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川普《交易的藝術》:將這套生意經轉而用在政壇上,改變了美國政治的潛規則

讀川普《交易的藝術》:將這套生意經轉而用在政壇上,改變了美國政治的潛規則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經營其商業帝國時,深知媒體的力量,他有一個商業原則是——放話出去(Get the word out)。要想讓別人知道,就要大膽地說出來,即便是驚世駭俗、石破天驚的想法,即便產生千夫所指、舉國皆欲殺之後果,也不要害怕。

參選美國總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交易,我做過大交易,但與之前的交易相比,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列交易,我希望這些交易最終能把我們帶到正確的地方,以便讓美國再次變得偉大。——川普(Donald Trump)

左派政府是自由市場的破壞者

一九八七年出版的有自傳色彩、銷售百萬的暢銷書《交易的藝術》,被川普自詡為自己第二喜歡的書,僅次於《聖經》,「民眾知道《交易的藝術》或許是有史以來最棒的商業書籍」——你或許認為這個人太過自戀、自誇,但正是這種超級自信成為川普成功的前提。

時隔三十多年,這位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將這套生意經轉而用在政壇上,既讓他飽受爭議,也讓他前所未有地改變了美國政治的潛規則——此前從來沒有一個當選總統全部實現了其競選中對選民的承諾,即便被人們認為是異想天開的、在美墨邊境的建牆計畫,經過與國會和反對黨之間反覆討價還價,居然一步步地成為事實。

川普說:「我做這些事不是為了賺錢,我已經賺夠錢了,遠遠多於實際所需。做這些事是為了事情本身,交易就是我的藝術形式。有些人可以在帆布上畫出漂亮的畫作,或寫出美麗的詩作,我喜歡做交易,尤其是大交易,我從中得到極大的樂趣。」美國大選對他來說,也像是一場交易。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熟識川普的人都說,他的競選藍圖一直很明顯,只是大家都忽略了。《交易的藝術》一書是在不同情境下所寫,但早已透露許多他與眾不同的思維與作法。川普坦承,書裡很多東西是他競選和執政時爛熟於心的技巧和觀念,而且幫助他打遍天下無敵手。川普的兒子艾瑞克(Eric Trump)說,書中的許多原則,確實都運用在競選活動上。川普的美女發言人希克斯(Hope Hicks)接下這個位子之前,早已把這本書讀了三遍,由此成為川普的知音。

這本書表面上看是一本成功學,但其含金量遠超過市面上常見的成功學書籍。川普的很多重要的思想觀念都體現在書中,比如:左派政府是自由市場的破壞者。川普從小在紐約長大,從皇后區殺入曼哈頓,紐約是其發跡之地,也是其商業基地。紐約既是最資本主義的地方,也長期被左翼民主黨政客控制,紐約市政府掌握巨大的權力和資源,對本地商業活動和民眾生活的影響遠遠超過美國總統。

川普熱愛紐約,卻反對紐約市政府。紐約市政府低效而腐敗,不是著眼於幫助商人、為商人服務,而是想方設法限制和束縛商人,還要榨取最多的稅收。

川普本人非常自豪的一個項目是重建中央公園的沃爾曼溜冰場。他對紐約市政府修造滑冰場的低效率看不下去:修一個滑冰場,幾個月就行了,怎麼會耗費數年而不成呢?他從政府手中拿過這個案子,結果滑冰場工程數月便順利竣工。在介入此事之前,他特意找到加拿大的冰場公司,詳細瞭解修建冰場的技術問題,並且深入研究市府效率低下的原因,所以他接手後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他的倔驢脾氣、綿密細緻的前期準備、精益求精的標準,讓他人望塵莫及。

還有一次,紐約市政府起訴川普的公司和其他很多公司,說是根據民權法,他們在一些房地產開發項目中歧視黑人——黑命貴運動早已有之,於今為烈。律師勸川普跟政府和解,交一筆錢了事,很多商人受到政府指控時,都是如此,畢竟胳膊擰不過大腿。

但川普堅持認為,他的豪華大廈對租戶的要求是必須的:能保持清潔、整齊和鄰里的人際關係,收入是租金的五倍,難道單單對黑人降低標準嗎?他告訴律師:第一,他的租戶中有若干黑人,並不存在對黑人的歧視。第二,他沒有義務向不符合條件的人出租房屋,不管是黑人還是白人,而政府無權干涉他的生意。於是,他把官司打到底。最後政府拿不出證據來,他在法庭上被宣告無罪。

正是看到紐約市政府以及比之更龐大臃腫的聯邦政府的種種弊端,川普痛切地感到,僅僅在體制外批評無濟於事,不如自己出馬競選總統,以總統的權力來改變這一切。他確實做到了,這才是一個最美的美國夢。

AP_2017805790917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也是可以賣錢的

在這本書中,川普罕有地談及其家族史。很多中國人談及家族史時,上溯千年,無限美化,捏造出孔子後裔、黃帝後裔之類的神話,似乎只有祖先的偉大才能彰顯自身的價值。川普及很多美國人截然相反,他們一點也不掩飾其平民乃至貧寒出身,而以白手起家為榮。

川普寫到,他的祖父是從瑞典移居美國的窮人,因酗酒而早逝(或許這是川普本人滴酒不沾的原因),祖母含辛茹苦將幾個孩子拉扯大。川普的父親為了養家,中學畢業就上建築工地幹活,扛沉重的木頭,然後自己成立建築公司、發家致富。川普的母親是蘇格蘭移民,隻身到紐約闖天下,下船時身上只有全家湊的幾十美元,第一份工作是當富人家的女傭。

川普的父親在布魯克林區和皇后區為中下階層建造僅能獲取微利和薄利的樓房,川普則力爭在曼哈頓最好的地段建設最豪華的房子。他從父親那裡借了一筆錢,再加上自己的積蓄,從華頓商學院畢業後就到曼哈頓尋找商機。川普說:「我並不滿足於一般人認為的好日子。那時,我一心想建功立業,創造值得紀念,並只有通過拼命努力才能獲得的業績。」他立志為紐約修建「紀念碑式」的建築。

他跟父親的差異從一個細節中就可以看出:紐約川普大廈的外牆用的是整面玻璃牆,比磚牆昂貴得多,而且是市面上最貴的青銅反光玻璃。川普的父親看了一眼後就說:「把它用到四五層高就行了,然後其他部分用普通磚頭,反正沒有人會往上看。」川普評論說:「又是他的老一套,父親站在第五十七街和第五大道的交叉路口上,仍想著節省幾塊錢,我被感動了。當然,我知道他是怎麼走過來的,但我也很清楚,我為什麼沒走他的老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