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看「國民法官」黨團協商的六點體悟:在野黨真的很重要,但沒有什麼用

【關鍵眼中盯】看「國民法官」黨團協商的六點體悟:在野黨真的很重要,但沒有什麼用
截圖自「立法院網際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系統IVO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段2020年7月3日朝野協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的精彩交鋒,只要你對台灣政治和政策有基本認知,一定跟我一樣看到深夜都停不下來,從裡面就能看到在野黨的監督有多重要——而且多沒有用。

我一直很喜歡看英國國會的辯論,一方面可以了解這個民主老牌的政治運作,又能學習如何像休葛蘭一樣優雅的吵架。

在台灣,我們也有類似的「國會頻道」,有時候覺得上面精彩萬分,但更多時候都是生氣和無趣:生氣是怨嘆國人怎會選出這樣的政府或民代,無趣是因為相較於政黨領袖直接辯論的英國議會,台灣立委對官員質詢少了刺激的針鋒相對,更像是立委開罵,官員說好,我們回去研究。

除了朝野協商。

朝野協商超好看,每個黨派代表圍成一圈,最前面坐著立法院長和柯建銘,另一個角落則是負責的政府機關,人人針對法規裡面每個條文細節提出意見、交叉詰問,在我看來,這才是高規格的政治辯論。

例如下面這段2020年7月3日朝野協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的交鋒,我幫你標記了精采的影片起點,希望大家都可以仔細看一下——當Podcast聽都好——相信如果你對台灣政治和政策有基本認知,一定跟我一樣看到深夜都還停不下來,看到第二天睡過頭上班遲到。

從這段民進黨、國民黨、民眾黨、時代力量、司法院等人來回之中,我也得到了不少深刻的體悟:

1. 所有議題都很複雜,不要只想接受最簡單的答案

政策有時候聽起來就是一句話或一個法條名詞,但實際執行時都會不同程度的損害或增進不同個體的利益。

以這個「國民法官」的討論為例,民進黨前幾日才發布民調,表示有78%的民眾「支持」這個制度。但姑且不論最早期的參審陪審爭議,只要聽這段朝野協商10分鐘,至少會發現執政黨和法務部所推的版本就有包括「僅限十年以上刑案」、「年齡參與限制」、「破產者是否可以擔任國民法官」等爭議。

這些討論都沒有正確答案,卻都會深深的影響這部法的運作,也會塑造民眾對司法的不同想像。

如果你認為某黨的版本就一定全對,或看了簡單的懶人包對照表就支持全盤通過,那你可能就會讓一個有缺陷的法案上路,最後影響到自己。不只國民法官,任何一個法案都一樣。

2. 行政單位不一定知道自己支持的法案版本在做什麼

理論上,即使和執政黨同屬一個政黨,但立委肩負民意,其實該要對行政單位提出質疑,執政者也要用專業判斷法規的可行程度,這才是行政和監督權的落實,但近來卻有越來越多執政黨立委提案,行政單位就全盤接受的情況發生。

例如在影片中1小時10分37秒(時鐘19:43)的時候,眾委員針對擔任國民法官的條件進行討論,其中有一段「經裁定開始清算程序」的文字,被國民黨立委李貴敏要求司法院解釋「是什麼清算程序」,而司法院的回答竟是「這是把周(春米)委員的版本加進來」,被質疑好像民進黨委員提出的版本,司法院搞不清楚是什麼,就支持也同意了。

經過一系列的討論,這條最初差點要無異議通過的段落,就由提案人自己表示保留,請司法院在回去評估。

tl9vmp1hqbnoxree3yd6j2uxvgba5g
Photo Credit: 中央社
3. 第一個跳出來打臉的人,不見得就一定是正確的

針對國民法官應該要23歲以上還是18歲以上才能參與的議題(司法院的說法是,擔心18歲的人看到血腥證物會有心理陰影。23歲好像就不會了),在在野黨代表紛紛提出應該比照18歲行使公民權後,民進黨立委鍾佳濱提出「就像是被選舉權的23歲,要比現行選舉權多三歲一樣,因為這是眾人推舉來做一個神聖的工作,需要更高的社會歷練」的論述。

當下我也被說服了。

不過,後來李貴敏委員回擊「美國的陪審團也是18歲,而國民法官的參與也是在組織架構裡,和參政權並不一樣」、王婉諭委員表示「不要把國民法官當成是權利,應該是責任,而18歲成年時原本就應該要承擔責任」、賴香伶委員指出「依法16歲以上就是勞工,18歲已經是成熟的勞動者,可以辯知社會關係,也可以擔任司法審酌的角色」,我才發現我差點也落入了抽換概念的圈套。

這個啟發不只可以用來監督政府,平常在網路上吵架也十分實用。

4. 凡事要先想清楚目的,再提出辦法

不管是政策制定還是日常工作企劃,我們常會把看似合理的事情全部併起來作,最後才發現互相是衝突的。

在「國民法官」的案子裡,產生這些爭議最大的原因,就是沒有先思考清楚「司法改革的意義是什麼」——是要廣納全民參與?要讓行政單位方便做事?要讓民眾看到司法的哪一面?胡亂上線的結果,讓大家花了一堆力,最後卻完全無法達到最初做這件事情的初衷。

109年度國營事業預算 立法院三讀通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協商中,立法院長游錫堃講的一句話最讓我印象深刻,在年齡議題吵得不可開交時,他說他從政經驗是「先從無到有,再從有到好」,要眾委員多給司法院一些空間。

「先從無到有,再從有到好」,我覺得這句話真是舊政治的典範,也幾乎可以反映出台灣一整個世代的國情,很多在今天深根難解的問題,都是這樣來的。

5. 在野黨真的很重要

綜上來看,不管執政黨勝選時的民意再高,提出的政策仍然會有各樣的政策問題和盲點,其中許多甚至與民眾投票時所支持的核心價值相逆。這些枝微末節之處,都需要專業的人提出質疑和修正,身為一般民眾的的我們才不會成為胡亂通過的法律的受害者。

6. 在野黨在台灣的立法架構下沒有什麼用

雖然不同的意見很重要,但在台灣立法院的議事規則中,只要執政黨是國會大多數,又能確實動員黨內立委,就算法案進入了黨團協商,因為爭議「保留」,最後到了大議場按鈴表決,執政黨還是可以依人數優勢通過。不論誰執政,都可能會有這個問題。

立法院臨時會  議場未見國民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你可以愛一個政黨,愛一個政治人物,但拜託要用力的監督他們,對他們口中每一句話的枝微末節保持質疑,想一下,然後再多想另外一下,並謹記大部分事情都沒有絕對的是非黑白,並不是代表哪個政黨,或誰做了「打臉的動作」,就表示另一方是錯的。

至於我們這些衝不進議場、又不是法學專家的人怎麼辦呢?這些轉播單位投入心力,把議事廳裡面的第一手畫面呈現在我們眼前,我們至少可以多看一點、多關心一些,讓他們知道我們常盯著他們看。多了這些鏡頭後面千千萬萬的眼,至少這些我們選出的民意代表,在發言時會更加謹慎,更常想到我們。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