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世界大歷史》:中共能代表中國人民嗎?從毛澤東、鄧小平的功與過說起

《共產世界大歷史》:中共能代表中國人民嗎?從毛澤東、鄧小平的功與過說起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如果真想實現「中國夢」,真想讓中國偉大,只能做兩件事。第一是把毛澤東的像從天安門上拿下來,第二是停止共產黨一黨專政。毛澤東的像如果不拿下來,我敢斷言中國及中共體內長久以來積存的毒素就永遠無法清除乾淨,中國也將永遠無法獲得新生。

文:呂正理

三、中共將往何處去?中國又將往何處去?

一九八九年東歐劇變及一九九一剩下中國、越南、寮國和古巴四個國家仍然自稱奉行馬列主義,繼續由共產黨一黨專政,但實際上都已經引入資本主義經濟制度,所以只能算是半個共產主義國家。有人問,這樣的體制能繼續維持嗎?又能維持多久? 我認為,問題其實不在於能不能,而是在於這樣的體制究竟是不是人民所要的。換句話說,人民如果有充分的資訊,又有選擇的權利,是不是願意讓這樣的體制繼續下去?這就牽涉到另一個更加根本的問題:共產黨能代表人民嗎?這正是我首先要討論的問題。但我將只討論其中真正重要的中國,而當然先從毛澤東說起。

中共能代表中國人民嗎?——從毛澤東的功過說起

沒有人能否認,新中國是由毛澤東領導中國共產黨建立的。但也沒有人能否認,毛在統治中國的二十七年間犯下無數的錯誤,卻從來沒有真正認錯過。事實上,即便是在大飢荒中餓死三、四千萬人,毛也不曾說過一次表示哀傷的話。毛為何如此?直接地說,那是因為他對人民的福祉及人命一向是漠不關心。關於這一點,足以佐證的事例很多,以下我舉兩個實例說明。

首先,如本書第十四章所述,毛於一九五七年到莫斯科參加十月革命慶典,於大庭廣眾中對各國共產黨的代表們說,中國完全無懼於第三次世界大戰,也不怕美國這隻「紙老虎」,因為「我們現在六億人,即使我們損失其中三億人又怎麼樣?戰爭嘛……」毛在說出這樣的話之後,還能代表人民嗎?

其次,本書第十一章也曾提到,林彪在一九四八年率共軍包圍國軍據守的長春約半年,並奉毛的指示下令「要使長春成為死城」。城內的老百姓因而大多餓死,有說是五十萬人,有說是三十萬,也有說「只有」十萬人,在人數上有極大的爭議。究竟死多少人的問題當然重要,但我認為另有一個問題恐怕更重要而必須要問:在毛的決策背後究竟是什麼樣的思想而必定要禁止長春的百姓出城,竟使得老人,婦人、孩童,甚至嬰兒全都活活餓死?

總之,「偉大的毛主席」其實離偉大很遠。如不是中共內部不斷的造神運動,又刻意掩蓋事實,以及宣傳狹隘的民族主義,毛的真正形象恐怕早就顯露無遺。不過中共也知道無法隱瞞全部,所以曾經在一九八一年發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簡稱《決議》),宣稱毛確實犯了嚴重的錯誤。但《決議》只是著重毛在文化大革命中犯錯,對於他在其他的政治運動中所犯的錯誤卻大多不提,或是避重就輕,而最後的結論是毛的「功績是第一位的,錯誤是第二位的」。至於毛澤東思想,《決議》說今後仍然要高舉。

鄧小平曾經多次親自參加《決議》起草小組會議,並指示說:「毛澤東思想這個旗幟丟不得,丟掉了這個旗幟,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葉劍英也曾在起草小組會議中發言,說:「蘇聯人遷了史達林的墓,我們就對毛澤東來個鞭屍,這不就刺激人民提問,社會主義對在哪裡,共產主義好在哪裡嗎?……。如果我們要追根究底,我們將發現,責任不在毛澤東一個人那裡,我們全都有責任。」這些發言記錄清楚地說明了一件事:中共元老們之所以不肯丟掉毛澤東,其實只是為了要維持共產黨一黨專政,也為了要避免自己為錯誤負責任。換句話說,共產黨所做的《決議》是站在自己的利益的角度出發,並不是站在人民的角度。

鄧小平也曾在一九八○年八月接受一名義大利女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Oriana Fallaci)訪問時談到毛澤東。法拉奇直接問,天安門上的毛主席像是否要永遠保留下去。鄧小平也直接回答,永遠要保留下去。但中國究竟有多少人民認同鄧小平的回答,恐怕越來越是一個大問題。

鄧小平的功與過

不僅是毛有功與過的問題,鄧小平也有。沒有人能否認,鄧小平在文革後復出,撥亂反正,又主導中國的改革開放,奠定中國經濟飛快成長的基礎,對國家及人民做出極大的貢獻。然而從前面的敘述,我也必須說鄧小平所犯的過錯也不小。毛澤東的歷史定位一日不能客觀公正地予以評價,中國的人民及整個社會便日復一日無法脫離其陰影。共產黨明明早已失去其建黨時的初衷及理想,又從列寧、史達林、毛澤東繼承了邪惡的本質,鄧小平卻一心要維護馬列主義及中共一黨專政。

八六學潮及六四運動時,中國原本都有機會依學生及人民的期望做重大的變革,鄧小平卻因兩次成功鎮壓學生運動而沾沾自喜,自認是避免了類似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的事件在中國發生,從而解除了國家傾覆的危險。

事實上如果從人民的觀點,東歐劇變是極為成功的變革,戈巴契夫也自認是他個人的極大成就。至於蘇聯解體,當然不是戈巴契夫所期望的,鄧小平和許多中共的理論家因而都說蘇聯是因為同時進行政治改革及經濟改革,所以致敗。但依我之見,那是沒有仔細研究整個事件的過程就草草做出的結論。讀者們如果細讀了本書第四卷的相關章節,必定會同意我的看法:戈巴契夫如果不是有太多性格上的缺點,又犯了太多不該犯的錯誤,蘇聯其實很有可能和波蘭、匈牙利一樣有機會順利完成變革。

話說回來,戈巴契夫雖然有種種缺點及錯誤,我相信將來在歷史上必定有其崇高的地位,因為他從擔任蘇共總書記之日起就決心要放棄共產黨一黨專政,而始終言行如一。我知道今天世界上有很多人對於民主制度表示保留,我也同意那離完美還很遠。但我堅信,一黨專政絕對是錯的,不論那是共產黨或是什麼其他政黨。

鄧小平是一個經驗、威望及聰明才智都遠高於戈巴契夫的人物,如果他在東歐及蘇聯吹起改革之風時也願意在中國推動體制改革,相信成功機率非常大,對人民只有更好,中國崛起的意義也更大。可惜鄧小平的思想自始至終被「四個堅持」所禁錮,見識不及於此,否則他的歷史地位將會完全不同。

若不講誠信,中國夢不可能實現

中共現任的總書記習近平在二○一二年上任後,有兩件事值得注意。其一是,他提出一個所謂的「中國夢」,宣稱要帶領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其二是,中共於二○一七年十月召開第十九次黨代表大會,會中通過將「黨領導一切」寫入黨章中,這就等於重新宣示將繼續一黨專政。習近平又在二○一八年三月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時宣布廢止其總書記任期的限制,亦即要強化其一人獨裁的體制。

我不得不說,這兩件事其實是互相抵觸的。共產黨如果繼續一黨專政,中國絕對沒有可能偉大復興。事實上,中共最大的不幸是把中國幾千年來的傳統文化都毀棄了,所以不知道如何治國,更不知道什麼是偉大。

《論語》裡有一段話,值得參考。子貢問政,孔子回答說:「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再問如何取捨,孔子說必要時不得已只能先去兵、再去食,卻無論如何要保留「信」,因為「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這裡所謂的食與兵,就是經濟和軍事,在孔子眼中並不是最重要的。相對而言,他認為誠信才是國家的根本。毛澤東所建立的政權,當然沒有所謂的誠信可言。鄧小平及其後歷任的中共領導人所追求的,其實也只是食與兵,而不及於信。我無法明白,一個沒有誠信的政黨如何可能帶領國家偉大復興?

關於中共不講誠信,最近的一個實例是中共全國人大在今年五月底通過決定,將制訂「港版國安法」,預定於九月起實施。這等於宣告毀棄中共對英國及所有香港人民所做出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回憶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中、英兩國在香港舉行回歸的交接儀式。當時除了在香港島上參加典禮的貴賓之外,在維多利亞港裡也擠滿無數的船隻,載滿了市民和外賓。我也躬逢其盛,和一部分香港同事們擠在其中的一艘船上,在午夜間歇的大雨及慶祝煙火中遠遠地觀禮,為中共對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作見證。但當時沒有人能確定中共將來是否會信守諾言,因而香港人大多是憂喜參半。殊不料,如今五十年還剩下二十七年,中共就片面廢棄承諾。

香港居民其實從去年起就已經發起「反送中運動」,拒絕修法讓中共任意將香港人引渡到國內,在最高峰時竟有兩百萬人走上街頭抗議,占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這讓我聯想一九八九年八月發生的「波羅的海之路」運動。香港居民究竟害怕什麼呢?自然是怕失去民主、自由、法治,但更重要的是怕失去人權的保障。

中共對人權及宗教的迫害

中共建政以來一向蔑視人權,又敵視宗教。本書在前面部分章節已經敘述了有關中共對西藏人民及達賴、班禪喇嘛的所作所為,那是對宗教及人權的雙重迫害。事實上,中共對國內的民主異議人士、維權律師、法輪功學員,以及信仰伊斯蘭教的新疆維吾爾人的迫害也極為嚴重。

以維吾爾人為例。中共從一九四九年建國起就開始大量移民到新疆,使得漢人的人數從三十萬增加到一九六二年的五百三十萬,達十八倍之多,已與維吾爾人的人口相近。維吾爾人因而不安,又自認遭受歧視,導致不斷地發生抗爭及暴力恐怖活動,範圍甚至波及新疆以外的地區。暴力及恐怖活動固然失當,但中共從二〇一七年起以反恐、去極端化、教導工作技能為名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卻更是惡政。據估計,已有超過一百萬維吾爾人被強制送入營中,被迫接受教授漢語及思想教育,包括無神論。

中共迫害法輪功是敵視宗教的延伸。回溯文革時,所有廟宇、教堂、清真寺莫不遭難。文革結束後,信仰五大宗教的人數雖因中共有限度的允許而增加,卻遠遠不如具有傳統宗教內涵的各式各樣氣功門派成長迅速。胡耀邦擔任總書記時,對此一現象的指示是「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法輪功卻是在後來成長最快的一支,從一九九二年成立起,到一九九九年已超過七千萬人,並傳播到海外。其成員不只是一般百姓,也包括許多高級知識分子。

中共內部有一部份高層認為法輪功有益無害,江澤民卻堅稱法輪功是邪教。一九九九年六月,江澤民下令成立一個層級極高的專門機構以對付法輪功學員,其手法包括集體逮捕、勞改、再教育、刑求,甚至活摘器官,供販賣做為移植之用,可謂殘酷至極。

共產黨為什麼持無神論呢?其源頭在《共產黨宣言》裡的一段話:「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不過讀者們如果把這句話的前後文也都讀了,就會發現原來馬克思是因為認定在無產階級的統治下人對人和民族對民族的剝削及對立將會消失,所以結論是:「從宗教的、哲學的和一切意識形態的觀點對共產主義提出的種種責難,都不值得詳細討論了。」

然而,我必須再一次提醒讀者們,《共產黨宣言》裡說人對人及民族對民族的剝削及敵對關係將永遠消失的預言,已經被證明是完全錯誤。那麼如果基本假設錯了,要廢除宗教及道德的結論還能成立嗎?那將是什麼樣的一種混亂的社會?總之,我所不解的是,像《共產黨宣言》這樣偏激而危險,又已經被證明大部分是錯誤的文件,為什麼到今天還被共產黨當作聖經?

中共及中國人民的選擇

近幾年來,有一個「中共不等於中國」的說法逐漸在華人社會中傳播。當代極負盛名的旅美華人史學家余英時先生是最早提出此一說法的人之一。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簡單地說,就是:對於中國國內的人民來說,大可不必認為中共可以完全代表他們,又能永遠代替人民決定一切。對於海外的華人(包括台灣、香港)來說,不應認為愛中國就必須愛中共,或批評中共的言論就是批評中國。總之,中共如果不能自我變革,而只是繼續以其狹隘的民族主義為藉口企圖綁架十四億人,以不可能實現的「中國夢」掩蓋其確保「新階級」的利益的真正目的,那麼終將自外於國人,必將為人民所唾棄、推翻。

其實習近平及中共其他高層如果能真正了解其處境,或許可以選擇一條更好的路,效法戈巴契夫做重大的變革。具體地說,習近平如果真想實現「中國夢」,真想讓中國偉大,只能做兩件事。第一是把毛澤東的像從天安門上拿下來,第二是停止共產黨一黨專政。

毛澤東的像如果不拿下來,我敢斷言中國及中共體內長久以來積存的毒素就永遠無法清除乾淨,中國也將永遠無法獲得新生。

至於取消共產黨一黨專政,我認為中共(及中國人民)比三十年前的東歐及蘇聯應當容易得多,至少國家經濟沒有像當年東歐及蘇聯那樣窮困。但要如何才能和平有序地變革呢?三十年前東歐八國及蘇聯的經驗及教訓其實都不遠,其中大多是成功的,但也有失敗的,都可以拿來借鏡。特別是波蘭、匈牙利、捷克都屬於「絲絨革命」,並沒有痛苦,在變革後政治、經濟、社會狀況也都比先前迅速改善。

我特別要建議參考這些國家在變革之前先召開「圓桌會議」的作法,邀集國內各領域的菁英分子與共產黨內的重要領導人齊聚一堂,長期詳細討論,為變革做充分準備。中共雖然非放棄一黨專政不可,畢竟沒有人希望那過程混亂無序而陷入動亂,導致人民受苦。

直接地說,鄧小平當年能做應做,卻沒有做的事,習近平及其同志有機會改正而做成功。若能如此,不僅習近平能在歷史上留名,所有的中國人民都能獲得解脫,中華民族也才能真正踏出「偉大復興」之路。至於中共黨員,雖然不免失去特權,也不至於從此完全被排除在政治之外。東歐各國變天後,原先的共產黨無論是保留黨名或改名,不也都在後來繼續參政,甚至有經由政黨輪替而取得重新執政的機會嗎?

相關書摘 ►《共產世界大歷史》:台灣共產黨、謝雪紅、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另眼看歷史 共產世界大歷史:一部有關共產主義及共產黨兩百年的興衰史》,遠流出版

作者:呂正理

「新冷戰」已經來臨
你往後能看多遠,就能往前看多遠
這是最能幫助讀者徹底了解共產黨的一本書

本書以拉長時間的大歷史觀點詳述共產主義的兩百年的興衰。全書以全球視角講述有關共產主義、共產黨、共產國家的歷史,介紹重要的歷史事件及歷史人物的生平事蹟。全書依共產世界的形成、擴張、分裂及崩解分四卷詳細敘述。跨越的地域包括歐洲、亞洲、美洲、非洲共四大洲。年代從19世紀初到20世紀末,凡兩百年。書中對與其對抗、競爭的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的發展也做了必要的陳述,是所有希望徹底了解共產黨的人必讀的一本書。

本書特色

  • 以一個非歷史學者「另眼看歷史」的角度詮釋世界,用平易近人的筆觸看待以往被視為禁忌的共產世界歷史。
  • 以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抗,解釋全球近代史,涵蓋相當全面。
  • 以時間搭配空間列出近代大事紀年表,探討同時期在各地區所發生的事件,加強事件之間的橫向連結關係。
N9129_共產世界大歷史-S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