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粉紅痛批「只喊口號,不捐口罩」的潘石屹,為何寧願捐贈巨款給哈佛?

被小粉紅痛批「只喊口號,不捐口罩」的潘石屹,為何寧願捐贈巨款給哈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潘石屹之所以不給中國捐一分錢一個口罩,卻大手筆給美國學校捐款,也有更多經濟社會效益和個人經歷的考量。

《孟子》有雲: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樂善好施是社會大眾對於富人的心理期待,但是錢在別人口袋裡,捐不捐?怎麼捐?捐給誰? 體現著捐贈者的個人意志。在中國,公眾人物的捐贈行為經常被社會大眾放大檢視,有時候還會淪為「道德綁架」。

今(2020)年初,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肆掠的時候,海內外的捐款和物資不斷湧向重疫:武漢。在官方的宣傳報導中,經常可以看到有人「丟下一萬元就跑了」的新聞,還有生活條件不是很好的老人捐出對他們來說幾十萬的「鉅款」,有網友大呼:他們才是弱勢群體,不要再收老人的錢了!

此外,不少明星、政商名流也紛紛捐款捐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馬雲和韓紅了。馬雲公益基金會於1月29日宣佈,捐贈一億元人民幣用於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疫苗研發。當中國疫情趨於穩定後,馬雲還向超過150個國家運送醫療用品,並向很多在全球醫療資源爭奪中處於劣勢的國家運送口罩和呼吸機。

韓紅是中國知名的女歌星,她於2012年5月發起成立了韓紅慈善基金會,和馬雲基金會的私募基金性質不同的是,韓紅基金會是公募基金會。這次疫情中,韓紅基金會接受公眾捐款,然後採購醫療物資運往疫區,受到網友肯定。

韓紅曾經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有了基金會後才知道,原來一包速食麵都是可以公示的,你們為什麼做不到?」因為這一霸氣表態,韓紅基金會贏得公眾的信任。不過,外界對於其也不是沒有質疑的聲音,今年2月,有微博用戶「司馬3忌」實名向中國當局舉報韓紅基金會存在多項違規行為。

像馬雲和韓紅這樣將慈善當成事業來做的公眾人物畢竟是少數,更多人捐款給慈善機構。馬雲就曾經說過:「不應用捐款評選慈善家,有錢人最麻煩的是花時間。」但是社會大眾還是很現實的,公眾人物捐沒捐、捐了多少,經常成為鄉民的談資,有時甚至形成對公眾人物的輿論壓力。

「只喊口號,不捐口罩」的潘石屹

在這次疫情中,由於沒有捐款而被輿論推上風口浪尖的公眾人物非潘石屹莫屬。潘石屹的企業因為在疫情中沒有捐一錢一物,被網友痛批為「沒有家國情懷的企業家」,「只喊口號,不捐口罩」。和父親潘石屹的沉默不同,兒子潘瑞護父心切, 多次在網路發聲。

2月10日,潘瑞在微博發文稱:「某會兒都那樣了,你咋還舔著臉讓我捐呢?缺嗎?為什麼缺?讓朋友幫忙送兩包口罩,都不知道送不送得到醫生手裡,咋的?沒捐不讓說話了是嗎?」 他隨後再發文稱:「口罩都發不明白還想碰我錢?你逗我呢?」

2016年,潘瑞和萬達公子王思聰、商業巨富之子王爍、富力公子張量一起被評為「京城四少」。因為多金和年少張狂的特點,他們常常是媒體的寵兒和大眾關注的焦點。潘瑞發表上述言論後,網友對其的評價也呈現兩極。還有網友挖出其父潘石屹過往對內「一毛不拔」,對外一擲千金的「黑料」。

據相關網路資料披露,2014年,潘石屹、張欣夫婦向哈佛捐了1500萬美元,並成立基金會再次捐助一億美元給哈佛大學。中國網路還熱傳一段2015年潘石屹接受中國知名的變性女主持人金星採訪的視頻。

金星問:給哈佛大學捐了那麼一筆錢,我們國家也有很多好大學,怎麼不捐呢?怎麼捐給美國人啊。

潘石屹回答:這個錢不是捐給哈佛大學, 是捐給在哈佛大學上學的中國的貧困學生的。

金星質疑道:到了哈佛大學,幾乎沒有什麼貧困的,都可以考進去,按照他們的智商是可以申請到獎學金的,你還資助他幹什麼呀。

潘石屹:這是你對中國啊,中國上哈佛大學的學生不夠瞭解,其實他們很多人是家裡貧困的。

金星再次質疑道:中國考上哈佛大學的都是人尖子中的尖子,按照他們那個智商、比例,他們在美國申請全額或半獎學金很容易的。

潘石屹這時說道:現在中國不是有錢了嗎?為什麼中國自己孩子的學費還要讓別人去給付呢?

金星不客氣的指出:當然了,你們有錢人只幫有錢人,那底下這幫人呢,你不管一管?

潘石屹這時沒有說話,尷尬地笑起來,現場觀眾也響起了掌聲。在視頻的彈幕中,有觀眾評論道:「割完中國韭菜,該去給美國人包餃子了。」

其實像潘石屹這樣「吃裡扒外」的富商,不是孤例。 2014年9月9日,《外交政策》網站還報導了哈佛大學收到來自香港富豪陳姓家族的3.5億美元捐款,這筆捐給哈佛公共衛生學院的捐款是該校378年歷史上數額最大的一筆捐贈。

2016年年底,中國「網遊大佬」陳天橋宣佈成立10億美元基金支持腦科學研究,其中第一批向加州理工大學捐贈1.15億美元成立腦科學研究院。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陳天橋捐款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己的能力沒法去做這些事情。」他還說:「中國科學缺錢不是我的錯!」

唐代詩人白居易在《琵琶行》中曾經寫道:「商人重利輕離別,前去浮梁買茶去。」 臺灣首富郭台銘也說過:「商人無祖國,市場就是我的祖國。」

現實中,商人是非常理性的經濟人,他們的每一分錢都會花在刀刃上,講究投資回報比,不會做無利的買賣,即使做慈善,也要考慮為其帶來的直接或間接的經濟社會效益。在西方國家,不少富商成立了慈善基金會來做慈善,這樣不僅為其營造肩負社會責任的形象,也是一項可以帶來切實經濟利益的事業。

微軟集團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曾經多次登上世界首富的寶座,他是許多中國人從幼稚園就開始崇拜的楷模。2000年,比爾・蓋茲和妻子梅琳達・蓋茲(Melinda Gates)共同創建了全球聞名的慈善基金會,搖身一變為樂善好施的慈善家。

不過,2019年3月,法國環境調查記者里安內爾・阿斯特魯克(Lionel Astruc)出版了一本調查報告《比爾與梅浪達蓋茨基金會,登峰造極的偽善機構》,揭露了比爾・蓋茲本人以及其基金會的真面目。該書介紹了比爾・蓋茨如何採取大規模的避稅政策,得以逃避繳納數十億美元的稅款,還介紹了蓋茲基金會投資項目導致其最終目的不僅未能減低貧富差距,而且恰恰相反,正在使貧富差距日益拉大。

AP_1826157722824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寧予外邦,不予家奴」的背後

潘石屹之所以不給中國捐一分錢一個口罩,卻大手筆給美國學校捐款,也有更多經濟社會效益和個人經歷的考量。

早在2014年,潘石屹和妻子張欣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披露,像他們八十年代出國學習,誰也交不起五萬美金學費,再有錢的也交不起。他們一個是甘肅農民,憑著全校第二的成績,從大山裡考到了中國石油管道學院。一個是香港工廠的計時女工,靠著毅力和資助,拿到了劍橋大學的碩士學位。潘石屹認為,他做此決定出於自己的經歷,因為他「整個思路都是比較草根的」。

不過,也有網友質疑潘石屹給哈佛捐款不過是為兒子投錢問路。2019年張欣在IG貼出了一張送小兒子Luc去哈佛開學報到的照片,很多人認為這是五年前捐款1500萬美金買好門票。這似乎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2018年10月21日,英國《衛報》就曾經報導了哈佛大學招生的潛規則。文章稱,想在哈佛大學讀書嗎?說服你的父母給這所大學一份好禮物:要麼是一棟新樓,要麼是100萬美元的獎學金,只要是這類型的事情都可以。

此外,我們也要分析中國「推」的因素和美國「拉」的因素。從潘石屹兒子的挺父言論中,不難發現,他們對某會這樣的受捐助機構是缺乏信任感的。中國官方背景的慈善機構一直以來都備受公眾質疑,在這次疫情中,公眾對其的憤怒更是到了無可複加的地步,有人形容武漢上空有個黑洞,多少物資投下去,都不見蹤影。

潘石屹這樣的富商之所以不捐錢給中國大學,其實也有類似的原因。中國的公立高校和某會一樣都是政府的附屬機構,高校的領導有行政級別,有些校長甚至可以和省部級官員平起平坐。雖然近些年來,外界一直呼籲高校去行政化,但是沒有哪一個高校願意去推動,用筆者大學老師的話來講:「我們高校去行政化了,沒有了行政級別,以後怎麼和那些行政機關打交道。」 所以這樣的呼籲最後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因此,中國高校的各個部門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令人厭惡的官僚氣息。在中國上過大學的學生,幾乎都會對那些教務處、收發室的工作人員留下深刻印象,他們總是看起來很忙而不耐煩的樣子,你有不明白的地方重複問一句,他們可能就會皺起眉頭、提高音量,做出一副拒你於千裡之外的模樣。你若和他們頂撞,最後可能要你好看。

最近,一位網名「鐘美美」的中學生因為發佈了模仿、諷刺老師的視頻被學校訓誡。他們就像政府機關的一些公務員一樣,手中有些權力就要耀武揚威,他們可不在乎學校的外界聲譽和形象,反正自己旱澇保收。

中國公辦高校的經費主要來源於中央、省、地市三級政府撥款,捐贈對於高校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以北京大學為例,在其公佈的2018年決算表中, 2018年收入總計120億4081.12萬元,其中捐贈收入1億7384.57萬元,占比僅1.4%。像北京大學這樣的頂級大學都是如此,其他不知名的大學可想而知。

與中國不同的是,美國大學的經費來源更趨多元化,除了政府撥款和學雜費之外,還有數目龐大的捐贈收入、社會服務收入等。哈佛大學2018年的總收入中,有9%來自當年捐贈,35%來自捐贈基金投資收益。

中國高校為了規範捐贈的管理和使用,相繼成立了基金會。2004年,《基金會管理條例》公佈並實施,該條例定義了基金會的概念,並賦予其「非營利性法人」的地位。2017年《光明日報》的一篇高校教授的文章披露,我國四百多家大學基金會,雖初具模樣,但普遍羸弱,其中一些甚至難以保障自身生存,大的作為更是無從談起。

而美國高校基金會有著真正的非營利性法人地位,採用公司制的管理體制,聘請有專業資格人員進行管理。比如,耶魯大學基金會成立了「耶魯大學投資委員會」,成員由來自投資公司的至少三名員工和其他具有特殊投資經驗的專家人士構成。除此之外,耶魯大學投資辦公室聘請了20位知名投資人組成「捐贈基金智囊團」。

此外,捐款人對於捐款及投資收益的去向、用處有很大的決定權。最後,美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規定凡向非營利機構(主要包括教會和高等院校)捐贈資金、款項、設備和不動產等的機構和個人給予稅收優惠。做法是對非營利組織的捐贈不徵稅,並將捐贈額從個人所得稅應納稅以及公司年應納稅所得額中予以扣除。

另外,美國政府徵收遺產稅,遺產數越多,徵收的稅額越多,最高稅率可達55%。其中,慈善捐贈是遺產與贈與稅的扣除專案。用於高等教育的捐贈符合稅法規定的扣除條件,稅法沒有規定慈善捐贈在遺產與贈與稅收中的扣除上限,可全額扣除。中國政府對於捐贈一直持鼓勵態度,稅法就捐贈行為也有相應的減免稅款規定,但是政策過於籠統,缺乏可操作性,沒有發揮激勵效果。

和美國大學基金會的市場化運作方式不用,中國高校的基金會大多採用行政管理的方式。有研究人員指出,根據《基金會管理條例》第35條的規定:「基金會業務主管單位需履行指導、監督基金會開展公益活動。」 高校基金會註冊為非盈利法人後,也成為「社會團體」的一份子,所以和其他「社會團體」一樣,日常運營要受到「登記管理機關」(即各級民政部門)和「業務主管單位」(即各級教育部門)的雙重負責、雙重管理。

另外,中國高校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大多從其他部門借調過來,或者是由其他部門裁減而來的冗員。他們工作的散漫、不敬業幾乎是可以預期的結果。

再者,中國高校基金會投資理財能力不足,大部分的理財方式儲蓄。2011年,有學者針對171家高校基金會的財務年報進行統計分析發現,這171家高校基金會淨資產規模合計為91.6億元人民幣。其中只有55家高校教育基金會進行了除儲蓄外的投資活動,只有21家取得了投資收益,合計2.19億元,另外34家的投資收益為零。收益率在5%以上的高校基金會只有9家。

最後,和中國某會一樣,中國高校的捐贈者只負責捐款,至於善款的流向和用途,捐贈人都無權插手,這導致了捐贈者本人的意願很難真正落實。

RTS3F9Z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國度

通過上述中美兩國高校基金會運營方式的對比,大概就能瞭解部分中國富商為什麼對中國高校一毛不拔,卻對美國高校一擲千金,拋開承擔社會責任、形塑企業和企業家形象之外,更多有經濟因素的考量。

近些年,中國反腐打擊裸官的力度不斷加強,2014年中國公安部開展了追捕外逃貪官的「獵狐行動」,抓捕了一大批外逃貪官。與此同時,一大批裸商卻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根據MBA智庫的定義,裸商指通過投資移民方式將資產和家庭轉移出境,而本人仍在國內經商的社會現象。

2012年9月,《經濟學人》發佈報告稱,中國大陸超過16%的富人己移民海外或是正在辦理移民手續,44%的人準備離開。其中超過85%的人準備將子女送到海外求學,三分之一的人在海外擁有資產。

這幾年,不時傳出關於潘石屹跑路的新聞,今年3月10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消息稱,美國私募基金公司黑石集團正進行排他性談判,計劃斥資40億美元將潘石屹旗下的公司私有化。若私有化交易達成,潘石屹夫婦將從中套現200億元。消息一出,不少人直呼潘石屹這是要開啟了勝利大逃亡。

近些年,類似的富商大逃亡不勝枚舉,萬達、海航、安邦等企業在國內舉債然後到海外並購,這樣的行為一方面造成了中國外匯的流失,另一方面也加劇了國內金融的風險。有鑒於此,2017年中國宣佈收緊銀根,以萬達為首的一大波企業拋售海內外資產,還被迫表態不會逃跑,以後將經營重心放在國內。有一次,潘石屹被網友逼急了,出面回應自己持有中國護照,是人大代表,不會跑。

美國的富商也會因為國內稅收政策的原因,變更國籍、轉移資產,這大概就是資本趨利避害的天性。但是中國卻變成如此集體的行動,富商對他們的廣大消費者可以表現得如此冷酷絕情,著實罕見。深挖其中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僵化的體制扭曲了人性,「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罵娘」成為這個社會的常態。

中國每查處一個貪官,就是拔出蘿蔔帶出泥,背後都少不了和一些富商的勾結式腐敗,再草根的商業鉅子,如果沒有和權貴進行錢權的勾兌,怎麼能輕而易舉拿下黃金地段的土地? 在專制的國度裡,官員只需對上負責,商人們自然也是有樣學樣。

中國社會盛行的是叢林法則,「忍到無恥,狠到無情」的人都會笑到最後,他們可不會去感謝誰,因為這都是他們摸爬滾打的本事,在他們看來:你受壓迫,那是你的命;我賺你錢,那是因為你傻。潘石屹不給國內捐一分錢,最後還不照樣是「人大代表」,代表一群「草民」、「屁民」、「蟻族」、「鼠輩」……而他的商業帝國恰恰是這群人支撐起來的。

中國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我們平常以為的那些社會精英人士,他們可能是最反華的一群人,他們可能嘴上不說,但是他們用腳投票。也有一些人悄悄說,有時不幸被抓包。最近,一位用戶名「神樂阪梓月」的推特用戶發表辱華言論,結果被人肉出來是中國科技大學的學生,她稱中國人為「支那賤畜」,可謂十分惡毒。

近些年來,這樣的案例比比皆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