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與留——把握每個機會學習,香港自有需要你的一天

去與留——把握每個機會學習,香港自有需要你的一天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現在打算先留德完成學位,再累積一下工作經驗,但長遠我還是會回去香港的,因為我的家人都在那裏,那畢竟是我的根。」但之後,很多人的答案都變成問號。

在德國的港人,總會被新相識的朋友問過,長遠打算留在德國還是回祖家。特別是留學生,結識的每位新朋友,除了問及你來自哪裏、家人在德國還是香港外,畢業後打算留德發展還是回港,一定是必答題。

不少留德的港人,都會這樣回答:「你問得還早吧,我現在打算先留德完成學位,再累積一下工作經驗,但長遠我還是會回去香港的,因為我的家人都在那裏,那畢竟是我的根。」但今天之後,很多人的答案都變成問號。

他們的根倒沒有變,變的只是將來的未知數。香港遊客以前參觀柏林圍牆的遺蹟和東德歷史博物館時,或許都抱著獵奇的心態。看到柏林施普雷河畔東德史館內的秘密警察監聽室,會嘆一句:「嘩,以前啲人好慘呀。」然後在館外做V字手勢拍照,又或買幾樣東德紀念品回港送禮。他們會覺得東德的Trabi汽車很別緻,少先隊的制服很新鮮,卻沒法體會東德民眾每天提心吊膽,害怕自己說的話會給鄰舍告密。對自己孩子最親的那位姨姨,不知是否替秘密警察監聽的線人。在這些東德歷史館的留言冊上,時有世界各地的遊客寫下:「盼望這些歷史從此不再發生在人間。」雖然每個有常識的人都深知,人類一天有權力慾,這樣的歷史世世代代都會繼續上演,因為人不會從歷史汲取教訓。

RTXF72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近一年來,不少港人對東德和波蘭的歷史感興趣。小弟很幸運學過這兩國的語文,可以看點一手的資料。波蘭的前議長和外交部長斯高斯基(Radosław Sikorski),在中學時期領導工運,令他要從共產波蘭流亡英國。那是1981年,他先去英國學習英文,後來因為波蘭宣佈戒嚴而取得政治庇護身分。他十分發奮讀書,結過考進牛津大學最享負盛名的政治、經濟和哲學三合一的學位課程。在大學,他擔任波蘭學生會主席,繼續社運;另外也打入了大學的精英學生會,在那裏結識到一些英國傳統寄宿學校的年輕人。其中一位頭髮蓬鬆,很有才華的年輕人,名叫Boris,就是今天的英國首相約翰遜。畢業後,斯高斯基在英國當記者,後來更成為一本美國政經雜誌的首席外派員,獲派報導中東局勢,那時他只有26歲。後來波蘭共產黨在1989年真的倒台,他憑著在流亡時累積的經驗和人脈,成為政壇新星,一直攀到國防和外交部長的高位。

所以今天在德和在其他國家的香港人,無論你們打算將來回不回香港,所學的一切都對香港的未來發展無價。記緊把握每個機會學習,香港自有需要你的一天。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