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為是的「服務」只是在消費弱勢

Photo Credit:Nisa yeh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台灣的大學生開始流行做「服務」。

大學生們開始在假日上山下海,到台灣的各個角落去做服務,如果心有餘力,甚至會組成海外志工團,在寒暑假的時候到東南亞的國家從事「服務」。「服務」的內容包羅萬象,有課後輔導、帶著大家一起參與活動的營隊、從某些技能來做興趣的培養,總之,就是讓大學生們能夠到各個地方去發揮大學生的活力與熱情,藉此能夠改善當地的某些狀況。

然而,在我冷眼看來,這些都只是學生的一廂情願罷了。

服務不能一廂情願,誰准我們為別人貼上標籤?

數年前,我參與的團隊曾經到縣內的山區,想對小學生們進行我們所謂的「服務」,也就是每逢假日就上山到小學裡面,對孩子們進行「課輔」,因為我們一廂情願地相信,這些孩子們平常都沒有辦法認真看書,因為他們家裡的人工作很忙,因為他們所處的環境很差,因為他們的素質不好,諸如此類等等,各種「站在我們的立場」所解讀出來的「他們」,便成了我們賦予他們的形象。

然而,他們真的有這麼差嗎?很多的山區孩子們很明顯過得比我們快樂,很明顯他們對事情的樂觀態度、對壓力的逆來順受、對人與人之間的和睦相處,都比我們在都市裡生活的人來得好太多了。他們真的欠缺競爭力嗎?其實不然啊,我相信大家的身邊一定都有原住民的朋友,他們在太多地方都比我們強過很多,他們一點都不是我們口中的「弱勢」,但,到底是誰為他們貼上這種標籤的?

有發現嗎?為他們貼上「弱勢」的標籤的,竟然就是單純想要「幫助」他們的,我們。

學期末時,當我們興高采烈地想要跟校方提及下學期如何繼續這學期的課輔活動時,我們被潑了一大盆的冷水。

「你們以後不要再來了。」校方如此回應著我們。

「為什麼?可是小朋友們很需要我們啊!」我們急急忙忙地回覆校方。

「我們在山上的老師,平常都住在學校,只有假日才能夠放假回山下的家,你們卻又都選在假日的時候才上來,這樣我們怎麼放假?我們一到五要在學校上課,現在連六日都要幫你們開門顧學生,我們老師也有我們的生活要過啊!你們以後不要來了啦,我們很麻煩。」校方不客氣地說出他們的看法。

「可是,我們如果不對這些小朋友課輔,他們的學習進度會跟不上,上國中之後會有很大的落差的!這樣子不行啊!」我們表達我們的看法與初衷,希望校方能夠理解,這是件多重要的事情。

「可是你們知道嗎?我們有做過統計,你們這一整個學期的課輔進行下來,到了學期末,同學們的平均成績,不但沒有提升,有的甚至還退步。那變成你們來這裡一點意義都沒有啊,反正你們以後不要來了。」校方不客氣地說出殘酷的事實,一巴掌打響了自以為是的我們。

雪中送炭的付出,遠比錦上添花的消費來得實際

我們太常以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了,我想請問,各位正在執行著「服務」的學生們,你們有認真去思考過對象的需求嗎?如果沒有,其實你們口中的「服務」,也不過是在「消費」他們而已;然而,他們最不缺的就是「消費」了。

你知道山區的小學,每個暑假竟會有幾十支營隊要參與嗎?當你每次很開心地與孩子們在營隊中玩耍,當你離開的時候與他們抱在一起哭得亂七八糟,那種依依不捨的心情讓你在回去之後,不斷地想著他們真的好可愛,他們真的好可憐,他們真的好需要你的時候,你知道嗎?你是在消費他們,你正在給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短期傷害,你讓他們那一個禮拜的心屬於你,但你卻再也不會參與他的生命,而他們,卻成為了你日後掛在嘴邊那「偏鄉服務的經驗」。

在我們從事「服務」的時候,我們常常沒有仔細了解對方的需求,一味地認定他們是「弱勢」,他們需要我們的「服務」,他們沒有我們不行。然而,這些標籤都是我們不該賦予的。

我的大學教授,現任新北市的研考會主委吳肇銘老師曾經對志工下過這樣的定義,而這定義也成了我奉行的圭臬。這段話也常常是我演講的最後,會分享給在場聽者的總結,大家可以好好咀嚼這段話,我想唯有如此,我們才不會讓自以為是的服務,不斷地消費著弱勢。

「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延伸閱讀:一個國際志工的反思:我們的「付出」有幫助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林南宏』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