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菲律賓呂宋島的封城散記(5):三月中以來第一次出家門,我們贏了菲律賓大學的預測

我在菲律賓呂宋島的封城散記(5):三月中以來第一次出家門,我們贏了菲律賓大學的預測
Photo Credit: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小老百姓除了待在家裡「避疫」之外,還能怎麼辦呢?與其在家裡看著不斷增加的數字乾著急,也許接受總統府釋放的「另類事實」與正能量,會讓人心裡好受些。

自從馬尼拉地區6月1日解封,先調降為「調整型強化社區隔離」(modified enhanced community quarantine, MECQ),6月15日又再降級為「普通社區隔離」(General Community Quarantine, GCQ)。隨著人流車流的增加,菲律賓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也不斷跳升,一副「大江東去」的氣勢。

今天(7月1日)政府公布新增999個確診案例,累計3萬8511起病例。

換是三個月前的我,看到這個數字應該會擔心到睡不著覺,但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大驚小怪。

對比起美國的260多萬、巴西140多萬、俄羅斯65多萬個病例,3萬8000多個病例算什麼呢?如果真要算確診人數排名的話,菲律賓也不過排名世界第37。

我的這種樂觀心情是怎麼來的呢?這樣說吧,如果一直努力讀書可是怎麼也考不贏前段班的學生,不如轉換角度跟後段班的學生比,就會感覺良好些,而且壓力也不那麼大了。

這也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道理。

「恭喜菲律賓!」

電視上那個臉圓圓、眼圓圓的總統府發言人Harry Roque,也一直向大家提供這樣的正面訊息

昨天他說菲律賓大學的病毒傳播模型,預測6月底菲律賓將有4萬個確診案例,但截止6月底菲律賓的確診案例只有3萬6438個: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菲律賓大學的預測,恭喜菲律賓!」

當然Roque的勝利宣言遭受了很多批評,連副總統Leni Robredo都看不下去,說政府一直不願承認抗疫無方的事實。

其實這幾個月以來,一直有要求衛生部長Francisco Duque下台的聲浪。可是批評歸批評,衛生部長的寶座仍然穩如泰山。

我們小老百姓除了待在家裡「避疫」之外,還能怎麼辦呢?與其在家裡看著不斷增加的數字乾著急,也許接受總統府釋放的「另類事實」與正能量,會讓人心裡好受些。

早自6月1起日起,黎牙實比(Legazpi)已經列為低風險地區,可以由原本的普通社區隔離(General Community Quarantine, GCQ)變成修正性社區隔離(Modified General Community Quarantine, MGCQ)。

雖然宵禁還在、大眾交通工具的承載人數減半。但大部分的市民已經可以自由出入,購物中心也開門營業了。

就疫情來說,其實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們這一省的確診人數比兩個月前多了將近一倍──阿爾拜省(Albay)四月底有37個案例。到了6月30日有72個案例──這個速度其實並不算快。而且最近的確診案例都是外地輸入案例,沒有社區感染的案例。再說省長一早把邊境給封了,除了貨物進出之外,沒有健康證明書的外地人不能進來。

前幾天去家裡附近的私人醫院辦事,這也是我三月中以來第一次出家門。

醫院把前門封了,把出入口改在急診室入口,大熱天裡門口的警衛穿著全套保護裝束。所有進入醫院的人必須戴口罩,量過體溫之後,還得填寫健康申報表、旅遊史、並留下聯絡地址和電話之後才放行。

醫院裡到處都可以看到消毒搓手液,所有可能近距離接觸的地方都加上了透明膠膜。而最讓我覺的心安的是,大家自動自發地遵守社交距離,在收銀台前隔開至少一公尺的距離。

從醫院回來之後,我還去了超市。量過體溫之後,警衛遞上消毒酒精讓顧客搓手,然後才進入超市。裡面每個工作人員都戴著口罩和手套,結帳的收銀員和包裝員還加戴了透明膠片的頭盔。當然所有的顧客也是戴著口罩的。

經過藥局門口,兩個穿著短褲的妙齡少女走過來,站在藥局外的腳印貼紙上,戴著口罩的兩個人停止了交談,各自拿起手機把玩。

這次出門之後,讓我對新冠肺炎的恐懼感大幅下降。

正確的說法是,我對於黎牙實比的防疫態度信心大增:除了個人衛生之外,「戴口罩」和「社交距離」這兩件事再黎牙實比都執行地很到位。

社區要能成功執行這兩件事,靠的是每一個人的防疫意識,眾志成城才辦得到,而不是單獨個人。對於這點,市政府苦口婆心的勸導、市民的配合,特別是「No Mask, No Entry」的成功執行當居首功。

想到這裡,比起地球另一邊另一個總統不斷以身作則「不戴口罩」的國家,單日確診人數超過4萬,菲律賓截至今天為止總確診人數還不到4萬呢。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個道理,真是讓人心情愉快、通體舒暢啊!

延伸閱讀

本文經孫婕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