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名將白善燁逝世:跟郝伯村一樣充滿爭議,卻也足以代表整個韓戰世代

韓國名將白善燁逝世:跟郝伯村一樣充滿爭議,卻也足以代表整個韓戰世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善燁的離世,象徵的是南韓韓戰世代的凋零,顯見那個反共抗俄的年代與我們越來越遙遠。畢竟就在兩個多星期以前,我們還在紀念韓戰爆發70周年,筆者甚至還多次在文稿中提到白善燁與白仁燁兄弟,沒想到現在他們也都成為歷史了。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的過世,象徵參加過抗戰的黃埔世代在台灣逐漸凋零,想不到過了三個月不到,又傳出了韓國名將白善燁7月10日晚間逝世的消息。

白善燁的離世,象徵的是南韓韓戰世代的凋零,顯見那個反共抗俄的年代與我們越來越遙遠。畢竟就在兩個多星期以前,我們還在紀念韓戰爆發70周年,筆者甚至還多次在文稿中提到白善燁與白仁燁兄弟,沒想到現在他們也都成為歷史了。

106912672_3572022809478033_2776651257703
Photo Credit: Eighth Army-Korea粉專
美軍第八軍團軍官與白善燁自拍
與郝柏村的比較

為什麼稱呼白善燁為韓國的郝柏村?原因是他曾在1957年被任命為三軍聯合參謀議長,這個職務若放到台灣來看就是中華民國的參謀總長。當然讀者們可能會問,郝柏村是從1981年起擔任參謀總長,比白善燁擔任三軍聯合參謀議長晚了快要30年才取得此一要務,兩人是否並非同一世代軍人?然而郝柏村出生於1919年,白善燁則生於1920年,其實兩人只差一歲而已。

另外郝柏村是在1935年進入陸軍軍官學校第12期,而白善燁則是1939年進入滿洲國陸軍軍官學校第九期,所以郝柏村參軍的日期比白善燁還要久。為什麼白善燁當到三軍聯合參謀議長的時間,卻比郝柏村快上那麼多呢?

一來是大韓民國國軍建軍時間比較短,人才本來就比中華民國國軍缺乏,外加白善燁在韓戰中立下戰功,所以升的時間自然比郝柏村還要快。

郝柏村固然當兵資歷早於白善燁,但他終究畢業自軍校砲兵科,比較沒有機會到前線直接與日軍或者共軍拼刺刀,只能夠在後方為前線步兵提供砲兵支援。從對日抗戰到後來的八二三砲戰中,郝柏村扮演的基本上都是這樣的角色。

縱然在八二三砲戰中,時任第9師師長的他同樣要指揮步兵作戰,但解放軍終究沒有登陸金門,讓他無法立下如白善燁般的戰功。

35328869_501108163640108_422534141795578
Photo Credit: 航空最前線Frontline
從滿洲國到大韓民國

無法訪問到白善燁將軍,其實一直都是筆者長年來的遺憾,因為白善燁並不只是等到韓戰爆發後才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早年還曾加入過日軍扶持的滿洲國軍,在陸軍第28團和以朝鮮人為主力組成的間島特設隊服務。

換言之,在太平洋戰爭於1945年結束以前,他與郝柏村兩人稱得上是敵對陣營的立場。郝柏村是白善燁眼中的「重慶軍」,白善燁則是郝柏村眼中的「偽滿軍」。

當然,當時的郝柏村與白善燁並不認識彼此,而且還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在淪陷區不斷發展壯大的中國共產黨。郝柏村的留在蘇北老家的父親遭到新四軍整肅,白善燁則在華北淪陷區協助日軍清剿八路軍。等到韓戰爆發之後,中國人民志願軍再度於朝鮮半島與白善燁將軍交手,所以中共看在他的眼中同樣是老敵人或者老對手。

白善燁雖然是滿洲國軍軍官,但內心卻如郝柏村將軍一樣有強烈的民族情懷。他並不願意充當日軍屠殺華北農村居民的劊子手,所以暗中與八路軍達成互不侵犯協議。他在回憶錄中表示:

間島特設隊是人民的朋友,八路軍也是人民的朋友。

日本投降後,祖籍北韓的白善燁與在日本陸軍航空隊服務的弟弟白仁燁回到蘇聯紅軍佔領下的故土。蘇聯紅軍起初對朝鮮半島北部左右兩派都表現出友善的面貌,讓白家兄弟投入民族主義者曹晚植建立的平安南道人民政治委員會,希望能為獨立的朝鮮盡一起之力。曹晚植身為朝鮮民主黨黨魁,希望能與南韓的韓國民主黨同志們合作,推動兩韓的統一。

不過等金日成重返北韓之後,蘇聯紅軍馬上露出了希望扶持傀儡政權的真面目,軟禁了民族派領袖曹晚植。白氏兄弟知道自己已經失去蘇聯寵愛,繼續留在北韓遲早將受到金日成整肅,於是連忙投奔南韓,加入了由美軍成立的南朝鮮國防警備隊,成為今日大韓民國國軍的建軍元勳。

懷抱著對金日成的仇恨,他在鎮壓南朝鮮勞動黨的行動上毫不手軟,終於成為了貨真價實的反共「劊子手」。

然而白善燁並不希望韓國成為美國的次殖民地,所以對於願意悔改又具備民族意識的南朝鮮勞動黨人,還是會盡量網開一面。大韓民國前總統朴瑾惠女士的父親,前南韓獨裁者朴正熙,就是在白善燁的幫助下死裡逃生的前南朝鮮勞動黨員。

朴正熙與白善燁一樣出身滿洲國軍,都有強烈的大韓民族意識,但白善燁所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慈善之舉其實也為後來自己的失勢埋下伏筆。

107272331_10163843005980223_732732673765
Photo Credit: U.S. Forces Korea粉專
在韓戰中建功立業

1950年到1953年的韓戰,是白善燁將軍人生中的巔峰時刻。由他指揮的大韓民國第一步兵師,先是在臨津江陣地與朝鮮人民軍苦戰四天,然後又將打剩下來的2,000名殘兵,與第5師剩下的3,000人合併起來,在中華民國國軍培養的大韓民國陸軍第一軍軍長金弘壹將軍指揮下在漢江一帶持續與敵周旋。白善燁的機智,為大韓民國政府爭取到了鞏固釜山防衛圈的寶貴時間。

隨後他的第一師被編入美國陸軍第八軍團,又在洛東江戰役中挫敗了朝鮮人民軍的攻勢,解除了南韓瓦解的危機。仗打到這裡,白善燁已經足以被稱呼為大韓民國的英雄。可是身為北韓人的他,並不以保住南韓為滿足,實現祖國統一才是白善燁最大的人生目標。畢竟38度以北部不是只有他的家人,還有往日的老長官曹晚植還等著他去解救。

仁川登陸後,北韓軍對南韓的攻勢徹底潰敗,白善燁顧及大韓民國的國家尊嚴,刻意搶在美軍第八軍團司令沃克(Walton H. Walker)將軍前頭揮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首都平壤,升起了象徵大韓民國的太極旗。白善燁晚年回憶起1950年10月19日太極旗在平壤升起的畫面,曾興奮的表示:「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我指揮了15,000名韓美軍人,並找到了我的家鄉。」

然而曹晚植先生,卻還是不幸在第一師進入平壤前四天,也就是1950年10月15日死亡,據說是遭到惱羞成怒的金日成下令處死。白善燁的統一夢,最終也因為中共介入韓戰而粉碎。不過第一師還是在他領導下,掩護其他聯合國軍對向38度線以南撤退,成為最後一支離開北韓的軍隊。此一偉大功績,讓白善燁在南韓軍隊中步步高升。

先是在1951年晉升為第一軍軍長,接著又以大韓民國國軍代表的身分,參加了美國、中共、北韓與南韓的四方和平談判。到了1952年7月,他又晉身為大韓民國陸軍參謀總長,然後在1953年1月31日成為大韓民國國軍建軍後的首位上將。在軍隊中缺乏人手的大韓民國總統李承晚,更是格外信任白善燁,又於韓戰結束後的1957年提拔他為三軍聯合參謀議長。

107132408_10163843004925223_807371506383
Photo Credit: U.S. Forces Korea粉專
因李承晚垮台而失勢

與當了八年參謀總長的郝柏村不一樣,這個三軍聯合參謀議長的位子,白善燁只當了四年,就隨著李承晚總統的垮台而失勢。被視為李承晚人馬的他,於1960年5月31日在時任陸軍參謀部企劃課課長的金鍾泌發起的清軍運動中被迫提前退役。隨即白善燁被流放到了台北擔任大韓民國駐中華民國大使,相信他是在這段時間與蔣緯國、郝柏村等國軍元老建立交情的。

把白善燁逼下台的金鍾泌,其實正是白善燁出手營救過的南朝鮮勞動黨員朴正熙之親信。朴正熙之所以如此恩將仇報,是為了要替自己在1961年發起的五一六軍事政變做準備,白善燁被視為李承晚殘留人馬,是朴正熙奪權必須除之的心腹大患。所幸他們發起軍事政變時,白善燁已經到了台北,所以算是躲過了一次死劫。

此刻的白善燁已失去了兵權,不再被朴正熙視為威脅看待,所以台北大使館的冷板凳,白善燁只坐了一年就被調到法國擔任駐巴黎大使。1969年卸下駐加拿大大使職務後,他又在朴正熙指派下出任交通部長職務,是「漢江奇蹟」的幕後推手之一。

白善燁退休後,與郝柏村將軍一樣積極投入戰史研究,他撰寫的回憶錄,提供了我們南韓軍的韓戰視角,仍是研究戰史學者的必備參考書。

白善燁將軍是韓軍的「親美派」人物,美軍第八軍團榮譽司令,但滿洲國軍的服務經驗又讓他有強烈的「小中華思想」,對中國有相當複雜的情感。

107608396_10163843005375223_460201809645
Photo Credit: U.S. Forces Korea粉專
夾雜在美中之間的韓國將領

早年參加滿洲國軍的經歷,讓白善燁與郝柏村一樣在南韓進入民主化時代以後成為高度爭議性的人物。他們都是軍中保守派將領,都曾被政敵扣上「不愛韓國」或者「不愛台灣」的帽子。

白善燁在南韓的爭議,甚至還比郝柏村在台灣的爭議更大,仍被南韓自由派列入所謂的「親日人名辭典」。同時他們又因為堅不妥協的反共立場,獲得南韓和台灣軍方的高度推崇。

郝柏村公開反對連戰到大陸參加中共的抗戰閱兵,白善燁則多次建議文在寅總統不要以犧牲南韓安全為代價來推動與金正恩的談判。他們同時也都是台灣與南韓軍方中「親美派」的代表,2019年《台灣關係法》簽署40年之際,AIT不忘在南海路原美國新聞處舉辦的特展中放上多張郝柏村照片,並於特製的紀錄片中請郝院長高談美台關係的重要性。

白善燁則是駐韓美軍第八軍團的榮譽司令,被視為維繫美韓關係的指標性人物。不過白善燁與郝柏村一樣,都是不折不扣的統派人士,也都站在朝鮮民族或者中華民族的立場批判過美國。

在白善燁的回憶錄中,他強烈批評戰爭初期美軍B-29的無差別轟炸行動,給撤退中的大韓民國陸軍帶來嚴重損害。另外白善燁也在回憶錄中暗指,導致李承晚下台還有他本人失勢的幕後黑手就是美國。他指出:

如果華府沒有製定除掉李總統的「Ever ready operation」,才算是一件怪事。

對金正恩政權持高度警惕的白善燁,卻與南韓前總統朴瑾惠一樣,持相對「親中」的態度。

一來他的回憶錄在中國大陸大賣,並得到《超限戰》一書作者,中共解放軍鷹派代表人物喬良的高度評價,讓他願意給中共高過北韓,甚至於不輸給美國的評價。

二來則是過去他在滿洲國從軍的經驗,讓他很早就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建立了「半友軍」關係,對中共印象本就不壞。

三來則是中共參加韓戰後,他過去在滿洲國軍中的老長官王家善,居然以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身份多次與白善燁的第一師交火,讓他對中國的感情一直相當複雜。

更有趣的是,他因為不懂英語的關係,韓戰期間反而還要用中文與美軍第23步兵團團長佛萊曼(Paul L. Freeman Jr.)溝通。佛萊曼早年曾在美軍駐天津第15步兵團服務,所以中文講得相當不錯。

種種案例,可見白善燁腦中還是存有傳統朝鮮人的「小中華」與「事大主義」思想,對中國有非常深的情感。可是他又與在中華民國國軍中服務的金弘壹不一樣,是替滿洲國軍效力,所以對台灣又沒有像「光復軍」系統人馬那樣的獨特情感。

金弘壹可以當駐中華民國大使九年,金信可以認蔣中正當乾爹,但白善燁卻只當了一年就急著離開。

他雖然基於共同的反共理念,與台灣維持表面友好的關係,但那基本上也是蔣經國時代以前的台灣。相信對於政黨輪替以後的台灣,白善燁將軍應該是相當陌生的。

對於今天民進黨政府推動的轉型正義,他首先聯想到的應該也是自己被南韓政治人物打成「親日派」的尷尬處境,應該是非常難以認同的。在這一點方面,他應該與郝柏村院長有更相似的情感。

在韓戰爆發70周年的今天,得知白善燁去世的消息,還是感到痛心失望與遺憾。他確實是一個具有高度爭議性,而且在台灣當今「政治正確」環境下不受歡迎的人物。但是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他確實也當過我們的反共盟友,在促進台韓交流上也有很大的貢獻。所以在這裡,還是從自由世界反共盟友的角度上向他致敬,希望白將軍一路好走。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