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個體心理學講座》:孩童難以管教,因為他們的生命從疼痛與困難中開始

阿德勒《個體心理學講座》:孩童難以管教,因為他們的生命從疼痛與困難中開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難以管教的孩童經常失去執行任務的勇氣,可以說是缺乏勇氣贏回他在有用生活那一面曾有的特殊地位。他會試圖找到一種比較容易、讓他自覺夠強壯而且不需要勇氣的方式。

文:阿德勒(Alfred Adler)

在討論孩童為何難以管教時,往往是認定某人追求的目標不符合社群規範。然而那可能是符合他所追求的,更甚者,是在與社群要求相矛盾之下所找到的棲身之處。他追求的目標是在無用(unnützlich)而不是有用(nützlich)的生活面向上尋求優越感。這就是我們建立個體心理學網絡的最初原因。

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認抱怨的成因,是否源於孩童在社群框架外部無用的那一面活動。我們有個非常特別的目標,就是培養理想的同伴。我們不認為同胞愛可以自發養成,所以必須利用創造力來促進這項工作,並利用我們自身的創造力培養孩童達成這個目標。孩童都該為生活有用的一面,如同儕、愛情、婚姻、學校以及政治觀點等各種狀況做好準備,可以藉由孩童面對這些課題時的態度來檢視他的準備程度。

而我們的任務就是研究。如果看到一個孩子似乎在弟妹出生前一直朝著有用的那一面發展,但是弟妹出生後,卻拚命地想在無用的那面獲得認可,那麼這就不是我們想藉由教養實現的有用目標。我們想了解,為什麼許多孩子對於自己準備不足表示許多疑問;我們也想了解,他們會如何呈現這些貧乏的準備。什麼事物會引起他們表達自己對生活課題尚未準備好?如果一個孩子在前一所學校沒有學到任何東西,到了另一所學校之後,裡頭的同學卻都已就緒,那麼我們一定會想了解,這個孩子在前所學校是否就缺乏準備?原因為何?這也適用於本來由父母、叔叔或兄姐指導在家自學,後來轉到公立學校的孩童。在這些案例中可見完善準備何其重要。

我們要如何面對這類孩童?僅僅只是說「你沒辦法完成他人的要求」是不夠的。教師的任務是找出並且修正這些缺失,還要找到一個能讓這個孩子趕上其他人的方法。每個教師都會本能地這麼做,但我們想要以科學方式加以驗證。臨床心理學家的經驗剛好可以在此派上用場。我們處理的案例中,這些準備不足不僅以難以管教的形式呈現,還可能有神經質、瘋狂、犯罪傾向、自殺傾向、酗酒、性騷擾等表現。

我們像是在顯微鏡下對這些案例抽絲剝繭,並且經常會有一種預感:一旦這樣的孩子身處困境時,既無法解決問題,也無法堅持。難以管教的孩童經常失去執行任務的勇氣,可以說是缺乏勇氣贏回他在有用生活那一面曾有的特殊地位。他會試圖找到一種比較容易、讓他自覺夠強壯而且不需要勇氣的方式。如果繼續了解他的故事,就會發現這個孩子害怕夜晚,會向母親尋求呵護;也會發現,這個孩子羞於面對陌生人。您永遠可以在那些不在有用那面活動的人身上看見沮喪(Entmutigung)。他不相信自己有足夠力量應付任務,所以尋找生活中的解放。

犯錯是相對不需要勇氣的,罪犯並不勇敢,他只是憑藉狡猾、努力比別人力氣大一些去贏過他人。如果觀察小偷或是竊犯,就會發現他們只敢闖空門,也就是說他們從一開始就是相對強勢;凶手也只有在認為對方較弱時才會動手。我對這類刑事問題保持比較樂觀的態度。如果有機會讓世人了解,人只有在失去勇氣時才會犯罪,將會改變很多事。違法不算勝利,您必須了解犯罪中那些怯懦的表達。

我曾經聽說有個竊賊闖進一間屋子時,正好有兩位教師在睡覺。其中一位教師責問他為何做這件事?為何不勤奮工作擺脫貧窮?竊賊握著左輪手槍回答說:「你知道我們勞工的工作環境有多艱困嗎?」這個答覆表達了他的沮喪。

我們快找出缺乏完善準備的關鍵原因了。這發生在孩童的早期幼年階段,特徵是孩童在人生的第一階段負擔過多的壓力,過度負荷的孩童是無法均衡發展的。哪些情況會造成孩童承受太大壓力呢?有些孩童因為先天器官自卑,身體較為孱弱,或者因為體弱多病而缺乏生活熱情。有些孩童吸收能力較差,因為對母乳過敏、嘔吐或是腸絞痛而日夜煩躁,需要受到照顧來滿足他們的營養需求,以避免身體上的不適。這種狀況通常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所以這些孩童當然不會認為生存的世界是天堂。

他們的生命在疼痛與困難中開始,因此嚴重影響他們對其他人的注意力,他們受到折磨、壓抑而且承擔重負,所以無暇關注他人。這類孩童一生中最感興趣的事物會轉向食物,最關心而且持續關注的事就是如何滿足營養的需求。他們後來甚至連做夢的內容也與食物有關,無論在任何狀況下都在關注吃什麼。我們也可以將孩童的興趣引導至有用的一面,例如培養品嘗美味的能力,他們往往可以成為好的廚師,料理出美味。因為他們會不斷尋找與食物相關的事物,所以這種興趣會一直持續到他們生命盡頭。

身軀的孱弱往往會密切影響心理生活的發展。此處談的不是身障,而是孩童因為生理自卑(Organewertigkeit)感到緊張。如果將健康的孩童置於惡劣的環境條件下,他也會像器官孱弱的孩童有一樣的困難與緊張。感官對於這些孩童而言尤其重要。我們可以發現,弱視的孩童不僅無法忍受自己在弱視狀態下可看見的事物,甚至還會特意展現自己的難處。直到他們能征服這個弱點之前,他們的內心會萌發想要超越、想要獲得更多的意願,而且對於這個器官的關注正在增加。也會發現他們(全盲者除外)對可見物的興趣遠遠高於常人,他們會更加關注也更細心,對顏色、陰影、氛圍以及視角的觀察更為敏銳。這類孩童常常會成為畫家。我們經常發現畫家幾乎都有一些眼疾,譬如有遠視、近視、散光、色盲或是色弱,甚至獨眼等等,這些缺陷常在畫家身上看見。我們只能將此解讀為創造力會強迫孩子超越困境。

還有另外一種常見的缺失,就是從一開始就增加孩子對這方面的關注,不過也有許多人因此失去勇氣,感到自卑、不追求進步。這個情形經常發生在慣用左手的孩童身上。我們的文教工作幾乎都是為慣用右手的人設計的,於是當慣用左手的孩童來到學校時,他就像是個沒有充分準備好而顯得笨拙的孩子,還會因此被責備或懲處。

這類的孩童一開始就比其他孩童更難以實現自己的第一個成就,他們必須訓練較弱的右手,以免不如人的感覺日益擴大。這過程不僅耗時,方法也必須正確。過去幾個世紀以來,閱讀與寫作的訓練都十分貧乏。艾因哈德(Einhart)曾描述查理曼大帝(Karl der Große)竭盡全力學習寫作和閱讀的藝術,但是這位偉大的統治者「由於缺乏天賦」,所以沒有成功。顯然當時教導讀寫的方法肯定非常糟糕。教學方法一直到了裴斯泰洛齊(Pestalozzi)時才有所改善,讓笨蛋也學得會。所以方法始終是關鍵。有些訓練是常人不知該從何進行的,而且如果沒有人提醒,甚至還不知道有沒有用(例如拳擊訓練)。因此,在這種狀況下訓練右手變成一項特殊任務。

有些孩子出於本能,或是在他人鼓勵下找到更好的方法克服困難,他們會嘗到勝利的幸福滋味,然後會想寫得更美、更漂亮。慣用左手的人有極高的比例寫了一手好字。在檢視生理自卑時,不難發現慣用左手的人的秘密。只要請他們十指交叉,就會發現他們左手的拇指比右手的拇指高。而且許多慣用左手的人擁有一雙巧手,因為他們受過訓練而且克服了困難。凡能克服之人就贏了。然而大部分慣用左手的人沒能超越困境,做事不順手也常被認為手拙,他們會因此十分氣餒。所以我們發現許多難以管教的孩童、罪犯以及自殺者中有許多是慣用左手的人,同時也發現為數不少功成名就者也是。這兩種情形都會發生,孩子們要不從此一蹶不振,要不就是找到好的發展方法,努力克服困難。

如果不知道孩子是慣用左手,可能還會以為他天生笨拙或懶惰。解釋懶惰最好的理由就是孩童不再期望成功了。當人們心存成功的信念,就絕不會怠惰。懶惰是自卑感的一種表達方式,而且只要人生遇到疑問時,就會表現出來。我們可以將這些觀察結果延伸到其他感官上。無論是缺乏勇氣、對他人缺乏興趣、只關注自己,或是克服困境而有了更佳的表現等等,這些情況都在同一線軸條上(Linie),因為人們對於感受到的壓力總是會有相對應的補償。我們想了解的是難以管教的孩童偏離生活有用那一面的運動(Bewegung),而那些運動都可以在他們身上看見。

相關書摘 ▶阿德勒《個體心理學講座》:校園裡的問題兒童,陷入了自己機械化的生命風格陷阱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個體心理學講座:阿德勒談校園裡的問題兒童》,商周出版

作者:阿德勒(Alfred Adler)
譯者:彭菲菲

中文世界首次出現之經典 唯一德文直譯

正確理解問題兒童的生命風格,便能引導他們認識自己、成就自己。

阿德勒認為,人的性格在四、五歲時會逐漸定型,並依著發展出的生活方式與對於他人的情感進行。而完備的社群情懷與獨特的生命風格,是健全人生的基礎。

孩童的偏差行為,源自於對優越感的追求與對困難的逃避。所以在面對校園中出現偏差行為的學生,必須探究他童年時期發展偏差的源頭,並且破除他迷失方向的錯誤觀點,還要教導、協助他認識生命的動力,才能使他融入社會、建立充實的人際關係。

因此阿德勒倡議成立校園諮商中心,他將個體心理學說導入校園,並引導精神科醫生、教師與家人互相合作,重新解讀問題兒童的行為、成因,並且學習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其自偏差之路導回正途。

本書是阿德勒為維也納市立師範學院為中學教師們講課的內容,一九二八年整理講座內容出版後,以淺顯的文字與生動的實例成為教師與家長們的實用指南。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