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邊個係瑪麗,我要睇一睇

《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邊個係瑪麗,我要睇一睇
圖片來源:《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Rosamund Pike飾演瑪麗.居禮,除了演技紥實,其硬朗聰慧的氣質在這齣戲中更加強了一個不善交際、驕傲無禮的典型「天才怪傑」造形。

都是瑪麗,都是名留青史的天才,卻在那時代被輕看,須靠賴其夫家之姓來行事留名,也都被拍成了電影,也同樣在香港譯名中隱去本身姓名。其一是寫下《科學怪人》的瑪麗.雪萊,去年有《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另一位是瑪麗.居禮(Marie Curie),發現了兩種放射性元素釙(Po)和鐳(Ra),改變了科學史,並拿了兩次諾貝爾奬。居禮夫人的事蹟已不是第一次被拍成電影,2016年的電影版導演也是叫瑪麗,更偏重愛情線,揭示(偷窺)其私人領域的韵事;《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則回到「偉人傳記」的角度,著重主角的科學成就對人類歷史的意義,試圖以穿越手法拉闊視野。

pooo_MV5BNzUyM2EzOTEtOTMwMi00NzMwLWEyYTA
圖片來源:《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海報

戲中出現的另一個劃時代女性角色,是舞蹈家路易.富勒(Loie Fuller)——若鄧肯是「現代舞之母」,富勒可說是「現代舞祖師奶奶」。富勒的事蹟數年前也被拍成電影《巴黎影舞者》(La Danseuse)。富勒在舞蹈和舞台燈光科藝方面皆是先鋒人物,是居禮夫人的好友,在後者發現鐳元素後,想過在舞衣中混入鐳而發光。可惜這角色在《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中只是旁枝小配角,無甚發揮。導演沒有把富勒和居禮夫人並置寫成「為女性地位的突破共同作出貢獻」的角色,而讓富勒牽引出另一靈媒角色,從而帶出科學與靈異的對照。鐳元素發出的綠色螢光,就是鬼片常見的那種「龍婆光」,和科學實驗室的日光相對,在夜間場景帶來一種詭異氣氛。可惜這對照並不深入;例如在電影後段,女主角對逝去摯親的思念,以及穿越時空地遇見未來受核子輻射科技影響的人們等情節,是一般的電影手法、心理作用還是靈異,還有欠融會貫通的描寫。

《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做得最好的是選角合適,由Rosamund Pike飾演瑪麗.居禮;她除了演技紥實,其硬朗聰慧的氣質,在《失蹤罪》(Gone Girl)及《第一眼戰線》(A Private War;飾演獨眼戰地女記者)中已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在這齣戲中更加強了一個不善交際、驕傲無禮的典型「天才怪傑」造形。這種「戰鬥格」的角色設計,方便創作者涉及不同的政治議題,除了性別歧視,還有種族排外等問題,但都是點到即止;例如居禮夫人第二次獲諾貝爾奬,委員會最初不欲她親自領奬,復有瑞典女權運動的支援,令居禮夫人得到充分肯定的一場,匆匆而過,順理成章就算,但抽掉了歷史語境的血肉。

劇本結構大致一分為二:前半段是瑪禮遇上皮雅.居禮,二人共同成就科學創舉,到皮雅意外身亡。以半齣戲講述二人共同經歷,能兼顧細節;後半段節奏卻變得急促,餘下一半篇幅,不單觸及居禮夫人餘生重要事蹟,還更有野心地接上她對後世的影響,很多情節都是「水過鴨背」。例如瑪麗在喪偶後愛上保羅,他是長年的朋友與助手,也是有婦之夫。電影只交代瑪麗如何吸引保羅,卻沒有鋪排他有甚麼吸引到瑪麗。

另一個在電影中點到即止的,是一些以動畫手法表達的幽默時刻。導演Marjane Satrapi成名於漫畫及同名動畫電影《我在伊朗長大》,亦把漫畫《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改編成同名電影。在《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當皮雅向瑪麗提及他們的發現如何被各種商品拿來當招牌時,各式「鐳射」商品包裝以跳躍的節奏一一現於幕前,帶來一種靈動的小幽默。可惜這手法僅是曇花一現。

Screenshot_2020-07-03_at_2_24_45_PM
圖片來源:《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劇照

電影中加插了一些跨越時空的片段,例如患癌男孩接受新發明的電療、美軍在廣島投下原子彈,還有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它們擴濶了觀眾的視野,使科研的意義不限於科學家個人成就的範疇,亦提出科學「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曖昧性。這種敘事打開了一般偉人傳記類型中,把故事限制於主角生平之內的框框。結尾一段「穿越」戲,讓居禮夫人遇上那些在上述例子中受影響的人,仍是略嫌點到即止;醫療的情景設定,也傾向「其科學發現利多於弊」的結論。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