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左派」的中共卻跟希臘「極右翼」合作,這是怎麼回事?

號稱「左派」的中共卻跟希臘「極右翼」合作,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指控中共勾結希臘新納粹的,並不是希臘政府、美國或者其他的北約會員國,而是與中國共產黨具有「兄弟黨」關係100年以上,簡稱KKE的希臘共產黨。中共駐希臘大使與金色黎明黨合影的照片,也經由希臘左派經營的網站「為共產主義辯護」所流出。

上次寫了俄羅斯與德國極右翼勢力勾結,甚至可能已經滲透德軍特種部隊KSK的文章,引起了不少軍事迷的迴響。

有些讀者也提出反饋,指出與歐洲極右翼勢力勾結的,不是只有已經不再掛紅旗的俄羅斯,甚至還包括仍再掛紅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名讀者還提供網址,證明中共駐希臘大使館與希臘極右翼政黨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互動頻繁。

更有趣的一點,在於指控中共勾結希臘新納粹的,並不是希臘政府、美國或者其他的北約會員國,而是與中國共產黨具有「兄弟黨」關係100年以上,簡稱KKE的希臘共產黨(Κομμουνιστικό Κόμμα Ελλάδας)。

中共駐希臘大使章啟月與金色黎明黨成員合影的照片,也經由希臘左派經營的網站「為共產主義辯護」(In Defense of Communism)所流出

「為共產主義辯護」網站,是由一群仍死抱共產主義信仰不放的希臘人和歐洲人經營的網站,不只對美國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持強烈的批判立場,而且也載歌頌列寧、史達林、毛澤東、胡志明與切格瓦拉等世界知名的共產主義領袖。甚至就連對1989年六四天安門的立場,也是完全依照中共官方的口吻為中共解放軍辯護。

只是中共在進入習近平時代以後,開始打著「一帶一路」口號進軍希臘,然而他們打交道的對象,卻不是同志當了100年的希臘共產黨,而是以激進左翼聯盟以及新民主黨為代表的兩大希臘建制派。

希臘共產黨無權代表希臘人民與中共簽合約賺人民幣,當然也就不再將「資本主義化」了的中共視為「同志加兄弟」的政黨了。只是令希臘共產黨沒想到的是,新民主黨在中共眼中顯然還不夠右。

根據「為共產主義辯護」介紹,中共駐希臘大使館分別在2017年12月15日與2018年12月8日兩度邀請金色黎明黨出席活動,象徵中國共產黨不排除與歐洲的新納粹組織接觸。此舉被希臘共產黨視為對共產主義的嚴重背叛,因為金色黎明黨所做的,不只是鼓吹納粹極端主義的思想,還針對過少數族群與移民實施過暴力攻擊事件。

Nazis_at_Chinese_Embassy_Athens
Photo Credit: In Defense of Communism 網站
「為共產主義辯護」網站,經由金色黎明黨官方網頁,取得了後者與中共大使館交流的照片

也曾是國會第三大黨

金色黎明黨全稱為人民協會-金色黎明黨(The Popular Association – Golden Dawn),成立於1993年,是一個以鼓吹反移民還有希臘民族主義為宗旨的極右翼政黨。

現任金色黎明黨總書記的尼古拉斯・G・米哈羅里亞可斯(Nikolaos Michaloliakos),到目前為止仍因涉嫌殺害希臘左派音樂人費斯薩斯(Pavlos Fyssas)而在接受調查之中。

從黨魁都可能親手帶人殺人一事來看,我們就知道金色黎明黨在希臘的爭議有多麼之高。曾在2015年國會大選中贏得18個席位的金色黎明黨,一度是希臘的全國第三大黨。

然而金色黎明黨也一如90年代的新黨一樣,最終因為思想過於激進,短短不到四年的時間就失去了所有國會席位。比起在希臘國會維持15個議員的希臘共產黨,金色黎明黨已失去了政治影響力。

在歐盟的表現方面,希臘共產黨號召歐洲各國的共產黨一起以共產黨和工人黨倡議(Initiative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進軍歐洲議會,目前擁有兩個席位。

金色黎明黨也串連歐洲各右翼政黨組織和平與自由聯盟(Alliance for Peace and Freedom),試圖抗衡歐洲議會裡的左派力量。不過任憑金色黎明黨如何努力,在歐洲議會裡的席位也只有一個,還是輸給了希臘共產黨。

自從2019年選舉後,筆者再也沒有看到中共與金色黎明黨接觸的消息,顯見中共在大選前與這個新納粹政黨的接觸,是考量到金色黎明黨有成為執政黨的可能性。

然而希臘共產黨在2015年的大選中,也贏得了15個席位,比起金色黎明黨而言只少三個。當年排名第二的希臘民主黨,則有75個席位,雖然比不上激進左翼聯盟的145席,但也還是把只有18席的金色黎明黨遠遠拋在後頭。

結果兩次活動,中共都邀請了金色黎明黨出席,沒有搭理希臘共產黨,自然是令後者感到相當吃味。毛澤東曾自稱「喜歡右派」,這表示或許高舉紅旗的中國共產黨,在某個程度上是真的比較希望右派執政。

畢竟相較於標榜挑戰權威與多元主義的左派,右派更象徵中共求之不得的穩定與秩序。所以金色黎明黨雖然只有微不足道的7%支持率,仍然得到了中共當局重視。

後來希臘人民確實如中共期望的,在2019年大選中「向右轉」,支持了右翼政黨上台執政。不過他們大多還是把選票投給了新民主黨,並且向極右翼的金色黎明黨說掰掰。

既然金色黎明黨在希臘議會裡的席位是0,中共也再無理由與這個政黨保持接觸,就算有接觸也只能低調進行。不過最讓希臘共產黨吃味的,是為什麼即便這個納粹小黨沒有執政可能,中共仍是要保持接觸?

既然希臘共產黨獲得的議會席位已經超過金色黎明黨,中國共產黨又為什麼不願意與希臘共產黨恢復往日「同志加兄弟」的盟友關係。也難怪每次中共一接觸金色黎明黨,就會遭到希臘共產黨的激烈抗議。

金色黎明黨最令希臘共產黨難以忍受的地方,則是他們以「保安團」(Security Battalions)來命名自己專門組織起來暴力毆打外來移民的武裝糾察隊。

RTSMZ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金色黎明的支持者

二戰極右翼武裝餘孽

為什麼「保安團」這三個字爭議如此之大?海峽兩岸截至目前為止,探討二戰希臘還有希臘內戰的書籍非常之少,讓華人對「保安團」在二戰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幾乎一無所知。

甚至連統一的「保安團」中文翻譯,到現在都還沒有真正出現過。如果直接從字面上來看,「保安團」的正確翻譯是應該是安全營,但也有人翻譯成維安營或者警備營。

筆者選用「保安團」的原因,來自於荷蘭教授馬毅仁(Ian Buruma)大作《零年:1945年,現代世界的夢想與夢碎之路》(Year Zero: A History of 1945)一書的台灣中文版,是以「保安團」來翻譯Security Battalions。

這是筆者看到過,唯一在台灣出版提及「保安團」的書籍,所以雖然覺得這個翻譯不是那麼精確,還是先用在本文裡面了。

「保安團」如果放到1937年到1945年中國對日抗戰的環境裡,扮演的角色類似於汪精衛政權的和平建國軍,他們成軍的目的就是要協助德軍鎮壓反納粹游擊隊。德軍在1941年佔領希臘後,扶持希臘前外交部長拉利斯(Ioannis Rallis)成立了一個名叫希臘國的傀儡政權,並以「保安團」為這個傀儡政權的主要武裝力量。

希臘的政治在二戰爆發以前非常複雜,名義上雖然是由一個王室統治,實權卻始終掌握在右翼軍人手中。1924年到1935年,右翼軍人甚至打著「共和」之名推翻了國王喬治二世(George II)的統治,迫使他一度流亡英國。

然而失去國王的希臘,卻陷入永無止境的暴力革命與軍事政變之中,迫使右翼軍人執政團隊又在1935年把國王迎回雅典。

然而喬治二世在希臘的角色,就和翁山蘇姬在今日緬甸的角色一樣,不過就是軍人執政團隊的一個橡皮圖章。1940年10月28日,納粹德國的盟友義大利王國對希臘發起進攻,立場親英的喬治二世在掌握實權的獨裁者伊奧尼斯・美塔克薩斯(Ioannis Metaxas)輔佐下展開還擊。戰鬥到1941年1月,希臘取得初步勝利並進入轉守為攻的階段。

不幸的是,真正具備領導統御能力又效忠國王的美塔克薩斯首相在1941年1月29日過世,使希臘軍隊的反攻瞬間陷入膠著狀態。隨後希特勒派遣德軍支援義大利的進攻,希臘王國的軍隊終於還是因為對國王沒有如美塔克薩斯般的凝聚力而垮台。

喬治二世帶著他的保王派流亡埃及,留下來持續抵抗或者轉而與德國合作的希臘軍人,都是所謂的「共和派」。

在這裡不要被所謂「共和派」的字眼蒙騙了,所謂「共和派」爭取的不過是爭取一個沒有國王或者王室的威權體制,並非建立所謂的民主體制。

「共和派」的抵抗組織有兩個,分別為簡稱EDES的民族共和主義希臘聯盟(Ethnikós Dimokratikós Ellinikós Sýndesmos)與簡稱EKKA的民族社會解放運動(Ethnikí Kai Koinonikí Apelefthérosis Ethnikí Kai Koinonikí Apelefthérosis)。

EDES與EKKA反對德國對希臘的軍事佔領,也對軸心國實施了相當程度的武力抗爭,但他們在意識形態上與同屬「共和派」的「保安團」沒有差異。

如果看過筆者《「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真相:國共合作來自於爭取「生存」的需求》一文的讀者,筆者會用「忠義救國軍」來形容EDES與EKKA,大家就知道這兩支右翼反納粹游擊隊與「保安團」是如何互通有無的了。

而讓EDES、EKKA與「保安團」緊密合作的關鍵原因,在於希臘共產黨領導簡稱EAM(Ethnikós Dimokratikós Ellinikós Sýndesmos)的民族解放陣線,已經利用納粹侵略希臘,摧毀王室統治基礎的機會不斷發展壯大。

德軍因為還要繼續向南斯拉夫與蘇聯發動進攻的關係,無法抽出更多兵力鎮壓希臘共產黨的武裝力量,簡稱ELAS的希臘人民解放軍(Ellinikós Laikós Apeleftherotikós Stratós)。

所以「保安團」在掃蕩ELAS,還有保衛德軍後方的任務上,更是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EDES與EKKA認為ELAS是共產國際赤化希臘的工具,為了維護傳統雅典文化,決定不惜與「保安團」合作也要消滅ELAS。

英國派往希臘的特別行動處(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本來就已經被蘇聯滲透嚴重,看到EDES和EKKA親近「保安團」的態度,自然更加同情ELAS。

AP_47010507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希臘內戰中的女性游擊隊員

希臘內戰的勝利者

毫無疑問的,在二戰希臘境內抵抗法西斯的主要力量是希臘共產黨,尤其是其武裝部隊ELAS。然而就跟在中國淪陷區「抗日」的中共八路軍一樣,ELAS無法抵抗德軍主力部隊,作戰的主要對象也不是德軍,而是同為希臘人的「保安團」。這也是為什麼希臘共產黨對中國共產黨有那麼深的感情投射,因為雙方在二戰中扮演的角色是如此相似。

當然也是因為同樣的一個原因,希臘共產黨更難理解中國共產黨與金色黎明黨的接觸。就好像把立場對調過來,如果希臘共產黨在1949年成為了希臘的執政黨,然後中國則由國民黨繼續執政。

過了75年後,發揚光大的希臘共產黨政府派人來到中國,與國民黨還有所有在野黨,包括二戰時勾結日本的親日派打交道,卻硬是棄中國共產黨於不顧,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滋味?

中國的內戰與希臘的內戰,其實也是一個很好玩的對比。很多在中國發生的事情,換到希臘其實都剛好相反。比如說中國戰場的抗戰主力為國民革命軍,希臘的反納粹主力則是希臘人民解放軍,中國內戰的勝利者是中國共產黨,而希臘共產黨卻在希臘內戰中成為失敗者。

而希臘右派能在內戰中獲得勝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保安團」的成員又被重新編入了希臘王國的軍隊。

到了二戰勝利之際,希臘共產黨與南斯拉夫共產黨同時發展壯大,嚴重威脅到英國在地中海的利益。南斯拉夫共黨領袖狄托已經在特別行動處爭取下,成為了搖擺於蘇聯與英美之間的中間派,但希臘共產黨卻緊抱著赤化地中海的野心不放,成為邱吉爾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

所幸史達林懂得見好就收,在拿下了幾乎整個東歐與巴爾幹半島之後,同意讓希臘繼續保留在英國的勢力範圍之中。

希臘共產黨早在內戰爆發以前,就已經先被蘇聯老大哥給背叛掉了,所以英國政府可以放開雙手,大量招募原本的「保安團」老兵進入希臘軍隊,投入反共內戰。

英國皇家空軍則是一方面派出噴火式戰鬥機、英俊戰士戰鬥機與威靈頓轟炸機炸射ELAS,同時又將由流亡希臘飛行員組成的皇家空軍第13、335、336與355中隊指揮權交還給重建的希臘空軍。

英國於1947年3月結束了對希臘內戰的干預,取而代之的則是剛剛宣佈玩「杜魯門主義」(Truman Doctrine)的美國。美援源源不斷的湧入希臘,讓由保皇派與「共和派」聯手組成,但是以「保安團」為主力的希臘國民軍占盡上風。

改名為希臘民主軍的ELAS,只能靠南斯拉夫和阿爾巴尼亞共產黨人的「友情贊助」支撐在戰場上,卻仍然免不了在1949年10月全軍覆沒的命運。

有趣的是,中國共產黨也是在1949年10月宣佈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還真是給中國和希臘兩國的人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希臘國民軍取得內戰的勝利後,也一如在台灣還有南韓的右翼勢力一樣,對共產黨還有其他左派人士展開白色恐怖。

可如前面所言,戰勝的希臘右翼人士並非效忠國王的保王派,而是以「共和派」自居的右翼法西斯軍人。

所以希臘的發展,反而比台灣還要更為坎坷。先是由喬治二世之孫康斯坦丁二世(Constantine II)執政的希臘王國,又於1967年遭到右翼軍人推翻。

希臘王國雖然仍保持王國之名,但實權卻掌握在大獨裁者喬治斯・帕帕佐普洛斯(Georgios Papadopoulos)手中。包括帕帕佐普洛斯本人在內,這個名為上校團的右翼軍人執政團隊當中有許多重要成員出自「保安團」。

帕帕佐普洛斯領導下的希臘,積極介入賽普勒斯共和國內希臘裔對土耳其裔的內戰,甚至還鼓吹希臘裔對土耳其裔實施種族清洗政策。希臘政府在國際上的形象聲名狼藉,老百姓也生活在高壓統治下的痛苦之中。

直到帕帕佐普洛斯遭到部下叛變被推翻為止,這個右翼軍人執政團隊在1974年被推翻,康斯坦丁二世才一如自己的爺爺喬治二世般的平安回國。

康斯坦丁二世沒有重犯爺爺的錯誤,而是宣佈不再恢復希臘王國,即便有69%的人民支持他恢復王位。從1974年12月8日起,希臘第三共和國在雅典宣告成立,希臘王國成為了歷史,原本非法的希臘共產黨也被重新賦予了合法參政的權利。

回顧二戰以來的希臘歷史,仿佛隨著希臘共和國的成立,希臘人民總算是享受到了自由的滋味。

RTX4OV8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人物後方紅底為金色黎明黨的黨旗,旗幟的圖樣設計基本上就是參考納粹黨黨旗

右傾勢力的崛起

可台灣在進入民主化時代以後,藍綠統獨問題並沒有就此消失一般,其實希臘人民的左右對立,到了共和國成立以後更是一年比一年嚴重。所以我們才看到了現在這種中間偏左的激進左翼聯盟與中間偏右的新民主黨,還有極左翼的希臘共產黨和極右翼的金色黎明黨之爭。

一般的情況下,能執政的都是中間偏左或中間偏右政黨,就如台灣的民進黨和國民黨。深綠的建國黨、台聯黨與一邊一國陣線,或者深藍的親民黨、新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都沒有執政的可能。金色黎民黨在希臘的政治光譜中,大概就介於台灣的新黨到中華統一促進黨之間。

然而一個值得注意的是,極右翼政黨很難上台執政,但他們卻擅長於對中間偏右政黨的滲透,甚至於進行政治綁架。比如新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無時無刻都試圖影響中國國民黨的兩岸政策。

金色黎民黨對新民主黨的滲透與綁架,肯定也是「現在進行式」,而且永遠都不會停止的。畢竟支持金色黎民黨的選民永遠都在,他們也可以經由選票把新民主黨推往更為右翼的光譜。

況且共同的東正教背景,也讓希臘的右派人士想要不親近俄羅斯都十分困難。事實上新民主黨政權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宣佈將與俄羅斯維持穩定和平的關係。

新民主黨與金色黎民黨的關係,可能如同EDES、EKKA與「保安團」的關係不提,金色黎民黨最讓人憂慮之處,在於其支持者中有許多人為警察與現役軍人。

所以就算中共因為金色黎民黨不可能執政而停止與其接觸,未來中共還是能透過新民主黨發展與希臘極右翼政治人物的關係。八路軍與「保安團」的特殊盟友關係,其實也才剛剛拉開序幕。

中共與歐洲極右翼政黨的勾結,金色黎明黨絕對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他們除了親近俄國與中共外,另外一個特色就是反對美國與以色列,認定穆斯林難民是美國和以色列故意放到歐洲破壞歐羅巴文明的陰謀論信奉者。

在中共積極拉攏歐洲極右翼和中間偏右政黨的今天,台灣也可以嘗試與包括希臘共產黨在內的諸多歐洲左翼,甚至於極左翼政黨打交道。

縱然中國共產黨在希臘共產黨的眼裡已經黑掉,但是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看在他們眼中仍是「法西斯組織」,惡劣形象比起金色黎明黨只有過之沒有不及,無法得到歐洲左派正眼看待。

或許民進黨可藉由此機會,與希臘共產黨好好推進黨際交流關係。希臘共產黨也在針對「保安團」的歷史展開轉型正義,民進黨也可就此多多與希臘共產黨交換意見,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從小打底美感力!babybabycool 100%有機棉童裝用愛創造安全永續新美學

從小打底美感力!babybabycool 100%有機棉童裝用愛創造安全永續新美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你摸到、穿到面料好的衣服,身體會記住那種舒服的觸感。」孩子的美感力無須刻意培養,而是讓孩子有意識地沈浸在美的環境裡。

很多大人很早就遺忘自己曾經是個孩子,直到我們孕育出自己的孩子。

據幼兒教育研究者Petr G. Grotewell和Yanus R. Burton的書籍出版觀察,「嬰幼兒」比任何人類其他年齡層更能夠全面體驗生活。這歸咎於2歲前的孩子大腦正處於快速開發期,這階段同時也是兒童建構自我的關鍵時期。若能讓孩子處於探索和嘗試新事物的環境,不僅有益於孩子的身體發育,也有助於培養、形塑孩子的美感。

沈浸式教育,幫孩子的美感從小打底

「當你摸到、穿到面料好的衣服,身體會記住那種舒服的觸感;當你吃到美味的食物,嗅覺和味覺會記得那個味道;當你看見美的東西,你會用五感記住那種感覺。」魏羣芳於2016年創立有機棉童裝品牌寶貝友(baby baby cool,簡稱bbc),她擁有廣告造型師的身份,更是一位在意孩子美感教育的母親。

創立bbc即是她的回答:「我們無須刻意培養孩子的美感,而是讓孩子有意識地沈浸在美的環境裡。」

bbc的設計理念相當簡單,就是健康、舒適及美。聽起來簡單,實際上做起來卻相當不容易,除了好看好穿,魏羣芳更在乎的是孩子的感受;不僅要讓孩子穿起來好看,更要同時穿得舒服又健康安全。

孩子的肢體語言,決定衣服是否生產

魏羣芳強調,「觀察孩子的表現非常重要,無論孩子是否會說話,都會用肢體語言和表情告訴你,他們喜不喜歡、舒不舒服。」她分享bbc的設計過程,每個服裝款式平均修改二到五次,因為必須讓每款設計都通過孩子的試穿考驗。

「試穿的目的是讓孩子忘記有穿衣服,而一件衣服的最終定案,經常是孩子穿上後喜歡到不想脫下來,才算是完成設計進入生產階段。」

她分析無論大人小孩,好的服裝版型穿起來就是有精神和有自信。bbc從打版到生產皆Made in Taiwan,在設計上運用成人時尚的拼接概念,呈現兒童服裝的玩味設計感,跳脫傳統卡通圖案或兒童內著感的設計。在實用性上,除了更符合身體曲線的立體剪裁,更以燙標取代車標,不傷害孩子稚嫩的肌膚,也在領口、褲口等處增加彈性織帶及皺褶設計,大幅提升嬰幼兒服飾的美觀及耐用度。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2_22

安心健康的第一道防線,來自母親的愛

服裝是接觸孩子肌膚的第一道防線,健康安全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環節。bbc特別採用安全無毒、100%日本進口的頂級有機棉作為面料,更通過全球公認最嚴格、符合歐盟最高標準的GOTS有機棉紡織認證;以確保bbc使用品質最穩定的有機棉,且無殘留農藥、落葉劑等神經毒,金屬副料如金屬釦、拉鍊和織帶,也同樣使用經過檢測安全無鎳、無重金屬的安心材質。

在商品面如此講究,就是因為魏羣芳同時也是一個母親的身份,讓bbc不單只是一件衣服,更象徵著一位媽媽如何愛孩子的實際行動。自創業初期,她從驚嘆布料分級的數十倍價差,一直到發現棉花農藥是一般農產品的8倍,布料上殘留的毒化物和化學藥劑,還會透過皮膚囤積在寶寶的肝腎肺腦,甚至引發皮膚過敏或氣喘症狀,從而決定以「100%有機棉」作為品牌面料。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2_57

然而少了化學纖維,100%純棉衣物容易變形;為解決支撐度的問題,魏羣芳最後決定採用相當費時耗工的「3D立體剪裁」工法製作。不僅讓bbc的衣服剪裁和比例更好,也連帶延長了衣物壽命,為孩子打造出舒適、立體且時尚有型的服裝。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1_13

一衣多穿,bbc創造精品童裝的永續價值

「很多媽媽跟我們說,小朋友很快就長大,衣服要一直買很浪費。」孩子成長速度快,買貴了怕浪費、買便宜又擔心品質,魏羣芳對於天下母親都有的隱性擔憂,提出的解法最令人激賞。bbc希望倡導「一衣多穿」的觀念:「一樣的錢不用買很多件,買三件不如買一件好的,好好的穿、在不同場合穿,而且可以穿很久,讓衣服發揮最大效益。」魏羣芳自己很多衣服都穿10年以上,與bbc品牌理念的交疊處,就是經典設計和耐用的優質面料。

經典設計和耐用面料,讓bbc的童裝創造出更多永續價值;其經典時尚的設計元素,讓孩子的同一件衣服擁有多場合搭配性,正式或休閒風格都可駕馭。甚者,以往孩子穿大一號衣服時容易顯得像在「穿布袋」,bbc讓大一號看起來像在穿洋裝,一直穿到看起來是件上衣。而新生兒的包屁衣,其他品牌只做3、5公分一段,bbc做到10公分一段;讓原本只有3個月至半年使用年限的衣服,拉長至一年或超過一年,兼顧美學與實用性。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1_49

bbc更將嬰幼兒的衣服效益發揮到最極致,「我常說我們的衣服要做到這麼好,就是大的穿完小的穿,小的穿完還可以送給別人穿。」bbc更與社福基金會合作,將顧客汰換的衣物捐給育幼院的孩子,顧客也能獲得購物金回饋。bbc真正打造出精品童裝的永續價值,且不造成資源浪費,讓每位父母都能一同守護孩子的未來,珍惜保護地球環境。

babybabycool 官網連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