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是禮物》:「關係焦慮」是對一段健康並深情的關係,所抱持的廣泛性懷疑

《焦慮是禮物》:「關係焦慮」是對一段健康並深情的關係,所抱持的廣泛性懷疑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因為被我們的文化洗腦,構築了一整套不切實際的虛幻期待,他們期待愛情看起來和感覺起來應該是某種特定的樣子,而被心裡那張愛應該如何的列表折磨,開始懷疑自己的關係。

文:雪瑞兒・保羅(Sheryl Paul)

我的婚姻教我的事,是真愛就只是你所付出的一切而已,就是這樣。愛情不是「在那裡」等你,而是在你自己。在你的心裡:在於你願意為愛付出什麼。我們都能夠愛,但很少有人擁有好好去愛的勇氣⋯⋯你可以擁有一個人的愛卻不珍惜,但這樣傻的是你。當你付出愛時,它彷彿是一朵經過仔細修剪的玫瑰花,在你內心成長綻放。

──凱特・克里根(Kate Kerrigan),《完美婚姻的祕訣》(Recipes for a Perfect Marriage )

在親密關係中,不是每個人都會被焦慮纏上,但在一段沒有危險訊號(請見附錄A)且忠誠的愛情關係中,敏感、善於分析又謹慎的人會經歷焦慮和懷疑是很普遍的事。若焦慮的根源之一,是需要在根本就無所適從的世界中,找到確定性和立足之地,而我們在感情方面最容易受傷,也因此是最無所適從的──所以,焦慮在這裡出現的話,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吧?然而,因為缺乏準確的訊息,也出於我們廣為流傳的文化假定,認為懷疑就表示不要,所以最初一些尋常的疑問或是正常的恐懼感,很快就會轉變並發展成嚴重的焦慮和恐慌。要通往滿意與順利的感情關係,我們都缺乏最基本的路線圖。

你將得到的,是你從來沒有過的健康愛情地圖。以下會從我的方法中,一個最基本的前提之一來外推:也就是在親密關係與焦慮之間,很常被忽略並誤解的連結。我們也會詳細闡明這個事實:愛情與恐懼不是互斥的;愛並不是一種感覺,而是一種行動和意願。每一次,當我們和令人安心也能夠互相扶持的伴侶,越來越親密、也越來越忠誠的時候,都會浮現一種恐懼──愛情則是願意和那恐懼搏鬥的行動與意願。因為愛與恐懼在心中纏鬥,親密關係因而要求我們變成愛的勇士。

什麼是關係焦慮?

我對「關係焦慮」的定義,是對一段健康並深情的關係所抱持的廣泛性懷疑。它通常會起於一個念頭:「我夠不夠愛我的伴侶?」或是「如果我感覺不像在戀愛或不夠心動怎麼辦?」

接著便從那裡盤旋進焦慮中,影響你在關係裡、甚至是在生活中處在當下的能力。即使是對沒有關係焦慮困擾的人來說,令人難過的是,我們近年來的離婚率急遽攀升,極少夫妻能夠體會到長久的真愛與熱情。這往往是因為我們從主流文化學到的愛情觀多為謬誤,很多人一碰上「沒有愛的感覺了」這樣的訊號,就先逃避再說。事實上,很多人從一段深情、堅定且健康的關係離開,其中一個最常見的理由是他們已經沒有感覺了:「我愛她,但我對她已經沒有戀愛的感覺了。」這種說法,被認為是分手的合理理由。

關係焦慮通常以兩種方式呈現,並且可能發生在關係中的任何階段,無論是剛開始還是已經結婚好幾年。第一種關係焦慮,發生在這個想法進入腦海的重要一刻:「我夠不夠,或是根本愛不愛我的另一半?」但在這種想法產生之前,當事者所描述的感情狀態都會是:「好得沒話說,濃情蜜意,夫復何求。我們之間的愛情好神奇,幾乎完美。」這樣的一對往往有很長的蜜月期,關係也非常健康。這種關係焦慮早期階段的特徵,就是極度渴望「把感覺找回來」, 因為失去戀愛的感覺對他們來說,就好像心臟被從胸口切割開一樣。

第二種關係焦慮的產生比較有跡可循,而且可能在關係才剛開始的階段就出現。這種焦慮的特徵,是沒有針對性的懷疑感、缺乏吸引力,還有那種你們真的「只是朋友」的感覺;而你繼續這段感情的原因,只是因為你太害怕孤單了。有一些敘述,像是「我們之間不夠來電」和「我只是在將就」,傾向主導此類型的關係焦慮。它特別令人倉皇失措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文化頌揚的是戀愛的感覺,並以此作為判斷你是不是和「對」的人在一起的唯一指標;因此, 若在關係建立早期就缺乏熱戀的濃情蜜意,將輕而易舉地招致懷疑和毀滅的感覺(直到你懂得更深入為止)。我常收到電子郵件,問我如果他們從一開始就疑神疑鬼的話,那我的這一套做法還有用嗎?答案是肯定的。

焦慮就是焦慮,跟它何時在哪裡出現、甚至是怎麼開始的,都沒有關係。重要的是焦慮一旦出現,你會如何面對?

不管是哪種焦慮──如果你的焦慮落在這兩個例子中間的話,這對你也適用;請記住,自我會持續地試圖說服你「只有你才會這樣」──生活在關係焦慮中,常會讓人墜入心靈暗夜。在這個時候,你熟悉的一切漸漸遠離,你將被邀請(或強迫被拖著),放開對你已經沒有用處的那些部分的自己,死過幾回之後,一個更慈悲、更有智慧的自己終將出現。不管焦慮用什麼方式顯現,你都可以選擇抵抗其召喚並且麻痺痛苦;但你也可以選擇穿越恐懼風暴的中心,向你人生中轉變最大的旅程輸誠。

shutterstock_7939408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什麼是健康的愛?

為了離開我們現在的所在地,我們必須知道要去哪裡;既然我們的文化放任我們缺乏界定健康愛的守則、定義和行動,我們就得從這裡開始。我們已經知道不實際的期望與錯誤的信念會導致焦慮,然而,它們最頻繁出現的地方,就是浪漫愛情的領域。該是時候更新我們的文化作業系統,並且下載健康愛情的新守則了。如此一來,我們才能藉由用真實取代錯誤的信念,去關照思考的領域。

這裡也是一樣,我們的程式更新,最好從榮格學派精神分析學者羅伯特・強森開始。他說的很簡單,健康的愛情就像一碗燕麥。一碗燕麥?你也許會說:「多不浪漫啊!」或覺得十分乏味。愛情應該是上面點綴著櫻桃、灑滿繽紛配料的冰淇淋聖代,愛情應該是罪惡的義大利甜點。燕麥?

在我們對浪漫上癮的文化中,這個想法以錯誤的方式觸痛許多人,並且經常引發諸如此類的問題:「熱情、戲劇性和刺激都到哪裡去了?愛情不是應該要讓我覺得不枉此生嗎?它不是應該要滿足我的每一個需求嗎?就算有些需求是我原先根本沒有的?」

強森的意思是愛情並不是萬靈藥,但我們蓄意讓人們如此相信。當愛情是誠懇真實的時候,你會從心靈覺得溫暖貼心,就像肚子裡的燕麥能讓你覺得溫暖、供給你營養一樣。這種感覺很好。它不是高潮迭起、讓人心跳落拍的羅曼史──不是好萊塢創造出來的那種東西。但它就是有用,很美好,很療癒。雖然不一定總是如此,但大部分時候,你們兩人會以獨特的方式連結在一起,一拍即合。更因為這不是日常生活每天都會發生的事,因此更顯得我們應該為此感激與慶幸。

許多人因為現實與他們的期望落差太大,而在關係中遭遇問題。許多人因為被我們的文化洗腦,構築了一整套不切實際的虛幻期待,他們期待愛情看起來和感覺起來應該是某種特定的樣子,而被心裡那張愛應該如何的列表折磨:「我應該時時刻刻都要有戀愛的感覺。我應該無時無刻都想做愛(或至少一週兩三次)。我看起來應該要像Facebook上的所有朋友一樣快樂。我應該總是想要看到我的另一半。我應該一直覺得著迷。我永遠都不應該生氣。我的感覺應該要像冰淇淋聖代上面那些繽紛的綴飾一樣閃耀。」

但你可以隨便去問一對結婚超過二十年的夫妻,他們會告訴你婚姻的基礎並不是繽紛的綴飾。在你的日常生活中,這些亮點可能來自於一個甜蜜的吻或一段滿意的對話,但它們不是婚姻的根本。這些夫妻知道什麼是愛,什麼不是。他們知道愛「不是」:

  • 一時的熱戀。一段關係也許是始於一陣激情和花火蝴蝶般的爆發,但這不是真正的愛──真愛的萌芽也可能不是如此,但這並不會減損這段關係的價值,也不會難以維持。火焰最終會熄滅,而學習真愛的過程才正要開始。
  • 你問題的解答,或是拼圖裡缺少的那一塊。唯一一個能從你自身的挑戰中,給你援助的,只有你自己。唯一一個能夠讓你覺得活得完整的人,是你自己。
  • 一定會符合愛情喜劇或雜誌中呈現的影像。
  • 堅定地確信你已經遇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 你們每次見面時的愉快對話。
  • 每分每秒都很嚮往你的伴侶。
  • 不需要費心經營。
  • 無論何時都要喜歡對方。你的伴侶會不時激怒你,這很正常。

現在,讓我們探索愛是什麼。愛是:

  • 行動。當你真的愛某個人,你將學會他們的愛情語言,並且盡可能常常努力,用伴侶接收得到的語言表達愛意。舉例來說,如果你伴侶的愛情語言是肢體接觸,即便你可以一天到晚說「我愛你」,但什麼都比不上抱抱親親他或幫他的肩膀按摩,更能有效地傳達你的愛。
  • 選擇。我們選擇冒著去愛的危險。對我們認定的另一半,我們決定練習完全敞開心房。我們選擇摧毀試圖說服我們逃開的恐懼阻礙,也選擇挑戰流行文化散布的錯誤信念和不實期望,不去理會你必須百分之百確定自己和「對的人」、「真命天子」在一起,或是與伴侶必須心心相印的想法。我們決定投入與承諾;而透過承諾,我們得以讓自己擴展,邁向一輩子對愛的學習。
  • 費心經營。真愛會要求你踏出你的舒適區,為另一半拓展自己。
  • 讓你成長並認識自己的機會。愛情要求你為了另一個人擴展自己。愛情邀請你打開內心,即便你的慣性反應是抱持著恐懼緊閉心門或退縮。愛強迫你正視自己的邊緣,以及你每次投射在伴侶身上的恐懼、不安全感和舊有的傷痕;它要求你為自己的痛苦負起全責。透過這份感覺痛苦的意願,你的心將對愛的喜悅開放。
  • 冒險。愛情說:「賭上你的存在、賭上你所知的一切、賭上你安逸生活的安全感和熟悉感。」因為當你選擇對愛情點頭時,就已經讓你的心變脆弱,面對可能被傷害的危險了。我們大多數人都會打造複雜的防禦機制,來避免冒這個險;甚至已經到說服我們自己,必須離開一段充滿愛與神奇的真誠關係的地步了──然而,真相是我們太害怕冒險去愛。

比我們的文化勇於承認的複雜得多,證據是英文裡描述愛的,只有「love」這個字。

相關書摘 ▶《焦慮是禮物》:「侵入性思維」是心理成癮,用來麻痺情緒痛苦和脆弱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焦慮是禮物:24個練習,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擁抱真實的自己》,時報出版

作者:雪瑞兒・保羅(Sheryl Paul)
譯者:林幼嵐

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擺脫情緒失控困境,傾聽「內在療癒師」聲音。擁抱焦慮的禮物,就是「你原本的自己」。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全球有兩億六千萬人被診斷出患有焦慮症——這還不包括幾百萬沒有確診的人;這些數字說明我們活在一個焦慮的年代裡。

不管你幾歲、住哪、外貌如何、賺多少錢、性取向或性別為何,焦慮就和失落感一樣,在這些感覺之前,人人平等;到頭來,每個人都會在暗夜中遇上焦慮。

  • 「如果我跟錯的人結婚怎麼辦?」
  • 「要是得了不治之症呢?」
  • 「如果一貧如洗了?」
  • 「如果我愛的人遭逢什麼不幸了?」
  • 「要是我傷害了我的孩子又該怎麼辦?」

無論你的焦慮如何呈現,你都絕對不是孤立無援,自己並不是唯一這樣的人。

降低對焦慮心懷慚愧的其中一項要素,在於知道你並不孤獨;常態化能夠降低羞愧感。倘若我們以學習的心態接近焦慮,它會指引你到內心深處需要被看見的那個點。

當我們轉而面對自身的症狀,而不是治療、或將它們當成疾病時,就會開始有所收穫。焦慮是一條通往自己的道路,而那個自己所渴望的是圓滿。焦慮的所有表現都是無意識的幫助您治癒的信使。焦慮不是你的敵人。它是變相的朋友。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