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絢慧《受害者情結》:建立清晰的「心理界線」,才能釐清混亂的情感操縱和情緒威脅

蘇絢慧《受害者情結》:建立清晰的「心理界線」,才能釐清混亂的情感操縱和情緒威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可以關心,但不要企圖承擔;你可以安慰,但不要企圖著手解決;你可以支持,但不要沒有自己的底線。你要知道你不是神,就算是神,也從來不會直接出手,讓人免去面對屬於他自己需要學習的生命責任和課題,只要耍賴和表現無助來應對人生。

文:蘇絢慧

建立清楚的心理界線和關心界線

面對具有受害者情結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避免進入「拯救者」的位置,試圖想拉他遠離黑暗地獄。如果一遇到受害者情結的人,就會無法自拔的陷入「拯救者」位置的人,除了本身具有拯救者情結(又稱救世主情結),也可能反應出自己內心也有著壓抑克制住的受害者情結,因此過度的涉入受害者情結個體的人生。

這些戲劇性角色的轉換或是相互呼應的關連,在之前的敘述都已談過。那麼,我們在避免陷入拯救者角色及位置成功的情況下,我們要如何和受害者情結的人互動呢?要如何能減低被情感操縱的可能,留下彼此更慘烈的負面情緒情結呢?

受害者情結,在長期的作用和生活模式塑造下,是很容易無意識的以情感操縱的方式,來博取他人的關心和同情,同時以曖昧的方式,將「可憐我」、「我是無助的」等內在訊息釋出,來讓對方感覺到不能置他於不顧,不能對他冷漠以待,必須為他負擔起生活問題或困難的解決。就像是面對可憐的可愛小動物一樣,你若丟下拋下他們,他們可能會活不下去,或是難以招架接下來要面臨的生活難題。

我再一次提醒,這一切都會是在受害者情結的人,無意識的情況下進行的。因此,他們常常不知道他們正在做些什麼,又為什麼這麼做,以及對別人到底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這可能也來自他們缺乏同理心的能力。)

由於他們長期都深陷在他們所建構的「內心世界」中,他們怎麼想像、怎麼編寫劇情、怎麼設定角色,都是他們主觀一手進行的,也就這麼帶著他們的有色鏡片認定的這個世界的顏色,以及認定其他人該站的角色。於是,他們在長期缺乏換位思考的訓練,同時無法離開自我中心的位置,走向客觀角度的距離,重新思考世界和別人所呈現的現象究竟是什麼樣的意義,又有哪些真實。

因此,他們缺少覺察力,也缺少同理心的換位思考及換位感受能力。對他們而言,若能有所覺察關係的進行,別人的位置及角度會有他的立場和觀點,也會有他個體的感受和行為選擇,那麼,受害者情結的人就會多了一點兒可能性,去了解及體會別人和他互動的感覺和想法。

然而,受害者情結大多數的情況,是對別人毫無興趣的。他們希望的是別人他們一直保持興趣及關注,並且時常樂意去關懷、安慰或照顧他們。就算他們一開始的社交行為不是表現出強烈的想要被關懷及安慰,而是以問候你好不好?或是表現出關心你生活或工作的態度,但不出幾句話,他們就會企圖掌控全局,讓你不得不聽他說、聽他埋怨別人的傷害或生活環境的惡劣糟蹋。

很快的,原本好像是一般性的對談或寒暄互動,也會轉換成他不斷的把負面感受和負面觀點釋放,完全不需要停頓或喘口氣的不停不停倒出一籮筐一籮筐的芝麻綠豆事,每一件事的情節都鉅細靡遺,任何枝枝節節都不遺漏地告訴你,他有多麼鞠躬盡瘁和委屈,他是如何的良善與人互動,卻遭受別人任意糟蹋和欺負。

我想,關於受害者情結的人會如何表現出他這個人格的樣貌和行為舉止,之前已經討論很多了,現在請回到你自己身上,好好的來面對你自己所可能出現的回應或反應,這才是關鍵,也才是重點。

回到自己身上,洞察清楚關係互動的現象

有太多人(特別是華人)都有顯性或隱性的拯救者情結(或說是氾濫同情心態),加上我們的個體性不足,主體感薄弱,界線又模糊鬆散,因此時常處於關係中,都是把對方當成「重點」,務必希望能讓對方沒有埋怨、沒有不滿、沒有微詞(其實是自己要完美心態作祟,害怕被失望)的情況下,想到的都是如何決對方的問題、如何讓對方情緒變好?不自覺的就又掉入拯救者心態及位置,想著到底可以如何幫助對方(美其名為幫助對方,其實是想要改變對方這種反覆的負面狀態),而忘了自己的主體,評估自己的可為和不可為是什麼?想想自己究竟能幫什麼?真的幫得了對方嗎?若要幫要怎麼幫?

要妥善的對應受害者情結的人,接下來的關鍵就在於你自己的人我關係界線如何?情緒容不容易被煽動呢?容不容易被威脅支配呢?或是容不容易被洗腦或被暗示呢?

唯有建立清楚的人我之間心理界線,你才有可能在確定能保護自己心理(認知及情感)運作的安全感下,進行和對方交涉,協商,或是談判。否則,你就容易在一個內心有意圖、有目的情感操弄下,無法站穩自己的立場和原則,給出其實你無法承擔的承諾,並且落入心理操控的陷阱中,等著收到關係互動後,負向扭曲感受的大兌換。

心理界線,可以說是我們與他人之間,必須被確保、被維護的「獨立內在空間」。意思是說,我不會在被脅迫、侵犯及被操控的情況下,失去我自己的準則和價值觀,以及進行各種選擇的自主權利。我在這個維護我是完整獨立個體的「心理界線」(不能被侵犯的最小範圍就是個人底線)的護衛下,我能選擇我能回應、付出、提供的,也能自由的拒絕我所不能同意、贊同及允許的,並且不需感到罪惡感及任何以道德之名的指控。

例如:有些受害者情結的人,他們認定了這世界的不公及不義,使他們受盡階層的壓迫及犧牲,也受盡別人的欺凌和輕視,在他們眼中這世界、社會、存在的其他人都是虧欠他的、剝奪他的,不然就是陷害他的,他的人生之所以過得如此不幸和悲慘,全是來自所有人的傷害和欺負。他是一個全然的被害者(心理上的被害者,而不是生活中實際的犯罪被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