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健保畫出病人等級,醫生「看錢治病」失去懸壺濟世初衷

德國健保畫出病人等級,醫生「看錢治病」失去懸壺濟世初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健康保險大致上分為公保和私保兩種:有義務必須參加保險者就參加公保;而自營業者,公務員或者是高收入的受雇者,則多參加私保。

台灣健保

台灣健保據說是參考德國健保的原則實施,近來台灣健保因預計實施醫材上限,而遭到排山倒海的批評,至今台灣健保風風雨雨地來到25周年,究竟要增加多少保費與在哪裡節省醫療資源浪費,各家看法不同,莫衷一是。不過,健保最重要的一點是,保障弱勢的健康,如果這一點做到了,它要被修改調整到什麼程度,就要看各方勢力的拉鋸,而終將可達到平衡。

德國的健保分等級

幾天前幫德國友人預約神經內科醫師的時間,因為她眼睛看不清,可能是腦部異狀造成,需要精密檢查,所以她希望我幫忙撥打電話,直接找本城醫學中心的神經內科預約時間。

醫學中心官網網頁介紹的一位神經內科主任是院長,於是我二話不說地撥打了過去,其秘書接到詢問電話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問她是否是私人保險公司的病人。因為此神經內科主任只看私人保險公司的病人,其他公保(Gesetzliche Krankenkasse)的病人一概不看。朋友答覆並非是私人保險的病人,對方無法接案,於是只能另求高明。

公保與私保系統,畫出病人等級

德國的健保始於1883年,整整比台灣早了112年。實施至今也是利弊參半。即使是老牌的保險事業,對於國內與日益複雜的歐盟及外來遷居的人口,他們也才在2009年制定法律,要求每個在德國的長久住民都必須有保險的義務。即便如此,德國至今因為各種因素的影響,據統計仍有18萬人完全沒有任何一種形式的健康保險。

公保保費不是最便宜,但保障長者與家人

德國的國家本身並沒有像台灣有中央的健保局。所有的保險公司都是私人設立的健康保險公司,人人都可以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保險公司。德國健康保險大致上分為公保和私保兩種:有義務必須參加保險者就參加公保;而自營業者,公務員或者是高收入的受雇者,則多參加私保。

公保因為有社會福利的使命,所以政府法規中對他們保險費用的收費標準與保險人資格,都有明確的法規規範,並有總額管控,當然這也造成申請費用的限制增多。而私人保險公司相對的,在給予醫師的醫療費用就有較多的彈性,或以案件計酬,這也就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開刀與醫療浪費。

由於私人保險公司的申報費用限制少,自然造成知名醫師比較喜歡收或是只願收私人保險公司病人,無形中也給病人區分了等級,醫生自也失去懸壺濟世照護所有病人的初衷。

AP_2009362597393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一般來說,私人保險公司是以公司營利為主,根據自由市場競爭的法則生存,對於年輕與健康單身者的收費可以低到每個月只有45歐元的保險費,保費隨年齡的增長與健康衰退而大幅調高,相較於單身健康的投保保險人來說,私人保險公司比公保保險費便宜一半以上。

德國保險公司名義上稱說的公保,其保險費用對不同的社會身分來說,卻不一定是最平價實惠的。基本上,公保的規定就是一個家庭如果有一個主要收入者,第二個工作者的薪資如不超過360歐元的淨收入,就只需要繳一人保險費,其配偶及其未成年子女則可以免費加入保險。

目前公保的保費是薪資的14.6%,受雇者與雇主各自分擔一半,也就是各自承擔7.3%,政府沒有補貼。另外規定投保公保者也要加保照護保險(Pflegeversicherung),保費是全薪的3.05-3.3%(沒有小孩者),同樣的也是受雇者與雇主各自承擔一半保費。德國公保單身無工作者的基本保費是一個月要135歐元以上,而30歲以下的學生則約半。

公保非保障強者,所以如果年薪超過6萬2550歐元者,依規定可以不必加入公保。為了防範一般人在年老時因為年輕時貪圖私保費用低,在年長時看上公保相對便宜的保費,而轉投公保,造成公保的損失嚴重,所以投保公保的資格必須是55歲以下,才能從私保轉換為公保。

私保是公務員,年輕單身健康者最愛

雖然說是公保,但是德國公務員幾乎不保公保,因為德國國家給公務員的福利,包括給予個人及家屬生病時一半以上的補助費用。有國家的一半以上的醫療負擔補助,所以公務員多半會選擇保險金額較低的私人保險公司。

私人保險公司因為是市場機制,所以保險人成家以後人口增多、年紀增大或有重病時,保險公司可以因人口與年紀增加因素與病情輕重而調高保費。一個單身健康的人,剛開始保私人保險的保費會比公保便宜一半以上。但年紀較長或健康狀態變差以後,私人保險公司的保費就會增長。另外成家以後,如果有小孩,私人保險公司也不會免費概括全收。

保險就是分攤風險保障弱勢

在德國以這樣的健保體制看來,病人就是被區分成私保與公保的病患。病人可以選擇對自己荷包較優的保險公司,但必須承擔個人社會身分變化後與年紀增長、健康狀況變差以後而必須增加保費的風險。

與台灣比較起來,德國的受保人對於個人保險選項,有較大的選擇空間。在德國健保加上照護的保險,一般受薪者與雇主每個月交付給保險公司的健康與照護的保險費用是17.8%。長期累計下來龐大的醫療照護的支出,形成了穩健的醫療體系,或許這也是這次疫情傷害減輕到最低的原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