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隱形的女性》:在科技界說的人類,其預設值指的是「男人」

《被隱形的女性》:在科技界說的人類,其預設值指的是「男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是發展團隊有足夠的女性成員,應該很容易發現這樣的失誤──重點就是,唯有沒有性別資料缺口的團隊才能發現這些缺失。

文: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茲

塔妮婭和伊妲的產品都讓女性更了解她們的身體。但與此同時還有許多新科技,不管可穿戴還是不可穿戴,對女性依舊一無所知。

在科技界,「人類的預設值是男人」的思維依舊不言而喻,主宰整個產業。當蘋果在2014年鑼鼓喧天的推出自家的健康監控系統,它號稱是「全方位」的健康追蹤器。它會追蹤血壓、走路步數、血液酒精濃度,甚至鉬(molybdenum,別問我,我也不懂)和銅的攝取量。但當時就有許多女性指出,蘋果忘了一個重要功能:經期追蹤。

蘋果忘記了女性使用者,然而蘋果產品的消費者中,女性至少占了50%。而且這不是他們第一回犯下同樣的錯誤。當蘋果推出人工智能語音助手Siri,有趣的是這位(女)助手會為使用者找妓女和賣威而剛的店家,卻找不到施行人工流產的醫院。要是你心臟病發,Siri能夠幫上忙,但要是你說你被強暴了,她的回覆是:「我不懂你說『我被強暴了』是什麼意思。」

要是發展團隊有足夠的女性成員,應該很容易發現這樣的失誤──重點就是,唯有沒有性別資料缺口的團隊才能發現這些缺失。

然而整個科技業都由男性主導,那些表面上自稱男女通用,事實上獨厚男性的產品多不勝數。比如對女性手腕來說太過寬大的智慧型手表,地圖程式提供「最快速」的路線,卻沒有考量到女性對「最安全」路線的需求,還有「測量你的性能力有多強」的程式被命名為「愛抽插」(iThrust)和「愛撞」(iBang)──你猜得沒錯,它們對性能力強弱與否的評斷標準,就像名稱暗示的那樣。

科技業裡忘記女性的例子實在不計其數。虛擬實境的頭戴式裝置都比一般女性頭部尺寸要大;男人穿起「觸覺外套」(haptic jacket,一件能模擬觸感的外套)十分合身,但一名女性試用者表示,「外套太寬鬆,裡面還可以再套一件冬季厚外套」;擴增實境眼鏡的鏡片分得太開,女生戴起來很難對焦,「不然就是一戴上就滑下我的臉」。

我從上電視、公開演講的經驗得知,麥克風裝置往往太大,不是仰賴腰帶固定,就是需要一個大口袋裝。因此大半的洋裝都不能穿。

而在運動科技,把男性當作人類預設值的現象似乎特別廣泛。拿最基本的來說吧,跑步機上的熱量消耗計算幾乎不適用於任何人,但要是你是男性,上面的數據對你來說比較準確,因為它是以一般男性平均體重來計算:基本上,大部分運動器材上的熱量消耗數值,都是根據相當於70公斤的男性來估算。

雖然你可以改變體重數值,但它的熱量消耗程式依舊是根據一般男性的身體構造計算。女性的體脂肪通常比男性高,肌肉組成較低,而且各種肌肉纖維的比例也與男性不同。也就是說,就算考量體重的差異,一對體重相同的男女,男性燃燒的熱量也會比女性多8%。然而,跑步機並沒有將這個差異納入公式中。

穿戴式科技問世了,但情況依舊沒有改善。一份研究分析市面上最常見的12個體能監控儀,發現它們都低估了做家務時的步數,最嚴重的低估了75%(這是歐姆龍〔Omron〕品牌產生的結果,不過在一般步行或跑步時,誤差值低於1%),而做家務時燃燒的熱量也被低估,最嚴重的低估了34%。

謂為奇聞的是Fitbit軟體,當女性進行極為常見的日常活動──推娃娃車時,居然沒有計入活動量;當然,男人也會推娃娃車,但相比之下全球75%的無薪照護工作都由女性完成,因此女性推娃娃車的機率顯然遠高於男性。另一份研究十分少見的含括了一半的女性參與者,而研究人員發現所有的運動裝置顯然都高估了卡路里燃燒量。可嘆的是,這份研究沒有按性別分析,因此我們無法得知其中是否有性別差異。

就算女性是主要的潛在顧客群,科技開發人士依舊忘記她們的存在。美國65歲以上的人口中,女性占了59%,而在獨居人口中,女性占了76%,代表女性對輔助技術(assistive technology)的潛在需求較高,比如偵測跌倒的裝置。而我們手上的資料也顯示,年老婦女不只跌倒的機率高於男性,女性因跌倒而受傷的機率也高於男性。

分析美國急診部門一個月的就醫紀錄顯示,2萬2560名因跌倒受傷的傷患中,71%是女性。女性骨折的機率是男性的2.2倍,女性必須住院治療的機率是男性的1.8倍。

儘管由此看來,女性對防跌措施的需求顯然比較高,而且還有研究指出,女性容易跌到的處所、原因和方式都與男性不同,但相關科技在發展的過程中卻完全沒有進行性別分析。有份報告整合分析了多達53篇關於跌倒偵側裝置的研究,發現只有一半提到參與者的性別,但沒有人進行任何性別分析。另一篇研究則注意到,「雖然有許多與長者跌倒相關的文獻,卻很少有與性別的風險因子相關的資料。」

2016年國際智能數據工程和自動學習研討會(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telligent Data Engineering and Automated Learning)指出,「老年人拒絕使用跌倒偵測裝置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在於裝置的尺寸」,並建議用行動電話作為解決方案。只是,對女性來說這並未解決不便的問題,因為連研究人士也注意到,女性通常會把手機放在手提袋中,「造成跌倒偵測演算法無法成功運作,因為它們的加速偵測器必須靠近人體軀幹才能成功預測」。

這份研究的作者群注意到這項性別差異,可謂不同凡響。哈佛大學伯克曼網路與社會研究中心(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研究者惠特妮.艾琳.博塞爾(Whitney Erin Boesel),是「量化生活」(quantified self)社群的成員之一,量化生活保證「讓人們透過數據了解自己」,而數據一般都是由手機的被動追蹤軟體來搜集,最常見的例子就是你一天走幾步路。

但「量化生活」的保證有個和口袋一樣大的問題:「當然會議上會有個老兄,滔滔不絕的說你的手機總是與你形影不離,」惠特妮向《大西洋》雜誌形容。「但每當我聽到有人這麼說,我就會站起來回應:『嘿,關於手機一直在你身上這回事。你瞧瞧,這是我的手機,而這是我的褲子。』」

人們設計被動追蹤程式時,預設女性也有夠大的口袋,能把手機放在裡面。這個持續多年的困擾其實有個很簡單的解決方法:女裝應該要有真正的口袋(她憤怒的打下這些話,因為她的手機剛剛掉出口袋,摔在地上──這已發生過上百次了)。然而,在女裝設計足以裝下手機的口袋之前,女性只能另求他法;要是科技設計者沒有意識到女性被迫尋求權宜之計,那麼他們開發的產品就可能無法受到消費者青睞。

一間總部設於開普敦的科技公司,在發展應用程式幫助社區醫護人員監控HIV陽性的病患時,就掉入了陷阱。這個程式「滿足所有實用需求;操作容易,能轉換成當地語言」,並解決一個特定的問題。不只如此,社區醫護人員「非常期待能使用它」。但程式推出後,反應卻大不如前。

雖然該公司多次嘗試解決問題,卻無法對症下藥,直到新的設計團隊接手整個計畫才有所轉變。而新的團隊中,剛好有名女性成員。這名女子「只花了1天時間就找到問題根源」。原來女性醫護人員要到病患居住的城鎮工作,每天都得花上一段時間通勤;她們為了確保財物安全,會把值錢物品都藏進內衣裡。然而,手機可無法裝進胸罩內。

性別影響了我們提出的問題,谷歌的資深研究科學家瑪格麗特.米契爾(Margaret Mitchell)說道。她向彭博新聞(Bloomberg News)表示,要是人工智慧發展人員都來自同一性別,恐怕會讓公司「欠缺遠見」。而微軟使用者體驗部門的前任總監蓋娜.威廉斯(Gayna Williams)同意她的說法。

蓋娜在一篇題為〈你確定你的軟體真無性別之分嗎?〉的部落格文章中,解釋所有產品一開始都得決定要解決哪個問題,這深受個人觀點的影響。那麼,當美國太空總署的科學家決定給薇卡莉(Valkyrie)機器人一對胸部,他們想解決的問題究竟是什麼?

說到性感機器人話題,就算男人確實找出那個同時影響男女的問題,但要是沒有女性參與,他們恐怕找不到正確的解決辦法。艾歷克.米納西安(Alek Minassian)認為自己理應有做愛的權利,因此為了「報復」那些不願與他做愛的女人,他租了一輛貨車,在多倫多撞倒行人,造成10人喪命。

與此同時,《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專欄文章,標題為〈性的重新分配〉(The Redistribution of Sex),宣稱那些沒有女人想跟他們做愛的男人,可藉由性愛機器人得到慰藉。然而女權人士可能會指出,解決方案其實是改變那些男人的想法,他們不該以為女人理所當然該跟自己做愛。

至於科技產品到底能不能裝進我們的口袋(我對此依舊滿懷希望),一切都得看誰才是決策者。就像創投界,男人也主宰了科技業。瑪格麗特把這稱為「人山人海皆老兄」(Sea of dudes)問題。過去5年間,她只與10名女性合作過,卻和「多達數百名男性」共事過。美國所有的「電腦專業人士」中,女性占26%,相比之下,整個美國勞動人口中,女性占了57%。而在英國的理工科產業中,女性只占了14%。

性感的機器人突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而「人山人海皆老兄」也創造了「巨型機器人原型PR2計畫」。電腦科學家劉泰莎(Tessa Lau)是一家機器人公司的創辦人之一,她在柳樹車庫(Willow Garage)機器人研究實驗室工作時,就遇到類似的困境。PR2機器人「重達數百磅──遠比平均個頭較小的女性大得多──而且還有雙巨大的手臂。它看起來很嚇人。要是沒人好好控制它,我根本不想讓那些機器人靠近我。」

PR2機器人開冰箱拿啤酒:

而我在幾年前訪問機器人專家安潔麗卡.利姆(Angelica Lim)時,她也跟我提到類似的故事。在斯洛維尼亞一場研討會上,她看到了一個機器人,只要你朝它揮手,它就會過來和你握手。當她向這座高約173公分(而一般美國女性的身高是162.6公分)的有輪機器人揮手時,機器人緩慢的轉向她,伸出它的手,接著「非常迅速的朝我奔來」,讓她忍不住驚叫一聲,往後一跳。

至於科技線記者愛蒂.羅伯森(Adi Robertson)在試用虛擬實境頭盔裝置時,情況則剛好相反。頭盔本該追蹤她雙眼的移動方向,但一直行不通──直到一名職員詢問她是否刷了睫毛膏。「幾分鐘後,經過重新設定,頭盔校準完成。我驚訝極了──不是因為頭盔運作正常,而是居然有人發現化妝品會影響機器運作。順便提一句,」她寫道,「這是我訪問的虛擬實境新創公司中,唯一有女性創辦人的公司。」

相關書摘 ▶《被隱形的女性》:「勃起障礙」的研究,是「經前症候群」的5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被隱形的女性:揭露以男性為本的世界潛藏的資料偏誤》,商周出版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茲
譯者:洪夏天

試想以下情形:外出如廁總是大排長龍;手機或各式器具大到讓人難以操作;醫師開的藥並不適合你的身體;發生車禍時,你有高達47%的機率受到重傷;無論在職場或家中,你付出的無數無薪工時不受到認可或重視……如果你覺得上述情況似曾相似,很有可能你就是女性。

《被隱形的女性》揭露在這個主要為男性打造的世界裡,人們總是系統性的忘記納入一半人口的意見與經驗。自由人權活動家佩雷茲首度融合全球跨領域的案例分析、故事,以及研究,揭露性別分析資料不足所造成的嚴重偏誤,說明女性以哪些隱而不顯的方式遭到漠視,以及此種現象對女性的健康與福祉所造成的影響,並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getImage
Photo Credit:商周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