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物化》:我們擁有的究竟是愛,或是已經物化的愛?

《關係物化》:我們擁有的究竟是愛,或是已經物化的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際連結需求不僅是人類最渴望的基本需求,也是生存不可或缺的要件。在人際上獲得滿足,包括被肯定、被接納所獲得的歸屬感所帶來的心理愉悅,後續引發的生理效應,等同於實質的藥物、食物對身體造成的正面影響。

文:郭彥余

前言:我們擁有的究竟是愛,或是已經物化的愛?

每個人都是關係的生物。即便擁有天縱之才,也無法孤獨地活在關係之外。如同哲學家馬丁・布伯(Martin Buber)所說:「關係是一切的起源。」

然而,人們從誕生開始,就必須面臨與這個世界分離的孤獨。「與世界和其他生命體分開的事實」,以及「與生俱來對群體連結的本能需求」,這兩者衝撞之下帶來的強烈孤寂感,無法消除,只能與之共處,但鮮有人能認清這點,於是拚命尋找各種能夠滌除孤寂的方式。

在當前鼓勵消費、鼓勵追求快感和獲利的社會氛圍下,這種不可避免的焦慮與不安,成為一種可以獲利的商機,人們亟欲快速消滅生活中各種限制帶來的負面感受,盡可能填滿無止盡的欲望黑洞,像是大量消費如網購或囤貨,可以帶給個人內心滿足感與安全感;或像是投入網路遊戲,可以透過簡單的練等或小額的課金,在虛擬世界獲得立即性的回饋,不需要經歷現實世界的等待與挫敗⋯⋯。

周而復始,人們越來越習慣以物化的方式來處理各種情感性的問題,甚至將身邊所有關係物化也不覺有異,包括愛情、親情、友情以及任何與人際情感連結有關的層面。

人不再被當成有思想、有感受、有生命、有靈魂的生物,而是一種可以被壓榨獲利的商品、可以滿足個人與公司需求的商品。

長期處在這樣的環境下,有些極度渴求被愛的人,就會為了滿足被愛而物化自己,忽視自己的感受,將自己變成他人的附庸;而有些人則是利用這種心態來物化別人,眼裡只看到自己、關注自己,把對方當成自己舒緩寂寞的工具。

物化他人與物化自己的三大指標

「關係物化」指的是,在人際情境中,任何一方為了滿足欲望,無視自己或對方的感受,把人當成沒有情感的物品,採用損害彼此身心、權益或資源的方式,來達到預定目標的人際互動模式。

關係物化指的不僅是「物化他人」,或「被他人物化」,也包括個人因為自身的匱乏而忽略他人的貶抑、傷害與攻擊,進而「物化自己」。關係物化乃是雙方共同創造出來的產物。

無論關係物化展現在哪一種關係型態當中,包括愛情、友情、親情、人際以及與自我的關係等各種情境,都具備了三大指標:只關注自己、忽略他人、單向性,這也是用來檢視身邊關係的重要特徵。

一、 只關注自己:物化他人者,只在意自己的利弊得失,並將之視為最優先的考量,而不管可能帶來的任何負面效應或對別人的傷害;物化自我者,則只在意自己的形象,為了經營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而委屈求全,或者為了從別人身上獲得保護,不斷地犧牲自己、隱藏自己、傷害自己。

二、 忽略他人:物化他人者,無視自己的作為對他人造成的任何傷害,即使知道這樣的傷害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不能接受,還是一意孤行;物化自我者,則無視他人對自己的關心、愛護及付出,做出危害自己的事情或自暴自棄。

三、 單向性:物化他人者,不會隨著關係中另一方的回應做任何相應的調整,堅持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我行我素;物化自我者,則永遠以對方的想法和行動為主,貶低自己。

被接納勝過被保護?翻轉的需求層次理論

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H. Maslow)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提及,人們成長發展的內在動機是由需求所組成,而這些需求分別是生理需求(食物、水、睡眠、性欲等)、安全需求(人身安全、免於威脅等)、愛與隸屬需求(被接納、被愛護)、尊重需求(受人重視、維持個人價值)、自我實現需求(發揮潛能、達成個人理想境界)等五種。

原則上,人們會傾向優先滿足生理和安全需求,行有餘力,才會進一步追求其他的需要。然而社會認知神經科學家馬修・利伯曼(Matthew D. Lieberman)卻認為,需求層次理論的優先順序或許應該被翻轉。

他透過大腦科學實驗證明,推動人們生活的優先需求或許並不是生理與安全,而是與人連結的渴望,也就是愛與隸屬的社會需求。

利伯曼發現,當人們什麼都不做的時候(不用工作、念書或執行任何任務的放空時刻),大腦內掌管人際連結的腦區就會一直處在活躍的狀態,反覆思考與人際有關的議題。同樣的現象,也可以在未諳世事的嬰兒身上觀察到。

也就是說,大腦在我們什麼事情都不做的時候,會自然啟動關注人際連結的預設網絡。各種科學實驗都證明,人際連結需求不僅是人類最渴望的基本需求,也是生存不可或缺的要件。

在人際上獲得滿足,包括被肯定、被接納所獲得的歸屬感所帶來的心理愉悅,後續引發的生理效應,等同於實質的藥物、食物對身體造成的正面影響。

同樣地,我們在人際上所經歷的那些看似抽象的挫折,例如被排擠、被責罵所帶來的心理痛苦,後續對身體造成的影響,亦等同於現實生活中實質的生理傷害。

利伯曼認為,許多我們以為的純粹心理活動,其實比我們所想的更為具體有形,因為所有心理活動都根植於大腦的生理歷程,而這些心理活動幾乎都跟人際連結脫離不了關係。

我們極度渴望獲得別人的正面評價,即便是面對完全陌生的人,還是很希望跟他們有正面的連結。

高知工科大學的社會認知神經科學家出馬圭世(Keise Izuma),在日本進行一項研究,證明了這個觀點。他讓實驗參與者躺在大腦掃描儀中觀看不曾見過、也不曾想要認識的陌生人給的誇獎訊息。當參與者接收到這些訊息時,大腦中與獎賞系統有關的腦區便被啟動,這些腦區與參與者在完成任務、獲得金錢獎勵時所啟動的腦區是類似的。

實驗說明了人們不只易受旁人正向回饋的影響,而且大腦系統的獎賞部位對類似回饋的反應,也遠比想像中強烈許多。

因此,我們會用盡各種方法,來滿足人際渴望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管是透過討好別人、矮化自己的屈從方式,或是攻擊別人、膨脹自己的自以為是,都是想要滿足本能上對連結的渴望,以獲得大腦在這些內建程式被滿足時所帶來的生理獎賞。

為了渴求被愛,寧願物化與被物化

小倩是身陷關係物化的典型例子。

她糾結於反覆劈腿、說謊的伴侶關係之中,每當她下定決心要結束關係,對方總是以甜言蜜語與威脅恐嚇並用的方式,留住小倩。

甜言蜜語的時候,男友會聲淚俱下,告訴小倩她才是自己的最愛,其他對象都只是一時意亂情迷、逢場作戲;威脅恐嚇的時候,男友會讓小倩知道自己一旦沒有了她就不能活,如果她真的堅持離開,那不如同歸於盡!

這種沉重卻熱切的宣告,讓小倩相信自己對男友而言真的不可或缺,儘管親朋好友苦口婆心,再三規勸要她分手,小倩依然相信男友會改變,最終一定會守在自己身邊。

為了維持伴侶關係,讓男友相信她對感情的堅貞,小倩搬離了原有的生活圈,疏遠了所有關心她的親朋好友。

小倩付出了一切,什麼都不剩。

最後,她只能獨自一人在這段有毒的關係中繼續飲鴆止渴,痛苦掙扎⋯⋯

對於受困於有毒關係的小倩來說,最強烈的需要顯然並非生理與安全,而是被愛。被愛、保有伴侶關係對小倩來說,遠勝於其他所有需要。

為此,她可以放棄家人與朋友,離開熟悉的家庭與工作,無視這些真正關愛她的人,也無視自己在關係中所受到的傷害,只為了獲得被愛的感覺,避免隻身一人的孤寂感,即便代價可能是自我毀滅也在所不惜。

小倩為了滿足內在對愛的匱乏,而忽略對方對她的傷害,兩人彼此都在這個單向性的互動中,共謀出一種日漸疏遠、互相損耗的關係型態。

我身邊還有些與小倩一樣,為了被愛而不惜代價的人,但他們展現了另一種有別於小倩的行為──透過不斷地更換伴侶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並引以為傲,對自己造成別人的傷害視而不見。小倩的男友便是如此,在關係當中為所欲為,完全不把小倩的感覺當一回事,傷害或攻擊是他們關係當中常見的互動模式。

在這種物化的關係之中,雙方都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而從未將對方當作一個有感情、有思考、會受傷的「人」看待,如此下去,只會日漸疏遠,明明置身關係之中卻產生更深刻的孤寂感,甚至因為這樣不健康的關係,將自身推向毀滅的深淵。

擺脫物化困境,從不健康的關係脫身

當為了牟利的謊言與假象漫天紛飛,各種光怪陸離的人際現象充斥生活,愛情、親情、友情、職場人際等幾乎全都變了調;當社會不斷鼓吹食衣住行育樂層面的享受,並將這樣的享受模式移植到人際連結的社會需求上時,會讓我們越來越容易忽略人性本質中那個充滿感情靈魂的存在,最後導致關係的扭曲、混亂與破滅,讓人與人的互動陷入互相耗竭與傷害之中。

本書列舉出幾種在愛情、友情、親情以及職場上常見、會導致身心耗竭的關係物化案例,案例取材自生活周遭常見的事件、社會新聞以及媒體報導等真實故事,經過大幅度的整合與改編,旨在呈現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關係物化原型,並分析這些原型背後的起因。

這些分析以存在心理學與科學實驗為立基點,讓你在閱讀時能夠理解、辨識與思考,是哪些元素形成了這些不健康的物化關係,甚至核對目前讓自己所困擾的,是哪種物化原型的情境,並藉著每章文末的各種思考練習,讓自己免於陷入物化的關係之中,與所愛的人建立更純粹真誠的互動。

相關書摘 ▶《關係物化》:去人性化、剝奪他人價值的心態,為關係帶來毀滅性傷害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關係物化:那些假愛之名的需索與控制,是否真是我們想要的愛?》,商周出版

作者:郭彥余

當情人成了填補寂寞的工具;當子女成了滿足虛榮的名牌;當朋友成了事業坦途的墊腳石⋯⋯當利益逐漸侵蝕你我珍視的關係,如何找回對彼此最真誠的初衷?

「關係物化」,乃是在人際情境中,任何一方為了滿足欲望,無視自己或對方的感受,把人當成沒有情感的物品,採用損害彼此身心、權益或資源的方式達到預定目標。

關係物化指的不僅是被「他人物化」,或「物化他人」,也包括「物化自己」──因為自身的匱乏而忽略他人的貶抑、傷害與攻擊,或是為了追求某種標籤或虛名,錯誤地定義了自身的價值。

關係物化會以不同的形式,侵蝕我們所珍視的愛情、友情、親情,例如:

  • 為了維持「有伴」的狀態,刻意忽視對方顯而易見的缺陷,明知道彼此可能有種種的不適合,卻還是忍氣吞聲、委曲求全。
  • 為了營造教子有方的形象,不斷要求孩子的課業表現或職涯選擇,只為了滿足自我對「好父母」標籤的追求。
  • 為了成為部門中業績頂尖的明星員工,成為不眠不休的工作狂,期待形塑想像中的完美形象,而物化了自我的價值。

識別目前令自己痛苦的關係或狀態,是否屬於關係物化的一種,將有助於我們逃脫這個互相耗竭的牢籠,朝更健康的關係或自我邁進。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