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相對論】王志元 X 白毛(下):學以致用重要嗎?其實種田的門檻蠻高的

【街頭相對論】王志元 X 白毛(下):學以致用重要嗎?其實種田的門檻蠻高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志元認為,除了引導外,人生會走到怎樣有時候就是機運的問題。對,好說歹說白毛你還記得農業概論,但我覺得 「學」這件事在台灣,至少要能把「目標」講清楚。

文:逗點編輯部|攝影:陳夏民

「學以致用很重要嗎?要把興趣當工作,還是把兩者分開比較好?」這個問題困擾著千千萬萬個畢業生。

在六月畢業季,逗點編輯部繼續邀請《惡意的郵差》作者王志元與「白毛的綠手指」有機農業粉專負責人白毛兩位五專時期的老同學對談,兩人在白毛的農場內散步,一邊挑菜蟲,一邊討論工作與興趣之間的兩難。你想要從事哪種職業呢?先來聽聽兩位大叔的街頭相對論!超級真性情,沒在講場面話的!不囉唆,街頭相對論,Battle!

王志元:好,最核心的問題來了,像你和我這樣,都跑去摸過很多其它東西,你覺得真得學以致用很重要嗎?

白毛:是沒用。

王志元:怎麼說?你最後做的還是農業啊,跟一開始學的是有關的。

白毛:我覺得要先有興趣,我們讀國中小的時候,都沒有人引導我們找到自己的興趣,一直讀書其實沒用。

王志元:換句話說,如果教育體系能夠早早引導出你的興趣,也許你就不會白走這麼多冤枉路嗎?

白毛:沒錯。

王志元:我呢,覺得要看天時地利人和。舉例好了,假設以前農專的老師很會教、教得你很有興趣,但也不見得會讓你跟「做吃的」連結上。當然最後有可能你還是喜歡做吃的,那時候才會整個連結起來。

白毛:對啊,所以我算是幸運,剛好我的目標跟我學的有一些相關。

王志元:但我的意思是,除了引導外,人生會走到怎樣有時候就是機運的問題。對,好說歹說你還記得農業概論,但我覺得 「學」這件事在台灣,至少要能把「目標」講清楚,舉例來說,我前幾天看youtube,有youtuber訪問大學生,大家還是在問中文系不知道要幹嘛,好像只能當老師,「目標」跟「可以幹嘛」是兩回事。

白毛:對。所以目標應該在更之前就知道。

王志元:以前我們學農業經濟,有一門課叫做農業推廣。農業推廣這門課其實後來想想,它「目標」是很明確的,就是去推廣農業、幫助產業轉型。

白毛:嗯。

王志元:但你說,學了這個,就一定只能去農委會嗎?不一定吧。我假設是一個餐廳老闆,我也會比較知道我如果想跟農民簽約契作,這是個怎樣的概念啊,或者我是行銷公司,我的客戶是農產品公司,那我也比較有行銷或給建議的著力點啊。

白毛:嗯。

王志元:但台灣人普遍來說很喜歡問你讀這個「要幹嘛」, 好像一個學科就得連結一個職業,這樣未來才有保障。

白毛:不然為什麼要考醫生?

王志元:為什麼不去考醫生嗎?「幹嘛不考醫生?」、「幹嘛不當老師?」、「不然當個律師?」之類的?

白毛:我的意思是,我們的父母那一代都會說考醫生好。

王志元:嗯啊,在學習這部分,他們看得比較功利,當然也是為子女著想。但現在不是很流行一個詞叫「斜槓」嗎?你其實可以身兼很多身分。像你就滿斜槓的啊。

白毛:半農半X,日本開始流行這個。

王志元:到時候颱風來,農友揪一揪去災害抗議,你最知道公部門在想什麼,哈哈哈哈。

白毛:我知道啊,我才不會去抗議。

王志元:你直接告訴它們怎麼申請最容易下來就對了。

白毛:縣政府災害主辦都會直接問我災情⋯⋯

王志元:哈哈,變成顧問了。對啊,類似這樣,你就有點像是個地方農友小領袖了。而且你不覺得,在現在這個社會,尤其我們活到這個年紀,就知道一個工作做到老,風險其實很大。

白毛:嗯啊,我看過很多中年吃頭路失業的,手藝人越來越吃香了。

王志元:都回去種田嗎?

白毛:沒,種田也沒體力,只能打零工。

王志元:那都跑去幹嘛?做太陽能板那時候看過?

白毛:嗯,種田其實門檻算高欸。

王志元:對。

白毛:除非你種水稻、花生,都叫機器來做。

王志元:體力、知識、甚至都還要有點租地的本錢可以賠。媒體也是,以前很多記者幹到退休,現在都很難講的,雖然我們每天讀很多資訊、電視新聞一直跑馬燈,一堆台,但其實很多都是搖搖欲墜在經營的,你說要做到老,真的很難。換句話說,我覺得學是一回事,用又是另一種需要培養的本事了,你覺得呢?

白毛:學的跟用的嗎?

王志元:就是你怎麼看待「學」和「用」?

白毛:幹!這樣說好了,我們有學過微積分,你買東西會說:「等等,我先微一下看多少錢嗎?」,有些是你學到了,但是你不會去用。

王志元:微一下會被打。

白毛: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學這個要幹嘛?像你說的斜槓,那也要剛好有人需要你的「專長」或是「學識」才槓得上去吧?

王志元:所以我說「用」是另外一種需要培養的本事,像你說的微積分,比較功利的觀點來看就是讀研究所做研究時你會用到,但出社會呢?當然很多工科的人出社會就會用到啦。

白毛:「用」是另外一種需要培養的本事,這是沒錯的。

王志元:所以我比較傾向於你先告訴我學這個的目標是為了培養我什麼,思考方式嗎?邏輯嗎?那麼我就知道有一天我可能會用到,雖然不見得會有這麼一天。

白毛:嗯。

王志元:例如之前在農專,我有一陣子為了升學,是有在看經濟學的,我二技聯招經濟學分數還不錯喔,但後來都忘光了。可是前陣子看一部電影叫《大賣空》,講的是雷曼兄弟金融危機那時候,對一般人來說算是門檻比較高的電影,但我看完,突然有些理論就回來了,更能理解裡面有一些橋段多可怕,或者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假設我多讀一點經濟學,我大概就會知道這次投票要投給誰,不會被什麼賣好多水果這種話給騙了。

白毛:空嘴嚼舌。

王志元:文學也是,應該說文學藝術也是,有時候你看那些東西,真心不知道在現實生活要做什麼,但說到底,那跟看待世界的方式有關。

白毛:對啊。

王志元:那你開始自己種東西以後,有什麼體悟嗎?

白毛:不要想說要「賺」多少,要盡力去做,看老天給你多少。這跟經濟學其實有很大衝突,因為你種東西主要就是要獲利,你獲利就需要計算成本、產量跟價錢,但是我發現還是老天說了算。像這次我租的一甲半,本來順利的話就是一直跑玉米筍,一次兩分地、產量兩千公斤,價格每公斤四十,這樣兩分地有八萬,我可以整年跑,但是秋行軍蟲來了,哈哈哈哈哈。

王志元:叫你當初好好上「植物保護」課,你不上。

白毛:用農藥噴一次就可以,有機⋯⋯殺不死。

王志元:那這樣,我可以告訴你,你可以學文學,這時候就知道哪一首詩可以派上用場,撫慰你受傷的心了。

白毛:不如給我番號!

本文經逗點文創結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