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選舉讓新加坡的族群矛盾攤開在陽光下,但公民社會能得以持續覺醒嗎?

一場選舉讓新加坡的族群矛盾攤開在陽光下,但公民社會能得以持續覺醒嗎?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華裔新加坡人被認為對少數族群議題態度冷漠。然而今年的新加坡大選中,因工人黨的馬來裔候選人辣玉莎遭當局調查涉及歧視華人的言論,獲得了許多新加坡華裔的關注,進而發起了挺辣玉莎的運動

香港在過去一年流行一個説法:「藍黃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套在新加坡的話,我會說「顔色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自6月30日提名日之後,共有11個政黨參選角逐第14屆國會93個正規席位。這些政黨的代表顔色斑斕,白、藍、紫、紅等等都有。包括6750名海外選民在内,超過260萬名合格選民人人都有自己的心頭好。

儘管執政61年的人民行動黨,在這一次的大選打著「守護生命、保障工作、共創未來」的旗子,在新冠肺炎(又稱武漢肺炎)的陰影下,向選民尋求另一屆最多5年執政委託。但是,對我而言,這一場選戰已經逐漸形成了黑白良知之爭了。

工人黨盛港集選區候選人,馬來裔的辣玉莎Raeesah Khan被爆料:指責她在2年前以及在今年5月,分別針對城市豐收教會5000萬新元(新台幣10.5億元)失信案的判決,以及少數族群被執法單位在執法過程中所遭遇的歧視的兩篇社交媒體短文,做出歧視性評論。

根據香港《星島日報》轉載獅城媒體的報導,「辣玉莎在一則貼文中,指獅城執法單位歧視不同種族公民,與其他群體相比,富裕的華人和白人享有不同的待遇。在另一則貼文中,辣玉莎針對城市豐收教會的判決新聞,稱新加坡無情地判少數族群坐牢,騷擾回教領袖,卻釋放了偷走教會5000萬坡元的腐敗領導。」

網友根據貼文向新加坡警方報案,而有關當局在徵詢了總檢查署的意見後,指她「挑起了不同族群和宗教間敵意抵觸了《刑事法典》第298A條文」。一旦罪名成立,可判處坐牢長達3年,或罰款,或兩者兼施(2020年7月6日《聯合早報》印刷版頭版)。

新加坡工人黨候選人辣玉莎拉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加坡國會大選,社群平台成為對決主戰場,參選盛港集選區的工人黨團隊成員辣玉莎之前種族言論引發網友
關注,圖為辣玉莎7日走訪盛港集選區爭取選民支持。

事件在7月5日發酵,當晚辣玉莎在工人黨領導層和競選盛港團隊的陪同下,召開了臨時記者會。她在全國面前公開為自己的失言而道歉,同時宣佈不會退出本屆國會選舉的競選。而該黨秘書長畢丹星(Pritam Singh)和主席林瑞蓮也現身記者會,由畢丹星回答在場媒體的提問。

人民行動黨在事後針對辣玉莎的失言,要求工人黨闡明他們在遴選候選人的立場。據《聯合早報》在7月6日的報導:

「例如,文告中指出,既然辣玉莎在發表道歉聲明時,已承認發表可能傷害其他群體的言論,工人黨應該闡明它對這類言論的立場,而不是要求盛港選民與其他工人黨所競逐的選區的選民給工人黨開『空白支票』,讓它為所欲為……文告中說:『工人黨為何認為辣玉莎值得成為當選議員?這是嚴肅的問題,關係到我們立國的根本原則。』」

事態也引發了新加坡網民意想不到的發展。首先,支持辣玉莎的網友迅速地在臉書平台成立了「We Stand Behind Raeesah!」後援頁面,兩天内就吸引了超過5400人的響應。

第二,據個人在網路的觀察,辣玉莎被調查的新聞曝光後,更多年輕新加坡華族網民,發表了願意在公共空間討論和少數族群有關的社會資源不均的議題。支持者就轉載了來自whatsapps的#wewerenothurt 的宣言貼文,提出了以下的幾點宣言:

「身為一名新加坡華族選民,
我希望接觸到媒體和議會針對種族問題而展開公開討論;
我希望聽到更多如辣玉沙等少數種族國人的心聲,他們的經歷能夠促進我對目前沒有深入了解的課題的認識;
我感謝辣玉莎與工人黨堅決反對種族、年齡及性別的歧視。這點在工人黨黨員的競選活動和宣言已多次提出;
我認為社會的團結應當建立在多元聲音上,從而讓我們了解大眾的利益和與其關聯;
我們需要多元的人民代表在國會針對政策提出討論,從而使政策與法律更健全。」

第三,一批網友開始搜索那位舉報辣玉莎,署名「Abdul Malik Mohammed Ghazali」的網友,收集有關他相同的歧視其他族群的舊推特貼文之後,向新加坡警方報案。有關當局在7月7日發給新加坡媒體的文告中提到,他們正在針對該名男子的言論展開調查。

爲何聲援失言的辣玉莎會在新加坡人,尤其是年輕網民中引起共鳴?這和她參選前的生活有關。根據工人黨網頁的介紹,她自17嵗起就對社會議題有興趣,開始身體力行成爲維權人士。辣玉莎在澳洲求學時,開始為尋求政治庇護的孩童,向當地政府提出反對拘留行動,並且爭取澳洲大學的教育費能維持在大學生可負擔的水平,以及讓大學學科能夠在當地社群普及化。

更重要的是,她成立了Reyna Movement,為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柔佛州社會邊緣的婦女和孩童,以及落戶馬國的羅興亞人難民婦孺,提供提升自理生活技能的培訓,以改善生活品質。像這樣為弱勢群體而發聲的候選人,在被敵對政黨對手狙擊之時,網民除了感動之餘,也自發組織起來聲援她。

辣玉莎失言事件,也在年輕選民良知這一塊引起了共鳴。我在一名網友的po文讀到這一段話,「In going for Raeesah, the PAP has also effectively lost an entire generation of voters. For people that are first time voters this election, or those unable to vote, to go after someone so viciously, and so unfairly, over two posts of their social media account, is reprehensible.(在追擊辣玉莎的同時,人民行動黨也失去了一整代選民的支持。對於首投族或者還沒投票的未來選民而言,爲了兩則社交媒體貼文,政黨以歹毒和不公平的手段來追擊是應受譴責的。)」

與此同時,新加坡馬來裔作家亞非言(Alfian Sa’at)在其臉書貼了過去幾年重大少數民族為自己的權益發聲,卻被社會以及執法機關高度關注的社會事件截圖。加上辣玉莎失言事件,或許會扭轉台灣、香港網友在5年前高度關注的余澎杉(Amos Yee)事件,他的因言獲罪,讓外界看到新加坡社會大衆對他的案件感到冷漠、新加坡人被洗腦的刻板印象。

這是否代表,今年的新加坡國會選舉,選民們對辣玉莎的失言,開始對於公民議題覺醒(Woke)了呢?而這份覺醒,是否正如支持人民行動黨的網紅Calvin Cheng在7月6日的貼文提到那樣,是具美國方式的公民「覺醒」(Americanised ‘woke’) ,還是新加坡人自我的良知,來捍衛自己和少數族群的權益?

一切的答案,就等到7月10日開票夜揭曉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