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處》:用直男破處包裝的同志情誼,破了處真的就是轉大人嗎?

《破處》:用直男破處包裝的同志情誼,破了處真的就是轉大人嗎?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破處》是一部象徵意涵大於情節意義的公路電影,需要觀眾更有耐心的參與解讀與突破表像深掘這部電影。

文:Lizard

(本文含有劇透)

阿烈知道好朋友神器需要破處,破處,就是「洞大人」(轉大人),所以他幫神器找了性工作者來破處,而神器根本不想破處,只是因為阿烈恐嚇,如果沒有在18歲那年破處,他的元陽就射不掉,而元陽射不掉,小弟弟就會終身站不起來。另一邊,一位靠夜市擺攤的胖女孩在直播上看到胡鬧嬉笑的兩人,陰錯陽差之下被迫加入兩人的「破處」之旅。

作為一部非比尋常的公路電影,《破處》在嬉鬧的表皮下,談論的是成年人的黑暗世界,這種黑暗世界是將青年童真吞噬掉的黑暗,不能接受被這黑暗吞噬掉的人,就會被這個世界給淘汰。

所以作為成年人,開著小休旅車擺攤的胖女孩不斷為了這種童真被吞噬掉所哀傷,她打扮得像個少女,內心缺渴望童真,而這個童真是作為直播的兩人所散發出來的東西,也是她所失去的東西。這種東西是一旦成年之後就不會再有的東西,那種兩小無猜,那種坦誠以對,處處閃耀著他們有而成年之後就不會再有的東西。

「你以為成年之後會有什麼好事發生嗎?」

於是,名曰:「破處」,實為捨棄童真,進入死水一般不會有好事發生的成人世界。

本片具有一種這時代少見的含蓄,這個含蓄是甚麼?就是對於同性戀情的含蓄,這樣的含蓄表現在片中這兩個好兄弟阿烈與神器上。

片中有許多他們坦誠相對的橋段,你會不自覺去想,這樣一部談論處男破處的電影居然女色這麼少,男色這麼多。唯一的女色戲份只放在開頭,剩下的就是胖女孩和一具熟女女屍。這具熟女女屍本來還活跳跳的騎在神器之上,卻因為阿烈帶來的毒品還有神器的神器在興奮中暴斃而死。

20200629044128_19
Photo Credit: 《破處》劇照

這是本片災難的開端,這個災難之所以成立,並非如阿烈吐嘈神器的「你的洨」有毒,而是因為這是一個違反「破處」意義的行為,我們如何理解片中的「破處」?那不只是初次的性行為,在片中更多的含義在於人生階段的推進與視域的改變,是看見所謂「真實」的過程。

這個意外的災難是因為「真實」在其中被蒙蔽了,一個錯誤的插入足以致命,這完全是象徵意義上而言的,而其意義要到電影半部才闡明的。這也是這部片比較吃虧的地方,它的情感與表面談性的輕狂不同,而是含蓄壓抑的。

這是一個同性戀對異性戀的錯誤插入。(如同異性戀插入同性戀一樣的錯誤)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待,你就能夠理解,其實片中發生的事情很簡單,就是作為同性戀阿烈嫉妒神器與女朋友的感情讓他被冷落,而這樣的冷落讓他二次感受到父親被陌生女人奪走的感覺。因此為了要奪回父親/兄弟,他寧願帶兄弟去破處,並藉由見證的方式參與這一場性愛。

這樣的狀況差不多就像《雲端情人》或是《銀翼殺手2049》的間接性愛一樣,基於某些理由他無法親自跟神器發生關係,或許是害怕神器知道他內心真實感覺後逃離他。

02-破處(双喜電影)左起-吳肇軒-楊懿軒
Photo Credit: 《破處》劇照

但是你說阿烈不是很喜歡開口閉口就是漂亮小姐姐,開口閉口就是性嗎?他不是還在手上弄了陰莖的塗鴉嗎?但你要注意的是他做出這些聲明的時候,恰好都是他的好兄弟神器在旁邊,也就是說那些話語其實都是煙霧彈。

片中有兩個沒有提及但可能存在的謊言,那就是阿烈與胖女孩的童真,從神器與熟女的互動看來,他的童真是可以確信存在的。然而阿烈或許其實也是一個處男,而胖女孩可能則並非處女,相反地她只是覬覦阿烈的童真,這從後面她的手機被發現密碼是阿烈生日可以得知。而她不是處女,對於她的設定「知曉成人世界的黑暗」這件事特別重要。

因為本片的「破處事件」不只一件,一件是在前的神器的破處事件,另一件就是阿烈的破處事件,而在這兩個事件後,關於他們兩個性格的真實都不斷的被揭露,比如神器的懦弱(請注意在商店那場戲,雖然神器和阿烈都很怕被警察抓到,但第一個跑回車旁的卻是阿烈,而神器則龜縮在店裡),或者神器對阿烈的感情。

這些秘密都隨著不時插入的閃回,讓我們看到兩人親密的過往,那是能夠胴體交疊的親密。而在那些閃回畫面裡沒有出現的,就是神器的女朋友。

那種種碎片似的回憶空間,是排除掉異性的。其實阿烈對神器的情感早就潛藏在片中引用的歌曲《魚》裡頭:「而我是一隻魚,而我不能夠喜歡你,就讓我游來游去,然後把你忘記。」

03-破處(双喜電影)前-楊懿軒-後-吳肇軒
Photo Credit: 《破處》劇照

這就是阿烈心中一直沒有辦法向神器吐露的情感,或許神器也早就意會到這點,甚至他自己對阿烈可能也有些感情,否則難以解釋為何他要因為阿烈與胖女孩車震而生氣,甚至不惜為了這件事與他大打出手。

他所說的表面上的理由「因為阿烈基於利用跟胖女孩車震讓他無法接受」是不可採信的,因為很明顯的這一路上兩人都利用了胖女孩來幫他們棄屍,如何到現在才讓他對阿烈生氣,而不對自己生氣?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若阿烈拒絕胖女孩的求歡,胖女孩會拋棄他們。

歌曲《魚》與阿烈溺死在水中的結局兩相對照,如果說對真實的逃避(即神器與阿烈共謀的神器破處事件)導致了厄運的開始,而對真實的擁抱則終結了這樣的厄運,唯有死亡能夠超越「性」保住一個人心靈上而非身體上的童真。

相反地神器則與阿烈走向相反道路,他不但選擇回去,還背叛了朋友,報警抓要去棄屍的阿烈與胖女孩,同時逃避自己對阿烈的感情,中間有插入一個女友看著他座椅的鏡頭。可以料想到的是,神器會彷若無事的回到學校,回到女友身邊,這是他所做的選擇。於是,處男的「不成熟」含意從肉體經驗上的匱乏,變成了心智經驗上的匱乏,

於是肉體上破不破處,已經在約莫接近中段時,被情節成心智上破不破處的問題。

胖女孩在片中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物,作為主角群唯一的活人女性,作為一個小地攤商的她,所販賣的是那些花花綠綠,五顏六色的衣裳,還有一些小玩具。而當她發現她所喜愛的這兩個小夥子搞出大事(即意外弄死熟女),她迅速從天真的粉絲,變回自己日常面對殘酷世界的成熟姿態。

她曾嘗試過自殺,最後卻放棄了,她覬覦著阿烈,卻在最後意外的因為求生本能而無意識的踢了阿烈一腳,導致他莫名其妙的溺斃。請別告訴我本片選胖女孩沒有這樣的意涵,事實上本片這樣的選擇,就是為了排除這段旅程三角戀的可能,否則何不讓神器女友一同旅行?而是要以一個被片中角色外表羞辱的胖女孩,來加入旅程?而做愛,也強化了阿烈的悲劇性。

於是我們知道,這其實不是阿烈與神器的故事,而是阿烈的故事,儘管表面上破處的是神器,但阿烈才是主角(同時也是另一個破處的人)。

07-破處(双喜電影)主角對於轉大人有許多期待
Photo Credit: 《破處》劇照

當我們仔細細想阿烈隨手攜帶的毒品,意外參與熟女萬德福之死,以及他要拍她的屍態,並寄去給她孩子,被胖女孩責罵「不成熟」時,恰好是胖女孩無法理解他這麼做的原因之體現。

胖女孩的責罵以社會眼光來看,當然是有理,然而阿烈之所以這樣做也有這樣的道理,因為他就是缺乏一張母親的臉,同時也渴望那個孩子能夠藉由相片記得母親「漂亮的樣子」。

從他與神器促成這位母親的死,我們也可以看到其中的悲劇性,那是他離開香港失去母親的第二次再現。對神器而言,這個女人不過是一個同性戀對接出錯的異性而已,對阿烈而言卻是一個母親再次死去在他的面前。

於是我們也可以看出在這整個故事裡,其實阿烈的重要性遠大於神器。這是一個單戀的悲劇故事,有別於當代許多就算沒有修成正果,也能留下美好回憶的異性或同性愛情電影,《破處》的結局說的卻是你投入的真摯感情可能會沈入水底,並且在對方心中留不下任何痕跡,而你的死甚至無法對此有任何幫助。

04-破處(双喜電影)曾珮瑜
Photo Credit: 《破處》劇照

人們彷彿從出生到死亡都各自在一口棺材內一樣,無論外頭傳來任何聲響,或者我們使勁全力的將自己與對方暴露在鏡頭,在公眾面前,我們都將孤獨的死去,或者軟弱的活著。這個軟弱來自我們不願去正視自己的內在本質與社會的衝突,因為一旦我們去正視,得到的便是痛苦,而大多數的人都喜歡逃避痛苦。

總而言之,《破處》是一部象徵意涵大於情節意義的公路電影,需要觀眾更有耐心的參與解讀與突破表像深掘這部電影。不幸的是,在這個時代,若表象本身不夠吸引人,那麼表象之下的深層內涵也不會被人看上一眼,而這並非全是觀眾的責任。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專訪「國際新導演競賽」選片人:台北電影節獨家單元,挖掘與世界接軌、符合國新「體質」的新銳佳作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