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輪投票曾出現「投票率0%」的幽靈投票日:波蘭總統杜達擊敗華沙市長、險勝2%成功連任

首輪投票曾出現「投票率0%」的幽靈投票日:波蘭總統杜達擊敗華沙市長、險勝2%成功連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蘭昨舉行總統大選決選,現任總統杜達驚險擊敗華沙市長佐薩斯科斯基。杜達帶領的政府近年進行司法改革,引發歐盟質疑侵害司法權;杜達成功連任,讓波蘭更可能加強保守路線,持續捍衛民族主義與「傳統價值」,卻與歐盟漸行漸遠。

波蘭昨(12)日進行總統大選決選,現任總統杜達(Andrzej Duda)以逾51%得票率擊敗另一候選人、現任華沙市長佐薩斯科斯基(Rafal Trzaskowski),成功連任,可再作5年總統。

《路透》報導,波蘭國家選舉委員會於當地時間今日早晨表示,已開出逾99%選票,顯示杜達以得票率51.21%勝選,比得票率48.79的佐薩斯科斯基多拿約50萬票,而剩餘未開票數不會影響結果。

這次大選投票率約為68.12%,是波蘭自1989年末推翻共產黨政權後的第2高,僅次於1995年總統大選創下的投票率68.23%。

波蘭獨立媒體《波蘭筆記》(Notes From Poland)報導,本次大選共有約70萬人登錄使用郵寄投票,其中20萬人在波蘭,其他都是海外的波蘭公民,因為疫情無法返國,創下海外公民郵寄投票最高記錄。

雖然投票過程多有瑕疵和違規狀況、開票過程中雙方難分難解,但杜達在昨日深夜時票距仍在2%以內時,已自行宣布勝選。佐薩斯科斯基所屬的公民議壇(Civic Platform,波蘭語縮寫PO)前黨主席謝蒂納(Grzegorz Schetyna)也對《路透》表示,他認為票數差距已夠多,可能必須接受敗選結果。

RTS3JE97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波蘭總統杜達(中)與夫人Agata(左)、女兒Kinga(右)在開票晚會上。
幽靈投票日:第1輪大選竟沒人投票?

本屆波蘭總統選舉一波三折,原定於5月10日進行投票。《法新社》報導,受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影響,民調顯示3/4人民希望延後選舉,而包含反對黨、及部份執政聯盟中的在野黨派也呼籲政府延後。

《路透》指出,反對黨擔憂,在封城防疫的狀況下,執政黨不大可能公平的舉行選舉,因此希望政府能宣布武漢肺炎疫情為全國緊急狀態、或自然緊急災害,如此大選就能自動暫停;據波蘭憲法,緊急狀態解除後90天才能再進行大選。

但民調走勢顯示,儘快舉行投票,對杜達勝選較有利。執政的法律正義黨(Law and Justice,波蘭語縮寫為「PiS」)也擔憂杜達的支持率會受疫情影響而下降,拒絕宣布緊急狀態。

《衛報》報導,波蘭人口約3800萬,當時確診病例累計約1萬6000例、死亡800例;《法新社》指出,法律正義黨稱波蘭的疫情還不到很嚴重,並暗示如果宣布疫情為自然緊急災害,波蘭境內的外國公司將有權要求鉅額國賠,而波蘭無法承擔。因此,人民所收到的消息是大選會如期舉行。

然而5月10日當天,人們出門投票時,發現投票所全都沒開。左派眾議員特雷拉(Tomasz Trela)表示,「無票可投的投票日,今天就是這種日子」,投票站都關閉,代表有人取消了選舉,但不清楚是誰、基於何種根據所為。

這也使大選出現史無前例的「投票率0%」紀錄。《法新社》用「幽靈投票日」作為標題,形容這就像是美國影集《陰陽魔界》(Twilight Zone)裡才會出現的狀況;影集裡的角色經常要面對各種怪事,而波蘭公民在這天就面臨著這種詭異處境。

RTS3IZ9V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華沙市長佐薩斯科斯基宣傳拉票。

波蘭選舉委員會則稱,因選民當天「無法投票」,將擇期再辦。最後,波蘭於6月28日再次舉行總統大選投票。

獨立媒體《波蘭筆記》報導,據選委會公布投票結果,6月28日全國投票率為64.5%,逾38萬海外公民透過郵寄投票,其中2/3是投給佐薩斯科斯基。總計杜達得票率為43.5%、佐薩斯科斯基為30.5%。根據波蘭憲法,沒有候選人得票率過半,獲最多票數的2名候選人必須進行決選,因此才有了昨日的大選決選。

波蘭政府侵蝕司法,與歐盟衝突多

杜達和佐薩斯科斯基的競爭,被外媒認為是歐洲民粹主義興起之後,波蘭選擇向保守主義或自由主義靠攏的路線之爭,並且將影響波蘭與歐盟之間的緊張關係。

波蘭近年和歐盟最大衝突,是杜達自上台之後與法律正義黨進行司法改革,打著「轉型正義」、斬除沒效率和腐敗的「共產社會遺毒」口號,撤換憲法法庭法官、掌握國家司法委員會人事。《BBC》報導,波蘭憲法法庭有權否決立法、司法委員會掌管全國法官任命案,政府控制這2個機構,等同將司法權納入轄下。

2018年,波蘭政府將法規退休年齡從70歲調降為65歲,包含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在內的20多名法官面臨「被退休」。

歐盟數次警告,這些「改革」是侵蝕司法,但波蘭不理會;2018年10月,歐洲法院裁決此舉破壞法治,要求波蘭政府撤銷,波蘭仍持續拖延,直到12月在歐洲執委會要求下,波蘭才宣布撤回命令。

然而2019年,波蘭再次調降法官退休年齡,要求男法官應於65歲退休、女法官60歲退休,而司法部長更可決定法官屆齡時是否一定要退休。年齡規定不但影響約百名法官,還有性別不平等之嫌;此外,還有法官因質疑國家司法委員會對其他法官的任命而被撤職。

種種「改革」,都引發國內多地多次抗議。波蘭最高法院警告,執政黨的行為造成波蘭和歐盟法律上的抵觸,最終可能使波蘭因違反歐盟條約而被退出歐盟。

RTX1X5QC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5年12月3日,華沙居民抗議政府任命5名司法委員會成員。
RTX3NH4B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7年12月8日,格但斯克居民抗議政府的司法改革。

因此若佐薩斯科斯基勝選,便能利用總統否決權阻撓法律正義黨欲立的法條,向外界展示更友善開放的波蘭,緩和與歐盟之間的衝突。

杜達「500+」照顧家庭,捍衛傳統價值

杜達和佐薩斯科斯基同為48歲,前者是民族主義者與保守派,後者較強調自由開放。杜達是律師出身,曾是波蘭自由聯盟(Freedom Union)黨員,之後與法律正義黨結盟,退出自由聯盟,並於2015年以無黨籍身份代表法律正義黨競選總統,大獲全勝。

《德國之聲》《BBC》報導,杜達2016年推動波蘭首個兒童福利津貼措施,以「500+」為口號,每個兒童滿18歲之前,每月可以領500茲羅提(波蘭貨幣,約新台幣3735元);加上額外的養老金、年輕人減稅、針對自然災害的國家補助,讓許多波蘭家庭能夠緩解貧困危機,有些人認為這是波蘭自1989年擺脫共產主義之後,首次感覺到有政黨如此關心他們。

杜達在鄉村小鎮尤其受歡迎,波蘭去年遭遇旱災,農民因自然災害補助而受益。《德國之聲》採訪法律正義黨票倉、東部小鎮雪皮耶特沃(Szepietowo)的養豬戶布德烈斯基(Albert Budlewski),他認為波蘭政壇沒有任何更換領袖的理由;布德烈斯基的父親更將杜達視為波蘭傳統價值的捍衛者。

所謂「傳統價值」,指的是杜達對性少數族群LGBT持反對立場。布德烈夫斯基的父親向《德國之聲》表示:「我們不希望跟隨西方的趨勢,不想讓同性戀者有收養子女的權利,這對波蘭傳統和天主教教會是種攻擊。」

波蘭憲法已限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國內正討論是否允許民事結合、伴侶登記。杜達將LGBT稱為一種「意識形態」,比共產主義更糟;他反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更提案修憲禁止同性伴侶未來收養子女的權利。這些言論被《路透》《美聯社》等國際媒體廣泛報導。

RTS3IZPZ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維護傳統價值的杜達和夫人在選舉造勢期間經常秀恩愛。左為兩人女兒Kinga Duda。

《BBC》指出,杜達是保守的天主教徒,不僅將LGBT描述為政治上的意識形態,也欲禁止學校教導關於LGBT的知識;實際上波蘭的國立學校沒有性教育,有的是「家庭生活教育」,可能會提到一些性知識,經常是會由牧師或修女授課。

杜達也加強對媒體和司法機構的控制,波蘭的公共廣播電台、波蘭電視台依靠人民稅金營運,本應公正報導,但近來的晚間新聞經常都在頌揚執政政府和杜達,攻擊杜達的競爭對手佐薩斯科斯基,稱他會將社會福利資金捐給LGBT或尋求戰爭賠償的猶太人團體,佐薩斯科斯基因此拒絕參加官媒舉辦的電視辯論。

《波蘭筆記》指出,波蘭許多主流媒體的資金都來自德國金主,其中1家極熱門的小報《事實》(Fakt)以頭版報導,杜達赦免了1名曾因性侵害兒童入獄的更生人,解除其約束令。此事被杜達和波蘭政府上升為外交問題,指責德國媒體企圖干預波蘭、欲將波蘭變成德國的附屬品。《路透》報導稱,德國外交部對此不予置評。

獲首都和海外國民力挺,佐薩斯科斯基為何敗選?

《歐洲新聞台》報導,佐薩斯科斯基1972年出生於華沙,曾任歐洲議會議員、波蘭行政數位化部(Minister of Administration and Digitisation)部長。2015年,他當選國會下議院議員,但法律正義黨成為國會最大黨,他於是在影子內閣中擔任影子外交部長。此外,他也曾獲法國頒發榮譽軍團騎士勳章。

2018年,佐薩斯科斯基以壓倒性優勢當選華沙市長,推出免費托兒計畫,提升華沙大眾運輸,購買更環保的車輛。華沙大學政治科學家瑪沁尼雅克(Ewa Marciniak)分析:「佐薩斯科斯在華沙政治聲望極高,因為他夠城市化,是個都市人,對華沙人和近年來遷居到首都工作的居民而言很適合。」

佐薩斯科斯基在城市和年輕人之間較受歡迎,《德國之聲》報導稱,在杜達的票倉、波蘭中部城鎮拉瓊日(Raciaz),佐薩斯科斯基被批評是「騙子」,但對於他承諾幫助年輕人接受更高教育、讓有才藝的年輕人更有出路,選民表達認同。

1名投票給佐薩斯科斯基的拉瓊日居民歐索維茨卡(Agnieszka Osowiecka),最近剛搬去荷蘭工作。她說,拉瓊日的就業辦公室幫她兒子安排了一個工作,月薪僅240歐元(約新台幣8000元):

「每天工作8小時,月薪240歐元是能做什麼?杜達還在高談闊論要給年輕人機會!嗯,離開這個國家,這才是他們的機會!」

對於性少數族群,佐薩斯科斯基曾簽署支持LGBT的宣言、反對加強對墮胎的限制、支持恢復國家對人工受孕的補助,在性別議題上與西方較為一致。不過,由於政治協商,佐薩斯科斯基也公開表示,反對LGBT伴侶收養子女。

RTS3JEKI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佐薩斯科斯基支持者在開票夜現場。

但「開放」是把兩面刃,不是所有人都埋單。撇除政治抹黑,《波蘭筆記》指出,佐薩斯科斯基的「寬容開放」,使他更容易受到攻擊;為了想挽回老年人的選票,他否認反對養老金政策、承諾不會更改退休年齡,但事實上他當時確實對此投下反對票,這也讓他被批評缺乏信譽。

杜達連任後的波蘭

杜達勝選後,將能夠再執政5年;《路透》指出,波蘭國會下次選舉是在2023年,因此杜達和盟友法律正義黨還能完全執政至少3年。

這可能讓波蘭往保守與民族主義路線走,加劇國內大眾與少數群體的分裂;在經濟上,波蘭目前不太可能擺脫歐盟援助和歐洲市場,是否會堅持其司法改革而和歐盟之間越走越遠,值得再關注。

杜達第一任期內曾多次訪美,與美國總統川普惺惺相惜,支持美軍從德國撤出、轉移至波蘭;《美聯社》報導,杜達上月到訪白宮,川普稱讚他「做得很棒」。倘若川普能順利連任,可以預料波蘭會繼續走熱烈的親美路線,提高不理會歐盟的可能性。

RTS3FNTL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杜達訪白宮與川普相見歡。

若川普沒有連任,波蘭仍然必須與美國維持良好關係,但更須修復與西歐國家之間的信賴;除非波蘭有自信能抵抗俄羅斯在軍事和政治上的野心,否則以波蘭的地緣位置和目前實力,不可能閉門造車、單靠民族主義就讓國家穩定茁壯。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