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露下體假Coser」李宜頻:所有的人事物都是利用,裝笨比較輕鬆

專訪「露下體假Coser」李宜頻:所有的人事物都是利用,裝笨比較輕鬆
李宜頻事件的假髮是外拍時用的,並非Cos角色。|攝影:吳明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coser黑森林事件看似小事,本來應只是C圈內的風暴,但它戳到台灣社會隱藏的亂象。媒體將其炒熱,正是注意到其中的幽微之處。李宜頻一個小小舉動,正如美國真實犯罪紀錄影集《虎王》,點出各種人性的醜惡面。

2020年7月4日,台北花博公園舉行台灣動漫創作展「PF(Petit Fancy)32」。照例,場外聚集眾多動漫迷、路人、攝影師與Coser。而台科大休學生李宜頻,身著一襲水手服,手持木刀在場,與攝影師進行拍照的動作。而她撩裙、換位的動作,露出沒穿內褲的陰部,因此被許多攝影拍到。諸多打碼、無碼的照片,隨即在C圈的流通,並迅速在網路流傳,並登上各大媒體。在兩天之內,成為台灣最受矚目的新聞。

事件發生後,隨即有人報警。警方因李宜頻裸露行為,涉嫌違反《刑法》第234條公然猥褻罪,以及《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3條妨害善良風俗罪,進行約談偵辦。台科大校方隨即表示,李宜頻已休學一年半,對此事件台科大深感遺憾與歉意,並認為李宜頻身心有狀況,籲外界諒解,別再討論。後續會提供她心理諮商和法律諮詢,並將以校規處理,涉法行為則由司法機關偵辦。

事件延燒後,李宜頻臉書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追蹤數由五百人上升到一萬七千多人。而相關貼文也被網友灌爆,充斥各種賤斥言論。無論在她個版、各個社團、論壇,與新聞媒體處,公眾大多是辱罵斥責,偶有支持或體諒的言論。而李宜頻看似不為所動,堅不認錯,並屢屢發文挑釁批評者。

「假Coser露鮑事件」看似小事,本來應只是C圈內的茶壺風暴,但它沒那麼簡單。事件內外,一個普通的露鮑事件,偏偏戳到台灣社會隱藏的各種亂象。媒體將其炒熱,正是注意到其中的幽微之處。戲裡戲外,李宜頻一個小小舉動,正如美國真實犯罪紀錄影集《虎王》一般,點出各種人性的醜惡面。而這一切,也許得從李宜頻的故事說起。

動機為何?

開門見山。簡單一個切入點:露鮑的「動機」是什麼?這個問題開啟了李宜頻的故事。

「我平常沒有穿內褲的習慣,啊就不是故意露的。」李宜頻說。

事件隔天,她不是在私密社團說在做「社會實驗」?李宜頻說,她本來覺得露下體被拍到又沒什麼,有什麼了不起?沒想到一覺醒來變成新聞,她看到大眾的反應覺得很好笑,才說她在做社會實驗。

說法前後矛盾,如何證明?李宜頻詳細解釋現場狀況。她說現實就是這樣,愛信不信隨便。

當時的狀況是,李宜頻跟同年齡層的人一樣,喜歡動漫,但算不上是動漫迷,所以平常也沒接觸Cos圈。因為她交往兩個月左右的男友是攝影師,且作品大多以Coser為主,有C圈朋友,也常跑場次,所以她一時興起,就跟著男友去見識一下。PF32差不多是武漢肺炎後的第一個場次,在此之前她沒交過C圈男友,直到現在也沒什麼C圈朋友,以前自然不會參加。而交往不久的男友要去場次找朋友,她自然想去看熱鬧。

「C圈說我是假Coser,我覺得很好笑。我身上穿的制服,只是隨便買的,根本不是任何動漫角色,假髮是之前外拍扮美人魚買的,我又沒有在Cos。」李宜頻表示。

看了一些C圈的批判,倒是沒看到有人罵「她根本沒在Cos角色」這點。可能「自創角」也是一種類型,所以沒特別被提出來諘。

而現場狀況是,她做了一個裝扮去場次。然後男友提出要拍照,她就在現場擺pose給男友拍。男友此時介入,插話解釋,說他拍照沒有要強調露下體,並秀出網友的影片,內容是他在喬木刀的位置,他有要遮的意思。李宜頻補充說,目前這些被瘋傳的照片,一張是她換姿勢時旁邊不認識的攝影師就拍下來。而一張背部露屁股的,她說左手撩裙子,前面沒露,後面露出來了她又看不到,怎會知道。

我忍不住吐槽,不管知不知道,如果不想曝光,下意識手也會按著裙子遮一下,這樣說誰信?李宜頻說:「對我來說,那就只是一塊肉,被看到就被看到,又沒什麼。要問的是攝影師幹嘛拍吧?那些人我不認識,拍照也沒問我,拍了還上傳,到底是關我屁事?」

根據照片,李宜頻男友的拍攝地點,就位於花博廣場正中央的露臺。那個位置是會場中心,也是最多人經過的地方。既然知道李宜頻沒穿內褲,怎樣都會有走光的風險,幹嘛要在那邊拍?一般來說,Coser如果不想招呼太多親友,都會跟熟人跑到廁所旁邊的小花園,閒聊拍照,那邊人潮遠遠較少。不然拉到場外兒童樂園那邊拍也可吧?

李宜頻男友解釋,小花園那邊人很多,當時活動快結束,廣場人潮不多,而且晚上要跟C圈親友吃飯,所以就近在那個位置拍。

李宜頻覺得這個事情很簡單。一堆人說她是假Coser,想紅,還拉C圈下水。但她的動機很單純:一,她平常就不穿內衣內褲;二,她覺得被看到陰部沒什麼,你要看就看;三,她沒有穿Cos服;四,事情會鬧大還不都媒體害的。

她說得激動:「這應該要問媒體吧?那麼多新聞你不報?社會那麼多重要的事情不關心,啊就關心我露下體?媒體不炒新聞,我哪會紅?而且你看大家罵成那樣,這哪叫紅?」

言之成理。但社會大眾看了這番說辭,只會認為在狡辯。但也無從驗證。不過任何社會事件,大眾總針對當事人的「行為」嚴加批評。我更在意的是,事件背後的人,是什麼樣子。李宜頻說了自己的故事,也許可成為社會評判她的參考。

李宜頻手上的畫作_是她手邊的唯一實體作品_傅紀鋼攝
Photo Credit: 李宜頻
李宜頻的作品。

因家人欠債而休學

李宜頻是台南善化人,是非婚生子女,下有弟弟。自幼父親就失蹤,母親也很少回家,不知做什麼工作,只知道有時有交男友,會跟男友一起生活,行蹤成謎,所以她跟弟弟被丟給外公外婆撫養。外婆用退休金養她們。外公平常懶得理他們,都是外婆在管教。而外婆常會罵她們,說她媽媽都不拿錢回家,然後只要跟外公吵架就會打她,心情不好也會打她。總之時常沒有理由地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