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簽引渡合作又表態支持《港區國安法》,「送中」高風險國家有哪些?

與中國簽引渡合作又表態支持《港區國安法》,「送中」高風險國家有哪些?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多個國家與中國、香港簽有引渡協議,使人們擔心出國旅遊時,可能因言論立場與中國當局迥異,因而被這些國家逮捕、「送中」。不過,簽訂引渡合作不代表一定會協助中國執法,要看所在國家對人權的重視程度。

中國推動《港區國安法》管轄對象範圍擴及全世界,日前有報導稱,全球目前有55個國家與中國、香港其一簽訂引渡合作,入境這些國家很可能會被「送中」,引發人心惶惶。不過,未來到國外旅遊會否有被「送中」的危機,還要視幾個條件才能評估。

《港區國安法》條文明定,「不具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者」若在香港以外的地區,若有涉及該法規定的犯罪行為,只要行為或結果其中之一發生在香港,就可能被視為有罪。

引渡條件1:須符合「雙重犯罪」

《中央社》引述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林廷輝說法,一般引渡條約或司法互助都必須符合「雙重犯罪」,也就是行為在中國被視為犯罪,在所在國家也屬犯法,才能申請引渡,且經當地法院管轄裁斷後,才能「送中」。

近期最為人所知的國際引渡案例是華為副董孟晚舟,2018年12月在加拿大被捕、美國申請引渡,加拿大法院今年5月底才判決「符合雙重犯罪」,引渡程序可繼續;但全案尚未完結,孟晚舟的辯護律師仍可提出質疑,法官也尚未決定是否「確定引渡」,因此孟晚舟目前仍在加拿大住家中候傳。

AP_2014872454429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華為副董孟晚舟2020年5月27日出庭照,目前仍未被引渡至美國。
引渡條件2:所在國是否支持《港區國安法》

加拿大在尊重人權方面聲譽卓著,已表態不會為《港區國安法》背書,上周五(3日)宣布暫停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定。因此,即使全球目前有39個國家與中國或香港已建立有效引渡機制、16個國家已簽署引渡協議但尚未生效,這些國家對《港區國安法》的態度決定了人們在當地被逮捕的可能性。

新聞網站《Axios》報導,上周二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古巴代表53個國家發表連署聲明,支持《港區國安法》;英國則代表27個國家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不支持。

連署支持的國家名單包含古巴、北韓、沙烏地阿拉伯、委內瑞拉、柬埔寨等人權紀錄不佳的國家,與台灣為邦交國的尼加拉瓜也在連署支持陣營裡。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則稱,在上周三和上周四的人權理事會會議中,還有20多個國家表態支持,包含未參與連署的俄羅斯、越南、印尼、馬爾地夫等。

而連署反對的名單多為歐洲國家,加上紐澳及加拿大。反對陣營中的亞洲國家除了日本,就僅有太平洋上的馬紹爾群島和帛琉,兩者皆為台灣友邦;另一台灣友邦貝里斯也在連署反對的國家之列。而向來大力批評中國打壓人權的美國,已於2018年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因此不在連署名單上。

哪些是被「送中」高風險國家?

將連署名單、《環球時報》點名支持清單、與中國、香港有簽訂引渡合作且已生效的國家名單對比,可得出最有可能在外國「被送中」的危險程度:

  • 危險程度★★★,有簽訂引渡合作且生效、有連署支持《港區國安法》:

柬埔寨、寮國、斯里蘭卡、巴基斯坦、伊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塔吉克、白俄羅斯、賴索托。

  • 危險程度★★,有簽訂引渡合作且生效、未連署但《環球時報》點名支持:

俄羅斯、越南、印尼、阿富汗、吉爾吉斯、阿爾及利亞、衣索比亞。

  • 危險程度★,有簽訂引渡合作且生效,但未連署支持或反對、也未被《環球時報》提及:

亞洲:韓國、菲律賓、泰國、印度、馬來西亞、新加坡、蒙古、哈薩克、烏茲別克;
歐洲:捷克、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保加利亞、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羅馬尼亞、亞塞拜然;
非洲:突尼西亞、安哥拉、納米比亞、南非。

《Axios》指出,印度雖沒有連署,但上周曾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呼籲,各方應「適當、認真、客觀」處理《港區國安法》爭議問題;鑒於印度與中國近來衝突增多,這暗示了印度正委婉表達對《港區國安法》的反對。未來,表態的國家可能還會增加,至於屆時會不會接受中國的引渡要求,也要看該國實際如何回應,不見得肯定會配合,因為有些國家僅是表示「不干涉他國內政」,也會被《環球時報》列為支持《港區國安法》。

RTS3GQH8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支持《港區國安法》的香港人。

表態支持的國家,不少是基於利益關係,例如有接受中國「一帶一路」建設贊助,不願招惹中國。香港《南華早報》指出,東亞國家大多因此保持沉默或表態支持,不想冒著與中國正面為敵的風險,日本則是受到G7組織其他大國壓力,才會連署反對。

再加上東南亞國家自己在民主方面的聲譽也稱不上優秀,新加坡一黨獨大,越南只有共產黨、泰國操縱選舉、人民對王室沒有話語權,緬甸壓迫羅興亞人、連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也聲名大跌;印尼擔憂為香港發聲,可能助長國內西巴布亞地區(West Papua)的獨立運動,因此大概也只會對香港保持沉默。

《港區國安法》藏陷阱:中英文版有差異

此外,《港區國安法》的中文版英文版有一處差異,可能使執法人員或中國法院有自行解釋的空間。

《南華早報》指出,《港區國安法》第9和第10條的中文版提到,香港政府應加強監督管理的對象包含「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等,但在英文版裡,「學校」一詞被分寫為「schools」和「universities(大學)」。

由於「school」在英文裡可以廣泛解釋為「學校」,也可以專指「中小學」或「學院」,英文版條文特地區分為「schools」和「universities」,令人無從判斷這裡的「schools」該廣泛解釋、或是有特定範圍。回過頭對照中文版,似乎應該做廣泛解釋,但這可能又暗示中文版條文並未規範「大學」言論。

一般而言,同一法條的多種語言版本,用詞都應精確、語意一致,避免外國法官和律師有理解上的困難、或成為法律漏洞。

中英版本法條都未指出應該以哪個語言版本為準。《南華早報》報導,香港政府稱,中英文版有出入時,以英文版為準;但中國官媒《新華社》指出,這份英文版不是官方正式版,僅供參考,中國司法部也回應,中文才是《港區國安法》的官方語言。香港親中派議員梁美芬稱,這是一部國家法,且沒有正式英文版,因此應該以中文版為準。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