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教父》:湯姆哈迪的瘋狂演出,可能是這世代最接近「教父」的演員

《疤面教父》:湯姆哈迪的瘋狂演出,可能是這世代最接近「教父」的演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問題拋向《疤面教父》的起始主題,究竟這部電影想藉由卡彭的晚年探索什麼,這便是編導特蘭克始終無法在《疤面教父》中回答的問題。

惡名昭彰的傳奇黑幫老大艾爾卡彭(Al Capone)被釋放出獄後,引退至佛羅里達的豪宅度日,但昔日的光環早已退去,如今的他不僅遭逢財務困難,身心狀況也令人擔憂,而遲遲不願放手的FBI,死死地盯著在一旁監視。

《疤面教父》打從電影的開始就將時間點設在1939年,湯姆哈迪(Tom Hardy)飾演的卡彭出獄的數年之後,這位處於40年代初期的昔日黑幫老大,已經不見他在20年代叱吒風雲、統治芝加哥的風光,如今的他不僅精神狀況有問題,思緒與夢境總是被往日的血腥殺戮給糾纏,身體也盡是問題,他不只一次大小便失禁,導致高檔的絲綢睡衣下穿著成人紙尿布,而他的醫生為了治療他的煙癮,要他咬著紅蘿蔔以代替雪茄。

出獄後他住進了佛羅里達的莊園豪宅,周遭盡是沼澤池塘,還有家人一同起居,看起來是個不錯的退休生活,不過他們家族早已臨近破產,莊園內的名貴藝術收藏品被拿去出售補貼財務缺口,唯一的解決辦法是,他在數年前曾經偷偷藏了一筆一千萬美金,只是他早已忘記這筆錢的藏匿處,不只是家人,他的手下、同事、以及虎視眈眈的FBI探員,都想知道這筆錢的下落。

過去有太多歷史黑幫電影,都是呈現這位可以說是「惡之象徵」的卡彭意氣風發,但導演喬許特蘭克(Josh Trank)以極低成本編導的《疤面教父》,卻直接帶我們見證這位「黑道名人」最落魄的晚年。

他臉上的肌膚開始腐壞、剝落,根本是科幻小說才會出現的異形怪物,眼睛佈滿血絲,喉嚨發出的沙啞嗓音,就像是一台損毀的機器所傳出的磨擦聲響。他的情緒暴躁、時不時墜入幻覺之中,還會無預警地暈倒,有時候甚至屎尿會從褲襠中流出來,實在很難想像他曾經是在美國政治與犯罪圈呼風喚雨的權力核心。

而這也不是觀眾第一次見證湯姆哈迪的瘋狂演出,他可能是我們這世代最接近「教父」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的一位演員,不單單僅是兩人都是著名的方法派演員,而是無論是否合適,他們都會用自己的邏輯、情緒、身體,去建構角色的內在與外在狀態。

MV5BN2Q2ZjA2Y2EtZjIzYS00MjIxLTg5OTQtYTFi
Photo Credit: 《疤面教父》劇照

哈迪與白蘭度的表演都極為原創,你幾乎不可能從任何人身上看到相似的呈現方式,無論他們的演出成功與否,都會是專屬於他們的表演成果。即便一旁有麥特狄倫(Matt Dillon)、凱爾麥克拉蘭(Kyle MacLachlan)、琳達卡迪林尼(Linda Cardellini)等亮眼卡司的加持,《疤面教父》依舊是一部個人秀的電影,編導特蘭克也放手將電影的詮釋空間交給哈迪,讓他來主導電影的節奏。

哈迪的舉手投足都與真實的卡彭有那麼一點神似,但真正讓我著迷的是他充滿戲劇張力的眼神,《疤面教父》片頭變揭露故事發生在卡彭短暫48歲生命中的最後一年,這是一位曾經握有極權的黑道頭子,如今他的眼神空洞、陰沈、悔恨地在這世界游移,卻也時而疑惑、驚恐、焦躁。

《疤面教父》呈現的是關於這位美國歷史最具指標性的邪惡化身,此時已經忘記自己曾是那位心狠手辣的惡煞,就連面對鏡子他都幾乎不認識自己,那些時不時冒出的往日幻覺與記憶,令他身心打擊,似乎也成為了這位惡人的贖罪。

而《疤面教父》最大的問題便在於此,電影不斷呈現這位健忘的惡人,困在真實與虛構、幻覺與記憶之間,使得他身心飽受煎熬,而觀眾看了滿滿兩個小時的這些內容,最終電影到底有沒有意願為我們揭示懸案?包括那傳說的一千萬美金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到底藏在何處?卡彭是否真有一位遺落在外的後代?還是他不斷繪出的男孩圖像有其他象徵?

MV5BYmY1MmNjZWUtY2Q4YS00MDhkLTllY2QtZGU0
Photo Credit: 《疤面教父》劇照

至少,最基本的至少,身為觀眾的我也想更加了解卡彭這位著名黑幫的晚年落差形象,電影很用力地呈現卡彭的慘狀,但到頭來,我們似乎對於這角色沒有什麼洞見與了解,也無從得知他身邊的家人、朋友、手下、警方,是如何看待他這個角色。

黑幫角色在影視作品中,可以是呼風喚雨的大惡棍,也可以步入被歷史洪流淹沒的遲暮命運。我們在《鐵面無私》等電影中認識的卡彭屬於前者,而《疤面教父》則屬後者,但電影始終給我一種廉價版《愛爾蘭人》的感覺(這部馬丁史柯西的大師級作品當然也屬後者),透露著對於無法掌握人生的憂愁、人生幾條道路所引至的後果、年華老去所帶來的痛苦。

於是問題再度回到《疤面教父》的起始主題,究竟這部電影想藉由卡彭的晚年探索什麼,這便是編導特蘭克始終無法在《疤面教父》中回答的問題。

《疤面教父》即便有相當亮眼的演出陣容,但其實製作費低得令人不敢置信,而我更好奇特蘭克選擇以這部電影作為贖罪作品的動機源頭,他似乎對於卡彭那種沈溺在昔日陰霾的心理狀態有莫名的執迷。

如果你對於特蘭克的過往有稍微認識的話,你便會知道我在說什麼,2012年才28歲的他,便以長片處女作《超能失控》奪下北美單週票房冠軍的傲人成績 (要知道影史上能如此年輕就有這成就的導演,大概一隻手便數得出來),這個一夕之間成為眾人仰慕的天才導演,卻在2015年《驚奇四超人》狠狠地摔了一跤,更在同一年從原先鎖定執導的《星際大戰》外傳電影計畫踢出。

你可以說特蘭克自己的過往,似乎與《疤面教父》中卡彭有所呼應,從神壇上重重摔落的體驗,那種憤怒、迷惑、空虛,以及再也分不清外人對你的吹捧,究竟是真是假。特蘭克將自己的經歷,投射至卡彭身上,他迷失在大豪宅中,即便有傭人服侍、有兒孫陪伴玩耍,這依舊是個空蕩的莊園。他的身軀開始腐壞,而曾經的滿腔衝勁野心被困在裡頭,就像是被關在牢籠的野獸,只能在牢籠中發出怒吼。

特蘭克就是那種天資聰穎,卻無法踏入片廠體制的導演,這回看起來有取得創作的主導權 (他一人擔任編劇、導演、剪輯),讓《疤面教父》成為充滿個人印記的心理劇情片,也散發著一種相當古典的好萊塢技法,以當今的好萊塢電影當中,相當少見到如此古典的技藝被運用著。

特蘭克在電影最後的高潮場面,仍維持著劇情虛實難分的模糊情境,可以看得出他的野心,以及渴望藉由這部獨特的作品,重新奪回輿論眼光的企圖,只是也一如電影中的卡彭,我們都可以理解他所遭遇的折磨苦難,但我們就是不怎麼在乎、就是無法受其打動。

MV5BY2MzYjUyMjMtNWFjMy00YjQ3LWI4ZTgtM2Qw
Photo Credit: 《疤面教父》劇照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