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隱形的女性》:「勃起障礙」的研究,是「經前症候群」的五倍

《被隱形的女性》:「勃起障礙」的研究,是「經前症候群」的五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痛經如此常見,但不管妳多痛,醫生所能做的或願意做的處置可說少之又少。2007年有份研究,少見的以原發性經痛為主題,研究人員申請經費時表示,原發性經痛的原因「甚少為人所知」,而且治療方式「非常少」。

文: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茲

愈來愈多證據指出,男人與女人對疼痛的感受大不相同。女性對痛楚的敏感度隨月經週期爬升再減弱,「女性的荷爾蒙波動對皮膚、皮下組織和肌肉都會產生不同影響」。

一項動物研究也發現,雄性與雌性動物使用不同免疫細胞傳遞痛覺,這可能提供了一個起點,解釋為何男女體會到的疼痛不同──然而這只是起點而已,人們依舊沒有深入探索痛覺的男女差異,就連我們已知的事實也沒有獲得廣泛宣傳。

貝薇莉.克雷特(Beverly Collett)醫生在2015年退休前,一直是萊徹斯特醫院疼痛管理服務顧問,也是慢性疼痛政策聯盟(Chronic Pain Policy Coalition)主席。她告訴《獨立報》(Independent),絕大多數的基層家庭醫師「都不知道『對乙醯胺酚』(paracetamol,俗稱普拿疼)和嗎啡之類的藥物,在男女身上的運作方式不同」。

就算真有人對女性痛楚對症下藥,大部分女病患也必須等待比男病患更久的時間才能獲得治療。美國一份報告分析了1997~2004年間,多達9萬2000件急診室病例,發現女性的等待時間超過男性。另一份研究分析了2004年4月到2005年1月間前往美國都會急診室求助的成年人病例,發現醫生開止痛處方給女病患的比例遠低於男病患,而真的獲得止痛處方的女性也必須等待比男性更長的時間才能取得藥物。

美國國家醫學院(Institute of Medicine)2011年發表的長期痛症報告指出,這種現象一直沒有多大改善,承受痛楚的女性「耗費過長時間才能獲得正確診斷,而且常沒有受到正確治療,或者治療的方式未經證實有效」,除此之外,還常遭遇醫療系統的「忽視、敷衍和歧視」。

在瑞典,一名心臟病發的女病患在出現疼痛症狀後,必須得比男病患多等1小時才會被送到醫院,而救護車救援的優先名單上,女性也排在男性之後;到了醫院,她們還得比男病患多等20分鐘才有醫生看診。

女性身體沒有受到與男性身體同等的醫療服務。儘管如此,許多人會自以為聰明的反駁道,女性平均壽命明明超過男性。雖然此話不假(由於女性的生活模式已與過去大不相同,而男性為主的工作領域中,職安規定也更加嚴格,因此男女的壽命差異已漸漸縮小),但目前已有證據顯示,女性的壽命優勢已漸漸消失。

2013年一份報告檢視了1992~2006年間美國3140郡的死亡率,發現雖然大部分郡的死亡率都在下降中,但女性死亡率卻增加了42.8%。當男性隨著壽命增加,身體健康的年限也愈來愈長,女性的壽命和健康年數的增加速度卻遠低於男性:美國長達30年的健康資料顯示,雖然女性平均比男性多活5年(在歐洲則為3.5年),但這5年卻是在病痛及失能殘疾中度過。

因此,儘管女性比較長壽,但美國女性健康、樂活的年數並沒有比男性長,雖然65歲以上的美國公民中,57%為女性,但每天都需要醫療協助的人口中,女性也占了68%。在1982年,85歲的男性與女性都能健康快樂的再多活2.5年;如今,女性的這項數值沒有改變,但85歲的男性能健康快樂的活到89歲才會受病痛之苦。

比利時與日本也一樣,男性壽命增加、健康年限也跟著延長。世衛組織2013年發表一篇研究歐洲女性健康的論文,指出「就連歐盟中平均壽命最長的國家,婦女一生中病痛纏身的時間也幾乎長達12年」。要是有性別分析數據能解釋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那就太棒了。

楊朵症候群特別令人憂心的一項副作用就是,當一個醫療問題影響的人多半是婦女,或只影響女性,我們甚至不用花心力反省相關實驗中為什麼沒有足夠的女性參與者,因為根本沒有相關研究。

​​
楊朵症候群(Yentl Syndrome)

指因女性心肌梗塞的症狀和男性不同,所造成的問題。許多心肌梗塞的醫學研究,主要研究男性心肌梗塞的症狀,而女性的症狀可能和男性不同,結果導致女性容易因為醫療疏失而死亡。其名稱得名自芭芭拉.史翠珊在1983年演出的電影《楊朵》,她在戲中因為想受教育而假扮成男生。

​​

電影《楊朵》:

拿經前症候群來說,它有一系列的症狀,單舉幾項就好:情緒波動、焦慮、胸部變軟、脹氣、長痘痘、腹痛和睡眠困擾。多達90%的女性有經前症候群,但長年來都沒有人研究,一篇論文甚至發現,勃起障礙的研究是經前症候群的5倍。市面上有很多治療勃起障礙的藥物,然而治療婦女性經前症候群的藥物卻很少,而且有經前症候群的女性中,超過40%對現行治療方式無感。

有些承受經前症候群的女性仍舊被施予子宮切除術;而當她們苦不堪言,甚至有人試圖自殺。然而,想研究的學者卻無法取得經費,被贊助者以「經前症候群實際上不存在」為由拒絕。

至於經痛,也有多達90%女性為此受苦,根據美國家庭醫師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Family Physicians),每5名婦女就有1名的日常生活受經痛影響。這種女生每個月都要經歷的過程,被形容為「簡直和心臟病發一樣痛苦」。

痛經如此常見,但不管妳多痛,醫生所能做的或願意做的處置可說少之又少。2007年有份研究,少見的以原發性經痛為主題,研究人員申請經費時表示,原發性經痛的原因「甚少為人所知」,而且治療方式「非常少」。現有藥方都可能產生嚴重副作用,而且並非對所有女性都有效。

我常在半夜因經痛驚醒,一整天都只能以胎兒姿勢倒在床上呻吟。當我為此去見我的醫生(一名男性),他嘲笑了我一番,我多多少少是被他趕出門的。從此之後,我再也不曾為此向醫生求助。

想當然爾,當我在2013年讀到一篇研究,看似已找到解決經痛之鑰時,你們能想像得到我有多興奮。女士們,請坐正聆聽這個大好消息:一項雙盲、隨機、有對照組的試驗指出,西地那非(sildenafil citrate)「能連續4小時減輕疼痛」,而且「沒有明顯的副作用」。想像一下我的興奮!

西地那非誕生於1989年,俗稱威而鋼。1990年代早期,它是以是否能用以治療心臟病的前提進行試驗。結果它治療心臟病的成效不佳,但有趣的是,受試者指出陽具勃起的次數增加了──你猜得沒錯,此實驗中所有的受試者都是男性。根據年紀差異,約莫5~15%的男性有勃起障礙,而且40%的男性多少曾經歷過類似問題──想當然爾,研究者急切的想探索這項藥物的新功用。

到了1996年,西地那非在美國取得專利,並在1998年3月取得食品藥物管理局上市許可。這對男人來說,可謂皆大歡喜的結局。

要是我們在試驗中加入女性受試者的話呢?從2013年的研究即可看出端倪。然而,這場試驗由於經費用罄不得不中斷,也就是說研究者的樣本數不夠大,無法斷言這項假設的真實性。他們號召「規模更大、時間更長的試驗,最好採取多中心收案的研究」,進一步確認他們的發現。

然而,這樣的實驗遲遲沒有發生。理查.勒格羅(Richard Legro)醫生是上述研究的主持人,他告訴我他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申請經費2次,「以求推動實驗時間更長、規模更大的研究,同時比較使用西地那非和非類固醇消炎藥物的標準照護處置」。然而,2次都遭到衛生研究院拒絕。而且他2次的申請都「被排在所有申請計畫的後半段」。他的計畫甚至沒有受到檢視。

勒格羅告訴我,他收到的評論「指出審查者並不認為痛經是優先的公眾健康議題」。他們也沒有「完全理解痛經試驗的臨床實驗設計」。我問他,他相不相信總有一天會取得經費,而他的答案是:「不會。男人並不在乎經痛,不然就是不理解。我需要的是一個只有女性成員的審查小組!」


醫療體系讓女性失望的種種證據,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儘管女性占世上一半人口,但人們不重視她們的生理結構、症狀與疾病,總是敷衍了事。沒有人相信她們的痛苦,甚至完全忽視。

這是資料缺口造成的結果,同時也是大部分人心中依舊堅持的信念導致;即使我們已有了那麼充足的證據,他們仍相信人類的預設值是男人。這絕非事實。

也許這聽來有點多餘,但男人就只是男人。所有從男性身上搜集的資料,並不代表也不適用於女性,也不該被套到女性身上。我們必須在學術研究與醫療實務上掀起一場革命,而且老早就該開始了。

我們得訓練醫生傾聽女性,他們必須承認自己未能正確診斷女性的症狀,並非是因為她們說謊或天生歇斯底里;真正的原因可能存在於他們知識中的性別資料缺口。是時候了,別再敷衍女性,讓我們開始拯救她們的生命。 

相關書摘 ▶《被隱形的女性》:在科技界說的人類,其預設值指的是「男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被隱形的女性:揭露以男性為本的世界潛藏的資料偏誤》,商周出版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茲
譯者:洪夏天

試想以下情形:外出如廁總是大排長龍;手機或各式器具大到讓人難以操作;醫師開的藥並不適合你的身體;發生車禍時,你有高達47%的機率受到重傷;無論在職場或家中,你付出的無數無薪工時不受到認可或重視……如果你覺得上述情況似曾相似,很有可能你就是女性。

《被隱形的女性》揭露在這個主要為男性打造的世界裡,人們總是系統性的忘記納入一半人口的意見與經驗。自由人權活動家佩雷茲首度融合全球跨領域的案例分析、故事,以及研究,揭露性別分析資料不足所造成的嚴重偏誤,說明女性以哪些隱而不顯的方式遭到漠視,以及此種現象對女性的健康與福祉所造成的影響,並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getImage
Photo Credit:商周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