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英格蘭的情書——德人在牛劍

給英格蘭的情書——德人在牛劍
Photo Credit: Kiepenheuer & Witsch (left) / nele.pollatschek (righ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位曾在牛劍和海德堡三大名大學讀書的女生,說到她在牛劍遇過很多的學生,其實都進錯了校,性格和能力根本不適合這些名校。只是他們貪慕名氣考了進來,後來才發現自己根本選錯地方。

昨晚(編按:作者寫於7月12日)與一些香港朋友見面,之前逛了一陣子書局。有本藍色封面的德文書吸引了我的注意,於是我坐下靜讀了一會。

Screenshot_2020-07-14_at_3_16_52_PM
Photo Credit: Kiepenheuer & Witsch

這書名叫《親愛的牛津劍橋——給英格蘭的情書》(Dear Oxbridge: Liebesbrief an England),作者叫妮莉 (Nele Pollatschek),是位剛從牛津大學英國文學博士畢業的德國女生。她現年32歲,留英十年,在當地由學士讀到博士。她首先取得劍橋大學的英國文學和哲學學士,後來轉到牛津讀碩士和博士。畢業後回德工作,現在電台主持文化節目。

妮莉在書中開宗明義表明自己深愛英倫文學和文化,甚至愛其多於自身的德國文學和文化。她說到2016年英國脫歐的一天,她人在英國,雖身為歐洲人,卻深感快慰,因為這代表英鎊大跌,她終於可以償還這麼多年為在英讀書所借的貸款。妮莉說到在英生活多年,除了讀書外,每天常常做的,就是上網檢查英鎊對歐元的匯價。她形容匯價走勢猶如心電圖,時上時落,令她十分緊張。因為即使有德國的獎學金資助,但她收到的是歐元。當英鎊上升,就表示她要自付更多的金錢和貸款,來補貼學費和生活費。她說,在牛津的咖啡店,時見到一些修讀英國文學的大學生在替來光顧的顧客做三文治,而這些顧客同樣是當地的英國文學大學生。她說到當初來英時一心仰慕牛劍的名氣,沒想過現實是很多學生都負債累累。

妮莉憶起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後,她有次到停車場泊車,卻沒有英鎊零錢在身。她只好急忙問其他的司機,可否找換她身上的一張五歐元鈔票。有位英國司機很好心的給了她零錢,還拒收她的歐元。他說:「我們英國人向你們道歉才對,因為這些一個愚蠢和令人尷尬的決定。」她說脫歐公投勝出後,不時遇到英國人對她道歉,說英國應留在歐盟。

這位英國文學學者也憶起十多年前來英升學時的二三事。那時是她爸駕車載她從德國來到英國,車上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外,就是她的英國文學書籍。後來有很多書她都沒有打開過,因為圖書館很方便,她也用不著自己帶來的珍藏。她也說到劍橋宿舍的暖氣不足,假如她要給年少的自己一個提議,就是來英前預備好禦寒衣物。她形容住在這些冬天時冰冷的房子,有如露營一般。

這位曾在牛劍和海德堡三大名大學讀書的女生,說到她在牛劍遇過很多的學生,其實都進錯了校,性格和能力根本不適合這些名校。只是他們貪慕名氣考了進來,後來才發現自己根本選錯地方。妮莉說這令她想起英國小說《無名的裘德》 (Jude the Obscure),主角一心想考進名牌大學,成為上流社會一分子,最後卻精神崩潰。

妮莉的這本書,其實很適合香港人閱讀。因為香港文化深受英國影響,對英國人有其一套體驗和看法。而妮莉則從德國人的角度看英國,而且她居英多年,對英國民族性有獨特了解。她沒有炫耀自己是名牌大學生,反而講出許多鮮為人知的掙扎,不如外人想像中風光。我想,妮莉應該會想與香港人交流,因為這個東方都會與英國有密切淵源。

香港人最幸運之處,就是得到中英文化的精髓。而留德的港人更有另一歐洲文化的洗禮,看事物的角度一定更深入。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