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爆發70週年(二):金日成的「反滿抗日」崛起之路,與北韓的前世今生

韓戰爆發70週年(二):金日成的「反滿抗日」崛起之路,與北韓的前世今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北韓國民美少女金與正下令炸毀兩韓聯絡辦事處的現在,想必大家對於金家究竟是怎麼向上爬到權力頂峰一定很有興趣。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好好介紹北韓五大共產主義革命派系的來龍去脈。讓讀者們能瞭解北韓這個國家的前世今生。

上一篇文章中,我們從何以南韓戰後成為「反日國家」這一點,介紹了大韓民國內部複雜的派系之爭。相比起直到今天左右撕裂嚴重的南韓社會,金家統治下的北韓似乎單純許多。就好像現在南韓拍攝的各種政治影視作品裡面,大韓民國總統可能會換人當,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領袖永遠是金正日或者金正恩。

如同中國的毛澤東與越南的胡志明,金日成並不是朝鮮共產主義運動一開始就「定於一尊」的領袖。金日成與毛澤東、胡志明不同之處,在於他並非靠什麼過人的鬥爭手段爬上高位,純粹就是得到了蘇聯遠東軍區政治委員什特科夫(Terenty Shtykov)的賞識而已。

而金日成的崛起之路,又與他過去以中國共產黨黨員投入的東北「反滿抗日」運動有密切關係。

假如說大韓民國是一個美國扶持,由過去殖民時代「親日派」所領導的傀儡國家,那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同樣也是一個蘇聯扶持,統治階級多曾接受過中共領導的紅色附庸國。

雖然在接受美蘇兩國佔領時,南北韓都各自以太極旗為國旗,但北韓沒有一天接受過大韓民國政府的統治,兩韓都不具代表整個朝鮮半島的正統性,這與曾經同時統治過海峽兩岸的中華民國是非常不一樣的。

在北韓國民美少女金與正下令炸毀兩韓聯絡辦事處的現在,想必大家對於金家究竟是怎麼向上爬到權力頂峰一定很有興趣。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好好介紹北韓「游擊隊派」、「延安派」、「蘇維埃派」、「南朝鮮勞動黨派」以及「本土派」等五大共產主義革命派系的來龍去脈。相信透過本文,讀者們能瞭解北韓這個國家的前世今生。

朝鮮共產主義運動

如果大韓民國的淵源可追溯到1919年成立於上海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淵源就是早年投身共產主義運動的朝鮮抗日志士,他們大多在祖國淪為日本殖民地後流亡東北或者上海。流亡東北者憑藉地緣優勢,不斷偷渡回祖國刺殺日本殖民官員。逃亡上海者,則試圖奪取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主導權。

許多在東北的朝鮮人,後來又移居到了俄羅斯濱海地區。到了「三一事件」爆發後的1920年,東北與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朝鮮人總數已經到達100萬人。

部份東北與俄羅斯的朝鮮人受到十月革命影響,將列寧提出的「反帝國主義」學說視為帶領祖國脫離日本殖民統治的不二法門。於是兩個共產主義團體,便於20年代誕生於蘇聯領土上。

第一個團體是在伊爾庫茨克成立的俄羅斯共產黨朝鮮人支部,此一團體是由俄國人號召左傾朝鮮人成立的俄羅斯共產黨分支機構,甚至連朝鮮共產黨都還稱不上。

這些朝鮮人被號召起來的目的,並不是回到朝鮮半島去顛覆日本對祖國的殖民統治,而是在1917年到1922年的俄羅斯內戰中協助「紅軍」對抗反共的「白軍」,所以並不被朝鮮人視為「朝鮮的共產黨」看待。

根據共產國際「一國一黨」的原則,朝鮮共產黨應該屬於日本共產黨下的一個民族支部,就如1927年成立的台灣共產黨一樣。可是朝鮮籍的共產黨人並不願意被視為日本共產黨的支部,導致蘇聯難以成立一支真正屬於韓國人的共產黨。

於是與金九一樣抗日義兵出身的李東輝,便在海參崴成立了一個名為韓人社會黨的左翼韓國政黨,試圖領導朝鮮的社會主義運動。

不過俄羅斯共產黨朝鮮人支部的「老大哥」們,自認投身社會主義祖國的革命資歷比較高,對李東輝的社會黨百般排斥,迫使他又回到上海投身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被任命為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國務總理的李東輝,私底下拉攏呂運亨等旅居中國的左翼朝鮮人合作,另外組織高麗共產黨從右派手中奪取政權。李東輝的野心最終為李承晚識破,又被驅逐回了海參崴。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國務總理的頭銜,顯然讓李東輝鍍了一層金,所以他再回到俄國以後又被任命出任蘇聯共產黨遠東委員會朝鮮人支部的領袖。也就是在蘇聯共產黨朝鮮人支部的派遣下,曹奉巖、朴憲永與吳琪燮等青年幹部被派回了朝鮮半島,發展本土的共產主義革命。回國後的朴憲永,又吸收了日本京都帝國大學畢業的玄俊赫,成為日後南朝鮮勞動黨的核心人馬。

本土的共產主義運動很快在朝鮮總督府的嚴厲打壓下銷聲匿跡,朴憲永也為此被特高警察關入了監牢兩次,每一次被關押三年。自此開始到1945年日本投降為止,再也沒有任何人敢打著共產主義大旗活動於朝鮮本土。

留在蘇聯的朝鮮人,則在1936年到1938年的大清洗運動中被史達林以「日本間諜」之名屠殺殆盡。就連李東輝本人,也在1935年1月31日因感染流行感冒去世。

이동휘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李東輝

東北抗日聯軍

所以以李東輝為代表的第一代朝鮮共產黨人,基本上到了1938年已經煙消雲散,反而是原名金成柱的金日成,此刻才在朝鮮共產主義運動中剛剛打出名聲。如前所述,直到這個時候都還沒有一個真正屬於朝鮮人的共產黨成立,金日成又沒有機會到蘇聯參加蘇聯共產黨朝鮮人支部,只能就地取材在東北加入中國共產黨。

此刻正值日本關東軍發起「九一八事變」,佔領中國東北成立傀儡政權滿洲國之際。共產國際為了避免日軍以滿洲國為根據地,將戰火擴張到蘇聯,又命令中共滿洲省委將中國與朝鮮的共產黨人召集起來,成立一支名為東北抗日聯軍的武裝投入「反滿抗日」運動。

金日成在中共滿洲省委指示下,於1932年4月在吉林省安圖縣成立游擊隊,拉開了他與東北抗日聯軍並肩作戰的序幕。

朝鮮人民軍與中國人民解放軍「脣齒相依」的「血盟」關係,也是在這個時間建立起來的。不過金日成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並沒有我們後人想像的一帆風順。

圖們江北岸的間島,也就是今天中共統治下的延邊地區是全中國最大的朝鮮人居住地。日軍為了防止更多朝鮮人投入「反滿抗日」運動,也極盡所能分化朝鮮人和中國人之間的感情。

一批朝鮮「親日派」,在朝鮮總督府批准和日本駐間島總領事的支持下,成立了專門配合日滿聯軍鎮壓共產黨的組織「民生團」。

由於中共產黨東滿特別委員會的636名成員中,有超過90%的比例是朝鮮人,讓漢人幹部懷疑他們可能是暗中替「民生團」服務的日本奸細。漢人幹部認為間島地區有70%到80%的朝鮮人參加了「民生團」,將配合日滿聯軍清剿東北抗日聯軍根據地。

於是一場腥風血雨的大清洗在東北抗日聯軍內部上演,約有500名到2,000名朝鮮籍幹部與士兵遭到中共殺害。金日成本人也在1933年底被逮捕調查,所幸他與中共高層關係良好,於1934年初平安獲釋。

目睹數百名同胞慘遭自己人殺害的金日成,暗中對中國共產黨也產生了牴觸情緒,在戰後出版的回憶錄中指責死在「民生團事件」中的朝鮮抗日志士比死在日滿聯軍掃蕩中的還要多。

他表示根據戰後關東軍公佈的資料,真正加入「民生團」的朝鮮人只有七到八人而已。東北抗日聯軍裡的漢人幹部為了這七到八名朝鮮人,殺了近2,000名無辜的朝鮮幹部和一般民眾,讓金日成不得不懷疑這是以肅清「日諜」之名推動的種族屠殺。

此事給金日成帶來極大陰影,讓他相信中國與日本、俄國還有美國一樣都是想侵占朝鮮的帝國主義列強。

從那個時候開始,金日成就下定決心要把朝鮮建立成一個不依賴任何列強的現代化獨立國家,對日本的仇恨和對中國的不信任感為他後來打造的「主體思想」建立了基礎,也成為他戰後肅清「延安派」的動力來源。

不過金日成也知道革命有優先順序,在趕跑日本侵略者以前他不打算與中國共產黨翻臉,而且後來他還與東北抗日聯軍裡的漢族領袖楊靖宇發展了十分密切的合作關係。

東北抗日聯軍名聲固然是響亮,卻依舊是一群得不到蘇聯有效軍事支援的烏合之眾,根本無法有效抵禦日滿聯軍的陸空夾擊。

在滿洲國海上警察隊航空隊出動的飛機配合下,關東軍第2獨立守備隊野副昌德少將指揮的「野副討伐隊」於1940年2月23日擊斃了楊靖宇。失去了依靠的金日成,也只能率領手下的東北抗日聯軍第1支隊殘部撤退到蘇聯。

不過金日成仍因為在1937年6月4日這一天,率部隊越過日滿國境偷襲朝鮮的普天堡派出所,得到了「民族英雄」的稱號。雖然在這次行動中,只有七名警察死於游擊隊之手,但金日成的這場突襲仍然是1910年以來朝鮮人在本國國土上殺死最多日本人的一次武裝行動。

就連許多在滿洲國軍中服役的朝鮮人,讀到《鐵心》雜誌中提及的「匪首」金日成時,內心的民族情緒也很難不受悸動。

Grand_Monument_Samjiyon_07
Photo Credit: Mark Fahey @ CC BY 2.0
北韓的青年金日成像

朝鮮人民軍的主體

跟著東北抗日聯軍一起撤退到蘇聯,然後又於1945年隨蘇聯紅軍回到北韓的金日成人馬,屬於朝鮮勞動黨內的「游擊隊派」。東北抗日聯軍因為背後由共產國際下指揮的關係,是屬於中共「國際派」領導的武裝隊伍,與毛澤東的中共中央沒有直接的隸屬關係。然而在中國抗日的左派朝鮮人,並不只集中在「國際派」領導的東北而已。

比如說保定軍校畢業的武亭,就在蔣中正1927年下令清黨後脫離了國民革命軍,跟著彭德懷一起成為了中共工農紅軍的元老,還參加了25,000哩長征。不過國民政府畢竟還是當年中國的合法政府,絕大多數的朝鮮人,包括左派的朝鮮人還是優先尋求蔣中正的合作。而在金九以前尋求國府支持的朝鮮人,是朝鮮義勇團的左派領袖金元鳳。

對日抗戰爆發以後,金元鳳得以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背景下,於1938年10月10日成立朝鮮義勇隊。朝鮮義勇隊由軍事委員會政治部指揮,主要任務是配合國軍在戰場上對日軍裡的朝鮮同胞實施心理作戰。

政治部的副主任為中共元老周恩來,所以朝鮮義勇隊也是一支具有「國共合作」特色的國際縱隊,台籍抗日志士李友邦指揮的台灣義勇隊,也是朝鮮義勇隊的姊妹部隊。

蔣中正領導的國民政府之所以與左派朝鮮人合作,並不只是受到「國共合作」的影響,同時還有蘇聯援助中華民國抵禦日本侵略的國際大背景。

然而隨著國共關係在1941年陷入緊張,還有蘇聯與日本簽署互不侵犯條約,停止了對國民政府的合作,蔣中正又拋棄了朝鮮義勇隊,協助右派領袖金九另外成立韓國光復軍以取而代之。

朴孝三等不願意加入韓國光復軍的朝鮮義勇隊幹部,前往延安另外成立了朝鮮義勇隊華北支隊。後來在武亭與朴一禹領導下,朝鮮義勇隊華北支隊又擴編成擁有1,000人規模的朝鮮義勇軍。

他們不只從事政治宣傳與心戰喊話工作,還會上戰場與8路軍並肩作戰。朝鮮義勇軍的上級領導單位,為由重慶投奔延安的朝鮮獨立同盟主席金枓奉,他們等人構成了戰後北韓「延安派」的核心領導幹部。

等到日本投降之後,更多接受過現代化作戰訓練的日軍和滿洲國軍朝鮮籍官兵在華北戰場上就地加入朝鮮義勇軍,使這支隸屬於中共的國際縱隊在短時間內擴大到了5,000人的規模。

接著朝鮮義勇軍又跟著林彪指揮的解放軍第4野戰軍投入國共內戰,取得了東北抗日聯軍官兵所沒有的大規模正規作戰經驗。所以真正構成戰後朝鮮人民軍主體的,其實是「延安派」而非金日成的「游擊隊派」。

AP_5001011159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韓戰裡的朝鮮人民軍

什特科夫的「兒皇帝」

要等到蘇聯出兵滿洲國與北韓,擊潰關東軍與朝鮮軍之後,金日成才隨著改編為第88步兵旅的東北抗日聯軍返回平壤,此時已經是1945年的9月19日。

雖然在蘇聯紅軍的出面阻擋下,「延安派」領袖金枓奉與武亭都不被允許回到北韓,但是朝鮮本土卻還有許多威望比金日成還要強的領袖,包括本身並非共產主義者出身的民族派領袖曹晚植。

論資排輩來看,在38度線以南美國佔領區內活動多年的朴憲永,還有在北韓的吳琪燮與玄俊赫等本土派共產主義者,也有著比金日成更多的威望。

左右兩派手下都有屬於自己的自衛隊,曹晚植甚至還有白善燁與白仁燁兩位接受過高等軍事教育的左右手為自己服務,前者為到華北參加過8路軍討伐戰爭的滿洲國軍中尉,後則只是日本陸軍航空隊的少尉飛行員。

佔領北韓的蘇聯第25集團軍,起初希望左右兩派武裝組織「統一戰線」,並同時允許曹晚植的韓國民主黨在北韓運作。可蘇聯人最終還是信不過非共產黨出身的領導人,所以要求金日成派手下愛將崔傭健與金策取代白善燁和白仁燁兄弟成為民主黨的主要幹部。曹晚植的權力被金日成徹底架空,整個北韓的非共勢力就這樣被徹底瓦解了。

南斯拉夫共產黨人狄托(Josip Tito)對史達林的反抗,也讓北韓的「太上皇」什特科夫對任何本土派的共產黨人看不順眼。在美國佔領區搞反對運動的朴憲永也就算了,但是38度線以北的北韓必須由蘇聯真正信得過的人控制。

與史達林關係密切的什特科夫,最終選擇了此時俄國話講得比朝鮮話還要流利的金日成來掌握蘇聯在背後操縱的北朝鮮人民委員會。

於是在1945年10月14日這一天,蘇聯紅軍少將列別傑夫(Nikolai G. Lebedev)奉命將白頭山上下來的「抗日英雄」金日成介紹給平壤百姓。根據歐巴馬總統前女友賈格爾(Sheila Miyoshi Jager),還有大陸空戰史專家戴逵賢兩人不約而同的研究結果,平壤百姓對第一次拋頭露面的金日成感到非常陌生,因為他實在是太年輕了。

1937年6月4日偷襲普天堡派出所的金日成,根據日方的審訊資料是個36歲到40歲的中壯年大漢,而1945年10月14日在平壤接受民眾歡迎的金日成卻只是個30初頭的毛頭小子。來自大陸的戴逵賢,甚至還引用日本學者佐佐木春隆的考證,指出普天堡戰役的實際指揮人是另外一位朝鮮籍的東北抗日聯軍領袖吳成崙。

然而吳成崙卻與許多東北抗日聯軍的漢人或朝鮮人官兵一樣,最終因為「革命意志」不堅定投效了滿洲國軍,所以對於大多數北韓人和南韓人而言,這個功勳無論如何都必須要「讓」給至少在抗日鬥爭中沒有屈服的金日成。

韓戰後遭金日成清洗流亡蘇聯的朝鮮人民軍將領劉成哲,則表示原本在東北打游擊的金日成早就死亡了,由金成柱改名頂替他的位置而已。

Shtykov
Photo Credit: Korea Times @ public domain
北韓的「太上皇」什特科夫

金日成的奪權之路

什特科夫對金日成的寵愛有加,很多時候甚至誇張到連史達林都看不下去的地步。面對為北韓爭取援助的什特科夫,史達林甚至還時常要提醒他「同志,記住你是蘇聯人,不是韓國人」。

那麼什特科夫幫金日成究竟幫到了什麼地步?考量到金日成手中只有一批幹過游擊隊的烏合之眾,完全沒有辦法與手中握有朝鮮義勇軍的金枓奉還有武亭抗衡,所以蘇聯紅軍一開始禁止「延安派」回國。

直到金枓奉與武亭同意朝鮮義勇軍解除武裝後,他們才被允許返回北韓加入金日成領導的人民委員會。第25集團軍以解除武裝的朝鮮義勇軍、關東軍、朝鮮軍還有滿洲國軍為主力,成立了鐵路保安隊,然後再以這個鐵路保安隊為雛形打造朝鮮人民軍。

這些在朝鮮義勇軍、日軍和滿洲國軍服務的朝鮮軍人擁有真正的作戰經驗,卻不見得人人都效忠金日成。

所以什特科夫的方法,是優先讓「游擊隊派」掌握朝鮮人民軍的重要職務。被指派為國防部長的崔庸、副部長的金日還有總參謀長姜建都是金日成的親信。

成立之初的朝鮮人民軍有三個步兵師共60,000人的部隊,擔任第1師師長的崔光,第2師師長的崔賢與第3師師長的金光俠通通來自東北抗日聯軍。掌管警察和情治機構的內務局長安吉,同樣為金日成的手下愛將。

武亭身為少數擁有長征還有抗日經驗的「民族英雄」,在沒有兵權的情況下只能接受金日成安排出任砲兵司令。據說武亭曾為此氣得跳腳,但卻拿背後有什特科夫當靠山的金日成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過安吉在1947年12月因病去世,蘇聯紅軍似乎為了維持表面上的平衡,指派「延安派」的朴一禹掌握內務局,讓金日成不得不對北韓的情治機構感到忌憚。

前面提到「游擊隊派」、「延安派」、「國內派」與「南朝鮮勞動黨派」外,還有一個所謂「蘇維埃派」。什麼又是「蘇維埃派」呢?

「蘇維埃派」主要由兩部份人馬組成,一為躲過大清洗的蘇聯共產黨朝鮮人支部骨幹的後人,二為二戰期間參加蘇聯紅軍的朝鮮人戰士。他們在1945年8月隨蘇聯紅軍打回祖國,許多人連一句韓語都不會講。

朝鮮籍的蘇聯紅軍戰士負責為朝鮮人民軍提供技術支援,對干預北韓內部事務毫無興趣,並不對金日成構成威脅。不過以許嘉誼為代表的蘇聯共產黨朝鮮人幹部,卻一如他們上一輩那般自認為朝鮮共產主義運動的正統接班人,希望能在北韓政壇上佔有一席之地。於是在什特科夫的支持下,許嘉誼出任了北朝鮮勞動黨的第一書記。

北朝鮮勞動黨即今日北韓執政黨朝鮮勞動黨的前身,是由金日成領導的朝鮮共產黨北朝鮮支部與金枓奉的北朝鮮新民黨在1946年8月合併而成。成立之初的北朝鮮勞動黨因為朝鮮新民黨的關係,同樣有大批「延安派」人馬在黨內擔任幹部,其第一任中央委員會委員長就是金枓奉。

三個月後,朴憲永領導的南朝鮮共產黨與呂運亨的人民黨極左派也宣佈合併,催生了南朝鮮的勞動黨。

在南北韓尚未統一的情況下,南朝鮮勞動黨只能在38度線以南作亂,無法對金日成產生威脅。然而「延安派」與「蘇維埃派」卻因為掌握了黨與情治機構的關係,對金日成能產生相當大的箝制。

共產國家都有一個鐵律,那就是誰掌握黨和情治機構,誰就能掌握國家。然而為了抵銷「延安派」與「蘇維埃派」的影響力,手握兵權的金日成卻打破了這個鐵律。

毛澤東的「槍桿子出政權」,在此刻成為了金日成此生永恆不變的信條。他嚴格禁止「游擊隊派」以外的任何派系,尤其是「延安派」干預朝鮮人民軍的相關事務,甚至到韓戰爆發以後都不讓他們隨意進入金策擔任總司令的前進指揮部。

由於北韓軍隊中真正有大規模實戰經驗的骨幹,都是金日成所最討厭的「延安派」人馬,這個決定導致朝鮮人民軍在美韓聯軍打擊下傷亡慘重。

但是金日成同時也依靠這個決定,將「延安派」排除在朝鮮人民軍的指揮體系之外,即便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的朝鮮人民軍中基層幹部,仍然是隨「延安派」從中國回到北韓的前朝鮮義勇軍老兵。

他們英勇的表現,就連金日成也不得不刮目相看,提拔了其中50人晉升為朝鮮人民軍將領,當然前提也是絕不能讓他們握有絕對的指揮權。

AP_480201039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48年的金日成

世襲專制王朝的誕生

靠著強大的政治宣傳機器,金日成效仿史達林與毛澤東在北韓社會,尤其是朝鮮人民軍內部推行瘋狂的個人崇拜。隨著越來越多加入朝鮮人民軍的新進士官兵成為金日成的狂熱崇拜者,「游擊隊派」也越來越有能力掌握軍隊,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建立成歷史上第一個軍凌駕於黨之上,黨又凌駕於國之上的共產黨政權。

美軍在仁川的成功登陸,雖然差點把北韓打到了「亡黨亡國」的處境,但是隨著中共1950年10月25日的參戰,穩住局面的金日成反過來以朝鮮人民軍的失敗為理由,對「南朝鮮勞動黨派」、「蘇維埃派」還有「延安派」展開大規模肅清。

在「民生團事件」扮演受害者的金日成,最終也走上了史達林和毛澤東等共產主義極權統治者的道路,對黨內異己展開無止盡的迫害與殘殺。

金日成先是批評了朝鮮人民軍第2軍司令武亭犯了「軍閥主義」的錯誤,導致北韓軍隊在戰場上被美韓聯軍打到全軍覆沒。武亭被解除了軍職,下放到勞改營接受勞改,所幸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元帥及時介入,他才能以治療胃潰瘍之名前往北京避難。

然而已經流亡中國大半輩子的武亭,還是想在祖國朝鮮的土地上嚥下最後一口氣,於是他又自願回到了平壤,並於1952年7月「病逝」。

時任北韓外交部長的朴憲永,此刻也因為失去了南韓境內的革命據點,在38度線以北毫無政治影響力。於是金日成又把朝鮮人民軍無法統一朝鮮半島的責任怪到朴憲永領導的顛覆工作沒能與正規軍配合之上,而且還指控他試圖與司法部長李承燁勾結配合美軍推翻北韓政府。李承燁等10名南朝鮮勞動黨出身的幹部隨即被捕入獄,朴憲永也被解除了外交部長職務。

「蘇維埃派」的領袖許嘉誼,也莫名其妙被指控參加了朴憲永等南朝鮮勞動黨人組織的「間諜組織」。關於許嘉誼如何死亡的,同樣有不同的說法存在,有些人認為他畏罪自殺,也有人指出他是被金日成命令自死或派人暗殺的。

無論許嘉誼是哪一種死法,金日成都利用了朴憲永間諜案剷一箭雙鵰般的除掉了「南朝鮮勞動黨派」與「蘇維埃派」。

選擇在1953年對許嘉誼動手,似乎也與蘇聯紅軍撤退回國,「蘇維埃派」不再有靠山這個國際大環境有密切關係。金日成的乾爹什特科夫已經於1951年卸下了蘇聯駐北韓大使職務,讓他在沒有約束的情況下對「蘇維埃派」更加肆無忌憚。

逼死了「延安派」的軍事大老武亭與「蘇維埃派」的黨政領袖許嘉誼後,金日成於1956年下令處決了被關押在大牢裡的南朝鮮勞動黨大老朴憲永。

到1960年為止,包括朴一禹、金元鳳與金枓奉在內的「延安派」領袖們也被剷除殆盡,讓金日成成為了北韓真正「定於一尊」的領袖。

金日成之所以能夠成功,完全來自於他對軍權的掌握,而他對軍權的掌握,則來自於什特科夫等蘇聯軍人在背後對他的提拔。從這個角度來看,北韓實在沒有什麼資格批評南韓為美國扶持「親日派」成立的傀儡政權。

而金日成能順利將「蘇維埃派」和「延安派」剷除的真正原因,來自於他掌握到史達林去世後,中共與蘇聯分歧的東北亞國際局勢。利用蘇聯和中共都想爭取北韓站到自己陣營牽制對方的心態,金日成順利的讓莫斯科與北京對自己鞏固權力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顯見金日成雖然狂暴,卻也還是一個懂得玩弄國際政治的大戰略家。他的兒子金正日、孫子金正恩和孫女金與正,似乎也都遺傳了一些他的政治頭腦。

今天北韓政權強調以軍隊為優先的「先軍政治」,還有利用但不依附外國強權的主體思想,全部都淵源自金日成當年跟著蘇聯與中共一起革命的歷史。

因為北韓基本上就與金家劃上等號的關係,基本上我們只要瞭解金日成,就能夠瞭解和掌握整個北韓。從今天金正恩與金與正的行為模式中,我們甚至能看到這段涉及了中國、蘇聯、日本還有美國的複雜歷史直到今天還在影響他們的思路。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