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重建的張藥房,當初為何被強制拆遷?面對土地徵收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

日前重建的張藥房,當初為何被強制拆遷?面對土地徵收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
Photo Credit: 鐘聖雄 - 公視PNN CC BY 1.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苗栗大埔的四戶居民,曾經向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提出停止執行的聲請,但法院認為拆除的房子可以用「金錢賠償」來回復損害,因此駁回讓原先的行政命令繼續執行。這樣的說法,當然引起社會的譁然。

大家應該對於七年前發生的「張藥房事件」不陌生,也時常會聽到有關於「土地徵收」、「國家賠償」等等的相關訊息,想必大家也對於這部分的法律知識感到好奇。提到土地徵收,就不得不提到七年前的大埔事件,以及《行政訴訟法》。

大埔事件的開端,是由於苗栗縣政府為了延伸新竹科學園區用地,以刺激經濟發展,而縣政府向中央申請徵收部份土地而導致的悲劇。當時有四戶居民提出異議,甚至也向法院提出「停止執行」,但仍遭到駁回。就在當時四戶居民北上陳情之際,苗栗縣政府趁此派警力及怪手,拆除四戶居民的房屋,包含在道路交叉口旁的「張藥房」。而屋主張森文則抑鬱自殺。

  • 為什麼可以「強制執行」?

由於縣政府向內政部提出的計畫受到核准,縣政府才得以行政處分,命徵收土地計畫範圍內應徵收土地上所有的居民搬離。按照《行政執行法》,行政機關可以對民眾強制執行,因此民眾必須限期搬離原住處。

  • 居民應該怎麼辦?可以「聲明異議」

有人或許會問:那是不是代表我的土地被徵收了,我就只能自認倒楣了呢?其實不是,根據《行政執行法》第9條,義務人(也就是人民)可以向執行機關聲明異議,如執行機關認為有理由,則必須立即停止執行,就算認為無理由,也應該在10日內加具意見,送直接上級主管機關於30日內決定之。

但更重要的,第9條也規定,行政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聲明異議而停止執行。也就是說,在判決結果還未出爐前,也許民眾的房屋就被拆除了,這樣對於民眾來說,根本是徒勞無功。因此,居民還可以進行最後一個手段,也就是停止執行。

張藥房拆除屆滿5年 原地重建動土祈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 停止執行

根據《行政訴訟法》第116條規定,民眾可以原處分或決定之執行,將發生難以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者,聲請停止執行,但於公益有重大影響者,不在此限。總之,其條件為:

  1. 急迫
  2. 將發生「難以回復之損害」
  3. 無害於公益

如果這三項條件都達到了,行政法原得裁定停止執行。

  • 國家賠償

另外,根據《行政執行法》第10條規定,行政執行,有國家賠償法所定國家應負賠償責任之情事者,受損害人得依該法請求損害賠償。也就是公務員若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怠忽職守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時,或因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人身自由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就須負損害賠償責任。

為何張藥房仍遭到拆除?

後來的結果卻是四戶皆遭到拆除。

實際上,四戶居民曾經向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提出停止執行的聲請,但法院認為,拆除的房子可以以「金錢賠償」來回復損害,不符合前述第二項的條件,因此駁回。這也讓原先的行政命令得以繼續執行,讓他們的房子遭到拆除,也導致了張森文自殺的悲劇。

此事引起社會譁然,引發了相應的抗爭和倡議行動,不僅對於苗栗縣政府強行徵收土地的行為感到憤怒,也對於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駁回感到無法認同。有法界人士認為,損害的回復是否只能以金錢作為唯一衡量標準?精神上、情感上的傷害在此被忽略,值得人深思。

隔年,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才終於判大埔四戶居民勝訴,指出徵收之過程違反正當程序。

苗栗大埔張藥房原地重建將完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張藥房在日後爭取原地重建,7年後過去,在上個月的17日,新的建物已經完工,雖然大小僅有小小的7坪,且大部分的空間都被電梯佔去,但張森文的遺孀表示,「家不分大小,再小也是一個『家』。」可見得重建背後的意義,亦即土地正義的實現,遠大於這些。

其實土地正義的議題一直都存在,並沒有因為大埔事件的落幕而結束。不僅僅是政府強制徵收,在長久歷史脈絡中,原住民傳統領域經常受到移民漢人、財團和政府的侵奪,原民土地正義的運動也久久沒有結果。似乎可以發現到,經濟發展和利益常常與土地正義有衝突,這也是7年後的現在,我們依然需要思考的問題。

延伸閱讀

本文經黃靖芸律師。生活法律沙龍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