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堂國寶級美學課》:龍與虎,成就了一座傑出美術館的誕生

《五十堂國寶級美學課》:龍與虎,成就了一座傑出美術館的誕生
倉敷的大原美術館|Photo Credit:  岡山縣官方觀光導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四神思想,十二干支的動物則更加貼近日本人的生活。試著回想起每年在賀年明信片上熱鬧登場的動物們,就不難想見其數量之龐大。在日本美術史上,十二干支的動物曾以各式各樣的形式反覆登場。

文:高階秀爾

龍、虎以及美術館

二○一○年郵票愛好週所發行的紀念郵票中,其中一款圖樣選用了明治時期畫家橋本雅邦六曲一雙的大作〈龍虎圖屏風〉。由於當年的干支正好是寅年,因此才以老虎為代表圖樣。

十二干支中,除了龍屬於架空世界的靈獸,其餘的動物對日本人來說都相當熟悉。雖說老虎並不棲息於日本,人們應當知之甚少,然而伴隨中國傳來的十二干支與四神思想(由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四種神獸掌管四方與季節),抑或是中國傳說、佛教故事的口耳相傳,使得老虎的存在從很早以前便深植人心。也因為如此,描繪老虎的繪畫作品不在少數,例如高山寺代代相傳的〈鳥獸戲畫〉,當中便出現如貓咪一般可愛的老虎身影;此外,江戶時代被封為「老虎畫家」的圓山應舉以及其他為數眾多的畫師,也都嘗試以各種形式表現他們未曾親眼見過的猛獸姿態。

在日本美術史上,雖然可以從正倉院寶物的銀壺、銅鏡中發現老虎的圖樣,但最早由日本人描繪的老虎圖,可以追溯到七世紀末至八世紀初奈良龜虎古墳或是高松古墳的壁畫。幾年前,透過相機捕捉到龜虎古墳的白虎之姿,一時席捲了各大報紙,至今記憶猶新。

白虎與青龍、朱雀、玄武並稱四神,同時結合季節、方位、色彩,形成一個完整的世界觀。老虎在季節上象徵秋季,方位為西,色彩則為白。順帶一提,東為青龍(藍)屬春,南為朱雀(紅)屬夏,北則是玄武(黑),對應至冬季。這些象徵至今依然留存,例如位於東京用以舉行相撲賽事的兩國國技館,土俵上方便垂吊著稱為赤房、白房的流蘇。在我還小的時候,土俵四周並非垂掛四色之房,而是豎立著紅、藍、白、黑的四根支柱,從收音機經常會聽到「現在靠近白柱展開了激烈的攻勢……」的實況轉播。這四色柱或四色之房便是四神的象徵,意味著土俵本身便自成一個世界。

對於古代人而言,四神也是守護城市的神靈。古代的平城京、平安京,便是採納四神相應的理念來建構城市。二○一○年正好是平城京遷都一千三百週年,因而舉辦了各式各樣的紀念活動;而和銅三年(七一○)有關平城京建造的詔令,就曾論及「平城之地,順應四禽之圖,以形成三山鎮」。依據四神相應的概念,城市的理想建造方式為北山、東川、南池、西道,可見配置於西邊的老虎被賦予的角色,便是守護朝著主要街道開展的城市出入口。

以平安京為範本打造的江戶城鎮也繼承了這個理念(因受限於地形,所以東西南北的軸線多少有些偏離),在面向西邊東海道的地點設置了「白虎之門」。如今此門雖已不復存在,卻以「虎之門」的地名保留下來。

相較於四神思想,十二干支的動物則更加貼近日本人的生活。試著回想起每年在賀年明信片上熱鬧登場的動物們,就不難想見其數量之龐大。在日本美術史上,十二干支的動物曾以各式各樣的形式反覆登場。

二○一○年,東京丸之內的三菱一號館美術館舉辦了題為「三菱夢想美術館」的特別展,當時便展出了明治時期洋畫家山本芳翠的系列作〈十二支〉當中的三件作品。該系列不僅是芳翠的代表作,更是在論述明治時期的洋畫歷史時不容忽略的重要作品;光是就十二干支的圖像表現手法而言,也屬於相當奇特的特殊案例。畢竟,通常十二支的表現多半以動物為主,但芳翠反而以歷史、故事或是風俗作為主題,創造出以人物為中心的畫面。

例如此次展覽中展出的「丑」之圖〈牽牛星〉是以七夕的牛郎織女為主題,畫面上身穿著華麗服裝、配戴精巧飾品的織女悠然臥躺的姿態被以極大比例描繪,牛郎則是身處遠方,小到只能勉強以肉眼辨識。換言之,這其實是一幅豔麗優美的「美人畫」。

關於芳翠著手創作這個系列奇作的背景,流傳著相當耐人尋味的傳說。當初,芳翠接受岩崎家家主彌之助的請託,為他屬兔的兒子小彌太畫一幅以兔子為主題的作品,於是芳翠便畫了在原野嬉戲的兩隻兔子。對成品相當滿意的彌之助接著再次請芳翠畫一幅「美人圖」,芳翠答應後完成了一幅美人畫,而在背景處正巧(又或者是故意的)繪有以龍為主題的襖繪。若是將先後完成的兩件作品放在一起,剛好分別是兔與龍,也就是十二干支中的「卯」與「辰」。芳翠於是藉機提議不妨也以其他的十二干支為題繪製系列作品,這讓彌之助相當中意,便約定作品完成之後會全數買下,裝飾於自家宅邸的會客室。

〈十二支〉系列當中的「寅」,則是基於德川家康之母於大之方的傳說而創作的。相傳於大之方前往鳳來寺向藥師如來許願,結果夢見藥師十二神將之一的虎神投入自己懷中,於是懷上了家康。畫面上可見沉穩入睡的於大之方,其身後則是如亡靈般現身的虎神,為整體營造出奇幻的氣氛。至於其他同系列的作品也都各具巧思,充分展現了芳翠出類拔萃的構想力。此外在十二件畫作當中,除了最初的「卯」與「辰」因故散佚,其餘的十件作品皆為三菱重工業的典藏,收藏於長崎的占勝閣。附帶一提,本文開頭處提及的橋本雅邦〈龍虎圖屏風〉,其實原本也是岩崎彌之助的收藏品。

接下來還有一個與龍虎相關的美術話題。

倉敷的大原美術館是日本首座以西洋近代美術為收藏對象的美術館,設立於昭和五年(一九三○),並於二○一○年迎來八十週年紀念。該美術館座落於倉敷美觀地區的中心,此地至今仍保有濃厚的江戶風情,其前方有著天鵝優游其間的倉敷川,渡河之後則是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的大原邸,以及隔壁的大原家別邸「有鄰莊」。造訪倉敷的觀光客多半不會察覺,橫跨倉敷川的這座石橋的欄杆上,其實刻有碩大的龍形圖案。不僅如此,作為昭和初期日西合璧的住宅建築而在近代建築史上備受矚目的有鄰莊,其欄間部分也有鏤空的龍紋圖樣。這些龍就彷彿是在默默守護著美術館以及整個城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