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這是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這是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某種角度來說,自殘並不是真的為了尋死,而是為了忍受想死的欲望和絕望而拚命地努力和吶喊。如果周圍沒有人聽到這種吶喊聲,無視他們,最後患者恐將自殺身亡。

文:金惠男、朴鐘錫

自我傷害的人──自殘

雖然在醫院見到了各年齡層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但是青少年的情況更讓人放心不下。那些心靈和思想還不成熟、稚嫩又柔弱的孩子,對於如何健康地化解家庭、學校和社會所承受的壓力和創傷,並不十分瞭解。因此,有時會採取暴力性、攻擊性的有問題舉動,其中不乏將暴力和攻擊性指向自己。

自2007年以來,自殺一直位居韓國青少年死亡原因的首位,而且韓國也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青少年自殺率第一的不光彩國家。十多年來,無數青春洋溢的孩子,被推到生命的彼岸,為什麼這種情況非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著實令人焦慮。而且最近韓國自殘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讓人心情更加沉重。

不知從何時起,在青少年之間上傳自殘照片或視頻的現象,像流行一樣地蔓延開來。以2018年下半年為基準,在Instagram,Twitter等社群媒體上,有關自殺的貼文就有數萬條,甚至還出現了將自殘的人稱之為「自害者」的新造詞。

雖然有人稱他們為「關種」(編按:用各種方法博取關注的人),但是光從每四名青少年中,就有一人曾經對日常生活的艱難程度深感悲傷、絕望和憂鬱的統計資料來看,自殘是呼喊著心靈痛苦的求救信號。另外,將憤怒、恐懼和憂鬱指向自己,也需要深入理解,同時需要溫暖而慎重的對待。

需要某人溫暖的手,東浩的吶喊

東浩從國中一年級開始,就遭到排擠。沒有特別的理由,只是被班上最有人氣、最受歡迎的同學盯上的事實,成了導火線。

外貌平庸、身高一般、成績普普,父母的財力比中產階級稍差等條件,都不足以保護東浩不受排擠。雖然沒有集體揍人及搶錢的行為,但大家就是無視於東浩的存在,開始排擠他,最後學校裡都沒有人敢跟東浩說話。

忍無可忍的東浩選擇了轉學,但是在轉到新學校後,東浩依然被孤立。以前在學校被孤立的消息,從轉學第一天開始就擴散到整個學校,於是再也沒有人理睬他。雖然東浩希望自己退學或轉學到完全陌生的環境,但父母除了說「再堅持一段時間」外,沒有給予實質性的幫助。

面對突然背棄自己的朋友們,還有絕望於無力的父母的東浩,有一天因為無法忍受委屈和怒火,把自己的額頭撞在牆上。這可說是一種示威。

東浩一邊喊叫著:「我現在活得這麼累,為什麼爸媽都不理解我?這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說我很奇怪?」一邊將自己的額頭撞在牆上。但是父母的態度讓東浩更感到慌亂不安。過去,東浩曾跟父母說過無數次自己很累、很生氣的話,但是他們都聽得很不耐煩,但這次父母的態度卻明顯不同,開始對自己的言行舉止緊張起來。

「從那天起,我的父母就變了。對於我做了什麼,狀態如何,一天就問了好幾次,還親自來學校看我。原本只會告訴我說,男孩子怎麼這點事情都不能忍受,在這裡無法適應,到別的地方也是一樣,總是怪罪於我的爸爸,現在只要聽到屋裡咚的一聲額頭撞牆的聲音,就無條件地跑過來安慰我。」

東浩需要關心和愛護,他想從父母那裡得到朋友和學校老師都不給的那種關愛。後來,他自殘的方式和強度都逐漸開始增強。幸好父母沒有再嘮叨,而是更加關心東浩。

東浩自己也知道這種方法不好。但是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辦法來緩解孤獨、孤立和憂鬱感。

「我實在太累了,我也不知道是想要這樣大聲吶喊,還是純粹想死。」

在深深的混亂和內疚感中,東浩感到非常吃力,也無法停止自殘。

危害自己的殘忍利刃──自殘

自殘一詞在字典中的定義是主動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這與自殺的企圖行為稍有不同,自殘是一種憤怒或憂鬱感的爆發、行動化和宣洩的手段,是一種行為模式。可以視為自我毀壞的一種形態,但自己無法承擔這種憂鬱和憤怒之時,就會產生過分責怪自己或自我懲罰的行為。當平時無法消除、累積在身體內的憤怒一時爆發出來時,就會表現出衝動的攻擊性行為。

自殘的理由有千百種。例如,太討厭自己,或者雖然很厭惡別人,但是害怕直接加害他人,或者是遭遇困難、社會約束很多的時候,那個箭頭就指向自己。從因為荒唐的失誤而破壞重要發表,進而捶打桌子的輕度自殘行為,到無法抑制憤怒,用拳頭打碎牆壁或玻璃窗,導致手腕或身體多處受傷的行為等,種類繁多。

有些人雖然恨某些人恨得要死,但是不能付諸實際行動,於是只能自殘。對於關係親密的家人或父母感到一時的憤怒和攻擊性時,也會覺得內疚或自我懲罰。但是,一時的憤怒爆發而走向極端,是任何人都可能經歷的事情,所以沒有必要用自殘來責備自己。

此外,自殘還有暫時緩解緊張的作用。因為憤怒和衝動,導致處於大腦極度興奮的時候,正腎上腺素和多巴胺的指數會急遽上升,對所有刺激呈現過度敏感的狀態。此時,自殘行為可以暫時止住心理上的爆發,緩解一下興奮的情緒。

因自殘而產生的痛苦,還可以增加生成β1內啡肽而帶來快感。因此,有些人出於想要獲得這種快感的期待心理,反覆地自殘。但是這種快感只是暫時性的,為了獲得類似的快感,持續性的疼痛是必要的。因為疼痛和快感會產生一種抗藥性。因此,最後自殘行動的強度會逐漸增強,頻率也會增加,將會越來越危險。

從自殘的心理痛苦,再到自殘的肉體疼痛,固然令人痛心,但是自殘往往容易演變成自殺,更需要仔細加以留意。有人會說:「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應該是會選擇更確切的方法吧?」這是非常錯誤、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