這就可能會造成警察在執法判斷上的偏頗。

目標值制度的問題跟爭議,其實早於1982年就已經在芝加哥就有被提起過,當時的芝加哥市法規有一個模糊空間,讓警察會空泛的主張有擾亂秩序的行為就可以拘捕,而當時為了凸顯執法決心,芝加哥市的逮捕數字陡增,而且數字上呈現針對少數族裔的狀況,被認為只是為了凸顯警察有執法能力,為了逮捕而逮捕,這無異於只為了目標值做事,而這樣的做法也被認為只是增加社群間的緊張。

目標值制度的法律上問題,第一個立法禁止績效制度的州是賓州,在1981年就有的立法,但在早期普遍各州沒有這樣的法規,所以美國法院態度通常是帶有些許疑慮但保守,基本上不直接否定這種目標值制度的存在,如美國第四巡迴法院2002年的Gravitte v. North Carolina Div. of Motor Vehicles案,這案中當事人主張警察是為了達成最低目標值要求才攔查,所以不正當。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