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盤算太多,以至於想幫助香港也捉襟見肘

日本政治盤算太多,以至於想幫助香港也捉襟見肘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對於日本來說,要談幫助香港等或許還太早。不過面對緊接而來的G7高峰會,會許是日本可以發揮自身影響力的時刻。

從憂慮到遺憾

《港區國安法》在6月30日於北京「全員一致」的順利通過下,幾乎已經注定香港的一國兩制進入死局。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艱難時刻,各國忙於自己國內疫情,對於香港事務只能用嚴肅外交辭令表達,包括歐美各國在內,紛紛對國安法的通過表示譴責。

不過中國的鄰國日本,依舊是官房長官菅義偉在30日的記者會上重複既有語調表示:「不只國際社會與香港市民對此有強烈擔憂,我們對於該法的制定感到相當遺憾。」先前在5月28日時,日本外交部曾對制定《港區國安法》一事表達「深深憂慮」,一個月下來,從「憂慮」變成「遺憾」,對於中方的措辭只是稍微轉硬一些。

日本外交大臣茂木敏充則是在30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在香港的日本僑民約有2萬6000人,還有超過1400間日資企業在當地活動,香港是日本極為重要的經濟夥伴。茂木擔憂地說:「保有香港的一國兩制,對日本與香港間的緊密經濟關係,還有人員交流等都是非常重要的」,表示將來會跟相關國家研擬對策。

不過相較於歐美各國的態度強硬,日本對於《港區國安法》議題始終是「冷靜回應」,事實上從2019年反送中爆發以來,日本的官方態度就一直相對曖昧。只有在2019年10月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訪問日本參加新天皇的即位儀式,首相安倍晉三與其會談時有表達非常憂慮外,並沒有作更近一步表述。

習訪日變數大

原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預計在4月時訪問日本,但是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下,這項國是訪問被拖延到了年底。而是否能以「國賓」規格訪日,一直在日本朝野掀起巨大討論,過去習近平以國家副主席身份訪日,並要求「破例」在未預約情況下覲見當時明仁天皇時,便出現不少皇室支持者的抗議。

就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日本的防衛大臣河野太郎也表示:「對於一方片面擅自更改(統治)狀態一事也好,我想對於(今年春天)延期的習近平國家主席以國賓身份來說,一定會產生相當重大的影響。」雖然意欲對中國產生些許輿論壓力,但可惜暫時還是沒有特別作用。

對於習近平來說,能夠促成他在任內訪日,對於將來他的任期持續延長有相當好的刺激。加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原先希望藉由2020年東京奧運舉辦下,讓兩國都能如魚得水,但是在肺炎發生後,雙方的各取所需又退回成互相猜疑。

事實上,在新冠肺炎發生後,習近平在2020年內訪問日本已經變得相當困難。加上尖閣諸島(台灣稱釣魚台)的戰鬥機飛行等問題,日本受到G7等其他工業高峰國的關注,而事實上在過去的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中國跟日本事實上確實渡過一陣子蜜月期。

RTXRUX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天安門的拯救

當時在天安門事件時,中國受到來自世界各國的抗議,包括歐美各國在內,一度受到政治與商業上的排斥。但是當時對中國伸出援手的,就是日本。就在天安門事件過後,日本是第一個跳出來呼籲全是不要排擠中國,且還在1992年時,促成當時的明仁天皇訪問中國。

當時明仁天皇訪問中國,被視為是近代日中關係史上的大事。後來當時中國的副總理錢其琛便在回憶錄中表示,明仁天皇訪問中國,被視為是在天安門事件後西歐國家對於中國改善關係的一大破口。

而事實上,受惠於當時天皇訪問中國的效益,不少日本工業開始加大在中國的投資。後來日方在中國的投資慢慢加大,許多歐洲外資也開始放膽在中國設立工廠,造就當時中國外匯市場的榮景。

可以說,日本當時在天安門事件中對中國伸出橄欖枝,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對當時國際局勢相當不妙的中國幫上了忙。而現今,中國與歐美國家的局面似乎又回到當時劍拔弩張的態勢,而此時日本又跟30年前一樣保持「審慎樂觀」,這是否又像是當年的觀測風向來決定下個步驟,也是值得關注。

日本如何幫港?

日本的盤算太過多,導致到現在的外交手段都捉襟見肘。然而,日本官方與民間也不是沒有想要幫忙香港。包括日前安倍晉三已經表示,不排除未來接收優秀的香港人才來日本。日前筆者參加位於東京的反送中一週年紀念活動時,在現場也看見不少非執政黨自民黨的國會議員起身發聲替香港聲援。

當時在場除了播放紀錄片外,也邀請民運人士周庭與區議員葉錦龍等,在網路上表示如何幫助香港民主。在場的香港民眾張先生也表示,如果日本政府未來願意給香港人更多機會,他自然很感謝。但他也說,香港人更需要的是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支持,一旦選擇流亡他們都不願意,他們不希望香港走到這一步。

張先生也感嘆,其實有經濟能力的香港市民,都早就移民到其他國家。真正有需要的香港人,反而是這些1997年後出生,存不到錢又沒有未來希望的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他希望未來這些抗爭世代能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或許對於日本來說,要談幫助香港等或許還太早。不過面對緊接而來的G7高峰會,會許是日本可以發揮自身影響力的時刻。縱然先前中國屢屢發言認為日本已經干涉到中國內政,但日本還是必須在關鍵時刻拿出與歐美國家一樣的民主自由價值觀,跟中國做出適當地回覆。

很顯然,未來香港政府將慢慢失去執法正當性,由中國中央越俎代庖下,法律的解釋權力將會慢慢被拿走。日本過去立場為難的點,莫過於夾在中美間無法取得平衡,但G7畢竟是世界各國在中國硬推《港區國安法》後的最後國際表述舞台,到時歐美各國與中國的意見勢必會再度衝撞,日本也必須見招拆招,甚至對往後的奧運舉辦與經濟往來都有其負面影響。日中關係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已經進入新的分水嶺。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