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漲國道過路費防塞車,是「以量制價」還是獨厚有錢人?

調漲國道過路費防塞車,是「以量制價」還是獨厚有錢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高過路費,比誰出的價高,乍一看就是獨厚有錢人,但從競爭規則的角度來想,其實是鼓勵人賺錢來付過路費,而且和其他規則最不同的地方,就是沒有系統性地鼓勵大家白費工夫。

調漲國道過路費,是獨厚有錢人?還是以價制量的正解?這題目也算是三節必考題了,考慮到有許多新朋友未必理解,幫大家理理思路。

首先要確立的討論前提是,受限於宜花東的交通吸納量,連假期間國五運量供不應求,全上就是大家一起塞。全上全塞,政府挨罵事小,真正的問題是所有人的時間、油錢、造成的空汙、忍受的不適,全部都是白搭。

是不可忍,所以要想辦法避免,問題是如何避免。既然蓋路茲事體大、曠日廢時,可行的思路不外乎減少上路車輛的總用路面積。不論要求高乘載、鼓勵搭客運、分車牌單雙、提高過路費,都是要減少上路車輛的總用路面積。

姑且不論要求高乘載、鼓勵搭客運這些著眼在「一台車載更多人」的作法。我們聚焦在「排除掉某些車輛,讓更少車可以上路」的那些作法,比方要求高乘載(兩棲好棒棒)、分車牌單雙、提高過路費這些做法,來做比較。

不同做法的執行成本

先從執行成本來看。要求高乘載,如果是以員警事前查驗再放上交流道的方式執行,耗費的人力物力可想而知,執行困難;而且查驗放行的動作本身,就會造成交通效率的低落,治絲益棼。如果是照相取締、事後開罰,可想而知的爭議會非常多:「後座的只是在睡覺呀!我有行車紀錄器為證!」搞起來也是曠日廢時。

分車牌單雙的話,事前排除也費事,但事後開罰就比較沒爭議,車牌路段時間對起來,算是無可抵賴。但是上交流道的時間容易抓,下交流道的時間可不好控制,到底是違規還是被塞車害到,終究有些爭議空間。

提高過路費特別之處,是它結合了ETC的運作,從上路到下交流道節節清算,就算行駛中跨越了過路費調整時段,也能確實執行,不必大費周章。而且天然兼容其他元素:過路費高人們更可能共乘,達到實質高乘載;針對單雙車牌收不同過路費,也能起到車牌分流的效果。

端午連假第3天 國5現北返車流(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而言之,提高過路費的作法,在執行上省事、可行許多。

但是比起執行成本,更重要的是我接下來說的:競爭規則的選擇及其影響。

規則影響行為,行為改變結果

想上路的車那麼多,能給車跑的路就那麼少,總要篩掉一些車子。如果交給某個人決定,誰被篩了都不服氣,所以要訂規則,大家照規則來競爭,贏了就能上路。

要求高乘載,比誰的車上人多,這是個合理的規則。但它除了有執行困難、治絲益棼的問題之外,更大的問題是不管用,或者更精確地講:它篩掉的車子不夠多。端午連假就有實施高乘載,顯然還不夠力。若要延長實施時段,執行困難、治絲益棼的問題也會隨之擴大。

如果只是為了篩掉更多車子,我們還可以找出各種規則:比車牌單雙、抽籤比人品,而人們就會順應這些規則,去調整他們的行為:去搞張車牌吧、去廟裡求神吧、找人頭抽籤吧、找人換車開吧。

所有這些行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如果不是為了配合這個管制規則,誰也不會去做它」。講白了,就是規則系統性地鼓勵大家白費工夫。(附帶一提,這叫「價值耗散」)

大家系統性地白費工夫,結果就和全上全塞一樣。差別只在於:全上全塞的浪費發生在道路上;剛才那些浪費則發生在道路之外,在上路之前。

清明連假首日  國道五號南向壅塞(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提高過路費,比誰出的價高,乍一看就是獨厚有錢人。但從競爭規則的角度來想,其實是鼓勵人賺錢來付過路費。而對大部分的人而言,想要賺錢,你就得對別人的生活做出貢獻,才能說服別人討錢給你。

這正是我們平常一直在做的事:為別人的生活做出貢獻,說服別人討錢給你,好讓自己能買得起自己想要的商品或服務。而當然,你想買這些商品或服務,代表這些商品或服務對你的生活有貢獻,以此類推。

這是價高者得規則和其他規則真正的不同:沒有系統性地鼓勵大家白費工夫;沒有把塞在路上所造成的浪費,轉移到各種古怪的競爭活動當中。這才是價高者得規則真正有價值的地方,而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價格壓制了需求量,讓國五變通暢了」。

理解了這一層,以後用起「以價制量」這句話,深度就和望文生義的人不一樣。

延伸閱讀

本文由真暴民的時事筆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