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我們對中共卑躬屈膝太久了,是時候重新檢討中英關係

專訪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我們對中共卑躬屈膝太久了,是時候重新檢討中英關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指出,在疫情之下,英國人逐漸發現中共政權的惡行其實會影響到自己,越來越多英國議員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也越來越不怕中國的「經濟制裁」,而英國如何檢視華為參與5G建設,就是重新校正中英關係的重要指標。

文:陳彥廷

近日,武漢肺炎疫情尚在延燒,中國政府卻連番新闢戰場,不僅在歐美各國加強大外宣力道、戰狼外交烽火遍地;更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引發全球譁然。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示警,西方國家長久以來對中共卑躬屈膝,助長了其霸凌行為;現在趁著中共處理疫情失當,政府、國會,與人民是時候重新檢討中英關係了。

英國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前夕,宣布中英關係邁入「黃金年代」(Golden Age),後續雙方展開連串的經貿合作,包括電信、核能、運輸產業等基礎建設投資。如今,武漢肺炎卻可能成為終結黃金年代的轉捩點。

從「為你不談人權」到「封殺華為零件」的中英關係改變

事實上,即便經貿合作進入蜜月期,英國國內對於中國人權問題、可能帶來的國安風險,始終存有雜音。

就在2015年的習近平訪英之際,中國人權問題已掀起熱議,包括工黨黨魁柯賓等政治人物、人權團體、媒體輿論紛紛呼籲卡麥隆,針對中共迫害人權一事向習提出質疑;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公開警告英方勿談人權議題,最終卡麥隆僅稱有向習提及人權,卻未公開談話細節、也不願作出批評。

到了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今年國安法修法,中國人權爭議在英國政界、媒體輿論再度發酵,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罕見地直接譴責中方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破壞香港自治,政府並承諾賦予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35萬香港人與符合BNO申請資格者更多權利,包括5年居留許可,可在英國讀書、工作並進一步申請永久居留和入籍,潛在受惠者近300萬港人。

而對華為進軍英國5G網路建設,也不斷在英國引發爭論,去年5月媒體爆出前首相梅伊(Theresa May)與多位內閣部長對華為態度歧異,甚至衍生出國防大臣威廉森(Gavin Williamson)疑似洩密遭開除的風波;後續強森內閣直至武漢肺炎爆發前,都傾向開放華為有限度參與建設,疫情爆發後態度轉趨保留,在美國制裁華為後,情報機關評估,失去美製零件的華為設備安全性堪憂,如今已傳出英國傾向全面封殺。

RTS5PA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5年時任英國首相的卡麥隆,帶訪英的習近平到莊園附近一間酒吧飲啤酒

羅傑斯總結,疫情期間中共政權隱瞞疫情、壓迫吹哨者等作為,加上戰狼式外交威脅性、霸凌式的言詞,已經導致英國人對中共政權反感。如今有越來越多政治人物、甚至英國民眾要求重新審視中英關係。

羅傑斯:英國如何檢視華為參與5G建設,將成為重新校正中英關係的重要指標

羅傑斯分析,英國政府的轉向有幾項因素,其一是來自友邦的警告,包括美國行政單位、國會跨黨派意見,也包括來自澳洲、加拿大等五眼聯盟情報網的意見;此外,來自英國國會的壓力也是關鍵,中共處理疫情的不負責任態度促成跨黨派國會議員們對中國、對華為的警惕,強森政府認知到,即便保守黨內都有許多國會議員反對華為,他們未來要通過相關法案將窒礙難行,因此被迫改變態度。

此外,羅傑斯分析,後座議員(backbenchers,非出任政府閣員的一般國會議員)與政府閣員對待中國的態度具有明顯差別。越來越多後座議員在疫情期間對中國直言不諱批判,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dha)在疫情期間領導設立了保守黨議員的「中國研究小組」,就是旨在檢討對中國外交政策;而閣員態度相對保守許多、鮮有公開批評中國者,但四月期間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宣稱,疫情後中英關係不可能恢復如常,「我認為這是個重要的訊號,代表政府會重新檢視中英關係。」

除了疫情本身,香港、新疆維吾爾等地人權危機也持續惡化,中共強行在香港通過國安法,在英國獲得相當廣泛的關注與討論。羅傑斯表示,這是香港自治與一國兩制的終結,是非常糟糕的發展,但他很高興英國政府將對持有BNO的香港人提供協助,算是對中國作出應有的強硬回應。

將較於中國大使「戰狼式」的辯護,英國議員會跟相信電視上的港警暴力畫面

雖然中共當局透過駐英大使劉曉明、使館外交人員進行「戰狼外交式」辯護,但在羅傑斯看來,中共只會適得其反。他說,「大多數觀眾會相信媒體、網路播出的香港警察殘暴的畫面,他們會認為,劉曉明沒有說實話。」

羅傑斯坦言,劉曉明相較中國駐其他歐洲國家大使,例如法國大使,表面上比較沒那麼具有侵略性;但實際上,針對中國人權議題,劉曉明在非公開場合依然發揮了「戰狼」本色。

RTSQ11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

羅傑斯透露,自己因為長期關注、批判中國人權問題,兩年前曾經被至少四位國會議員告知,劉曉明與中國使館人員要求他們轉告他,不要再插手中國與香港人權問題。他說,其中一位議員某次參與中國使館的會議,議程包括貿易、氣候變遷等重大議題,沒想到劉曉明提出的第一項議題,竟然就是要求施壓羅傑斯。此後沒多久,羅傑斯的母親、鄰居接連收到匿名信遊說、施壓。

「這非常荒唐!這個政權竟然嘗試威脅英國某個個人行動者,代表它極度沒自信。」

他苦笑說,而劉曉明類似的作為如果一再傳出,只會讓中共的名譽威信更加掃地。

如今即便仍在疫情當中,羅傑斯指出,英國政府已經有人正在推動「馬格尼茨基式制裁法案」(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以便於未來能夠針對迫害人權的個人進行制裁,如果成功立法,中國在新疆、香港進行的人權迫害就能被檢視,包括中國、香港官員、香港警察都可能是被制裁對象。他坦言,這部法案不易通過,但有許多倡議團體和議員們正在進行遊說、施壓,因此也絕非不可能。

越來越多英國議員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也越來越不怕中國的「經濟制裁」

綜觀這些發展,自2015「黃金年代」以來,英國政壇、社會輿論對中英關係的態度轉向已是現在進行式。羅傑斯觀察,其實大約從過去一兩年就陸續有此轉向的徵兆,只是今年的疫情催化、放大了這樣的趨勢,激起英國社會更深入的反思。

羅傑斯指出,就他所知,有不少國會議員,包括他保守黨內的同事,過去與中國官方維持良好互動、對中國人權議題保持沉默,這兩年看到新疆再教育營、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人權迫害事件,再意識到英國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簽約國對香港的責任,覺得不能再沉默了

羅傑斯坦承,疫情的處理、脫歐議題確實可能壓縮英國政府處理中國人權議題、香港問題的能量。但也正好是這樣的機會,促使英國重新檢討過去某些領域,例如製藥產業,對於中國的過度依賴,他說:「現在我們體認到,必須改變現況,讓英國的供應鏈多樣化、差異化。」

ammqlapragbyhldsy9u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中英關係的重新檢討,隨之而來的可能是中國以經濟制裁進行報復。羅傑斯分析,雖然有些政治人物確實擔心這些報復,但英國已經漸漸不怕中國的威嚇了,因為大家意識到,必須捍衛民主、人權價值,不能屈服於專制政權的霸凌;同時,中國的經濟利益被過分誇大,過去一些經貿投資的承諾沒有完全兌現,而中國聲稱的經濟制裁,也沒有如他們恫嚇般的那麼嚴重。

他舉挪威的例子說明,當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劉曉波,中國以停止進口挪威鮭魚作為報復,然而此後挪威出口更多鮭魚到越南、中國再從越南進口鮭魚,實際上從挪威輾轉賣到中國的鮭魚數量反而增加了。

羅傑斯並進一步稱,中國的經濟報復對英國而言,有時反而可能是轉機。以華為案為例,媒體傳聞中國可能以中資對英國欣克利角C(Hinkley Point C)核電廠的建設和HS2高鐵合作案作為籌碼,逼英國政府開放華為參與。羅傑斯指出,高鐵計畫還只是潛在的交易、還沒啟動,英國不會有任何損失;至於尚未完工的核電廠,最好現在就失去中國的投資,這遠遠好過完工後讓中國真正掌握籌碼、拿電力供應來威脅英國,「移除中國對我國敏感、關鍵產業的投資,恰好符合我們的利益。」

英國人逐漸發現,中共政權的惡行其實會影響到自己

羅傑斯說,COVID-19讓英國一般民眾深刻體認到,全世界受到病毒襲擊,部分原因出在中共不但沒能預防病毒傳播,甚至還隱匿真相,這件事會和中共壓迫、侵犯人權被連結在一起,讓英國人醒悟:原來中共政權迫害人權不僅只是世界遙遠另一端的事情,而會實際地影響到自己。

羅傑斯指出,太多西方人,從政府到商業組織、文化組織,長久以來對中共卑躬屈膝,助長了中共各方面的霸凌行為、讓它更加肆無忌憚,以為它不用承擔惡果。至今雖然多數人依舊認為,與中國經濟脫鉤並不實際,他也認為確實必須與中國交流,但問題在於,如何交流?他強調,擁護人權價值、讓貿易多樣化,避免把所有雞蛋放在中國這個籃子裡,才是一種健康的交流方式。

他樂觀地說,「我相信英國人已經開始了解這件事,並且開始反省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