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粉紅痛批「只喊口號,不捐口罩」的潘石屹,為何寧願捐贈巨款給哈佛?

被小粉紅痛批「只喊口號,不捐口罩」的潘石屹,為何寧願捐贈巨款給哈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潘石屹之所以不給中國捐一分錢一個口罩,卻大手筆給美國學校捐款,也有更多經濟社會效益和個人經歷的考量。

《孟子》有雲: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樂善好施是社會大眾對於富人的心理期待,但是錢在別人口袋裡,捐不捐?怎麼捐?捐給誰? 體現著捐贈者的個人意志。在中國,公眾人物的捐贈行為經常被社會大眾放大檢視,有時候還會淪為「道德綁架」。

今(2020)年初,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肆掠的時候,海內外的捐款和物資不斷湧向重疫:武漢。在官方的宣傳報導中,經常可以看到有人「丟下一萬元就跑了」的新聞,還有生活條件不是很好的老人捐出對他們來說幾十萬的「鉅款」,有網友大呼:他們才是弱勢群體,不要再收老人的錢了!

此外,不少明星、政商名流也紛紛捐款捐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馬雲和韓紅了。馬雲公益基金會於1月29日宣佈,捐贈一億元人民幣用於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疫苗研發。當中國疫情趨於穩定後,馬雲還向超過150個國家運送醫療用品,並向很多在全球醫療資源爭奪中處於劣勢的國家運送口罩和呼吸機。

韓紅是中國知名的女歌星,她於2012年5月發起成立了韓紅慈善基金會,和馬雲基金會的私募基金性質不同的是,韓紅基金會是公募基金會。這次疫情中,韓紅基金會接受公眾捐款,然後採購醫療物資運往疫區,受到網友肯定。

韓紅曾經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有了基金會後才知道,原來一包速食麵都是可以公示的,你們為什麼做不到?」因為這一霸氣表態,韓紅基金會贏得公眾的信任。不過,外界對於其也不是沒有質疑的聲音,今年2月,有微博用戶「司馬3忌」實名向中國當局舉報韓紅基金會存在多項違規行為。

像馬雲和韓紅這樣將慈善當成事業來做的公眾人物畢竟是少數,更多人捐款給慈善機構。馬雲就曾經說過:「不應用捐款評選慈善家,有錢人最麻煩的是花時間。」但是社會大眾還是很現實的,公眾人物捐沒捐、捐了多少,經常成為鄉民的談資,有時甚至形成對公眾人物的輿論壓力。

「只喊口號,不捐口罩」的潘石屹

在這次疫情中,由於沒有捐款而被輿論推上風口浪尖的公眾人物非潘石屹莫屬。潘石屹的企業因為在疫情中沒有捐一錢一物,被網友痛批為「沒有家國情懷的企業家」,「只喊口號,不捐口罩」。和父親潘石屹的沉默不同,兒子潘瑞護父心切, 多次在網路發聲。

2月10日,潘瑞在微博發文稱:「某會兒都那樣了,你咋還舔著臉讓我捐呢?缺嗎?為什麼缺?讓朋友幫忙送兩包口罩,都不知道送不送得到醫生手裡,咋的?沒捐不讓說話了是嗎?」 他隨後再發文稱:「口罩都發不明白還想碰我錢?你逗我呢?」

2016年,潘瑞和萬達公子王思聰、商業巨富之子王爍、富力公子張量一起被評為「京城四少」。因為多金和年少張狂的特點,他們常常是媒體的寵兒和大眾關注的焦點。潘瑞發表上述言論後,網友對其的評價也呈現兩極。還有網友挖出其父潘石屹過往對內「一毛不拔」,對外一擲千金的「黑料」。

據相關網路資料披露,2014年,潘石屹、張欣夫婦向哈佛捐了1500萬美元,並成立基金會再次捐助一億美元給哈佛大學。中國網路還熱傳一段2015年潘石屹接受中國知名的變性女主持人金星採訪的視頻。

金星問:給哈佛大學捐了那麼一筆錢,我們國家也有很多好大學,怎麼不捐呢?怎麼捐給美國人啊。

潘石屹回答:這個錢不是捐給哈佛大學, 是捐給在哈佛大學上學的中國的貧困學生的。

金星質疑道:到了哈佛大學,幾乎沒有什麼貧困的,都可以考進去,按照他們的智商是可以申請到獎學金的,你還資助他幹什麼呀。

潘石屹:這是你對中國啊,中國上哈佛大學的學生不夠瞭解,其實他們很多人是家裡貧困的。

金星再次質疑道:中國考上哈佛大學的都是人尖子中的尖子,按照他們那個智商、比例,他們在美國申請全額或半獎學金很容易的。

潘石屹這時說道:現在中國不是有錢了嗎?為什麼中國自己孩子的學費還要讓別人去給付呢?

金星不客氣的指出:當然了,你們有錢人只幫有錢人,那底下這幫人呢,你不管一管?

潘石屹這時沒有說話,尷尬地笑起來,現場觀眾也響起了掌聲。在視頻的彈幕中,有觀眾評論道:「割完中國韭菜,該去給美國人包餃子了。」

其實像潘石屹這樣「吃裡扒外」的富商,不是孤例。 2014年9月9日,《外交政策》網站還報導了哈佛大學收到來自香港富豪陳姓家族的3.5億美元捐款,這筆捐給哈佛公共衛生學院的捐款是該校378年歷史上數額最大的一筆捐贈。

2016年年底,中國「網遊大佬」陳天橋宣佈成立10億美元基金支持腦科學研究,其中第一批向加州理工大學捐贈1.15億美元成立腦科學研究院。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陳天橋捐款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己的能力沒法去做這些事情。」他還說:「中國科學缺錢不是我的錯!」

唐代詩人白居易在《琵琶行》中曾經寫道:「商人重利輕離別,前去浮梁買茶去。」 臺灣首富郭台銘也說過:「商人無祖國,市場就是我的祖國。」

現實中,商人是非常理性的經濟人,他們的每一分錢都會花在刀刃上,講究投資回報比,不會做無利的買賣,即使做慈善,也要考慮為其帶來的直接或間接的經濟社會效益。在西方國家,不少富商成立了慈善基金會來做慈善,這樣不僅為其營造肩負社會責任的形象,也是一項可以帶來切實經濟利益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