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咖啡、情緒的化學效應》:人類喜歡親親抱抱,原來是因為催產素荷爾蒙

《手機、咖啡、情緒的化學效應》:人類喜歡親親抱抱,原來是因為催產素荷爾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小鹿亂撞感的「始作俑者」一點也不浪漫。這和每天早上讓我捉狂的鬧鐘聲音一樣,都來自於人類的「打或跑反應機制」。

文:阮津玫博士

愛情與化學

我們一邊切著菜,一邊熱烈討論著究竟應該什麼時候使用牙線。刷牙前?還是刷牙後?突然汀娜的手機收到訊息,叮叮噹噹地響了起來。原來汀娜的追求者喬納斯一口氣傳來六個訊息。緊張大師寫的訊息全是最短的字彙,看不到任何標點符號或段落:

「嗨!」

「吶!」

「還在實驗室?」

「我可以煮晚餐。」

「來我家嗎?」

「去接妳?」

汀娜緊張地看著我。

我對汀娜說:「幹嘛看我?」大笑說:「又是牙膏惹的禍!」

汀娜也笑了:「不完全啦!牙膏只是開始……我和他的化學不對盤啦!」

汀娜語帶雙關,弄得我們大笑了起來。

她嘆了口氣說:「我去打個電話。」接著走出廚房。

愛情的化學機制

我認為「化學對不對盤」這句話相當有趣,是口語中關於化學的最正面說法。「愛情就是一種化學反應!」不論別人怎麼想,愛情之於我,等於化學反應加上科學研究。哈哈,這樣的想法會扼殺愛情羅曼蒂克的感覺嗎?我認為不會,原因在於:用科學看世界,並不會削減宇宙萬象的魅力。

美國物理學家暨諾貝爾獎得主理察.費曼(Richard Feynman)在接受專訪時完美地肯定了這項觀點:

有位藝術家朋友偶爾會和我意見相左。某次,他捻起一朵花說:「很美吧?」我表示贊同。他繼續說:「藝術家看見花朵的美麗,但科學家卻將美感拆解,讓它變得既空洞又悲慘。」

我認為,這位朋友的頭腦壞了。(…)我能感受到花朵之美。同時,所見更多。我能想像花朵中的細胞與細胞間互動之美。花朵之美不僅止於實體,更在於其細微的面向、內在結構與生化作用過程。

花朵演化顏色以吸引昆蟲傳播花粉,這件事很有趣,因為這表示昆蟲能夠看見顏色。這引導出另一個問題:昆蟲具有審美觀嗎?為何審美?科學知識只會加深我們對花朵的讚嘆、神祕與敬畏。只會發人深思,而非掠奪諸象之美。

費曼大師這席話一語道破所有科學研究者的內心想法。或許讀者們並不在科學領域裡工作,但我衷心希望大家能夠慢慢感同費曼教授的信念,更加仔細靜觀萬事萬物,讓大千世界變得更為繽紛有趣。

再者,科學研究之美或許並不在於解開事實謎團,而在於追尋答案的旅程。例如,關於愛情的多面向研究並非一蹴可幾,目前所知有限。從科學的角度去解開愛情、情緒與人際互動之謎,不是很浪漫嗎?

雖然沒有經過研究,但我敢打包票:我和馬修的愛情化學關係很麻吉,或許因為我們都是唸化學。哈哈!我倆牽手迄今已經十個年頭,早就是老夫老妻。但當我疲憊返家後聽見他的開門聲,或當他去或車站接我下班時,這聽起來或許有點俗氣,一見到他,我心裡就開始小鹿亂撞。但事實上小鹿亂撞感的「始作俑者」一點也不浪漫。這和每天早上讓我捉狂的鬧鐘聲音一樣,都來自於人類的「打或跑反應機制」。

大家別誤會!愛情的化學機制雖然和面對壓力的打或跑反應一樣,卻不表示:我一看見馬修,就想狠狠揍他或溜得遠遠的。如果這是你面對伴侶的心態,那麼還是盡早分手吧。戀愛的時候,我們會正向解讀身體的壓力反應。戀愛時不只心臟怦怦跳,體內的皮質醇(Cortisol)分泌量也會提高。

之前我們學過皮質醇被稱為「壓力荷爾蒙」,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認識皮質醇的另一面。就是它,讓我們心裡出現小鹿亂撞的感覺。所以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將皮質醇改名為「愛情荷爾蒙」呢?

這個科學小常識也可以用來解釋「鎂光燈恐懼症」。站在舞台上或面對陌生人演講時的恐懼,同樣也源自於「打或跑反應」。然而熱愛舞台者不但不想逃,反而覺得心花朵朵開。這和熱戀期體內的化學反應是一模一樣的。

「打或跑」的當下情況或許不同,但意義相同。演講時最重要的焦點就是集中精神演講。同樣的,在面對猛獸的當下,注意力也必須集中在猛獸身上,亦即身體不必去執行在那個當下不重要的功能,例如可以稍後再執行消化等功能。

血液避開胃而流至他處,面對壓力的人認為這是飢餓感;但熱戀中男女卻覺得:只要愛情,沒有麵包也可以,肚子餓沒關係。工作一整天之後再看見老公時,我的身體會說:「別管其他的,吃飯消化都可以等,現在就專心凝視意中人吧!」

擁抱的防疫力

我們日復一日頂著高壓辛苦工作,生活當中的人生至幸不就在於溫暖的擁抱以及情感支持的力量嗎?前幾年馬路上興起「免費擁抱運動」(Free Hugs),透過擁抱向陌生人傳遞溫暖。這項活動的確帶來許多燦爛的笑容以及真真實實的喜悅,是個相當有趣的現象。

擁抱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匹茲堡卡內基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們招募了400多名參與者進行相關研究,分為三大步驟:

  • 研究步驟一:詢問研究參與者之社交圈(真實世界裡的親朋好友,不是網路上的社交圈)以及日常生活中的情緒支持。是否有朋友?是否和朋友共同做一些事情?是否認為自己被社會隔絕在外?擔心害怕時,有沒有值得信賴的人?
  • 研究步驟二:每天晚上詢問研究參與者,當天是否與他人起衝突?是否與人擁抱?(此步驟進行兩週)。
  • 研究步驟三:研究參與者被病毒感染並隔離觀察!

以心理學研究而言,步驟三的介入程度頗高。相對的,其結果顯得更加有趣。與人發生衝突可能形成壓力(負面的壓力,並非怦然心動的感覺),壓力可能造成免疫功能低下。例如人在工作壓力大時容易感冒。

研究結果發現:不論在過去兩週內與人發生衝突的次數多寡,社交圈後盾強大且擁有良好情緒支持者,罹患病毒型感冒的機率比較低。過去兩週內被擁抱的次數越多者,越不容易被傳染感冒。啊!這樣的結果表示:擁抱有助於預防感冒嗎?關於此議題,目前仍有待進一步的研究。我先說說自己的經驗。

我自己挺喜歡親親抱抱的。可能來自媽媽的遺傳,或因為媽媽在我童年時期常常給我愛的抱抱。雖然我現在長大成人了,還是和父母常有肢體上的親暱動作。12歲的時候,我和家人第一次去越南探望外婆。經過長時間的飛行以及顛簸的巴士轉乘,我們才在夜色昏黑時疲憊地抵達。

一下車,我們就被許多親戚團團圍住,他(她)們欣喜若狂地笑著、哭著、擁我入懷、親吻我的額頭,完全不想放開我,對於當時剛剛是青少女的我真的有點小尷尬。但我想,這就是家族血脈與傳統。

大學時代學到催產素(Oxytocin)的時候才恍然大悟地瞭解:人類喜歡親親抱抱,原來是因為這個與分娩及哺乳有關的荷爾蒙。催產素有助於加強子宮肌肉收縮,因此它在古希臘文裡蘊含著「迅速生產」的意思。此外,它亦可強化母嬰緊密的情感連結。不僅如此,情侶接吻的時候也會促進大腦分泌催產素,讓兩人感情與愛情升溫。因此,催產素也被冠上「愛情荷爾蒙」的美名。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