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縮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政府要求媒體管制網民留言、出版社政論書籍被查禁

萎縮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政府要求媒體管制網民留言、出版社政論書籍被查禁
馬來西亞網媒《當今大馬》總編輯顏重慶。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在今年2月二度政權輪替後,言論自由空間日漸萎縮,包括媒體機構被控,出版政治評論刊物的出版社也被查禁書籍。

馬來西亞在今年2月二度政權輪替後,媒體自由的逐漸縮小,近日直屬於首相署的總檢察長對網媒《當今大馬》提出控訴,指控該媒體無第一時間刪除網民疑似藐視司法機構的留言。《當今大馬》總編輯顏重慶認為,法院的任何裁決都會嚴重影響國內的媒體機構及數百萬名社群媒體用戶。

在今年6月16日,馬國總檢察長依德魯斯(Idrus Harun)以網媒《當今大馬》無管制網民留言為由,起訴《當今大馬》及總編輯顏重慶。《當今大馬》報導,此訴訟起因為該網站英文版6月9日刊登了題為「首席大法官下令所有法庭從7月1日起恢復運作」(CJ orders all courts to be fully operational from July 1)報導下的讀者留言區中,警方不滿有5名讀者的留言藐視司法機構,包括指稱馬國司法機構犯錯、涉及貪腐、未維護公正和司法公信。

當今大馬》報導,警方的代表律師陸意清指出,根據《1950年證據法令》第114A條文,新聞機構必須為惡意冒犯的評論負責,註冊網站的持有人被視為網站內容的發布者或重新發布者,除非能證明並非事實,否則網站持有人須為所刊登的內容負起法律責任。

7月2日,馬來西亞聯邦法院(Federal Court of Malaysia)開庭裁決是否批准《當今大馬》要求駁回藐視法庭案的申請。最終聯邦法院聆聽兩方陳詞後,駁回《當今大馬》申請撤銷藐視法庭案的申請,並擇訂7月13日繼續審理該案。《當今大馬》報導,根據裁決,聯邦法院七司認為總檢察長依德魯斯已證明了《當今大馬》和其總編輯顏重慶的藐視法庭表面罪證,以及不同意答辯方律師所提出的總檢察長不應該直接到聯邦法院提出訴訟的說法,上訴庭主席羅哈娜(Rohana Yusof)指出,這是因為讀者的留言已影響了整個司法體系,因此聯邦法院是提出相關訴訟的正確法庭。

根據馬來西亞憲法,聯邦法院是該國的最高終審法院,《當今大馬》認為總檢察長將該案直接帶到聯邦法院,相當於剝奪了他們可上訴的機會。

由於法院下令各方不得評論該案件,因此《當今大馬》總編輯顏重慶在判決出來後無多做回應,僅稱會在13日開庭上繼續抗爭。不過在2日開庭前,顏重慶在庭外表示「我們要為最糟糕的做準備,我們希望獲得正義。任何裁決都會嚴重影響《當今大馬》和媒體機構,以及數百萬名大馬的社交媒體用戶。」因為媒體機構除得為在社交媒體的發文及撰寫的內容負責外,還得為網民的留言負責,即使該留言已被刪除。

馬國政府查禁政論書籍

除了媒體自由受限外,馬來西亞出版業的出版自由也進一步遭打壓。《中央社》報導,馬來西亞警方6月30日突檢了一家出版社,並查禁313本政治文集「重生:改革、對抗及新馬來西亞的希望」(Rebirth: Reformasi, Resistance, and Hope in New Malaysia),原因是該書的封面將國徽變成女性頭冠,涉及侮辱國徽,相關單位也傳喚書籍作者、封面設計者、編輯及出版商等到案說明。

這本由馬來西亞文運書坊在今年初出版的政治文集,集結了《當今大馬》記者、學者與政治評論員等約20人撰寫的有關2018年全國大選的評論及採訪文章。由於該書封面將馬來西亞國徽變成一名女性的頭冠,引起許多馬來民眾,以及屬於執政黨國陣的巫統、伊斯蘭黨青年團的不滿,因此報警要求警方介入調查。

中央社報導,這批書籍一刷有1000本,687本應已售出,因此充公了313本,而文運書坊創辦人張永新回應,他們絕對沒有冒犯國徽的動機,並坦承處理這本書籍不夠敏感,未來將引以為鑑及向所有被冒犯的人致歉。張永新強調,封面構圖靈感來自數年前在馬來西亞展出的一幅畫作,但不太清楚書籍編輯與封面圖設計者等的協商過程,儘管最終選擇該封面時有疑慮,但最終仍尊重編書團隊的決定。

馬來西亞異議藝術家Fahmi Reza在其推特賬戶批評,涉入爭議的書籍封面畫作,早於2014年就在吉隆坡一座畫廊展出了,而且當時還是國陣政府執政。

7月1日,馬來西亞內政部頒布憲報,已將《重生:新馬來西亞的改革、阻力和希望》列為禁書。《星洲日報》報導,此禁令是根據《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控制不良出版物)》頒布的, 禁令內容包括禁止印刷、進口、生產、複製、出版、出售、發行或擁有《重生:新馬來西亞的改革、阻力和希望》一書。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