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事件」5週年:維權律師王全樟「自辯詞」遭下架,律師憂很快出現「港版709」

「709事件」5週年:維權律師王全樟「自辯詞」遭下架,律師憂很快出現「港版70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的人權律師感到他們現在的處境,與中國的維權律師愈來愈接近,將來可能出現「港版709事件」。何俊仁坦言,在中共的震懾之下,香港已出現普遍的自我審查。

(首圖為2019年1月,香港民運人士在中國駐香港聯絡處外抗議,要求釋放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

今(9)日是中國「709大抓捕」事件5週年,被稱為「最後一人」、最後一個被獲釋的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發表自辯詞,控訴辦案人員才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是法治國家的敵人,不過該文章稍早已遭微信下架。香港律師也憂心,因為《港區國安法》的通過,在不久的將來,香港的維權人士、律師恐怕也會面臨像是709大抓捕這樣的事情。

王全璋提告「檢警辦案人員」

(中央社)今天是中國「709事件」5週年,當年被捕入獄的維權律師王全璋今天發表自辯詞,控訴辦案人員徇私枉法,指司法系統內的反法治分子,才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法治國的敵人。

「709事件」是指,2015年7月9日,中國官方對維權律師展開的大規模抓捕行動。警方當年在23個省市逮捕、傳喚、約談或刑事拘留了上百名律師、維權人士,部分人的親屬也受牽連。

王全璋今天凌晨在網路上發表題為「政治、司法迫害要依法,要專業,要靠譜」的自辯詞。他在文中提到,自己被起訴的罪行有三:第一、參與建三江拘留所會見事件,第二、和瑞典人權人士達林(Peter Dahlin)成立境外公司以申請法律援助經費,第三、代理3起法輪功案件並接受媒體採訪,其中包括「靖江法院被司法拘留事件」。

王全璋指,警檢法人員經過「半年甚至長達一年半」的「研究」,才聲稱這3起事件是「顛覆國家政權的一種新形式,顏色革命的方式」。

王全璋指控,法院明知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卻為了面子掩蓋真相、維護錯誤,並侵害被羈押人的基本權能、拒絕親屬聘請辯護人、超審限羈押、秘密開庭等。

他質疑,這些辦案者「在何謂國家、何謂國家安全的基本概念都沒有搞明白的情況下,動輒以所謂國家安全的名義,公開破壞他們所極力鼓吹的法律原則」,對公民任意抓捕、檢控、定罪和量刑,與「法治國」的目標背道而馳,指「司法系統內的這些反法治分子,才是真正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司法制度的破壞者和『法治國』的敵人」。

王全璋說,負責自己案件的部分警察涉及侮辱、誹謗和刑訊逼供;部分檢察官涉嫌侮辱,指辦案人員整體上涉嫌徇私枉法,自己也已提出專項控告。

他強調,

自己從未認罪、沒錄過任何認罪影片、沒做過任何有罪的陳述,「案件在警察階段,我甚至連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有寫」。

王全璋也提到,自己在羈押期間遇到不同類型冤假錯案的受害者,包括曾信奉「悶聲發大財」、對人權不聞不問的企業家、富翁和香港商人;還有一些市長、政法委書記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這些人曾經是權力機器的一部分,似乎永遠不會想到自己會成為權力機器的目標」。

他說,自己曾受訪披露的真相,只是一小部分,未來釐清思路後,會慢慢將整個過程還原,預計出版名為《無盡的盡頭》(The endless end)一書。

王全璋最後表示,願每一個中國人能免於冤假錯案的降臨,免於權力機器的任意蹂躪,免於政治和司法巧立名目的迫害,願個案公正、個體自由和個人尊嚴降臨中國。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李文足
Photo Credit: 李文足Twitter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和妻子李文足今年4月於北京團員

王全璋2015年被捕後,遭長期羈押,直到2019年才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6個月,在今年4月5日刑滿獲釋,但遲至4月23日才在警方的押解下,返回北京和家人團聚。

瑞典維權人士:中國公安帶走女友,脅迫認罪

被控和王全璋「勾結」的瑞典維權人士達林(Peter Dahlin),接受香港《蘋果動新聞》專訪,指出他早在2007年就到中國,後來成立非政府組織「人權衞士緊急救援協會」,一直低調行事,但在2015年形勢惡化。本來709大抓捕他沒有立即被抓,直到隔年1月初,他打算離開中國時才被捕,之後被帶到北京一處秘密監獄。

2016年1月19日,中國的官媒《央視》播出達林的「認罪」片段,他在片中承認,自己有意識到資助過的一些人觸犯中國法律,他們所組織的資助行動也應該負刑事責任。達林對《蘋果》表示,當時當局以他的女朋友威脅,他也只能配合認罪並拍下影片。

香港律師擔心「港版709」很快出現

《中央社》報導,中國「709大抓捕」5週年,7日網路上舉行紀念活動暨第4屆中國人權律師節,本屆「中國人權律師獎」頒給6月被逮補的許志永。

紀念會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香港律師何俊仁說,香港的人權律師都感到他們現在的處境,與中國的維權律師愈來愈接近,他擔憂不久將來可能出現「港版709事件」。何俊仁坦言,在中共的震懾之下,香港已經出現普遍的自我審查。他擔任副主席的香港支聯會有2個重要的口號,就是爭取平反六四,以及結束一黨專政,支聯會絕對不會放棄這些訴求,就算可能會面對國安法的控罪,仍然會繼續公開喊這些口號。

目前人在海外的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說,《港區國安法》從本質上來說,算不上是法律,因為共產黨就是暴力統治為根基、為原則。《港區國安法》最核心的就是,「中共已經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它們的權力推進香港」。

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研究所創辦人孔傑榮(Jerome Cohen)也關注香港問題,他希望香港法律界學者領導輿論,國際社會都應同情及支持香港人的鬥爭。他並表示,台灣的支持非常重要,國際社會也在關心台灣的命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