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第一島鏈的戰略地位,太平洋戰爭的歷史已經說明一切

台灣在第一島鏈的戰略地位,太平洋戰爭的歷史已經說明一切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爆發馬里亞納海戰以及奪取小笠原群島中的硫磺島戰役的背景,由於硫磺島剛好位於美國戰略轟炸的中繼位置,是美國不計代價攻打的目標,如今,關島也再度成為美國在第二島鏈的重要海空基地所在。

美中近日在亞太地區進行各項軍力展現的行動,相互較勁與爭鋒相對的意味十分濃厚,若從戰略意義觀察,其所涉及的第一島鏈、台海周邊海域、南海諸島礁、菲律賓海、第二島鏈等地緣政治與軍事樞紐的功能,早在二戰的各場關鍵戰役中得到解釋,只是主角從昔日的美日爭霸轉為當下的美中的大國角力。

成為殖民地之後,日本一直將台灣建設成為其南進政策最重要的軍事基地;不僅將基隆、高雄與馬公擴建成軍港,全台還擁有全球密度最高的軍用機場,數量高達65個,其中又以岡山、台南、新竹、松山等規模最大。此外,具有爭議性的陸軍中佐辻政信,受命至台灣軍當研究員,收集各類熱帶作戰資料後,整理成「南方作戰手冊」給參謀本部,成為日後日軍席捲東南亞的關鍵資訊。

台灣的戰略樞紐地位在開戰時就已完整呈現,聯合艦隊的機動部隊偷襲珍珠港後,為了壓制美國陸航隊的潛在威脅,同時為稍後的入侵創造條件,兩波由台南與岡山起飛的零戰與一式陸攻,隨即針對克拉克空軍基地進行毀滅性攻擊,值得注意的是,「台南航空隊」所屬的優秀的飛行員,包括了西澤廣義、坂井三郎、太田敏夫和笹井醇一等在未來太平洋戰場中,都成為美軍忌憚的對手。

索羅門群島在太平洋戰爭的重要性,可能大過中途島

許多人認為中途島戰役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捩點,這樣的認知是來自於雙方的實力對比以及這場戰役的戲劇性,特別聚焦於美國事前情報搜集能力以及南雲忠一決策錯誤。其實戰局真正的轉變來自於美日在索羅門群島的消耗戰,特別是雙方在瓜達康納爾島進行長達半年的海空血戰。對日軍而言,只要控制該區域就能切斷美澳之間的交通聯繫,反之美國可在南太平洋反攻中逐步搶回戰略主導權。

諷刺的是,當下中共為了破壞美國印太戰略中的美澳戰略態勢,積極在南太平洋島國進行外交戰已達成軍事目的,台灣邦交國索羅門與吉里巴斯自然首當其衝。值得關注的,後者首都塔拉瓦更是美國在1943年浴血奮戰的戰場,在這個比紐約中央公園還小的島礁上,美軍陸戰隊用龐大的代價學習到日後島嶼作戰的各項戰術原則。

其後,美國海陸在太平洋的推進中,跳島戰略了成了最高指導方針,由於美國在1944年已經擁有超越日本的軍事物資優勢,因此海陸軍在中太平洋與西南太平洋的反攻中,可以透過兩棲作戰的能力跨越日軍重兵防守的拉巴爾與特魯特島,並用強大的航空兵打擊力量將這些基地的軍事價值予以癱瘓化。

AP_080417040427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1943飛過索羅門群島上空的美軍軍機

美國海軍首要目標是奪取包括塞班、關島與提尼安島在內的馬里亞納群島,擁有第二島鏈的鎖鑰,美軍就可在島上部署B29對日本本土進行戰略轟炸,並逐步奪下第一島鏈的台灣與琉球成為進攻日本本土的前進基地。

這是爆發馬里亞納海戰以及奪取小笠原群島中的硫磺島戰役的背景,由於硫磺島剛好位於美國戰略轟炸的中繼位置,替日本本土提供了早期預警也成為美軍的威脅,拔掉他還可以成為飛機損傷的修理站,這也是美國不計代價攻打硫磺島的原因。

當年美國的「打擊目標」台灣,今天已成為軍事防衛網的一部分

如今,關島再度成為美國在第二島鏈的重要海空基地所在,不僅扮演馳援第一島鏈前進部署的樞紐,更成為美國遏制中共在區域軍事擴張的匕首。關島安德森機場與菲律賓克拉克、琉球嘉手納以及橫須賀構成一個立體的軍事防衛網,未來若把台灣重要軍事基地融入,對解放軍構成全方位的封鎖效果。

對於麥克阿瑟而言,重返菲律賓不僅是與海軍進行戰略競爭的籌碼,更有高度的政治意涵,因為彼時撤離時,他曾許下「我將回來」的政治承諾。因此得知海軍提出繞過菲律賓進攻台灣的「河堤作戰計畫」時,麥帥親自飛往珍珠港與尼米茲在羅斯福面前進行一場戰略辯論。鑑於菲律賓的政治象徵以及台灣全島防衛已「要塞化」,美國海陸兩軍統帥達成「進攻菲律賓,打擊台灣」的共識。在此背景下遂發起帛琉、菲律賓海戰役的基礎,其中的雷伊泰海戰仍是海戰史上最大規模的戰役,歷經這場戰鬥後聯合艦隊的力量也徹底被毀滅。

AP_441025043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雖然被戰爭目標所跳過,但是在美軍進攻菲律賓前必須徹底弱化來自台灣的反擊。因此美國在1944年10月起,由其航空母鑑的艦載機發動台灣空戰與空襲行動,其實早在1938與1943年,在蘇聯志願空軍與中美空軍的規劃下,已經對松山與新竹兩基地進行空中打擊,只是強度難與美軍1944年的行動相比擬。有趣的對比是,美軍航母艦載機起飛地點,與中共航母遼寧號頗為一致,都在台東綠島以東海域,差別只在於南北航向差異罷了,這也說明台灣在第一島鏈中的戰略價值。

在來自他提尼安的B29轟炸機兩顆原子彈的打擊下,二次世界大戰終於畫上句點,然而在廣島的和平公園的紀念碑上,卻赫然發現台北也是當時美軍選定的攻擊目標。如今物換星移,繼冷戰時期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美國即將通過「台灣防衛法」強化協防馳援台灣的能力與政治承諾,國際關係的敵友關係不可能恆久不變,唯一不變的是台灣在第一島鏈地緣政治的戰略地位,太平洋戰爭的歷史已經說明一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