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非文化沙漠!清領時期的新竹曾被連橫譽為「文酒之盛冠北台」

 絕非文化沙漠!清領時期的新竹曾被連橫譽為「文酒之盛冠北台」
Photo Credit: 李澤藩,〈社教館懷古〉,1982,水彩,49x108cm,私人收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到新竹,多數人的印象或許還是集中於科學園區所帶來的科技與經濟發展。其實新竹絕非文化沙漠,從清領到日治時期,在臺灣的藝術與文化發展上佔有一席之地。

文:馬孟晶

提到新竹,多數人的印象或許還是集中於科學園區所帶來的科技與經濟發展。其實新竹絕非文化沙漠,從清領到日治時期,在台灣的藝術與文化發展上佔有一席之地。本文希望透過較為突出的建築、傳統書畫、與現代美術領域來簡略回顧。

新竹舊稱「竹塹」,清代曾為淡水廳治所在,當時是北台灣文化最早發展的城市,直到十九世紀下半淡新分治後,其地位才逐漸被台北所取代。作為清代北台灣的政治與藝文中心,新竹的文化與藝術多是環繞竹塹城內外而發展,建築比起周邊縣市自然更加突出,舊城區尤其有許多廣為人知的地標性建物,如作為政治與宗教地標的東門城與城隍廟,從日治到今日一直都是不斷被描畫的對象,形塑市民的集體歷史記憶與地方認同。

另一方面,無論是延續不斷的傳統書畫,或是後繼興起的現代美術,往往也依賴同好聚會或具體組織彼此激盪,從私家園林到公眾會堂,便成為催生蓬勃藝文活動的空間。建築因此不但是城市的臉孔,也是故事與文藝的舞台。

清領時期的新竹曾被連橫譽為「文酒之盛冠北台」,傳統詩社活動雖在日治初期短暫中斷,不久便在日人鼓勵和參與之下重燃生機,數量激增。傳統詩作的持續發展,使得漢文命脈得以保留,也有凝聚文化記憶的意義,是殖民時期頗受關注的文化現象。

由於傳統文人畫家多兼擅詩書畫,也常與詩人書家交流,日治時期新竹的傳統書畫研究和收藏風氣頗盛,並以書畫家組織的積極運作而備受矚目,尤其是在地書畫家於1929(昭和 4)年 及1932(昭和 7)年相繼發起成立的「新竹書畫益精會」與「台灣麗澤書畫會」,提倡書法與水墨畫的創作,舉辦可能是日治時期規模最盛大的全省書畫展,不但邀請了中國書畫家參與,後續也到日本參加相關展覽,十分活躍。新竹遂得到「書畫巢窟」的美譽。

這些現象的背後還有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地方士紳的支持與投入。在清代新竹開發的過程中,地方官員與鄉紳是溝通政府與民間、推進地方建設與藝文發展的重要力量。進入日治時期後,建設與文化的主導力量來自於日本官方,但鄉紳仍持續擔任政府與民間的橋梁,只是在殖民政府統治下,政治性下降,地方家族在經濟與文化上的影響力顯得更為突出。

新竹最重要的士紳家族為原籍福建泉州,經歷數代遷徙後落腳於竹塹的鄭氏與林氏,以鄭用錫與林占梅為代表,兩人都積極參與地方公共事務及文化事業。鄭用錫是竹塹城建城的主要推動者;林占梅則出錢出力,組織平亂。兩人分別於其所修築的北郭園和潛園舉辦詩文雅集,也都有詩文集傳世,家族中人亦多積極參與,更帶動新竹藝文風氣達到鼎盛。

連橫對竹塹「文酒之盛冠北台」的禮讚,便出自討論林占梅潛園中的風雅聚會;而在鄭用錫北郭園中酬唱的士大夫則帶動新竹文學發展,到連橫撰史的日治初期仍被譽為「北地文學之冠」。

進入日治時期之後,殖民政府主導台灣的城市建設與文化政策規劃,也包括建立具備美術教育的機構、設置展覽會等機制,但新竹地方鄉紳仍持續對建築與傳統書畫進行建設與贊助,鄭氏家族仍是城隍廟浴火後重建、及興築新竹公會堂的主要贊助者,公會堂更成為傳統書畫組織的孕育基地。另一方面,鄭氏家族中也有多位收藏與創作傳統文人書畫,傳承從清代建立起來的士紳品味。

清代台灣的藝術活動較多見於寺廟或紳商家中,不少作品來自流寓的中國書畫家。進入日治時期之後,當台灣與中國人民在中日戰爭爆發前仍可自由往來之時,除了台日間的交流之外,中國東南沿海,從閩粵到江浙,都有書畫家受聘到台灣。

新竹因陸路與海路交通的便捷,常有機會接觸中國藝術或工藝,移民大宗的福建原鄉尤多。如泉州大木名匠師王益順曾先後主持過艋舺龍山寺、新竹都城隍廟、鹿港天后宮等著名廟宇的整建工程;職業畫家李霞來自福建仙遊,曾參與寺廟壁畫的繪製,他粗放率意而視覺性強烈的風格在新竹頗受歡迎,曾在此地停留多月,除傳授畫藝外,並擔任全島書畫展的評審,也在遊訪各地時留下了不少畫作。

在地重要書法家及收藏家李逸樵不但也活躍於台北藝文圈,更常赴中國交流與購藏作品,這些經歷都對他的書風產生了影響。擅長大字的李逸樵常受邀為北門大街的商家或各地寺廟題字,今日新竹名宅周益記與名勝靈隱寺等地仍然可以見到他的筆蹤。

位於靈隱寺境的靈壽塔建於1927(昭和2)年,其上飾有李逸樵、范耀庚、鄭香圃等曾共同籌組書畫展的在地重要書畫家之小品,這些都可說是街頭即可見到的藝術,也見證了日治時期傳統書畫的盛行。建於1924(大正13)年、已經有近百年歷史的靈隱寺,在新竹神社拆除時,接受了原屬神社部分的石燈籠等景觀構件,擺設於庭園之中,更成為保存前代遺跡的場所,疊現不同時期的歷史軌跡。

日治時期的新竹畫家當然也參與了現代美術的新浪潮。隨著台北師範學校創立、並提供基礎美術教育;石川欽一郎與小原整又先後於新竹州圖畫講習會擔任講師,進一步推廣,更吸引了許多年輕畫家投入,乃至接續在台展中入選,迭創佳績。

藝術家們也開始自發性地組織新式的繪畫團體與籌辦展覽,例如新竹在地西洋畫家於1920至1930年代組成白陽社、新竹美術研究會,並積極在學校講堂或公會堂中舉辦展覽會,彼此觀摩激勵,這些都是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新美術機制。

此時新竹與台北藝文圈時相往來,互動緊密,亦常見流動,畫家也有機會到日本去進一步學習。無論使用水彩、油畫、或膠彩作為主要的創作媒材,他們不免都有移動的軌跡,以下幾位都是與新竹有深厚的淵源,或以新竹的風土人物為主題。

從水彩畫家石川欽一郎所提倡的寫生,到日本官展主導強調的地方色彩,都帶動新竹畫家以在地景觀或人文特色為描繪對象。擅長膠彩畫的陳進以身邊親友為模特兒,致力描摹台灣上層閨秀兼具傳統與現代氣質的獨特女性神韻;何德來的油畫則採用西洋近代風格來捕捉新竹鄰近的市郊或山川景致;李澤藩、鄭世璠的水彩畫常以北郭園、潛園、城隍廟等地標的角落入畫,透過古蹟名勝以闡釋日常生活經驗所見的人文景觀。家鄉的風景與情味便在來自東洋或西洋的新技法與新風格中被定格與呈現。

5e4bd95e5beb7e4be86e5a48fe5a4a9e9a2a8e69
Photo Credit: 何德來,夏天風景(新竹赤土崎),1933,油彩木板,24x33cm,私人藏。

在新竹停留時間最長的李澤藩,對描繪在地景觀的興趣最具持續性。作於1980年代的晚年、以自幼熟悉的鄰近古蹟為題、鳥瞰視角的系列畫作,尤其備受矚目。依舊佇立的東門城、火車站、公會堂與從原地遷移而消失的孔廟並置,襯以天地悠悠與綿延山川,不只是為逐漸消褪的景觀留影,或單純的懷舊紀錄,而是加入時間向度,揉合追想理想家園與歷史記憶的心念與情感折射。

4e7a4bee69599e9a4a8e687b7e58fa4-1
Photo Credit: 李澤藩,〈社教館懷古〉,1982,水彩,49x108cm,私人收藏。

如再以1920(大正9)年興建的新竹公會堂為例,或能進一步看出這些深具歷史文化積澱的空間在新竹的意義。日治時期台灣各地先後興築作為市民集會空間的公會堂,新竹公會堂距離火車站與城隍廟不遠,籌建過程集合官民之力,地方士紳尤其是投入甚多資金與心力。

維繫傳統書畫蓬勃活動的書畫益精會和麗澤書畫會先後在此舉辦成立大會,無論書畫或洋畫的作者,也都曾多次在此舉辦展覽會,充分扮演推動文化與教育的角色。這同時也顯示出傳統書畫與現代美術在日治時期都是藝術活動的重要環節,也都能有展現的空間。當鄭世璠於終戰後不久速寫轟炸後的市街景觀,以素描淡彩或水彩完成系列畫作,公會堂與武德殿、東門街同被列為描繪對象,見證戰爭的殘酷,也成為凝聚歷史記憶的代表之一。

6-e984ade4b896e792a0-e8bd9fe782b8e5be8ce
Photo Credit: 鄭世璠,〈轟炸後的公會堂〉,1946,水彩、紙,24x35cm,新竹市文化局藏。

新竹公會堂結合台灣傳統建築語彙和洋風設計手法的特色,顯現出從中國與日本傳來、或台灣在地孕生的多元文化因素融匯的痕跡,其實也是從清領到日治時期美術發展普遍的現象,貼合也反映歷史文化的變遷。

在時代演進的過程中,追求現代性的浪潮湧現,新的文藝表現方式於日治時期席捲全台,但新竹在地文人仍持續爭取傳統詩文及書畫的空間,相對於台灣其他城市,可能更接近於像台南或嘉義這樣開發甚早、從清領時期便有書畫活動的古城,持續重視傳統可說是美術或整體文藝發展的突出特徵,因此或可以「融匯」與「傳承」來總結清領到日治時期新竹美術發展的特質。

但正如同時代於新竹仍蓬勃發展的詩社活動也導入新的運作模式與吟詠題材,從而具有現代性般,即便是傳統書畫活動也融入了畫會組織、展覽會、與媒體宣傳這樣的現代特色,絕非全然固守傳統。

而日治時期的新竹建築在官方主導的城市規畫之下,與同期其他城市一樣以西洋式與東洋式為主,日治晚期也逐漸走向現代,於1933(昭和8)年建成的有樂館,不但是全台第一座配有冷氣設備的歐化劇場,也是設置電影院最早期的代表作,成為重要的市民娛樂設施,從功能到風格都邁入現代,也很值得一提。

※本文由《融匯與傳承:清領到日治時期新竹美術史》(馬孟晶主編,蕭亦芝、彭若涵、黃琪惠撰,新竹市文化局,2020) 之〈導論〉改寫而成。書中所討論的新竹美術是以今日的新竹市為範疇。

參考資料

1. 國立歷史博物館編輯委員會編輯,《藝鄉情真:李澤藩逝世十週年紀念畫集》,台北市:史博館,1999。

2. 黃美娥,《重層現代性鏡像:日治時代台灣傳統文人的文化視域與文學想像》,台北市:麥田出版社,2004。

3. 黃美娥,〈北台文學之冠-清代竹塹地區的文人及其文學活動〉,《台灣史研究》5卷1期,1998年11月,頁91-139。

4. 柯輝煌,〈日治時期的書法鑑藏、推廣及風格蛻變:新竹書家李逸樵(1883-1945)研究〉,國立台灣大藝術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6。

5. 黃琪惠,〈日治時期台灣傳統繪畫與近代美術潮流的衝擊〉,台北:國立台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博士論文,2012。

6. 日治時期日人與台人書畫數位典藏計畫,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特藏網站

本文獲漫遊藝術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