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攝影》碰上哲學:拍照成為目的本身,甚至,我們正在失去個性

《論攝影》碰上哲學:拍照成為目的本身,甚至,我們正在失去個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在觀看照片時,是相信自己所見的,還是只看見自己所相信的?

文:曾令懷

紀金慶老師「雲端哲人」課程第二週的課堂筆記遲來了許久。第二週討論到被視為攝影聖經的《論攝影》,以及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我過去已經發佈過一系列關於《論攝影》的筆記,但是課堂上,紀老則是以個人、哲學的角度探討。

如同手術刀切割世界的攝影

攝影是一種觀看的倫理。

其實我們已經很習慣以下的講法:「攝影夾帶著權力,攝影師決定了我們可以看到什麼。」確實,從物理的角度看照片,是一張四方形的紙,也正是那四個邊,構成了一道牆,遮蔽了照片以外的世界。

889b8927-35f5-4693-90b1-b7c8361c070f
Photo Credit: 作者攝影
畫面之外,充斥著電線與遊客,卻被我篩選掉了。

反過來說,那四個邊讓我們無限聚焦,聚焦在不曾注意過的某些角落的細節上,攝影似乎有種召喚我們去發現——想像——新世界的魔力。書中提到美國農場安全管理局在1930 年代的攝影計畫,試圖呈現佃農與底層人民的日常生活,然而這些照片呈現的是真實情況,還是攝影師希望呈現的真實情況?

紀老師更直接了當地提問:「我們在觀看照片時,是相信自己所見的,還是只看見自己所相信的?」

有些人看到以下照片,會覺得生氣,「你看,天燈是多麼地糟糕!遊客帶來的環境問題還要交給當地人解決!」有些人則會做出其他的解釋:「撿天燈已經成為當地日常生活了。」

0854b5c9-e4a7-4f54-b19f-ed2bc3841328
Photo Credit: 作者攝影
你看到的是旅遊帶來的不義,還是社會問題的一套解方。

拍照成為目的本身

除了看照片的問題,拍照片更是個大問題。

我們也都聽過這樣的批判:「別讓目的成為手段本身。」過去,拍照只是為了記錄一趟旅程而存在,然而到了今天,拍照本身卻成為了出遊的目的、我們為了拍照而生活。

紀老師提到,過去的哲學思辨認為透過不斷思考,才能穿越表象、達到真理,因此拒絕感官感知;然而照片的存在就是一場視覺的饗宴,所以當我們為了拍照而生活時,是否正陷入過去的拒絕思考、盲從表像的狀況呢?

甚至,我們正在失去個性。

試著想想我們使用社群軟體IG、FB 的情況吧,許多雷同的打卡照,以及收集式的旅程景點安排,我們都在走別人走過的路,但是似乎唯有如此,才不會被別人視為不正常,因為現在要認識一個人,從他的照片下手似乎是更快的:「哦!他平常是玩水上運動的,那應該是個陽光健康的人才對。」

e043e3d6-6d98-4e37-b7a4-010f12781736
Photo Credit: 作者攝影
這張照片想給人什麼樣的印象呢?

同樣的,我們認識一個地方,也是透過照片更快速一些。今天要去哪裡玩?先看看照片長怎麼樣吧!但是這些熱門景點、觀光勝地的照片,是否也是一種選擇?九份的日式風情、蘭嶼的熱帶風情、日月潭的遊湖風光⋯⋯實際上那些真的是如此嗎,或是說——真的只有如此嗎。

桑塔格對於攝影的討論,似乎是批判多於肯定,不同於上一位班雅明(Walter Benjamin)那般保留。我過去的筆記都是從地方觀光的角度去探討攝影,但是這課程卻從「個人/大眾」(前現代/現代)的角度解釋,這讓我想到IG上的種種攝影現象。下一次的筆記將會提到約翰伯格(John Berger)與《觀看的方式》,約翰伯格對攝影有批判、也有肯定,待我再整理吧,希望別又拖過一個月了。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