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都知事選舉:小池百合子碾壓式連任,安倍政權敲響自民黨殞落的喪鐘

東京都知事選舉:小池百合子碾壓式連任,安倍政權敲響自民黨殞落的喪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池百合子此番連任的政治意義,遠超出表面上看到的結果,影響所及是自公聯盟的重要選戰布局,現階段形勢比人強,安倍與自民黨不得不先跟小池打好關係,再靠著公明黨在東京的特殊影響力,且戰且走。

雖然疫情肆虐,但各國的選舉多半仍照常舉行,日本今(2020)年度最受矚目的選舉,就是7月5日的東京都知事選舉,現任的小池百合子毫無意外以366萬1371票、得票率59.7%的成績連任,排名第二由在野黨共同提名的宇都宮健兒,僅獲84萬票,小池以碾壓之姿風光勝選。

作為日本能見度最高、掌握龐大預算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這一仗得到執政的自民黨「放水」,又有執政聯盟的公明黨鼎力相挺,這些「人情債」是否會困擾小池?從這次選舉的發展與結果來分析,可發現小池未來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安倍政權,甚至是下一次的眾議院大選。

從疫情到親信賄選,令和二年的安倍沒一件好事

2012年安倍晉三重新執政,至今邁入第九個年頭,然而長期穩定、沒有敵手的安倍,突然面臨到疫情的考驗,政府一開始反應慢半拍、防疫荒腔走板,導致日本疫情失控,安倍晉三要負很大的責任。

而在政治上,安倍面臨兩次重大打擊。

首先是檢事總長人事案。1月31日,安倍晉三透過內閣會議,把東京高等檢察廳檢事長黑川弘務的法定退休時間,硬是從二月延到八月,但根本沒有足夠的法源依據;直到五月才提出《檢察廳法》改正案,讓黑川延後退休合法化,等於是先上車後補票。

安倍此舉引發民怨沸騰,連長年政治冷感的年輕人都在推特給予批評,認為這是政府將手伸入司法體系,因為黑川延後退休,將有機會接任掌管全國檢察官的檢事總長之職,等於是把親信安插到重要職務上。

面對高漲的民怨,內閣暫緩修法程序,且黑川後來被踢爆與記者賭博打麻將,主動辭職,喧鬧一時的「黑川之亂」告終。然而,此事對安倍政權造成的傷害,還沒有第二件事來得嚴重。

6月18日,日本國會夫妻檔——眾議員河井克行、參議員河井案里,因為賄選被警方直接逮捕。2019年參議員選舉,河井克行以2570萬日圓,收買廣島94位地方議員「綁樁」,希望他們支持太太河井案里。

事件被踢爆後,由於河井克行曾出任安倍內閣的法務大臣,知法犯法、又是安倍親信,再度引發輿論一片譁然。雖然兩人在被逮捕前一天主動退黨,但此事仍對自民黨與執政聯盟,造成沉重打擊。

二度拜相以來,安倍面臨的政治風波不少,像是安保法、學園門、賞櫻事件等,但從來沒有哪一次如今年這般惹得天怒人怨,已經讓人嗅到政權喪鐘的味道。

面對如此險峻的政治局勢,安倍晉三把目光看向一位有機會拯救自民黨的人,也就是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RTS3HD8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地方黨部對小池恨之入骨,黨中央卻表態支持

疫情期間,做為都道府縣知事的龍頭,小池百合子善用出身主播對媒體操作的嫻熟,以大眾聽得懂的語言、簡單明瞭的字卡,替自己塑造防疫積極、與中央不同的氛圍,加上她本人話題性一直很高,於是支持度在疫情期間逆勢成長,扶搖直上。

正是因為小池的高人氣與疫情期間經營的形象,讓她成為自民黨扭轉劣勢的最大武器。自民黨操盤選務的幹事長二階俊博,在小池宣布參選前就表達對他連任的支持,自民黨也沒有打算提名,一切就等小池參選。

然而這看似單純、幾成定局的決定,卻讓自民黨東京都連(地方黨部)強烈反彈。

東京都連跟小池的恩怨,要從2016年的都知事選舉開始說起,當年她與東京都連在提名作業上擺不定,逕自宣布參選,並對東京都連提名不公的事大肆批評,是雙方第一次的決裂。

第二次小池真正惹火自民黨東京都連,是2017年的東京都議會選舉。小池藉由當選後成立的「希望之塾」培養許多年輕世代,並另組「都民優先會」參選都議員,還拉攏部分自民黨議員加入,最終提名50席當選49席,成為東京都議會第一大黨,自民黨兵敗如山倒,許多重量級老將意外落選。

從知事到議員選舉,小池把東京地方的自民黨人士幾乎都得罪光,尤其很多老議員是因為她的都民優先會而落選,如今要他們站出來支持小池,情何以堪?

東京都連對小池反感,寧願沒有候選人也不願支持她。之前曾傳出,東京都連接觸自民黨參議員丸川珠代、文部科學省體育廳長官鈴木大地、前網球國手松岡修造等人參選知事,但都無疾而終。

眼看地方上的反彈聲浪強烈,自民黨中央轉趨低調,雖未明言支持,卻也暗中默許,最終讓小池順利當選。

不過對自民黨的如意算盤,小池做為政壇老鳥也並非毫無知覺。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表態支持小池,但小池卻沒有接受自民黨提名的打算,依然選擇用無黨籍參選。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池怎麼可能任人擺佈

自民黨的策略很清楚,拉攏小池能夠讓東京都知事選舉選情單純化,因為自民黨難覓良將,與其跟小池硬碰硬,不如順水推舟做個人情,這麼做能取得兩點好處。

首先,對比烏煙瘴氣的安倍政權,小池四年任內並無重大弊案,自民黨能透過小池的高人氣與防疫形象,替今年一直不順遂的安倍內閣加分,尤其在黑川之亂與河井買票兩大事件後,自民黨需要一點正能量來平衡身心。

再者,小池目前聲勢如日中天,在將來的眾議院選舉或明(2021)年的東京都議會選舉,自民黨也會希望能獲得小池的「幫忙」,這個交易說法不但獲得自民黨選舉策略人士的證實,也頗符合邏輯。

然而,若以小池的角度來看,這些對她來說無利可圖。由於小池本人支持度很高,無論自民黨是否奧援,這場選戰她都十拿九穩,自民黨的錦上添花沒有必要性,也因此小池並未接受自民黨提名,維持無黨籍反而不會被政黨框架束縛。

接著是最重要的一點,由她自己一手培養的都民優先會,明年要面對東京都議會選舉的考驗。

做為一個政黨,在選舉勝出是最核心目標,如果無法勝選,這個政黨也毫無意義。有鑑於上一屆議會選舉,都民優先會跟自民黨東京都連殺得刀刀見骨,來年的議會選舉要一起合作,恐怕是比要求本屆落選老將支持小池連任,還要更加困難。

所以作為都民優先會靈魂人物的小池,不太可能為了自己拋棄這批培養四年的政治新世代,何況這些人也有機會參與將來的眾議院大選,進軍國會。

小池在2017年曾試圖挾東京都議會選舉大勝的餘威,組成「希望之黨」參與眾議院選舉,找上當時的在野黨日本民進黨合作,但這支倉促組成的「雜牌軍」,最終讓小池重重摔了一跤,慘敗收場。

如今的小池,在東京都知事職位上韜光養晦多年,加上剛剛連任大勝,已跟2017年的情況有所不同。由此觀之,小池在這一局,手上的籌碼比安倍晉三還要有價值,東京都政局的走向,自民黨還是要看小池的臉色,畢竟這會牽動到國會大選的敏感神經;是否要進軍國會,小池也可待價而沽。

安倍與二階等人,不可能看不清這些政治現實,之所以還是向小池遞出橄欖枝,做出這種近乎「飲鴆止渴」的決定,考量的應該還是舒緩自民黨眼下的政治壓力,還有換取小池不要參與下一屆眾議院大選的條件。

RTS1FKFK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東京都知事選舉的最大贏家:公明黨

圍繞在自民黨與小池百合子身旁的另一股政治力量,就是中央執政聯盟的成員公明黨。公明黨在2017年的都議會選舉支持小池,不但幫助都民優先會打下提名50人當選49人的紀錄,公明黨自己也締造連續七屆「全員當選」的佳績(上一屆共提名23席),與都民優先會聯手取得議會過半。

公明黨由具宗教色彩的創價學會起家,組織相當綿密,在東京都的選票動員力不容小覷,否則也不可能連續七屆提名的候選人全數當選。這次公明黨黨魁山口那津男,早在今年一月就表態支持小池連任,比自民黨還要早亮牌,但這是否意味著公明黨跟自民黨決裂?

其實公明黨正在做一樁穩賺不賠的交易,這從7月5日當天跟知事選舉同時舉辦、較少獲得外界留意的都議員補選,可看出頗值得玩味的細節。

這次都議員補選總共四席,分別是大田區、北區、日野市與北多摩第三選區,小池率領的都民優先會,只有在北區提名候選人,老早表態支持小池的公明黨,卻沒有在此區補選支持都民優先會,反而是力挺自民黨候選人山田加奈子;最後開票的結果,山田加奈子高票當選。

北區的選情之所以值得觀察,主要有三個原因。

首先這裡是都民優先會唯一提名的選區,加上跟知事選舉同一天舉行,由此可測出小池的政治實力能否母雞帶小雞,畢竟上次此區是由都民優先會的音喜多駿奪得最高票,藉此能證明當時是小池自身的力量,還是公明黨支持才有的成果。就開票結果觀之,公明黨的影響恐怕更為關鍵。

接著是公明黨真正的合作態度,都民優先會跟自民黨發生衝突時,公明黨會選擇哪一邊?從這次的表態來看,公明黨明年不見得會在都議會選舉跟小池再次合作,該黨考量的重點還是與自民黨的執政聯盟關係,這對小池未來的施政,恐怕也是一層顧慮。

最後是更為重要的一點,北區在眾議院選區劃分上,隸屬於東京都第12選區,這個選區的眾議員,就是曾任公明黨黨魁、重量級的資深議員太田昭宏。此區也是公明黨在東京都唯一掌握的小選區席次,而太田昭宏在2019年已表態這屆做完將引退,選區要交棒給同黨的年輕議員、目前為北關東比例代表的岡本三成

日前傳出副首相麻生太郎與公明黨幹部對談,表示希望今年秋季解散國會。2017年解散國會的決定,就是他力勸安倍的結果,而麻生本人在2009年錯過解散國會的最佳時機,以致丟掉政權的慘痛經驗,讓他在這件事情上的發言頗具參考價值。

由此可見,公明黨在此次都議員補選支持自民黨,還是顧及自身在選區的利益,尤其已聞到今年可能解散國會的訊號,當然也不希望下屆眾議院選舉提名被自民黨「禮讓」的默契受到影響。

從這些面向來說,小池百合子此番連任的政治意義,遠超出表面上看到的結果,影響所及是自公聯盟的重要選戰布局,現階段形勢比人強,安倍與自民黨不得不先跟小池打好關係,再靠著公明黨在東京的特殊影響力,且戰且走。

但無論如何,於2017年眾議院大選重重跌了一跤的小池,如今重新爬起來,不但獲得東京都知事選舉史上第二高票的成績,也以廣大民意為後盾,直挺挺站在安倍晉三的面前;說她無緣成為日本第一女首相,還太早。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