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發現金來得有效?錯用「恆常性收入假說」將高估振興券的效益

比發現金來得有效?錯用「恆常性收入假說」將高估振興券的效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恆常性收入未像2008年那樣大幅變動、衝擊的情況下,放棄世界各國所採用的發放支票/現金,執意重複2008年的政策內容額外花費預算印券,這在政策的制定上是值得深慮。

文:王贊勳

振興券究竟有沒有效果,筆者認為這無庸置疑地當然會有其效用。但陳家煜教授試圖援引PIH來說明發放「振興券」這個方法,會比發放「現金」來得有效,這個詮釋可能弄錯了PIH這個假說的重點,從而錯誤地比較、高估了「振興券」與「現金」在對於當前疫情所造成之經濟影響在市場流通與運作上的補正。

PIH,恆常性收入假說,是指行為者的消費行為由其恆常性收入來決定。換言之,主體在進行消費選擇的時候,將以其當下現實的經濟狀態為基礎,以此對未來的消費進行衡量。這個假說是以確定性的事物,即主體所具有的恆常性收入(持續性的所得),來衡量各種不確定性的取捨。

2008至2009年金融風暴時的情況,最根本的就是恆常性收入狀態的改變。金融風暴的時候,是市場上所有產業都受到衝擊,以致於各行各業祭出裁員。裁員,表示一個主體失去了他的工作,喪失其恆常性收入。

因此,當時若發放現金,主體按照PIH的假說,在新工作未有著落、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會將該現金視作為其一生中的所有資產進行考量。主體會大幅改變其消費行為,使其消費支出能夠盡可能減低,以便讓該筆已被設想為其僅有資產的現金,能夠盡可能地延續、供應主體未來的生活/生存消費所需。

換言之,從PIH來看,這筆現金此時取代、被視為主體的恆常性收入,並且主體只有這筆收入是確定的事物。從而這筆現金將決定主體的消費行為,所以這時發放現金是無助於振興、活絡市場消費的,因為主體相比於消費,會更傾向於將之儲蓄起來。

yzktsd5xoqky9cxoxpam1dffozdc6y
Photo Credit: CNA

但2020年正好相反地,主要是人們因為疫情所迫,減班停工被迫放假而困在家中。市場上的流通情況也因此而停滯、緩慢下來。大部分的人並沒有完全失去工作,喪失其恆常性收入狀態。

雖然有些企業採取了裁員,但這些裁員是否可與金融風暴時期,為了大幅調整人事成本以抗衡衝擊的裁員類同,這還需要觀察;換言之,失業率的是否會隨著疫情緩和而下降還需要觀察。

以台灣主計處的資料來看,台灣失業率上升幅度以3月到4月最為突出,從3.72%上升至4.03%,正好也是台灣疫情最緊迫、染疫人數最高峰的時候;但4月到5月,疫情開始趨緩時,失業人數也跟著大幅降緩為上升0.04%;而台灣最緊迫的時候,與2009年金融風暴最高峰6.13%整整差了一大截。

然而,由於恆常性收入實際上並未有所改變,所以按照PIH,主體的消費行為基本上不會有所變動;無論是發現金,或是額外印振興券,主體都不會因為這些額外收入而有顯著的行為變動。

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疫情緩和後的端午連假,大批人塞爆各公路與觀光景點,領錢消費,信用卡支付必然不在少數。民眾的消費能力並沒有受到疫情的衝擊而跟著改變其消費行為。

當還沒有發券,端午連假就已顯示出消費市場的熱絡情形(遑論清明連假早已展示過的),還未有逼迫消費,民眾的消費情況就如此踴躍,這時還額外花費物料成本去印券的必要性是可疑的。

端午連假近尾聲 屏東小琉球人潮不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發現金甚至也不必要大量印製新鈔,只需要循當前所規劃中低收入戶之模式,將人力成本移用至讓公民去登記、登錄帳戶,統一匯入現金即可。因此怪罪台灣人不偏好悠遊卡、網路購物,故要花用九億預算印製振興券,這是沒有道理的。

質言之,按照PIH,在2020年的總體情況下,「發振興券」與「發現金」在理論上都不會對消費行為有實質性影響(也如我們已在連假的消費行為所見)。

而就腦內會計(Mental Accounting)來說,由於恆常性收入並沒有變動,因此無論是所謂「一千換三千」所多出來的兩千元,或者是發現金所直接給予的金額,相對於主體的恆常性收入都只是九牛一毛的撿來小錢,同樣都只是「隨便花」的物品。

同樣地,框架效應(framing)也不會產生甚麼實質性差別,因為在PIH的假說下,相對於主體既有的恆常收入,花一千元買三千元禮券再花掉,和直接花掉兩千元,都同樣只是在日常生活消費中稍縱即逝的零頭;由於消費行為根本不受影響,禮券的消費並不會取代現金的消費,相對於全台平均每人每月約22000元的消費支出,根本微不足道。

設想民眾在框架效應中會將振興券當禮券,卻忽略了對主體的收入情況與消費行為來說兩者根本無異,自己陷入了這個認知偏差而高估禮券的效用,這並不妥當。

總的而言,PIH的重點是在於主體的「恆常性收入之變化」,而不是「有價物貨幣補貼與否」。而既然在PIH的假說下,「振興券」與「現金」都只是突來的補貼收入,且在當前的局勢下並沒有超越而取代主體的恆常性收入,若其中一樣有用,則兩者皆會有用,若其中一樣無用,實際上兩者皆會無用。那麼真正的問題就在於,在總經模型的推估下效果將會相同的東西,為何要額外花費預算印券?

如同陳先生所說的,「時空不一樣,政策內容也不一樣」。2008年的消費券政策比小布希政府的現金政策好,強迫了使用;唯未嚴格限制消費品項,而導致替代效應。

然而時至今日,在台灣恆常性收入未像2008年那樣大幅變動、衝擊的情況下,放棄世界各國所採用的發放支票/現金,執意重複2008年的政策內容額外花費預算印券,未能跟上時空的變化與理論的焦點進行應對,並且消費品項的限制還同樣未有迴避日常消費對象,這在政策的制定上是值得深慮。

當然,振興券已是箭在弦上,不能後退再改變,這裡也只能針對PIH重新根據若干台灣的現實情況進行推估,以資思索討論。經濟政策的結果只能在實踐中得到確證,最後期許這次的政策能夠得到理想的成績。(雖然沒有理想成績也能期待新的研究與分析就是了,這也許才是更重要而有用的)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