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補選「三腳督」實為「不等邊三角形」,國民黨和民眾黨犯了什麼錯?

高雄市長補選「三腳督」實為「不等邊三角形」,國民黨和民眾黨犯了什麼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場高雄市長補選種,用「三足鼎立」形容並不符合當前選情的狀況,藍白綠在高雄的實力不均等,不是「正三角」的形態,而這樣的現象,其實與民進黨、國民黨與民眾黨的選舉策略息息相關。

高雄市長補選將於8月15日投票,在眾多民調中,陳其邁保持相當幅度的領先態勢,雖然如此,但是尚未投票前,開票結果未開仍難以確定非邁專屬;不過,陳其邁能一路保持高支持度的原因是值得進一步深究,呈現一面倒的選舉情勢,三位有意角逐市長寶座的候選人及其所屬政黨,所採取的競選策略更是展現對高雄未來的期許和態度,更可以加以觀察。

部分評論將高雄市長補選視為「三腳督」,但勢均力敵的「三足鼎立」並不符合當前選情的狀況,且藍白綠在高雄的實力不均等,本就不是「正三角」的形態。事實上,這場補選受制於候選人因素、選民投票效能感的影響,進而左右了投票率與支持者的投票動機,若要硬套三腳督則是狹長型的三角外型,在「不等邊」與「接近等腰」之間變動,這與各陣營的選舉策略息息相關。

各有各的盤算,為爾後政治議程而準備

對於原本是執政黨的國民黨而言,罷韓成功不但創下「三輸」的紀錄,全黨幾乎籠罩在「責失」應該記在誰身上的螺旋之中,縱然派出外在條件具「地方、年輕」的李眉蓁登板上場,但對於市政熟捻度、高雄未來前景的掌握不足,在前任投手失分太多的窘境下,「敗戰處理吃局數」已是不得不的方法,加上「韓流未散」的歹戲拖棚,不但難以逆轉勝,也必須提防白色力量的反撲。

民眾黨見勢有機會拓展南部勢力,與親民黨籍吳益政結合報隊出賽,雖然積極提出相關政策試圖拓展聲量,但在民眾黨缺乏地方組織作戰經驗,加上柯P團隊善於空戰卻難以在短時間內與不同政黨屬性的候選人磨合,效果恐怕有限。廣義來說,吳益政與民眾黨之間是一種「自行培訓的合約關係」,彼此間是相互「合意」且各取所需,要突破僵局為民眾黨在高雄得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拚高市長補選  李眉蓁街頭拜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韓失望、熟捻市政,是陳其邁大幅領先的主要原因

問題是為何陳其邁能大幅領先,猶如取得當選的魔術數字般,獲得高度民意支持,一來是因為來自候選人本身的特質,讓他可以與兩位在地民代形成不對等的差距,陳其邁2018年敗選後,雖然接下行政院副閣揆的任命,但不時關注高雄發展現況,以及許多市民在韓式球風的震撼下,不但懷念起陳其邁在當時競選的政見,更因為對於市政空轉的無奈加大的移情效果。

另外,就是市政的掌握程度已趨於成熟,萬事俱備的陳其邁已是市民對於新市長的印象加分,此對照李眉蓁提及「申辦亞運、世大運」的烏龍發言,除了讓外界有「韓國瑜2.0版」再現的想像,更拉大與陳其邁之間的落差。顯然,國民黨在組建高雄市長競選團隊之事並無積極投入,「惡補」下的市政白皮書恐怕也不齊全,政見的熟捻度早已擦亮「選市長」與「當市長」之間的差異。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場看似不對等的補選中,各政黨的策略盤算截然不同,對於民進黨而言,如何順利完成補選並獲得勝選,奪回暫缺兩年的高雄市執政權,是全黨的首要之務,因此將用正規比賽的心境投入勢必全力應戰;然而,對於民進黨的挑戰也正是此刻開始,空轉兩年的市政如何起死回生,甚至在府會關係的對立下,透過議事來阻撓市政推動可怕是不得不面對的情景。

國民黨消耗試合無視市政空轉,卻替對手定勝選指標

而對於民眾黨來說,把補選當「二軍賽事」的位階,「練兵」的意味相當濃,與吳益政之間的「合約關係」是選戰過程中的變數,換言之,同床異夢會是兩邊關係可以想像的情境,由「候選人」或「政黨」來主導選舉策略,更攸關著民眾黨能否在高雄順利拉幫結派,又間接影響2022年的九合一選舉,白色力量要猛龍過江跨越濁水溪,這場補選結果會是觀察的指標。

吳益政公布首波競選團隊人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有趣的是,國民黨為了消耗這場「難以逆轉」的試合,不斷以2020年總統大選的百萬得票、2020年罷韓贊成得票數及2018年敗選得票數等來帶風向,替對手「定勝選指標」成了敗選卸責的手段,諷刺的是,卻不見要求自家人的得票數或定下多少得票比重的目標,「賭輸又想贏話」便是要拉低陳其邁當選的正當性,用以洗腦支持者的民粹手法,不深切反省讓國民黨步上國瑜化的不歸路。

民主政治發展中,政黨與候選人都必須對政見負責任,甚至在當選後有實現政策承諾的義務,韓國瑜被罷免成功便是民主深化的最大洗禮,「收回權力」本來就是人民主權的象徵之一。對於高雄的未來,已搬開阻饒進步的石頭,卻仍必須面對該如何克服市政停擺兩年的困境,如何振興市民對市府團隊的信心,以及重新擦亮市民的城市認同感,這都挑戰著一個月後接下市長之位的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