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這是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這是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某種角度來說,自殘並不是真的為了尋死,而是為了忍受想死的欲望和絕望而拚命地努力和吶喊。如果周圍沒有人聽到這種吶喊聲,無視他們,最後患者恐將自殺身亡。

文:金惠男、朴鐘錫

自我傷害的人──自殘

雖然在醫院見到了各年齡層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但是青少年的情況更讓人放心不下。那些心靈和思想還不成熟、稚嫩又柔弱的孩子,對於如何健康地化解家庭、學校和社會所承受的壓力和創傷,並不十分瞭解。因此,有時會採取暴力性、攻擊性的有問題舉動,其中不乏將暴力和攻擊性指向自己。

自2007年以來,自殺一直位居韓國青少年死亡原因的首位,而且韓國也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青少年自殺率第一的不光彩國家。十多年來,無數青春洋溢的孩子,被推到生命的彼岸,為什麼這種情況非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著實令人焦慮。而且最近韓國自殘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讓人心情更加沉重。

不知從何時起,在青少年之間上傳自殘照片或視頻的現象,像流行一樣地蔓延開來。以2018年下半年為基準,在Instagram,Twitter等社群媒體上,有關自殺的貼文就有數萬條,甚至還出現了將自殘的人稱之為「自害者」的新造詞。

雖然有人稱他們為「關種」(編按:用各種方法博取關注的人),但是光從每四名青少年中,就有一人曾經對日常生活的艱難程度深感悲傷、絕望和憂鬱的統計資料來看,自殘是呼喊著心靈痛苦的求救信號。另外,將憤怒、恐懼和憂鬱指向自己,也需要深入理解,同時需要溫暖而慎重的對待。

需要某人溫暖的手,東浩的吶喊

東浩從國中一年級開始,就遭到排擠。沒有特別的理由,只是被班上最有人氣、最受歡迎的同學盯上的事實,成了導火線。

外貌平庸、身高一般、成績普普,父母的財力比中產階級稍差等條件,都不足以保護東浩不受排擠。雖然沒有集體揍人及搶錢的行為,但大家就是無視於東浩的存在,開始排擠他,最後學校裡都沒有人敢跟東浩說話。

忍無可忍的東浩選擇了轉學,但是在轉到新學校後,東浩依然被孤立。以前在學校被孤立的消息,從轉學第一天開始就擴散到整個學校,於是再也沒有人理睬他。雖然東浩希望自己退學或轉學到完全陌生的環境,但父母除了說「再堅持一段時間」外,沒有給予實質性的幫助。

面對突然背棄自己的朋友們,還有絕望於無力的父母的東浩,有一天因為無法忍受委屈和怒火,把自己的額頭撞在牆上。這可說是一種示威。

東浩一邊喊叫著:「我現在活得這麼累,為什麼爸媽都不理解我?這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說我很奇怪?」一邊將自己的額頭撞在牆上。但是父母的態度讓東浩更感到慌亂不安。過去,東浩曾跟父母說過無數次自己很累、很生氣的話,但是他們都聽得很不耐煩,但這次父母的態度卻明顯不同,開始對自己的言行舉止緊張起來。

「從那天起,我的父母就變了。對於我做了什麼,狀態如何,一天就問了好幾次,還親自來學校看我。原本只會告訴我說,男孩子怎麼這點事情都不能忍受,在這裡無法適應,到別的地方也是一樣,總是怪罪於我的爸爸,現在只要聽到屋裡咚的一聲額頭撞牆的聲音,就無條件地跑過來安慰我。」

東浩需要關心和愛護,他想從父母那裡得到朋友和學校老師都不給的那種關愛。後來,他自殘的方式和強度都逐漸開始增強。幸好父母沒有再嘮叨,而是更加關心東浩。

東浩自己也知道這種方法不好。但是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辦法來緩解孤獨、孤立和憂鬱感。

「我實在太累了,我也不知道是想要這樣大聲吶喊,還是純粹想死。」

在深深的混亂和內疚感中,東浩感到非常吃力,也無法停止自殘。

危害自己的殘忍利刃──自殘

自殘一詞在字典中的定義是主動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這與自殺的企圖行為稍有不同,自殘是一種憤怒或憂鬱感的爆發、行動化和宣洩的手段,是一種行為模式。可以視為自我毀壞的一種形態,但自己無法承擔這種憂鬱和憤怒之時,就會產生過分責怪自己或自我懲罰的行為。當平時無法消除、累積在身體內的憤怒一時爆發出來時,就會表現出衝動的攻擊性行為。

自殘的理由有千百種。例如,太討厭自己,或者雖然很厭惡別人,但是害怕直接加害他人,或者是遭遇困難、社會約束很多的時候,那個箭頭就指向自己。從因為荒唐的失誤而破壞重要發表,進而捶打桌子的輕度自殘行為,到無法抑制憤怒,用拳頭打碎牆壁或玻璃窗,導致手腕或身體多處受傷的行為等,種類繁多。

有些人雖然恨某些人恨得要死,但是不能付諸實際行動,於是只能自殘。對於關係親密的家人或父母感到一時的憤怒和攻擊性時,也會覺得內疚或自我懲罰。但是,一時的憤怒爆發而走向極端,是任何人都可能經歷的事情,所以沒有必要用自殘來責備自己。

此外,自殘還有暫時緩解緊張的作用。因為憤怒和衝動,導致處於大腦極度興奮的時候,正腎上腺素和多巴胺的指數會急遽上升,對所有刺激呈現過度敏感的狀態。此時,自殘行為可以暫時止住心理上的爆發,緩解一下興奮的情緒。

因自殘而產生的痛苦,還可以增加生成β1內啡肽而帶來快感。因此,有些人出於想要獲得這種快感的期待心理,反覆地自殘。但是這種快感只是暫時性的,為了獲得類似的快感,持續性的疼痛是必要的。因為疼痛和快感會產生一種抗藥性。因此,最後自殘行動的強度會逐漸增強,頻率也會增加,將會越來越危險。

從自殘的心理痛苦,再到自殘的肉體疼痛,固然令人痛心,但是自殘往往容易演變成自殺,更需要仔細加以留意。有人會說:「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應該是會選擇更確切的方法吧?」這是非常錯誤、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自殘的人當中,肯定也有人因為想死而衝動為之。而且試圖自殺的人中,幾乎沒有人一、兩次就成功。平均而言,多半是經過四至五次的嘗試才成功,很少有人從一開始就採用確實可行的方法。因為雖然下決心要死,但一想到要死,還是會既擔心又害怕。

況且,即便是累得半死又痛苦萬分的人,也會盡可能尋求不至於置之死地的解決方法,並且迫切地希望某人能夠制止自己尋短,自始至終都對自己伸出援手,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實。因此,患者最初的嘗試,很可能以比較不傷害身體的輕度自殘結束。但是,我們不能忽視這一點。因為透過幾次的嘗試之後,在習慣化的過程中,憂鬱感和行動會更加嚴重和惡化。

從某種角度來說,自殘並不是真的為了尋死,而是為了忍受想死的欲望和絕望而拚命地努力和吶喊。如果周圍沒有人聽到這種吶喊聲,無視他們,最後患者恐將自殺身亡。

東浩也因為陷入反覆的絕望感和孤立感,使得憂鬱症變得更加嚴重。然而,忙於生計的父母、補習班的班主任,以及周圍的朋友們,都沒有回應東浩的求救訊號(SOS)。最後,為了傳達這種吶喊聲,他只能採取極端的手段。

當然,在反覆自殘的人當中,有些人並不想死,有些人為了避免被特定的對象拋棄,而將自殘作為武器。例如,因為無法接受戀人宣告分手而自殘,如果這樣下去,以後遇到分手危機,可能會反覆自殘。

此一情形也可視為是一種邊緣性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BPD),這種患者極度害怕被某些人拋棄而變成孤單一人,並且持續飽受被拋棄的焦慮所困擾。為了不被拋棄,他們會攻擊對方,製造愧疚感,以操控對方來採取自己想要的行動。他們會表露出衝動的言行,以如簧之舌來怪罪別人,或者為了達成目的而反覆自殘,但可能會是對身體沒有大礙的輕度自殘。

然而,我們不能因為這些人沒有明確的想死衝動而反覆進行自殘,就等閒視之。因為他們是將體內潛藏的攻擊性和暴力性,表現為自殘的非理性行為,所以在進行專業治療的同時,也需要家人或朋友等周圍關係較為親密的人士持續關注和理解。

你現在之所以生病,是為了綻放美麗的花朵

在和東浩面談時,我告訴他:「即便如此,這個世界也是值得生活的好地方。總有一天會有好事發生。」但是對於東浩來說,這只是暫時性的安慰,一點也沒有治癒他受傷的心靈。

看著東浩的手腕上一次又一次新增的傷痕,無數的專業書籍、心理學和精神分析學書籍都淹沒在我腦海中,我再也沒有說出任何徒勞無功的安慰話。只是比任何時候都敞開心扉,以溫暖的心意向他致歉,說是對於自己沒能給予他任何幫助和安慰,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和萬分羞愧。

「我究竟怎樣才能幫你?」

脫下醫生的長袍,我帶著疼愛和擔心弟弟的兄長的心情問東浩。但是他回說「不知道」,毫無生氣地嘆了口氣。對於認為周圍的朋友、老師甚至父母,都刻意迴避自己的東浩,我以雖然很不自然、但是真心想伸出援手的方式,寫了一封信給他。

也許不見得會好起來,反而可能會變得更糟一些。但是我認為世界上沒有比自殘更傷害自己,也更糟糕的情況。希望你到了二十歲、二十五歲,甚至到了像醫師我如今的年齡時,能再回想一下現在。

也許你會笑看浮現在腦海中的往事,也許你依然會以一種疲憊的心情回首如今的點點滴滴。但是至少你應該會有所感悟。

「我終於熬過了這一刻。雖然累得要死,但我並沒有死,而且好好地堅持了下來。」

我相信那時你會為自己感到很自豪。而且,你忍受著這些龐大痛苦的時刻,一定會成為你生命中最大的力量和原動力。我很確信這一點。

身為精神科醫生的人,對東浩只能說這些話,我真的感到很慚愧,但是我得出的結論是,一個孩子所經歷的悲傷和深刻的痛苦,最終只能用愛來治療。

無論是最親近的父母,還是曾經傷害過他的朋友、其他像我一樣的醫生,無論是誰,只要有一個人能夠緊緊握住孩子的手說:「很累吧?我懂你的心情。我會為你加油,愛你。」我相信孩子會重新找回健康的心態。而且,我最希望東浩自己能夠更加地愛自己。

「世界上所有美麗而珍貴的花朵,都是在枝頭迎風而立地綻放。如今你承受著猛烈而痛苦的試煉,只是因為想要開出那麼珍貴而美麗的花朵。」期待著有朝一日,東浩對於我所說的話,會點著頭,燦爛地笑著表示贊同。

相關書摘 ▶《以為長大就會好了》:憂鬱的人有兩把衡量世界的尺,評價別人用伸縮尺,評價自己用鐵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大田出版

作者:金惠男、朴鐘錫
譯者:何汲
繪者:有隻兔子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悲傷的時候,你會用眼淚來表達自己的悲傷嗎?憤怒的時候,你會一下就暴跳如雷,彷彿全世界都欠了你?開心的時候,你會誇張付出,情感起伏好像雲霄飛車?很多人以為長大後,就會懂得控制自己的情感。

但如果想哭,卻假裝堅強,最後真的就哭不出來了;如果很累,卻勉強撐下去,可能再也無法真正休息;如果以為變成大人,這些假裝都可以不被人發現,那你真的很辛苦 。

回到小時候的自己,聽聽在心中的那個小男孩與小女孩,當時哪裡受傷了?哪裡被忽視了?哪裡需要被愛?找到小時候的自己,然後跟那個自己說再見,說你值得幸福……

本書由兩位權威的臨床精神科醫生共同執筆,他們都是知名精神科專業的菁英,也是社會生活的佼佼者,但諷刺的是平常分析病人的醫生,卻面臨自己要被治療的角色,甚至他們要比一般人更誠實面對自己的挫敗。

他們沒有因為情感生病而逃避,反而善用專業,挖掘與同理,以每個人生活周遭會遇到的情緒問題,一件一件剖析找到正面健康的抗鬱解方。他們不寫艱澀難懂的專門術語,而從「身而為人」的成長,陪伴你,提醒你,激勵你,在生命逆流的時候,你絕對有資格,有能力活出更棒的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