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與上海無異,進入「全面依法治港」時代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與上海無異,進入「全面依法治港」時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政府公佈了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專家們認為該細則進一步擴大了港警權力。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表示,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和上海、北京沒有區別。

文:William Yang
受訪對象:梁家傑(香港公民黨主席與資深大律師、前立法會議員)

德國之聲:香港政府7月6日夜公佈了《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您如何評估該細則對香港的影響?

梁家傑:新的實施細則無疑加強了港警實施《國安法》的權力。要知道,《國安法》和所謂的實施細則都不是香港立法會制定的。香港進入了以法統治(rule by law)的時代。從何時起香港被這樣統治過?

實施細則沒有經過恰當的立法程序通過。就好比皇帝頒布法令,臣民必須服從。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狀況。我不知道林鄭月娥怎麼能問心無愧地說這並不是擴大警權。

從讀法學院的第一天起,我們就被告知「家是我們的城堡」。沒有法官出具的搜查令或類似授權,警察就不能進入我的家進行搜查。但在實施細則中,似乎尚不清楚警察是否必須先向法庭尋求搜查令。

香港有監視或竊聽通訊必須受到高等法院法官監督的規定。這看起來和新法不同。按照新法,行政長官看起來才是授權人。我對《國安法》和實施細則的解讀是,由高等法院法官主持的委員會今後無權監督此類通訊。

這些都是新的,林鄭月娥怎麼能稱沒有擴大警權?我不同意林鄭月娥新法沒有擴大警權的說法。

實施《國安法》後,香港和上海幾無區別。從理論上講,原有的法律制度與國家安全法並存,但何時使用《國安法》則由中國共產黨來決定。這樣的決定是任意的,不能進行司法審查。

德國之聲:一部凌駕於香港現有機構職能和角色之上的法律實施後,在國家安全法框架下,這些機構還擁有什麼權力?

梁家傑:香港機構餘下的角色只能是北京所允許的。皇帝允許你做什麼就是什麼。他來作主,他來操控一切。

香港現在完全由中共擺布。《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不再能責成中共做任何事情。通過《國安法》,中共向世界宣佈,它不再受曾向香港人民承諾的任何條約或者基本法條文的約束。

發出的政治訊號非常清晰。我們所知道的法治(rule of law)已不復存在。行政長官都沒有看過一眼的法律怎麼就能立法?具有諷刺意味的就是,這部國家安全法和香港原有的機構並存。但這只是理論上的。

《國安法》實施後,它將碾壓香港所有現有機構和制度。如果問我,香港是否將繼續遵守法治(rule of law)還是變成了以法統治(rule by law),我想答案很明顯。這不再是法治,而是以法統治。

德國之聲:外國公司該如何應對新的實施細則帶來的挑戰?

梁家傑:在香港經營的西方企業理所當然會擔心《國安法》的最新發展。原有的制度被《國安法》碾壓,以至於前者不能為他們提供過去曾經享有的所有保障和保護。

西方企業也在北京和上海經營,香港現在和這兩個城市沒有什麼區別。外國公司將在香港可能面臨的挑戰與在北京或上海所面臨的做比較,就會知道該做出什麼決定。我想說的是,隨著《國安法》的實施,香港不會提供他們在上海或北京所沒有的自由或者保護。他們現在做生意是要看中共的臉色。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