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2020全國大選,盤點7個值得關注選區熱點

新加坡2020全國大選,盤點7個值得關注選區熱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2020新加坡大選仍難以實現政權輪替,但執政多年的人民行動黨仍得面對興起的反對勢力的挑戰。且今屆選舉為第四代領導人接棒,挑戰艱困選區的副總理王瑞杰的選戰成果也影響新任政府權威。

7月10日就是新加坡的全國大選,如果對於該國沒有太多研究,或許印象當中就只記得人民行動黨而已,至於哪些部長來自哪些選區,可能大家也沒有太了解。更遑論對於集選區(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 GRC)以及單選區(Single Member Constituency, SMC)的差別。

台灣人可能對於單選區不太陌生,這跟區域立法委員的選舉規則一樣(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可是大眾或許會誤以為集選區跟市議員的選舉規則相同。雖然選區的應選名額都超過一位,但台灣市議員的選舉制度屬於「複數選區單記不可讓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SNTV)。

規則是每位選民只能投給一個候選人,候選人則按得票數的高低依序當選,讓獲勝的候選人不管拿到多少選票,都不能將多餘的選票讓渡給其他候選人。

因為市議員的選舉規則,是一個選民只能投給一個候選人,那很有可能即使國民黨在這個選區是多數選民偏好的政黨,但該黨只要有一位超級吸票機型的候選人出現,同黨其他的候選人的票數可能會少於民進黨或其他小黨的候選人而落選,故該制度又被認為是「半比例代表制」。

不過,新加坡的集選區制則不同,它是一組候選人參與該選區競選。如果該選區應選名額有6人,則朝野政黨都要派出6人為一組的候選人團參選。所以是一個選民投給一組候選人團,而只要一組候選人獲得相對多數,就可以全拿這6個議席。

官方宣稱這制度是要保障少數民族的利益,原則上會要求集選區其中一席要保留給該選區最大宗的少數民族(巫裔、印度裔或其他少數民族)。雖說國會一定會有一定數量的少數族裔的民意代表,但民間對少數族裔的好感沒有增加,有的華裔選民又會認為這些馬來裔,印度裔的候選人是蹭著華裔資深領袖的熱度才能當選的,這個偏見對於當選的年輕候選人也是如此的。這個選舉制度,為了保障少數族裔,卻諷刺地使得部分華裔民眾對於他族更加輕視。

這制度對於反對派人士也是非常刁難,一個國會候選人就要先給出新幣14,500元(新台幣305,916元)的保證金,如果最終候選人獲得的總得票數的沒超過12.5%的話,那保障金就會被沒收。而且,如果是集選區就得所有候選人都要給出保證金(6人的集選區就是6*14,500元),再加上一定要配上一個少數族裔候選人,其實變成反對派不管在財力或人力上都不容易應付。

我們可以看到,在1988年到2011期間,許多集選區在沒有反對黨派出候選人的情況下讓行動黨『不戰而勝』,有政治觀察者留意到,在2004年前,新加坡選舉的提名日就是許多行動黨候選人的當選日,提名日就可篤定繼續執政,確實是一大奇觀。

新加坡選舉制對於反對派十分不利,不代表沒有看點。像是2011年反對派工人黨就破天荒地贏下阿裕尼集選區(Aljunied 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那如果說2015年是『李光耀效應』影響使得反對派挫敗,那已經過了5年的今天,我們可以先假定李氏神話不如以往,那反對派再攻下幾個集選區並非不可能。以下是幾個可以觀察的選區。

2876px-Electoral_boundaries_during_the_S
Photo Credit:Seloloving @Wikipedia CC BY-SA 4.0
新加坡2020大選選區圖

一、東海岸集選區(East Coast GRC)

如果我們是執政黨,若要借鑒過往的經驗來評估選情,應當以最糟糕的一次成績作參考,而非樂觀地以最好的那一次結果為依據。

2015年行動黨獲得60%的得票率,但最糟糕的一次是2011年的54.8%,這個差距跟反對黨的差距太靠近,再加上耕耘此區多年的資深部長林瑞生引退,故隨時都可能翻盤。

原本有消息指出,在上屆大選裕廊集選區獲得全國最高票數的尚達曼部長調到這個選區應戰,當時我和友人就評估行動黨要派出大咖部長參選,可能是要藉由這種高名氣讓選民支持行動黨候選人團,言下之意就是這個選區分分鐘易手於國會中唯一的在野黨-工人黨。

然而,行動黨在提名日前兩天依然宣布尚達曼依舊參選裕廊集選區,原以為該選區沒有重頭戲看了,結果我們沒想到的是,提名日當天代表行動黨競選的就是執政黨的儲君王瑞杰副總理!王副總理放棄自己長期經營的淡濱尼集選區,跑去已經不穩定的東海岸安撫民心,但若不幸落選,想必會打亂行動黨的繼承人計劃(具有國會議員資格才能成為部長與總理職)。

新加坡副總理王瑞杰走訪東海岸集選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7月5日新加坡大選超級星期天,轉戰選區參選的副總理王瑞杰(中)在東海岸集選區的庶民美食中心與選民互動,他並向選民介紹執政黨在這個集選區的競選團隊成員。

二、西海岸集選區(West Coast GRC):

這是新成立的反對黨——前進黨的第一線戰區,由前行動黨領袖陳清木親自領軍。請別小看他老人家,在1980到2006年,他本人就在亞逸拉惹單選區連選連任,可謂在當地政治強人。在2001年的最後一次參選,他可獲得高達80%的選票。2006年退休後,原屬他的這單選區就被劃入西海岸集選區。(行動黨的作風就是,沒了政治強人,那就將單選區劃進制度上有利的集選區)。

2011年總統選舉,他退黨參選,僅以0.35%的差距敗給陳慶炎,但總票數有73萬7128票。選舉史上,還真的沒有候選人可以在無黨籍身份的情況下還可以與執政黨的票數那麼靠近。雖說陳清木要模仿馬來西亞的馬哈迪醫生的模式,從執政黨退出成立自己的反對黨以抗衡執政霸權,一般人都認為難以複製一樣的成過,但要增加前進黨在西海岸的勝算,倒是有可能的。

星國大選攻防白熱化 候選人走訪選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加坡國會選戰攻防白熱化,朝野政黨候選人火力全開,圖為新加坡前進黨黨魁陳清木(左2)於7月4日選前
黃金週走訪西海岸集選區,爭取選民支持。

三、馬林百列集選區(Marine Parade GRC)

這位於東南區的集選區(銜接阿裕尼集選區以南),在前總理吳作棟宣布不在此選區連任並退出政壇後,行動黨能否抵擋附近工人黨強區的外溢效應,值得一看。行動黨在此最糟糕的一次成績是2011年的56%得票率。

四、武吉巴督單選區(Bukit Batok SMC)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