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專訪獨立樂團deca joins:北風蕭蕭巡迴取消,如何拯救音樂表演產業「撐場館」?

專訪獨立樂團deca joins:北風蕭蕭巡迴取消,如何拯救音樂表演產業「撐場館」?
Photo Credit: 空氣腦AirheadRecords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進入後疫情時代,對於眾多產業有不同的想像,這次透過直面音樂人的方式,讓讀者看見台灣獨立樂團在疫情當下的生活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從12月開始肆虐全球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迅速癱瘓多國的醫療系統。由於傳染率極高,各國紛紛採用居家隔離、保持社交距離、停止大型活動等等公共衛生策略。許多大型賽事、音樂活動也在停辦的佇列中。LIVE HOUSE紛紛接到取消表演的通知,音樂活動取消開始退票,原本撐著堅持舉辦的山海屯也在6月23日宣布停辦。

冷風蕭條的獨立音樂產業,有人卻在此時喊出名為《Cancelled 巡迴取消》演出的企劃, 由空氣腦唱片(Airhead Records)旗下的兩大獨立樂團deca joins、無妄合作社做為主軸,不僅要巡迴演出,更要在巡迴中表演新歌。而本次也榮幸採訪到deca joins的吉他手楊尚樺和貝斯手謝俊彥,來分享《巡迴取消》的活動內容。

IMG_1519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攝影
deca joins:(左)吉他手楊尚樺、(右)貝斯手謝俊彥

deca joins的編制很有個性,總有像是Intro的第一個小節,拉著所有樂器再下一刻,那一瞬間總是要心跳加速,心中吶喊這就是我現在想要的音樂,吉他裊裊繞繞的把情緒往上托擠,但主唱聲線清楚,於是吉他托上去的漂浮感覺只得被歌聲壓下來,像是生活所帶來那些散不去的困頓。

鼓點和BASS不急不徐的串著,像是你在城市裡蹣跚的步伐,鈸的敲擊、噴灑,像是遊蕩恍神中倏忽醒轉。deca joins用這種方式描寫著日常。

人們總說他們「頹喪」、「抑鬱」,但或許是當生活萎靡的時候,就會渴望聆聽deca joins。因為聆聽的這段時間,雖然雙腳還是陷在枯燥異化的生活,但思緒可以飄盪,那些編曲會包覆住你的情緒,帶你從這星球上短暫逃走。

比起撼動大環境,更想專注做出很酷的事

現在的deca joins十分受樂迷歡迎,如果不是疫情,他們也將在今年站上美國知名音樂節「西南偏南」(SXSW)的舞台,不過卻因為疫情導致音樂節取消而喪失這難得的機會。對於這種情況的發生謝俊彥和楊尚樺表示當然遺憾,畢竟「西南偏南」是深具指標性且規模十分龐大的音樂節,為期十天左右的期程,會有2000組以上的音樂表演者。

其實,「西南偏南」不只是音樂節,稱為當代創作展更為精準,因為除了音樂之外,更有電影、講座、品牌活動、新創科技公司的互動式展示等等。那十天你可以在封起來的街道上體會充滿當代藝術的生活,像是平常餐館的地景,一開門都可能是知名的樂團或是新銳導演正在演示最新作品,或是街道上跟你擦身而過的人,都可能來自新創公司、電影公司和知名樂團,這樣的「西南偏南」確實是藝術大學出身的楊尚樺目前最想去的音樂節。

S__18120744
Photo Credit: 空氣腦AirheadRecords提供

談起藝術大學,和deca joins同期有許多優秀的樂團,像是草東沒有派對、脆弱少女組等等。對於這樣的現象,deca joins覺得這是因為學校不會去限制自己想做什麼。所以在學校的時候,幾個朋友會談說「要不要來做音樂」或是「要不要來做很酷的音樂」,因此誕生了很多優秀樂團。

其實deca joins成軍甚早,一開始組成的樂團叫做FUBAR,後來主唱鄭敬儒入伍短暫休團,於2016年1月復出,團名正式更改為「灰矮星」,到2017年1月又改名為deca joins,經營至今。正當deca joins逐漸被人們聽見的時候,卻爆發武漢肺炎,許多國外巡迴、表演都相繼取消,非常令人扼腕。

除了不能踏上想去的舞台,同時還代表宣傳及收入的銳減,這樣的情況可能要兩三年。對於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過去的疫情,謝俊彥表示盡量不去想,認為大環境的事情,不是自己能說嘴的領域,反而是應該更專注把新歌弄好。疫情導致活動取消的這段時間,deca joins還是每天在工作室,忙著關於新歌的許多事。

IMG_1487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攝影

新歌和過往的差異也和疫情有關。一直以來deca joins完成專輯的習慣,是先在現場表演過新歌,了解現場表演的效果後,再回來把新歌以專輯的方式完成。對於創作方式deca joins始終認為「很多東西還是要回歸到現場。」所以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創作方式。

在串流音樂變成聆聽主流的今日,deca joins還是會傾向以完整專輯概念下去製作。他們喜歡處理日常生活的議題,再定義每張專輯要處理的核心後,再去完整的思考這張專輯的敘事和表達。跟音樂創作比起來,deca joins的方式更像是藝術創作,每張專輯都是一個媒材是音樂的當代藝術作品。

對於煞費苦心的創作,楊尚樺平淡說:「一上架就是跟五月天、Radiohead這種大團放在同一個串流平台上面播放,樂迷不會去想你們的資源差多少,只會知道你們的作品聽起來差多少,所以就是全力去做好。」

想要完成專輯或是做好一個創作樂團,現場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塊

這次新歌和過往有所不同,這次deca joins要處理的是「紀錄」。deca joins經常表演一些尚未出版的作品,現場的樂迷可能會以手機直錄直出放上YouTube平台,這樣的模式就成為某種放在平台上的「紀錄」。只是這些作品很多還未定版,或是幾次現場的巡迴後,已經是截然不同的樣態。deca joins於是趁著疫情產生的空檔來整理這些音樂,於是有了專屬於「現場演出」的《3 Songs》EP。

《3 Songs》收錄了〈乏善可陳〉與〈豔紅〉,各別是灰矮星與FUBAR時期的歌曲,特別的是,《3 Songs》還有一首向伍佰老師致敬的Cover〈夏夜晚風〉,這是伍佰老師少數有出版的LIVE專輯作品。deca joins提到,現場(LIVE)對創作樂團來說有不可取代性,雖然現在因為疫情,導致很多表演改用直播或是影像,但是「要處理一些比較細緻的東西,或是想知道一些東西呈現出來的效果。終究還是得回歸到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